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十七章





“相叶!”

大野智在一片慌乱和无措中只想到了这个名字,只有相叶能帮助自己了,也只有他能救松本润了!

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才发现自己自从进了医院后,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手机……手机……在割破的裤子口袋里……
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公用电话,可自己也背不出手机里的号码啊!

大野这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手捏着自己,手足无措,大脑一片混乱,脚不停的原地徘徊……
怎么办!这么拖下去的话,松本润会没命的啊!只要一想起刚才翔那样冷酷的眼神……他太知道那眼神的意思了……不敢想象翔会对润做什么……

别慌!不可以慌!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脸……
手机应该还在翔的家里,反正离这里不远,不如回去拿!况且,翔说不定很有可能把人带到那里去!如果是那样的话……
想着想着,自己已经不由自主地跑了出去。刚要出门的时候被值班的一个医生和两位护士所阻拦,奋力甩开阻止自己的牵制,只身消失在茫茫的雨夜中……

奔跑着……
上下起伏的是自己呼吸的声音……
还有脚踏着湿漉的地而溅起的水花四溅……

暴风雨击打在脸上,身上……
这样的刺痛感让自己莫名的有些熟悉……
好像这样的场景,这样的雨夜,曾经在某个相同的回忆里出现过……
偶尔仿佛自己置身在了不同时间的相同空间……
身边一闪而过的景色相互交替……幻化……
让自己有种不切实际的错位感……
脑内只是觉得这么让自己的不舒服的违和感却又交织着难以分辨的情绪……
只是一瞬间……

没有功夫考虑那些转眼即逝的感觉和片段……
只是用力的奔跑……
拼了命的……

终于,到了樱井宅邸,顾不上喘口气的时间,发了疯一样按着门铃,边按边呼喊着:“中川桑!中川桑!快开门!开门啊!翔!翔!开门!快开门……”
嘈杂的雨声伴随着自己的呼喊……

不一会儿,靠近远处主宅的一侧偏房里的灯光亮起,从房子里走出一个身穿着睡衣,披了一件外衣的花白发色的老头,撑开了一把伞,扶着眼镜,急急忙忙朝门口跑来……
“啊!怎么是大野君!你……你怎么淋的浑身都湿透了……你……没事了吧……”边说边打开了旁边的小门……
智冲了进去,抓住管家的双肩,大叫着:“翔!翔他回来过没有啊!”
“少爷每天都早出晚归的,今天到现在都没回来过……”管家看着大野满脸的失望和担忧,心里起了不安,“……少爷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智看着管家,表情晃动,眼神无措,不知从何说起……
不行!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放开了管家,穿梭过整个中庭,冲进了主宅……进入了那个让他不愿意再踏入的房间……
进入的一瞬间,整个人惊呆了……然后小退了几步……一脸的不敢相信!

没变!什么都没变!

地上凌乱破落的衣服……
倾斜的茶几……
打碎的茶具……
角落的水果刀……
还有那些让他刺痛的暗红色……
樱井翔?
樱井翔!
你到底想怎么样!
为什么留着……
心痛……
为什么痛……
不想……
不可以想……

暗自说服自己要冷静。
环顾地上的凌乱,眼睛一定,一把抓起地上的裤子,抽出了后袋的手机,打开一看,没有电!
可恶!这……
烦躁,心慌意乱……生气,生自己的气……

“……请你不要恨少爷……樱井少爷……他……他其实是个很好的孩子……”
背后突然响起管家有些微弱的声音……

大野的背影滞了一滞……
不语。
……

“中川桑……你有没有手机……”大野慢慢转身,仿佛冷静的,仿佛当做自己没有听到刚才管家的低语。
“额……有……”管家从外衣口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大野拿了过来,快速地把自己手机的卡芯换入了管家的手机里,手微微有些发颤地打开了手机……可以了!
握住自己有一些发抖的手,按下了相叶的号码……


许久之后……也许不是很久……


对于大野智来说……等了很久……


“喂?”手机那头是相叶有些困倦的声音……
“……出事了……相叶!”大野不稳的声音终于传递了过去……

把大致的经过告诉了相叶,同时,管家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听着……

“你就呆在那里,不要离开!我这就过来!”相叶的声音已经没有刚才的困倦,带了一丝紧张……

然后,结束了对话,自己好像能稍微,只是稍微的松了口气……

希望那个孩子不要出事,也希望翔他……

“大野君……”管家有些无力……
“中川桑……事情就像我刚才跟相叶说的那样了……”大野慢慢看向那个有些悲伤,有些沮丧的年迈的老管家,不忍心让他难过,“……翔……我不想他伤害别人……也不想他做出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
声音越说越轻……

两人就这么默默地站在房间里,
静止……


突然的……
管家上前一步!

“……少爷……”管家看向了大野,“少爷他一直没有办法像普通的小孩那样简单而快乐的生活的……一直过着压抑的生活……从小就是……一直都是……”
“他……从小就抗拒自己这样的身份……一直想自由的……直到遇见了你……”
“他再也没有逃避自己的责任……扛起了一切……连同你的也……”
管家突然嘎然而止……

“连同我的什么??”大野智纠结着眉头疑惑道……

管家突然有些激动,再跨前几步走到智的面前,双手抓住他的胳膊……
“少爷那样对你,是他的错,我替他向你道歉……可是……请你不要离开他!不要……”管家说完,头深深地低了下去,老泪纵横……
“不要这样!为什么你要这样!”智看着年迈的管家竟然向他低头,惊讶却也苦涩……
“少爷真的对你是真心的……我真的希望少爷能幸福啊……他受的苦已经很多了……求求你不要离开他,他已经为你付出了他的一切啊……”管家的手越抓越紧……
“不要……不要逼我!放开我!”
一把推开管家,觉得自己有些腿软……
管家驼着背,无力地站在一旁……

沉重!
无法肩负的沉重!
窒息!
无法呼吸的痛苦!
仿佛空气就此与他绝缘,停止流动……
连身体里的血液也凝结……
为什么你们都要逼我……
不要逼我……
不要……

我不想呆在这里。
离开……
我想离开……

慢慢地,擦过管家身边……然后慢慢地加速……
再次跑进了雨中……

跑到大门口的时候,双手抓住高高的黑色金属栏杆,头抵在栏杆上……
牢狱!
难以逃脱的束缚……
我不想要这样痛苦的生活……
我不想要这样沉重的生活……
讨厌!

不要告诉我他为我付出了什么……
我不想听!
我从来没有要求他为我做任何事情!
从来没有!
不要让我觉得我对他有亏欠!
不要让我一直对他有愧疚!
我不要!
我只是个普通人!
我不需要高高在上的樱井家的少爷为我付出什么!
我不值得他这么做!
放过我吧……
无论是谁……
放过我吧……

顺着栏杆,蹲在了地上……
任凭雨打在身上……
跟刚才的刺痛不同……
是伤口被撕裂的钻心刻骨般的疼痛……
仿佛要死去一样……
也许已经死了……



“智!智!”手上,肩头,突然有了温度……
抬头,隔着栏杆,在模糊中看到的是相叶的身影……他一只手握住了自己握着栏杆的手,另一只手穿越过栏杆的空隙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伞已经扔在了一旁……他也淋在了雨中……
“相叶!”
智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反手抓住了相叶的手,用两只手紧紧握着……“你终于来了!”
相叶顺着他的手隔着栏杆把他扶了起来:“我尽快赶过来了……”
看着相叶有些呼吸急促的样子,还有忧虑的眼神:“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做了……你帮帮我……不不……你帮帮他……只有你能帮他了……”
帮谁?智没有说清……他也许说不清……
……

相叶和智回到了宅邸大厅,相叶看着这个貌似熟悉的地方,还是陌生更多吧……没想到再一次来这里,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
变化多么……其实……不多……

管家默默地拿来了毛巾和更换的衣服,然后又默默地离开,智低着头,背对着他……
相叶接过了东西,看着他们之间难解的气氛……沉默……

“智,你真的想救松本润吗?”相叶正视着智。
智看着这样严肃的相叶,眼神飘了飘,然后定住:“是……”
“那好……”相叶顿了顿,“我有办法可以知道松本润的下落,说不定还能救他……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可能对你不利……”
“没……没关系……”智看着地板,已经这样了,最差还能差到哪里去呢?“说吧,我照你的意思做。”
相叶眼神深邃地看了他一眼:“你确定?哪怕用你来换松本润?”
智的眼神对上相叶的眼睛:“我确定。”

想拯救谁……
拯救谁呢?
是松本润?
还是自己?
或者是——
樱井翔?!

如果这次一定要做出什么牺牲的话……
怎么轮……
也应该轮到自己了吧……

我不是不知道我的存在是什么……
我好像已经伤害很多人了……
许多人因为我而痛苦……
也许我根本不该存在……

放手一搏吧……
粉身碎骨……
不惜一切……
无所谓了……

一滴泪悄声无息的滑落……

相叶看着表情无所畏惧的他……
还有顺着他脸颊滑落的透明……
身同感受。

是时候了么……
到了该彼此碰撞的时刻了么?

打开手机……
拨打了和也的电话……






天空逐渐有些发白……
暴雨逐渐消散……
只是阴暗的天气……
没有清晨的光辉……







“唰——”
一盆冰冷的水浇灌在松本润的头上,身上只着了大野智的那件单薄的病服而已……
冰冷让已经昏厥的他有些清醒……头疼……让他有些难以自已……
扶着脑袋……好疼……浑身都疼……
这里是哪里?智?不是在智的房间吗?
四周都是灰暗的混凝土,只有一个小小的像似窗口的开洞透着白光……已经……白天了么?

“你终于醒了……”声音的来源冰冷而漠然。
使劲眨了眨眼睛:“樱井翔!怎么是你!”
“看来你已经烧糊涂了……”
“啊……”想起来了……昨天晚上迷迷糊糊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智……然后就被暴打一顿,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智!智怎么样了!他不会也被……
“你把智怎么样了!”松本润想要强硬地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反绑在一根满是斑驳铁锈的水管上。

“呵……呵呵……”樱井翔有些笑的凄厉,边鼓掌边慢慢靠近他,“真让人感动……这个时候还担心他……”
看着松本润愤恨的表情,这个表情……跟五年前……相同……
想必……智……也在担心这个小子吧……如同昨晚那个让他觉得心碎的眼神……

“你要怎么样冲我来!你不要伤害他!如果你伤害他的话!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润虽然完全被绑住了,可是还是不怕死的冲着樱井大喊着……
那天看望智的时候,那个样子……他永远也忘不了……不想再看到他受到任何伤害了!他会保护他!虽然……虽然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为了他……命也是可以豁出去的……

“五年前……你答应了我什么……你忘记了吗?”樱井翔站在松本润的面前,狠狠地掐住他的下巴,抬了起来,与他对视。
“我没有忘记!我已经守了约定五年了!我五年没见过他了,可……”
“可什么?毁约了就是毁约。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二宫和也谋划了些什么!”

“我已经不想报仇了……”松本润瞬间有些泄气,“我想忘记过去,重新生活……我只是想……”
“这是不可能的。”樱井翔眯起了眼睛,“发生的事情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磨,不会因为人的遗忘而淡色……我会让他想起来的……想起他做过的一切……”

“不要!”润开始有些慌张了,“你想毁掉他吗……你……你不是一直对他……”
“我得不到的……不会让任何人得到……”樱井松开掐住润的手,转过身,“我要让他知道……他是怎么杀的人,他是怎么毁尸灭迹,还有那些他看到的那些令人发指的残酷……”
“不要!住口!你不要这样!”润挣扎着,狂吼着……

“我帮他掩盖了一切,处理了所有的证据……他竟然还让你做替罪羊……你似乎……做的也很开心啊……”
“你……混蛋……我……”
“至于你——你悖逆了曾经答应我的十五年之期,只要十五年刑事期限没过,你永远是在逃的刑事犯,还有那个同样有罪的二宫和也,我随时能让你们呆在牢里一辈子……”

“你……哈……哈哈哈哈……”看着樱井黑色的背影,黑色的脑袋……却笑了起来……笑的夸张……“原来你只是个懦夫……”
突然腹部遭受了一记重创,松本润突然眼前一黑……是樱井翔猛烈地给了他腹部一拳!

“还轮不到你来指责我!”樱井翔低声在松本润的耳边警告。
说完,樱井翔一个转身便离开了,不回头的,无声的……
“樱井翔!你伤害他,也是伤害你自己!你比我更清楚!你不要自欺欺人了!让过去的都过去吧……让他自由吧……让我们大家都自由吧……”

润用尽了自己的声音……
他没有回头的决绝离开的样子让他绝望……
一起似乎不能停止了。
该来的终究要来。
如果没有捆绑的支撑……
自己一定早就跌落……
也许早在五年前,自己就已经坠落了……
自己的人生,已经堕落了……
走向一片未知的黑暗。

是自己的选择啊!都是自己所选择的,无论是黑暗,还是罪恶。
心甘情愿地,如同飞蛾扑火……
如同不惜被荆棘所刺穿的鸟一样……
咬着牙……
泪……
却抵不住这样痛苦的咸涩……

神……
如果真的有神……
放过我们吧……

窗口透进的光……
灰尘在其中幽浮飘荡……
润眼神清澈的望着光芒的方向……
乞求……


松本润的声音在樱井翔关上厚重的铁门时,停止……
樱井翔举起颤抖的右手,还有关节上的红肿……刚才几乎用尽了身上全部的力气……疼痛……是手传来的感觉……还是心?

“看好他!”
对着手下扔下了这句话,蹒跚着走出了这栋还没有建完的工地大楼……

大楼上挂着大大的幕布——樱井产业(三期商贸大楼)。
站在这片空旷的大地上……
这就是我拥有的世界啊,我拥有了很多东西,拥有了常人一辈子都梦想得到的财富,地位,势力……
可是。
我却觉得我一无所有……

空中飞翔的小鸟。
广阔无边的天空。
自由自在的微风。

投入一场从生到灭,
从枯到荣的运转中,
旋转,漂浮,降落……
突然觉得晕眩……
我,像是分不清天空与大地的区别了……

空洞。
无边的空洞。
心中的缺口永远填不满……
血液和逝水,
生命只是在守规守矩的倒计时中……
看不清眼前的道路……
曾经的固执地寻找前进的力量……
突然崩溃……
那就……

崩溃吧。

突然朝着灰色的,冷色的天空笑了起来……
眼神湿润……

苍白……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