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断翅之樱井翔SP(一)

断翅(部分摘自《最后的罂粟》)

伤口是一种宿命,他们总是窥视着,等待着人们的靠近,那划开裂痕和涌出鲜血后总要慢慢收拢,收拢到内心最深的角落,积淀成一片坚硬的化石,成为对抗伤害的武器……如果我能选择把伤害只对准我自己,而不是你,我一定会这么做……
回忆总是个难解的死结,在风中缠绕重叠,让思念在幽深的夜色中肆虐,满天的落樱酷似飞雪,随风飘舞似那断翅的羽翼,因为你,我无法再次起飞翱翔,降落在冷硬的大地上;曾经炙热的心,已在风中渐渐的变得冰冷……无法在飘羽中看清你的轮廓……你的身影,逐渐在倾斜……逐渐在消失……
==============================================================================



断翅 《爱的名义下》Sp之樱井翔(一)






不知道为什么父亲突然让自己换了房子,还把自己转到这个学校来,从一个贵族学校突然空降到这样一个学校中,连用的课本,学的内容,还有校服的布料和剪裁……都低了不是一个两个的档次……
……还有这个完全无设计美感的名牌别在胸口……

豪华稳重的加长型奔驰停在了非常朴素的校门口,引起了上学的学生和家长的注意,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少爷……这个……”管家有点难做,“社长说了,不该把车子直接停在门口的,对少爷你不好……太惹眼了……本来说要低调的……”
“可是我不想走那段路!这么脏,怎么走!”樱井翔稚气却任性的声音响起,其实自己连下车都不想下……
“少爷……这……这让我怎么跟社长交代啊!”
樱井扁了扁嘴……管家总是一口一个社长社长的……如果自己的父亲真的对自己好,为什么突然让他来这种偏僻的地方……
不情不愿的下了车……刚下车……就看到一群围观的群众像看稀有动物一样……
这种眼神不是第一次遇到了,虽然不爽,但是早就可以完全无视……反正……自己跟这些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不必在乎……不是吗?

“笹高小学”……看着有些陈旧的学校标志……用了一秒,然后快步走了进去……

管家急急忙忙在后面喊着:“少爷!放学的时候别忘记打电话!我来接你!”
樱井翔本来就有些气呼呼的样子更郁闷……
不是说要低调吗!啊!?
僵硬的回过头……就见头发有些花白的管家在后面大大咧咧的打着招呼……
救命啊~~~
加快脚步!低着头!红着脸!
消失在教学楼的入口……


走到门口旁的更鞋处才发现,自己忘记问管家自己应该用哪个箱子了……
好像路上管家有嘱咐过,可是自己完全没记在心上,于是,就这么站在了入口处……
周围来来往往学生……樱井翔突然不知怎么开口问好……
刚伸出手的时候,就有人从身边绕过,咬了咬牙……还是什么都没问到……
就这么一直持续着,期间还被其他同学碰撞了几次,让他更感觉到这种令人不舒服的陌生和别扭……
是怔忡还是陷入一种无法排遣的孤单……周围的人声在耳边竟然慢慢游离……只剩下了自己的呼吸声
终于只有自己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帮自己……眼神逐渐有些暗淡……

我在干什么!我不是有手机么!
有些恼怒和困扰……正准备拿出手机找管家……有时候还是只能靠用钱雇来的人……

“叮铃铃”……突然这时候上课铃声也敲响了……铃声吓了樱井翔一大跳……同时——
“啊啊啊——不好……”
“咚”地一声……
一个冲撞把樱井翔撞趴到在地上……手机也从手上飞了出去……

“疼疼疼——”樱井整个人趴到在地面上,摔了个结结实实,胸口膈应到一节台阶,差点没让他痛到咬碎牙齿!更令人气愤的是,那个始作俑者还压在了他的身上!

“啊!啊!对不起啊!啊!这这……你怎么样……你没事吧……你你……你……”
“喂!”樱井的脸扭成一团糨糊,疼到眼角有些湿润,“我当然有事!”

忍着剧痛,看着面前一个架着一副已经歪了的眼镜男生呆滞的面容,不禁地就来气:“你有病啊!就这么冲过来!”
揉着自己膈应到的胸口,简直气愤到无以复加,长这么大,第一次尝到这么痛的滋味!这个家伙!绝对饶不了他!

面前的男生不动也不发声音,只有一张圆脸在做表情……还有一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超级八字眉……嘴角还有些微微抽动,眼睛一眨一眨的无辜样子……意外的让他觉得有些好笑……
“你怎么不说话!你难道没什么要表示的吗!”樱井有些郁闷,难道“对不起”也不会说嘛!
“那个……要迟到了……”那个呆子半天冒出的竟然是这么一句话……
樱井简直觉得自己流年不利!进了这个破学校!还碰到这么一个迟钝的白痴!
气的从地板上站起来,也不顾自己的疼痛!揪住他的领子:“喂!你‘对不起’不会说啊!”
那个呆子还是一副呆呆的神情:“老师说……这次我再迟到……就要通知我父母……我会很惨的……”无辜的脸有些垮下来,“还有……”
“还有什么!”樱井依然一副阴沉的表情。
“……对不起……”嘤咛的声音小得不得了……竟然还有些委屈……
樱井翔觉得自己彻底垮下来了……这次换他囧了……怎么好像我在欺负他一样!

边捡起自己的手机边问着他:“你的鞋箱在哪里!”
“额……你……问这个干什么……”
樱井有些不耐烦:“快点说!”
呆子指了指离他们不远的一个还空着的箱子……
樱井说着便把自己鞋换了上去……
“额……这个箱子是我的哎……”
“想要道歉就必须有些诚意!”樱井斜眼看着这个有些高过自己的圆脸男生,“这个箱子以后就是本少爷的了!”不容置疑的命令着,说完就走了……走的时候瞥了一眼歪眼镜的圆脸呆子……不自觉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个呆子叫“大野智”啊……鞋箱上刻着这样三个字……
……
……
只见一个呆到极致的人杵在了换鞋处……



被代班老师唤到了办公室,交代了一下转学的各项事物……
虽然有些不耐烦,但这也是没办法的手续……
进到办公室的时候,再一次看到那个呆子……果然在被老师训话……不由自主地有些幸灾乐祸……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大野!都跟你说了几遍了!你能不能不要再迟到了!”老师有些无奈的斥责道,“还有!你看看你自己的手!”老师拎起呆子的手,“你那指甲缝里为什么总是这么脏啊!”

踮起脚……想看仔细所谓的“脏”是什么状态……
“樱井君……樱井君?”这边的老师叫了叫他,一副很亲切的样子,“你在看什么?”
收回自己的目光,回答道:“没什么。”
“你的名牌怎么没有了?”
樱井低头一看!啊!真的没有了……啊咧?
“没关系的!我等会儿还会帮你申请一个的……”
老师不知是亲切还是谄媚的笑,让樱井感觉不舒服……

“这次我一定要通知你父母!”
“啊——好麻烦啊!”再一次看到呆子好笑的囧脸……
“你还敢说麻烦!是老师我比较麻烦吧!啊!”老师一头青筋暴起!

看来这个人总是能让周围的人无可奈何啊……
这是在一旁观察的樱井翔得出的最佳结论……

樱井翔不顾这边老师殷勤的照顾和一开一合不停的好话,就径直走向大野智和斥责他的老师。

“老师!大野君今天是为了帮助我才迟到的!”毫不犹豫的说了这个谎。
“唉?”
惊奇的不仅是老师,还有大野智本人。
“总之,他今天是有原因的。”
老师困惑的看着樱井翔,刚才那位殷勤的老师也冲了过来……
“啊!既然樱井君都这么说了!那大野君一定这样的啦!小仓老师就不要再责备大野君了!是吧!”不自然的圆场……惊奇的一堆人……呆滞的圆脸男生……

忍不住想笑……真的好好笑……好像感觉很快乐……


“吁~~”呼出了一口长气,“谢谢你了!”
“你又欠我一次!”樱井双手插着裤袋,撅着嘴……
“为什么‘又’……”大野嘟着嘴……“鞋箱不是让给你了么!”
“你还好意思说!我胸口到现在都疼!”樱井瞪了他一眼!
“喏!樱井翔是吧!这个还给你!这总归可以抵偿了吧!”大野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名牌递了过去。
“哎?这不是我的……”
“是啊!我在台阶那里捡到的!”大野口气里有一丝幼稚的得意。
“我不要!”就是不能让这个圆脸呆子满意!
“喂!你自己的东西你不要啊!”
“就——不——要——”声音拖的很长,眼神里带了些戏谑……
“……”大野一时语塞……
“一点诚意也没有!别想这么蒙混过关!”说完便扯下了大野胸口的名牌。
“喂!你干什么!”手忙不迭的过去抢……
樱井翔把手藏在了身后……“你这个给我,我就不计较你撞疼我的事情……”
看着大野挣扎了一会儿,还是停止了……囧字再次浮现脸上……

好像自己特别喜欢看他很囧的样子……
每一次看到都觉得很好玩,很好笑……
……于是……一次又一次的忍不住……要欺负他……

“这个没了,老师又要骂我了!”
“我的不是给你了么……你用我的好了!你用我的名牌,老师绝对不会责备你!”樱井扯了扯嘴角,想到刚才那些殷勤的嘴脸,轻蔑的笑了笑……
看着他抓了抓鼻子……好像暂时接受这个现状了……呵呵……

“喂!你几班的啊!大野智!”樱井直接喊出了名字。
“我啊?我小五二班。”
“哎?比我大一个年纪么——我小四一班……”

“打击!”
“什么打击啊!”
“竟然被一个比自己小的人欺负!”
“是你自己不好先撞到我的哎!”
忍不住用手捏上那张圆嘟嘟的肉脸……使劲一掐……
“疼疼疼!”
掐完后一阵烟似的溜跑了……
边跑边看着大野揉着自己的脸……自己的笑声回荡在走廊上……




“少爷今天好像心情很好!”看着后视镜中的少爷难得笑容满面的表情,不禁有些好奇,也有些欣慰……
“嗯!是啊!碰到一个很好玩的人!”
“哦!?少爷已经交到朋友了么??”管家的声音有些欣喜……少爷的朋友真的很少很少……除了原校的那个叫相叶雅纪的孩子……似乎就没有了……没想到一来这里就能交到让少爷这么高兴的朋友啊……一直担心少爷不能适应新环境呢!这下可以放心了呢!


朋友么?算么?
从口袋里掏出“大野智”的名牌……想到他那张可笑的表情就不由自主的呵呵乱笑……
明天再整整他吧!


“明天我可以一个人上学了!”樱井翔边展开他孩子般柔和的笑颜,边宣布了这个决定。
“唉???”管家掏了掏耳朵,不敢相信的看着后视镜中笑的灿烂的少爷,“你不是说路上很脏么??”
“我说了我一个人就一个人!”樱井撅了撅嘴。

真不知这个人是谁!
能这样改变少爷!
太不可思议了!
管家就这么一路张着嘴开着车……
远去了……

车尾后飘起的风沙……
街道绿荫的细语……

樱井翔绝对没有想到……
这个第一次给他“心口疼痛”的人……
将是他未来的深刻羁绊!





《断翅》SP(一)完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