[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十章

将近下午四点的时候……
相叶走在繁华的歌舞伎町,虽然是白天,这里依然繁华而热闹。
这里,就是位于东京新宿最有名气的红灯区,在这里充斥着数量众多,摩肩接踵的各种不同种类和档次的风俗业场所,仅分布而言,大大小小就将近两百多家的牛郎俱乐部。
路上站着许多男公关在散发传单,还有搭讪的人……


“哟,这位小哥,长的不赖,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店里试一试,能赚很多哦!”
相叶瞥了一眼旁边那个擅自勾肩搭背的人,面露不耐烦的神色,身体一欠,躲了过去,连废话都懒的说……
每次如果主动跟二宫和也见面,就必须来这里,每次都有令人不耐烦的搭讪……
快步走到一扇十分朴素的店门口——“Moon Light”……月光……这就是每次见面的地方,就这么打开了门以后径直的走了进去……


“Moon Light”是业内相当有名气的牛郎俱乐部,来往的客人都相当的身份特殊,不是想进来就进来的,客人中间几乎都是各个阶层的达官贵人,同样也是各种进行暗地交易和弄权的场所,然而,店内并不参与,也不管客人的事情,店内只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封口,不过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人敢碰“Moon
Light”的人任何一根指头,只要有一丝的威胁和冲突的人存在,第二天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Moon
Light”也从来不参与任何的俱乐部之间的业绩比赛,对他们而言,这种小打小闹的比赛也完全没有意义。

刚走进去,便一路看到店内走廊两边墙上的所有男公关的照片。

这间俱乐部还有很奇特的地方,在多年前店长换任的时候新提出了一个规矩,那就是取消排名制,就是这里没有TOP,但话还是要说回来,与其说没有TOP,不如说,这里都是TOP,“Moon Light”的水准绝对不是普通牛郎俱乐部可以比拟的,能进到里面工作的人,除了男公关,包括黑服,在人数上都严格的控制,决不多一个人,也决不乱开除一个人。而照片摆放的位置则以来到这里的先后顺序来排名次。

相叶没有过多的关注墙上的照片,只是在路过松本润的照片的时候微微侧了侧头,定了半秒钟。
才十六七岁,就已经在“Moon Light”里混了。真的……很不简单呢……

虽然大门朴素的毫不起眼,内部的装潢那叫一个富丽堂皇,然而却又带着优雅和品位,连座位排放都带有设计感,一直是让相叶觉得很欣赏的,而且每个月都会变化装饰,对于店的本身来说,想必拥有者真的花了很大的心思和心血在其中……

“相叶君,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相叶刚走过中庭便迎上了“Moon Light”的店长,曾经的首席男公关——中居正广。

“啊!中居桑,打扰了,今天跟和也约好要在这里见面的……”
“没有打扰哦,反正还没开店呢!……和也嘛……我好像没看到他,不过润已经在里面了,他也在等和也,你也跟他一起等等吧。”说完,中居桑指了指里面的一扇内门,眼神带着难测的深意,微笑着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哎?
松本怎么也在!如果他在的话,自己怎么对和也说清楚啊!
抬起正要敲门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如果松本润知道了大野现在的状况……不知是什么反应……可……大野这样也算是他间接造成的吧……自己这样没来由的逃避和愧疚算是个什么东西啊!自己还要担心别人的喜怒哀乐,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自处了……停了半晌,在门口犹豫不觉的时候,突然这时候门打开了……

“哎?吓我一跳!你站在门口干什么!”
迎面上来就松本有些小惊的表情,然后又转成不耐烦……

“你表脾气这么臭,真是的,相叶都吓坏了!”
相叶也一脸惊吓……突然背后冒出和也的声音……

“和也?”相叶定了定,“我哪里这么容易就被吓坏!”
相叶回过了头,看着刚才说话的二宫和也,和也早已经在相叶背后不声不响的出现了。

“还没营业你找我来干什么!而且还让我等这么久!”松本撅着嘴又返回了房间,把自己甩在里面的一张单人沙发上。
二宫呵呵地笑着,顺便把相叶推了进去:“不能怪我哦,我可是为了你才把你叫来的哦!”
“为了我??”松本一脸不信任的疑惑,“你笑的这么邪恶,一定没有好事!”
“因为我想告诉你……你之前的工作成效很有政绩啊哈!”和也一副挑衅的神色。
松本当下阴了脸,难道跟上次……大野的那次有关……

“哦!对了,雅纪酱,你找我要谈什么啊?”二宫笑眯眯地看着相叶,看上去心情十分好。
看着难得心情好到这种地步的和也,还肉麻兮兮地叫“雅纪酱”,相叶又看了看松本那张已经愠怒的表情,脑中又想起大野受到的伤害,和翔君那绝望的表情,心中无五味杂陈,竟然不知怎么开口……


二宫和松本都看着相叶那张微妙的表情变化……首先没耐心的润先开口了……
“相叶雅纪,你到底想说什么!还有,和也!你有什么事情快说好不好,我不喜欢浪费时间!”
和也慢慢把门合上,坐在了靠近门口的一张沙发上,不紧不慢地翘起了二郎腿,脸上依然笑容洋溢着,却渐渐带着一丝诡异的气氛……

“雅纪……我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我替你说了吧……”和也看着一脸沉重的相叶,又看向莫名其妙的松本润,“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计划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和也兜自说着:“润酱,你出马果然立见成效,樱井翔果然对大野智下手了,是吧,雅纪酱……不过超乎我的想象的是,没想到樱井翔下手可真重,还以为大野智对他有多重要,也不过是泄欲的工具罢了……哈哈……像个小孩一样,想要抢夺自己的玩具,这种占有欲……啧啧……叹为观止……真是蠢到一个境界了……”

“不要说了!”相叶猛的吼了一声,“你什么都不知道!不准这么说翔!”
“啊咧?雅纪酱,你还是这么维护你的翔君啊~~”语气中的故意让相叶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两人对话的时候,松本的脸色已经大变,整个人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眉头的抽搐,和眼神的游离:“什……什么意思……他……他……怎么了……”

“他?哪个他?我不懂你的意思?”二宫嘟着嘴眯着眼看着松本……

“……”松本润的拳头有些捏青了……

“既然你事情已经知道了,我也就明白的跟你说了吧!”相叶冷静了一下,眼神严肃地看着和也,“我来不是跟你说这件事情的,我知道,你的消息肯定比我快!我来……”相叶再次定了定神,“我来,是要告诉你……我要退出你所谓的计划!我不干了!”

二宫和也收起了笑,表情萧杀:“呵……呵呵……退出?现在退出会不会晚了点……”和也眼睛也不眨的看着相叶,“如果樱井翔知道长期以来是你提供我们他的消息……你觉得你还能呆在他身边么?”

相叶眼神晃了晃:“你是在威胁我吗,你早就不需要我了吧,现在的你已经有了更好的靠山,而且……我不想继续下去,不是因为翔……是因为……我不想违背自己的良心……”相叶说这话的时候自己感觉自己缺了一些底气,更另他有些难受的是,脑海中晃过的竟然是大野在病床上痛苦的样子……

“良心……呵呵……”二宫猛地站了起来,“一个真正该受惩罚的人却没有受到惩罚,就是因为失去那该死的记忆就能放过他吗?你能告诉我,谁能对我们有良心?”

“你们恨的是大野智,不要把翔扯进来……”相叶口气虚弱。

“樱井翔??他能全身而退吗?当年,帮助大野智逃脱罪责的就是他,事到如今维护大野智的也是他,他的双手同样肮脏!”

“不要再折磨他了……我不知当年发生了什么……可是……我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幸福……”相叶微微低声说……有些无力……

二宫和也走到相叶的面前,突然捏住他的下巴,慢慢凑近:“你做不做是你的事情,我放不放是我的事情……还有……”二宫眼神更锐利了,“你表以为我不知道……我奉劝你不要对大野智产生什么感情……到时候,倒霉的可是你自己,只要跟他扯上关系,都没有好下场。”

“多谢忠告。”相叶平淡地回了一句,甩来了二宫捏住他的手,直接出了门,离开了,一出了门,才卸下故作镇定的伪装……

呼吸着外面的空气,这是一股跟“Moon Light”完全不一样的空气,靠在旁边的门柱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累……真的好累……



“刚才我对相叶说的话,同样是对你说的。”和也坐回了刚才的沙发,揉了揉眉心……靠着恨才活到今天……怎么可以说放弃就放弃……在指缝中看了看刚才就石化在现场的松本润。

“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松本润从得到消息的那一刻,就没有再动过,听着二宫和相叶的争执……
自己不是不知道的后果……这一切本身就是安排好的……就是为了激怒樱井翔……
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吧……虽然心理还是觉得樱井翔不可能伤害大野智的事情,毕竟他们……他们之间这么长时间的羁绊,不是自己当初可以相比的……而且他又忘记自己了……忘记了曾经他们两人之间的约定……

“你说过不会心软的……”和也有些情绪不稳……只有在润露出那样心痛的表情的时候,自己才会失控!
润……这样的表情……只会因为那个叫大野智的人……

“他!大野智!被樱井翔踢断了肋骨,而且还被强暴了,还有浑身上下好多伤痕,你觉得有趣吗……哈哈哈哈”和也嗤笑着,但又一字一句的清晰地说着,笑的是那样悲哀而无助……

润在他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已经冲了出去……留下的只有和也在拼命的笑……笑间……满面泪痕……




相叶走在新宿的街头,突然觉得自己无处可去……
有时,想着,干脆消失一阵子,回千叶老家帮父母开店算了……
可是心里担忧的东西太多……
走,很容易……
人,却无法放下……

边走边失魂地想着,突然被一只手很用力的拽住!
“他!他在哪个医院!”
“松本……润?”
看着那张浓眉大眼的明媚的面孔上透露着无比担忧的神色,那种紧张而无助的神色,还有气息中的不稳,额头上微微渗出的汗水,他是真的担忧着大野啊!
“樱井综合医院。”
“谢谢……”说完,润刚要奔走……
“等等……你见不到他的……翔不让任何人见他……除了我……”
松本刚跑了几步,回过头……看着相叶……
相叶明白那个眼神:“我可以帮你!”

润透露着感激的表情……
“你……不恨他么……”相叶始终想问自己心中一直以来想不通的问题。
“不……我恨他……”松本凄然的笑了一下,“但,我更爱他。”

自己听到他受到伤害时,就明白了,自己真的还是依然爱着他,即使他曾经背叛自己,即使他曾经伤害过自己,恨原本就是一种爱,原本就是因为爱的太浓烈,爱的太痛苦,然而却受到当事人冷酷而决绝的对待,便成了恨……
相叶看着松本润坚定而成熟的样子,那种与年龄毫不相称的成熟,不由得有些暗暗佩服……

“走吧,我带你去!”相叶宛然一笑,便带走了润。







吧台旁,和也开了一瓶龙舌兰,一杯接一杯的喝着……
酒滑过喉咙的时候,那种灼痛感,那种刺激感,无比的豪爽……

“这么早就喝这么烈的酒……”
中居桑走过来坐在了和也旁边的高脚凳上……
“中居桑……我该怎么做……怎么做……”
和也开始有些醉了……也许是酒力不胜,也许是……
“该怎么做?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中居毫无无表情的也倒了一杯龙舌兰。
“我不是没有犹豫过,不是没有害怕过,只是……”
“这不像是你了,不像是我调教出来的和也……”
“润和雅纪……都要背叛我……他们都想离开我……”和也开始发泄似的说了些胡话,慢慢地趴在了桌上……
“不会的……不会的……”中居摸了摸和也的头,淡淡地说……“该是对付樱井的时候……整个樱井集团……樱井本家……解决了樱井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中居用酒杯碰了碰和也的酒杯……

“叮——”

清脆的声音划过了沉寂的大厅空间……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