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十四章





“雅纪,你知道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孤立智……不让任何人靠近他么?”

“……你不是一直对他……”

“不是的……不仅仅是这样……是因为……”



虽然初春的天气依然有些寒冷,但是医院前的草坪上却一片嫩绿,让人们感到的生机勃勃,踩在上面,那种柔软和微微的青草香气弥漫开来……

在草坪的旁边有一棵已经略有年头的山樱坐落在一旁……安静而沉稳……时不时沙沙作响……已经快到花期了吧……

它与别的花期在4月到5月的大山樱不同,总提早在3月前后开放,然后凋谢……花期极其短暂……然而每次开放都旖旎的无以附加,连每株的花瓣也异常的多。



樱井翔轻轻抚摸着山樱……

“这个是父亲在世的时候种下的……我从来不敢爬呢……”



“翔君……你……想说什么……”相叶站在他的背后,有些不安,刚才的话题突然就转换了……

……自从上次动了手……就再也没看到过他……这次却临时被叫了过来……

感觉怎么突然变了……变得让他极其不安……极其的……



“你还记得么?小学的时候,我们在这里放风筝,结果缠到树上了……是你爬上去拿下来的……”

“记得啊!我还假装摔下来,结果你哭得满脸都是泪水和鼻涕!还擦在我衣服上呢!”相叶没想到翔提起以前的事情……但是一提起那些有趣的事情……总是忍不住想笑……



“你是我第一个最信任的人,也是最后一个……”

相叶听着这话,突然有些紧张……“我……”



“智……我都从来没有信任过他……”樱井翔只是侧了侧头,“只要松本润存在一天,我就不可能信任他。”



相叶听到“松本润”三个字……浑身僵直了一下……他,已经知道了?



“可是。我真没想到,连你,也背叛我了……”

“不是!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样?”樱井始终背对着他,“我调查了松本润……知道了二宫和也……万万没想到……还有你——相叶雅纪!”

樱井翔说着这话的时候,终于转过了身,盯着相叶,莫测的眼神……



“呵……呵呵……你竟然叫了我的全名……”相叶突然笑了起来,往后踉跄了两步,“真怀念啊!我已经忘记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樱井翔!哈哈哈哈……”

樱井看这个这样的相叶……语塞……



相叶收起来笑容,深视着樱井:“翔……以前的你真的……很温柔……心地善良……尽管不善于表达自己……”



“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没有意义了……”

“最近……我总是忍不住在想,如果从来没有大野智这个人,或者你从来没有遇见过他……你一定还是原来的那个翔……”

“我说了,这种话没有任何意义。”

“那什么是有意义的呢?”

“什么都没有了意义……众叛亲离……我……的时候……”

樱井翔又慢慢转过了身,靠在树身上,说着语序颠倒的话,思绪纷乱……

突然身体被紧紧地抱住,一种叫“温暖”的东西流经了樱井翔有些寒冷的心……

“雅纪!”

是相叶雅纪从身后抱住了他……

“翔,我们离开这里吧!我们回千叶吧!忘记那些该死的仇恨,该死的过去吧……翔!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樱井翔微微抬起头,阳光些许从树杈中,枝叶中……透射下来……映在身上,脸上……斑驳,深浅,明暗,晃动……



“晚了……一切都晚了……”













智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想着之前樱井翔的话。



随手拿起上次相叶带过来的书,翻了翻……

一串话映刻上了眼帘: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容器能装载下一种叫“往事”的东西……

而所有的记忆却是如此的不可靠,它们更多地受到了情感和想象的迷惑……

从某种意义上,往事,是不存在的……

它们虽然同生命保持了同一性,但在时间野蛮的突破下……

最多也只是我们人生中的某一次意外的邂逅罢了……

然后淡化于无……





这……是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

再过两天,就能拆掉这些影响行动的胶带了……

是走?是留?



想起那个一脸坚定的松本润……一个对他而言才见过第二次的人……

可是翔已经说要告诉他一切了……那个孩子也能告诉他一切么?

有些矛盾。

可是已经不想留在这里了……

不如……



从窗外的一角能看到一棵微微冒出花骨朵的樱树……

应该不久的将来就快要绽放了……

不如打个赌吧!

如果痊愈的时候能看到樱花飞舞的话……

就让自己自由……



不由自主的……

扬起一丝欣慰的笑容……











“和也,我已经这么决定了!”



和也看着他的脸,看着松本润认真的样子,还有那种不容置疑的坚定,突然让他觉得可笑,非常的可笑……

“你真的这么决定??”



看到和也意外的很镇定,润倒是有些紧张了。



“这五年的隐忍,终究成了垃圾……这五年……”和也歪着头,扯出一隽笑容……

“当年是我的错,不该拉你下水!跟他无关……”

“那个什么……我不是早先跟你说过么……”和也不紧不慢的说着。

“什么……”

“证据,置他于死地的证据。”和也笑笑地,眼睛弯弯的,眼神有些晶亮……

润再次听到“证据”两字,抓住和也的肩膀,摇晃着:“到底是什么证据?”

“咚。”和也猛得反手牵制了润,架开他抓住他双肩的手,直接把润按在了地上。

“我还说过,只要你心软的话,我会……”和也停顿了下,看着地上的润挣扎,“我会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你!你不要这样!”



松开掐住润的手,慢慢站起来,俯视着他……



看着润警惕的眼神……



“你以为他真的会接受你?”

“……”

“他只要一旦回想起所有的一切,你依然什么都不是!”

“住口!”

“而且他会接受一个卖身的男妓么?”

“住口!”

“你太看的起他,也太看的起自己了!”

“叫你住口!”

“况且,他不知在樱井翔的身下多少次了……”

“住口住口!”

“哈哈……你永远只是个替补!”

“住口!你闭嘴!”

“你永远只能被他利用!”

“住口!你住口!住口住口……”

“哈哈哈哈……”



和也的每一句话如同淬过钢火的铁链深深地鞭挞在润的心上……



“求求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不要……”

润跪倒在地上,蜷缩着,颤抖着,用手遮住自己的耳朵……

对着这样的残酷的鞭笞无法承受……

自己的介意……

自己的脆弱……

自己的悲哀……

全部被血淋淋的摊在了面前……

这是事实……

最让自己忍受不住的就是……

这就是事实……

只是自己一直安慰自己……

这!绝对不是事实的全部……

不是的……

绝对不是的……





和也看着这个颤抖到如同风中的枯叶一般的人……

停止了。

然后迈着快步走出了润的房间……

不想再看到那个痛苦的,也让他痛苦的人……

快速的,极其。

看不下去!

真的!非常的!看不下去!

这个懦夫!

自己也是个懦夫!



不知走了多远……

突然觉得冰凉……

是蒸发的声音……

蒸发的是自己脸上不知何时流下的眼泪……

或者是……自己心上已经毫无体温的血液……



曾经如同向日葵般灿烂的笑颜……

只剩下了黑白……

对立着……

极端着……

是自己,都是自己。

这种尖锐的对立吻合了这个世界的残酷而已……

自己不过是顺从了恶魔的救赎而已……

从此——

所有的色彩,都埋伏于黑白两色之下。

黑与白,

分别被魔鬼与天使征用……

看似强大……

原来自己……

只是,

卑微。


复仇!

只有复仇!

如果我的人生只剩下复仇的话……






风吹起了瘦弱少年的衣裾……

随意地擦了擦脸上的痕迹……

脸色平静……

平静得让人不寒而栗!


可脸上的痕迹……

始终擦不尽……

不断地……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