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十六章

在暴雨嘈杂的席卷声中,掩护了他们在楼梯上的脚步声……



走在阶梯上的时候,执意要拉住智的手。润觉得特别快乐,这样实实在在的感觉,才能让他感到安心。

智拧不过他的任性,像牵着一个小孩一样,两人一起进了智位于三楼的病房。

牵上他的手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少年的手是如此的灼热,跟自己有些冰冷的手温完全不同……



关上了门,却没有开灯。

靠着外面的路灯射入的微微光线,从一个病房专用的换洗篮中挑出了一套病服,递给了浑身湿透的润。

“这个我穿过两天,刚换下来的,你不介意的话……”

润不等他说完,一把抢了过去……“啊!有智的味道!喜欢!”



智看着这个少年把头埋在衣服里这么直接的表达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再不换就要感冒了!”

润看着智别过头不好意思的样子,微微的笑了起来,能像现在这样,简直是做梦一样,这么奢侈,这么……不像真的……让人有些目眩……

“你快点换啊!还呆着干什么!”智走到桌子的旁边倒热水边嘱咐着这个发着呆的人。

润收回了自己的追随的目光,依然笑笑的,换下了自己的衣服……



“上次是你带我避雨,这次换成了我呢!不过你上次……”智想到上次的邂逅,第一次的邂逅……还有……后来发生的事情……话头突然停了下来。



正在这个时候……

“啊楸!”穿上拥有智的体味的衣服,刚要扣扣子的时候,忍不住还是打了喷嚏……揉了揉有些痒的鼻子……从刚才……好像头有点晕晕的……



“不是感冒了吧!”智放下了水杯,“还好这是医院,我去问问值班的护士小姐有没有感冒药……”说完,正要出去……,“我一会儿就回来,别出去,也别出声哦……”

润看着刚要出门的智,微微开门透露的一丝光线仿佛要把黑暗中的他和被光线吞没的智隔成两个世界……如同慢镜头一样……



“不要出去!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润冲了过去拉住正要被光芒吞噬的智,把他拉了回来,再次抱紧了他……

“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不要!”用自己的后背把门抵住……

带有些神经质的低呢……猛摇晃着自己的脑袋……手死死掐住智的身体……



“润!你放手!你弄疼我了!”智的双手抵在润的胸前,使劲想把他推开,“我只是出去一下就回来……”

智感到身上的份量突然加重……“啊!润!你怎么啦!”

润整个人倒在智的身上,智一只手把他半架起来,另一只手扶起他脸,想拍醒他……可他脸上的热度让智惊吓了一下……好烫!

智架着他,把他放在自己的床上,润脸上泛着潮红……智为了确定一下,摸上了他的额头,滚烫!果然,这个家伙生病了!也不知在外面淋了多少时候……



看着床上润难受的皱着眉头,现在该怎么办呢……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找医生……自己手头也没有可以用的东西……在智正手足无措的时候,润开始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胡话……这么拖着不是办法啊!还是替他去拿点药吧……

“我很快就回来哦……”在掩门前轻轻说了这句话……







“智!我可以参加下次的公演么??”

“喂!你怎么不加‘君’或者‘桑’啊!好歹也在后面加个にさん吧!”

润看着嘟着嘴有些赌气的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Oにさん,这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智拎起自己的书包就准备回家……

“喂!智!等我啊!”润看到智快速的往前走着……

“你……怎么又直接叫我名字了啊!”智微微回过了头……脸上是无奈的表情……

“谁叫你走这么快啊!喂!慢点啦!”润连忙追了上去,想要拉住智的手……

“你自己太慢啦!”智的表情突然变得模糊不清,笑容刹那间消失!

自己刚刚要握住他的手,也瞬间的无影无踪……

突然,自己的世界崩溃……

“轰——”

崩溃的声音震耳欲聋……



“智!”润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身惊恐的汗水……

慌忙地环顾四周……“智!”……没有!怎么没有!

感觉到自己的脑袋的疼痛,还有身体的灼热,自己好像……生病了吧……

在黑暗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感到恐惧……

从床上跳了下来,一时的晕眩让他差点跌在地上,支撑了床沿,扶着脑袋,想要找寻智的影子……

面前突然一片黑暗笼罩……







拿药的过程还算顺利,护士小姐对他还满亲切的,可是帮他拿药的过程让他等待了很久,自己的手不停地搓着,着急地跺着脚……

等她终于回来后,快速地把药和降温贴拿回去……他一个人呆在那里始终让人感到不安……越想越不安……





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房间,轻轻关上了门。

进门的时候,灯光突然亮起!

有人开了房间的灯!

突然的刺眼让智一下子难以接受,一只手遮掩住受到突然刺激的眼睛……

手上的药不时的跌落下来……



“智。”

冰冷的,不带一丝温度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翔!

智浑身颤抖了一下,手慢慢放了下来,药全部洒了下来……不信恐惧地看着那张毫无温度的脸庞:“翔……你……你怎么……”

房间里不只有他,还有两个类似保镖的男人在一旁,其中一个一把抓住润的头发把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咚!”

“住手!”智看着润就这么像破布一样被摔在了地上,冲了上去……他!已经满身满脸是伤了……而且已经神志不清了……



智猛得站了起来,朝着翔吼道:“樱井翔!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如果我告诉你,你曾经对他做的,比我现在做的要残酷无数倍……”樱井翔慢慢走近智,盯着他的眼睛看,“如果我还告诉你,其实他是来向你复仇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骗你的,你该怎么做?”

听着这样一番话,大脑没有及时运作过来……又是复仇……又是过去……

“无论如何……也……也不能这样做啊!”大野智抓住樱井翔的袖口,表情纠结,“翔,都是我的不好,其实我根本不认识他的……你放了他吧,况且他已经病了……”

抽出自己的袖口,转过身,不想看着他这样的表情:“你……又再一次为了他……背叛了我……为了一个想要害你的人……”

“翔……翔!”

翔完全不理会他,慢慢走到润的面前,用脚随意地踢了他一下,似乎是在看看这个人还有没有反应……



“……智……那天……下雨的那天……你们干了什么……”

“干了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干!”

“……”

“你……真令我失望。”

“你!”智对这样的嘲讽感到无比愤怒,“你早就已经对我干了什么想当然的下了定义!还问我干什么!难道一定要听到我说我跟别人上床了,你才满意!那好!我就满足你!对!没错!我就是跟他上床了!”

樱井翔没有想预想中的那样勃然大怒,只有一声深深的叹息而已……

没有再说任何话……



使了个手势,命令两个男人把润架了出去。

“喂!等等!你们要带他去哪里!”智试图想抓住润,其中一个男人甩开他抓住润的手,一个踉跄,还不死心的继续去抓住润,再被甩开的时候已经跌坐在地上了……

润就这么被带走了……

樱井翔双手插在裤袋中,跟在后面也走了……

路过智的时候,没有看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智连忙站起来抓住樱井翔的衣角:“翔!我刚才是骗你的!你放了他吧!他真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

后悔了!后悔刚才一时冲动的口不择言!



樱井翔缓缓转头看向他,看着他一脸的担忧,与他的惊惧的眼神交错,压住了自己有些痛苦的心绪,抓住了智拽着他衣角的手,慢慢地扯了下来……

然后……

缓慢地松开了他的手……

转过头……

留下了冷酷的背影……



大野智忡杵在了当场!大脑的混乱让他无法做出思考!

完了!完了!我该怎么办!我会害死松本润的!

翔!不会放过他的!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一个不稳,跌坐在了地上……






出了医院大门,两个下手把松本润扔在了后备箱里。

樱井翔站在雨中,看着后备箱里的人:“你……”

最终也没说任何话,然后,关上了后备箱……

有些湿漉漉地坐进了宾士,脸上,发上有些许水滴……

自己跟雨天没有缘分呢……

勉强的嘲笑了自己……

痛苦却没有减少……



“智……真正让我痛心的……不是你那句话……”让自己埋在自己的手中,“是你的神情……你对他的神情……对我……却是那么的不同……那么的判若两人……”

智,你为何独独对我这样……

是我做的还不够……

还是我做的太多了,让你感到厌烦了……


如果在这场遭遇中我注定了是个坏人……

那我也只能认命了……


疼痛……

压抑……

怨恨……



自己像个小丑一样,扮演着让人厌恶的角色……

曾经以为找到了停留的原因,可以慢慢将自己冰冷的心融化在那张自己迷恋的笑颜下……

以为看到了属于我的温暖阳光……

曾经恣意翱翔的鹰收起了自由的羽翼,飞翔的权利……

只是为了那些终究不属于自己的温暖……

如今却被折断了翅膀一样……

得到的只有错愕和迷失……

我只是一个陪衬和牺牲者……

在我自以为是的虔诚中,无法看清自己想要的图腾……

最后,只成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笑话而已。

自己则是这出笑话中的最大笑料罢了。


大野智。

你好样的。

你把我变成了一个失败者。

一个失去羽翼,失去自由的囚犯。













黑色的宾士,借助雨夜的掩护,前往神奈川,开入了一幢具有和式风味的庭院式别墅……

缓缓自动升起的大门,显得神秘而庄重,在旁边的府邸名牌上,只有“弦矶”两个字,并没有府邸主人的名号……

樱井翔下了车,对座位前排的手下示意看好后面的人。然后独自走了出去……

沿着庭廊经过错落的日式庭院,这里的建筑材料全部用丝柏树,由京都的宫廷木工亲手建成,显得典雅而华贵,内涵隽永而不张扬……

樱井翔很熟悉的走在偌大的院子里,走近最大的位于别墅中心的内庭,脱了鞋,对门口跪坐的侍女伶示意了一下,侍女伶点了点头,推开移门,一言不发的进去……


樱井翔以最正式的跪式姿势正对着大门,等待门后的回应。

膝盖已经慢慢有些麻木了,依然没有等到大门开启……

咬着牙依然坚持下去……

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一只手撑在了地上……


“哗——”

不知过了多久,门终于像两边开启……

一袭深色和服,还有露出的两公分的裙裤下的白色长濡袢,深色羽织上的盘龙家纹显示了来人的尊贵与地位……

因为低着的头,只看到了此人的走近的脚……耳边还有扇子开合的啪啪声……

连忙收起自己因为不支而支撑在地上的手,正坐了姿势,用最尊敬的姿势伏前……

“喜多川様……长久没有来看望您了,实在是太抱歉了!”


“哦?是樱井君啊……今天怎么想起我这个老头来了……”喜多川桑的语气不紧不慢,却带着一种慑人的压力和气魄……

“我……有事请教……”樱井翔始终没有起身,一直颔首伏前……

喜多川桑不以为意,绕过了樱井翔伏拜的身体,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我说……你这小子!你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啊!我可是个需要好好修养的老头子!可不如你年轻力壮!”

“我……实在是抱歉……”

“你先起来吧。”示意旁边的侍女伶扶起他。

樱井翔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腿部麻痹,有些站立不稳……

喜多川桑手挥了一挥,让侍女伶扶他进了房间,坐在了蒲团上……自己随即也进去,然后遣散了不相干的人,只叫了一壶茶……开始自己布茶道……


“说吧,什么事情。”

看着喜多川桑的表情,自己是永远也看不透这个人的深浅的,只是,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依靠的势力了。

“我想知道中居正广是谁……”

“你为什么突然想知道这个人。”喜多川桑似乎只是一心一意的做着茶道……

“他……我觉得这个人有问题……我调查了他……可是竟然调查不出什么!”

“那你为什么要调查他。”喜多川桑毫无变化的搓着和婉……

“他……他收留了我的敌人!我觉得他一定有什么目的!”

喜多川桑终于抬头看了看他,这个孩子毫不掩饰的表情,他教了这么长时间,还是学不会什么该隐藏,什么是面具:“你,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

放下手中的和婉,慢慢站了起来,走近一株种植在房间合口处的曼陀罗,不停的摆弄……

“喜多川様……”

“我曾经答应过你父亲,要把你扶植起来,所以当年才不惜一切帮助你支撑起风雨飘摇的樱井集团……而你,却始终心思不在上面,那你父亲和我的一番心血都会付之东流。”

“喜多川様……我……”

“中居正广?你太小看他了……”

“您……这是何意,难道中居还有其他目的?”

喜多川桑继续摆弄着曼陀罗,“樱井集团是你祖父和父亲毕生的心血,多少人对其虎视眈眈,作为继承人的你,却只是陷入私人恩怨,实在是太不知所谓了!”

说完,“咔”的一声折下了一支不合时宜开放的曼陀罗……


对于喜多川桑的责备,自己彻底是无话可说了。

如果自己能轻易的撇去爱恨情仇,可能如今也不会如此痛苦……


喜多川桑沉默良久……

“那个孩子……叫大野智吧……”

从喜多川桑的口中听到大野智的名字,樱井翔浑身震动了一下……看着喜多川桑的深邃的眼神,无话可说。

“五年前也是他吧……你为了他……在我这里跪了三天三夜……你已经忘记我当时说什么了。”

喜多川桑看着一言不发的樱井翔,有些不耐烦的叹了一口气……

“樱井君,你注定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跟他彻底分开吧,他迟早有一天会是你的绊脚石。”

“我……”心绪一片混乱,大脑却一片空白……

“权利顶端的人永远是孤独的……请你不要忘记了!”喜多川突然拍手三下,召唤来了侍女伶,“送他出门!”

樱井翔起了身,有些无力,迷惘……

“樱井君,以我们两家的交情,我是不会看你毁了樱井集团的将来,还有你自己的……必要的时候,我不保证我会下手做些什么……”


做什么?对谁做什么?樱井翔瞪大了眼睛看着喜多川桑的背影……


喜多川桑慢慢踱步回了内庭的小室:“关于中居的事情,我已经在调查了……还有,你不要再令我失望了……你车后面的人你随便处理了吧……这种小事不要麻烦我,不要在为了一些不值得在意的人分神了……”

“喜多川様……喜多川様!”


沉重的气氛,带有一种胁迫的压抑,每次到这里自己就会无比的紧张,这个叫喜多川扩的长者,曾经是日本经济命脉要人——大蔵大臣,位列内阁大臣,而雄厚的政治背景,再加上背后有黑社会的出身做保,通吃黑白两道的厉害人物,当初如果没有他,那个只有十二岁的弱小的自己,绝对会在那场遗产大战上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虽然现在早已退下台,每天都有不同的政治要人登门拜访……宾客满幕……

何况他还有不为人知的黑社会网络……


喜多川桑最后留下的警告让他有些毛骨悚然,对他而言,自己或许只是一个棋子,但是,他却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有他扶植,一直都是他坚强的后盾,也是不为人知的势力背景……

但,自己也从此走上了这条并不是自己所选择的人生,不知……是福是祸?

曾经……自己只是想要平凡的生活……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生活罢了……


可……终究不行……



不能回头了么?


智?

是要我结束吗?

智!


究竟什么是权利的顶峰!

我注定要孤独吗?






狂风暴雨一直没有停息……

傲慢的,疯狂的……洗夺着一切……

如同令人发指的强盗一样……

冲刷着大地……

笑语旁观……

纵容着……

狂吼着……

跟黑夜狼狈为奸……

嘲笑着一切……

肆虐。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