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十九章

樱井集团(财团),原名是樱井物产株式会社,在三十年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商贸公司而已,随着当年日本泡沫经济的飞黄腾达,再加上决策者非凡的领导,在十年里慢慢发展成了日本第一家族企业。势力影响了日本在进出口贸易,房地产,金融投资等各方各面格局。

总裁的十几名直系亲属,大多担任了包括副总裁在内的中高层以上高级职务,还不包括了旁系亲属和亲属下的人脉关系。偌大的产业和经济关联,以总裁一人的独裁而牵制暗流汹涌的家族斗争。

关于樱井集团,传闻很多。
一说,樱井集团跟日本政府内部在野党和执政党有过深的牵扯,非常多的权钱交易,让樱井集团在十年间便突然飞黄腾达到了“几乎操控日本经济的神之境界”。

二说,樱井集团跟日本的黑社会也有很多千丝万缕。当初就是因为做黑市买卖才起家,勾结了东南亚一批心狠手辣的贩毒者和恐怖分子勾结,以公司的名义,洗黑钱,买卖越做越大,这才使得樱井集团越来越庞大。

一切只是传闻。没有人敢调查什么。没人敢碰这个庞大而又错综复杂的体系。因为已经卷入了太多的牺牲者了。

而后的几年里,却因为樱井总裁的突然过世,连遗嘱都没来得及草拟,于是,一场争夺这个无比肥沃的权钱机器的斗争就此开始,造成家族内部严重的管理混乱……

那一年,樱井集团的混乱造成了日本经济一度的混乱,群龙无首,在世界的整个经济大衰退的局势下,当世的日本环境一度非常凄惨。

当时局势衰败的太快,一瞬间各种危机应丛而生……

然后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突然只有十三四岁的前任樱井总裁的独子——樱井翔突然控制了一切,名正言顺的成了继任者。

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势力上,全部掌握了局势。只要等到他二十岁成年以后,所有的樱井家的全部归属于樱井翔。
无论是商业界还是大众,对突然这样的转变感到非常的讶异,也非常的不可理解——这样的小孩子能引导日本经济的重建吗?

过了半年以后,纷扰平息,樱井集团重新站了起来。
没人知道樱井翔这个小孩怎么把一切都托上正轨。

无可否认的是,樱井翔的个人无尚的地位毫无疑问的被巩固了。





樱井翔当然很明白是什么原因,不是自己多么三头六臂……而是……
而是,自己得到了一个强而有力的势力的支持。

对于自己如今的一切,其实都不是自己的,却不得不以己之名而扛起,以强势的姿态站立在自己曾经害怕到颤抖的位置上,剥了那层虚伪的皮囊,不过一个无依无靠的棋子而已。

看着惯例的高层会议。樱井翔感觉很无聊。每个人只是做着例行公事般的报告。毕竟没到二十岁,很多事物也不能随意的指手画脚,如今的他,只是空有一个名号罢了。

“樱井总裁,大致就是这样了。”身旁的秘书——东山纪之提醒了一下这个有些心不在焉的樱井翔总裁。

东山纪之,是喜多川様当年暗地插入的一个帮助他处理事务的助手,同时是保护他的人,也是如今他背后真正处理集团事务的人,他确实是能力卓越,在他的管理下,樱井集团不仅起死回生,而且每年的业绩都依然蒸蒸日上,自己也在他的身边学习。

“哦,东山桑,那就暂时这样吧。”






有些疲惫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扯开了领带,扔在了一旁,衬衫的第一个扣子被胡乱的一拉,双手揉了揉自己困倦的脸……

“樱井君,你还是受不了例行会议啊!”来的是东山纪之。只要两个人的时候,东山从来不叫他总裁。
“我受不了那些数据。”
“呵呵,你会慢慢习惯的,以后。”

“以后么……”
无精打采的看了看东山纪之沉稳冷静的笑容,自己以后应该也会成为他那样的人吧……

“樱井君,那个人……没处理掉吗?”东山突然问起来。
“什么人……”樱井翔一时没听明白。
“那个你囚禁起来的松本润。”
“你……知道了?”樱井其实并没有惊讶,想必他一定会知道的。
“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还没想好。”
“不要给自己留下麻烦……”东山纪之意味很深的看着樱井。
“我——”樱井翔刚想反驳些什么,这时桌上的电话响起……


“‘滴’————打扰了,总裁,有一份加急的邮件刚刚送到,您看是不是可以签收一下。”电话那头是底楼前台总务的传达。
樱井点了回复键:“拿上来吧。”


“——他的事情,我自会处理的。”樱井翔再次回到了刚才的话题上。

东山看着这个对他而言还是个孩子的樱井翔,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去处理公司事务了,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东山收起已经放在樱井翔桌子上一摞文件夹,正准备出去。

敲门声这时候响起了,进门的前台总务拿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盒子进来,放在了樱井翔的面前便撤离了。

樱井翔看着这个毫无署名的黑色的长方形的盒子,随手拿了起来,打了开来……
竟然是一个MP3播放器?!
再仔细看看盒子里,其他什么都没有,除了播放器意外,只有这个浑身黑漆漆的小盒子。

随意地按了两下了PLAY键,传出了沙沙的空空的声音……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樱井翔简直爆炸……

挣扎声,喊叫声,折磨的声音,痛苦的声音……
是那个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是自己爱到心痛,爱到心碎,甚至爱到心死的人的声音……


不对!
不是!
不是他的声音。
应该不是……
怎么能是!
不是的!
也许是假的!
一定是假的!


樱井翔一脸惊骇的动弹不得,无法自已的摇着头,浑身不停的颤抖着,无法言语……
播放器慢慢从手中滑落,落在地板的那一声“嗑”,显得如此短促而尖锐。


“不是真的……”樱井翔捂住耳朵,有些弓起了背,“不是他!不是他!一定不是……”
脑门嗡嗡作响,在自己呼吸急促的声音夹杂中,掩盖了播放器中令人屏息骇人的呻吟呼喊声……

突然的……
“翔————”一声凄厉痛楚的叫喊声,划破了冰冷的寒气,刺穿了樱井翔自欺欺人的毫无说服力的抵抗……



……
呼吸倏止……
……



当声音慢慢归于平静的时候……
樱井翔也凝结住了……
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仿佛冻住了一样……

东山纪之一直停留在靠近门口的地方,震惊地听到这一切,有些紧张地一直看着樱井翔已经僵直的身影,感觉的危机四伏……

樱井慢慢地,捡起落在地上的播放器,紧紧捏在了手心里,咬着牙,表情冷硬,脸上的颊骨微微凸起,脸色泛青……

突然的,快速的,毫无预兆的,擦身过了东山的身旁,夺门而出……


东山看着他已经快要失去理智的表情,十分警惕。一把抓住他几乎丧失控制的身体……手中的文件也散落一地……

“樱井翔!冷静点!恐怕是圈套!”

樱井翔慢慢扭过头看着东山纪之,眯起的眼睛里冒出仿佛要吞噬一切火焰,像一头伤兽一样的表情……
胳膊奋力一扯,挣脱出了东山的阻止……

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樱井集团的大楼……



东山感到事情不妙,直觉告诉他,一定会有大事要发生,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
“喂!老爷子在吗?快叫老爷子听电话!快!不要问了!要出事了!”

千万不能出事啊!



一辆跑车……扬起一阵灰尘,快速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
耳边是风驰电掣的声音,是智求救的声音,是他叫着自己名字的声音……

不要害怕!
我会救你的!

头发被风吹的狂乱……
随着衬衫的领口的狂舞……




智!
不要怕!


等我!






松本润已经被囚禁了快一天了,那个洞口的透出的光线的角度划了一个半圈,该是下午了吧。
热度让自己时不时会昏沉沉的,该是病的不轻吧……

顺着管道滑了下去,坐在冷硬的水泥地上,思维不是特别的清晰……迷迷糊糊的……
有一下,没一下的呼吸着,眼皮也重得抬不起来……
模糊中,好像能模糊的看到智那张温和的笑脸,不由得有些安慰……

好像产生幻觉了……
智,
想见你……
……






“碰!”
突然铁门被重重地踹开!
来人是一脸铁青的樱井翔……

樱井翔一把将半昏迷的松本润拽了起来。
“是谁!告诉我是谁!”

什么谁?
稍微甩了甩自己混沌不已的思维,眼神迷惘……

看着他神志不清的状态,樱井翔咬牙切齿的给了他两拳……
松本润的嘴角被打出了血迹,滑落在地上拼命的咳嗽……

再次揪住他的衣领,大声的喊:“告诉我是谁!你们到底想把智怎么样!”

不止是愤怒的,是着急的,不安的,害怕的……

抓出口袋里的播放器,手再一次按下了按钮,紧紧贴着松本润的耳朵……

那个小小的机器里传出了让松本润根本无法相信的声音……


“放开我!放开我!不要!滚开!滚开!”
……
……

是智的声音……
啊!是智!

松本润如同被雷狠狠地劈了一记!整个人惊呆住了……

“智!怎么是智的声音!”拼命的睁大眼睛,想要冲向慢慢起身离开他的樱井翔……但被束缚的双手使得他无法动弹……

翔的眼神是错综的悲伤和愤恨的……猛得……将播放器扔在松本润的身上……

“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很难看!”樱井翔从喉咙的深处发出了恶狠狠的咒誓……“快说!是不是二宫和也?!”

是中居正广!在这些智的痛楚的喊叫声中夹杂的是中居正广要挟的声音,是那个男人的声音!绝对是他!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智!
他怎么会在他的手里!

两人同时听着播放器中的那些令人撕心裂肺的声音……

樱井翔扯开绑住松本润双手的绳子,把他扔在了地上,又使劲揍了他两拳,把他打得跌落在地上……松本润挣扎着起身,跪倒在地上,双手晃晃悠悠支撑着自己……

“智……我会救你的……我会……唔——咳咳……”
樱井翔一脚把他踢倒,润抱着自己的肚子不停的咳嗽着……

“智……”松本润睁大着眼睛,嘴唇不停地颤抖着……即便是当初被通缉时,也没有如此害怕过,自己身上的疼痛根本已经不足为意……

再一次的爬了起来,看着暴怒无比的樱井翔……
也冲了上去……

两个人就这么扭打成了一团……

是愤懑,还是发泄,谁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自然而然的……

打了起来。




“是你!都是你的错!”

扭打成一团的人,发出这样同样的怒吼……


“是你的错!”
“是你!”
“混蛋!是你的错!”
“全都是你的错!”
……


每一次的互相指责,都给了对方一拳……
彼此不知对打了多少拳……谁也不肯先示弱……

直到,两个人都疲惫的躺在了地上,喘着沉重的呼吸……
脸上布满了伤痕。


一旁的播放器……不知何时……早就停止了……




“是中居!是中居正广干的……”松本润勉强的支起了身子,靠在墙壁上……或许还有……和也……
樱井翔也慢慢爬了起来,随手擦去了口角的血迹……
有些不稳地走到松本润的旁边……用脚踢了踢他的腿……
“喂!跟我走!”

松本润抬起头,看着他,表情却开始冷静下来:“你跟我应该想的是一样的吧”
樱井翔没有说什么,倨傲的俯视着他,然后对他伸出一只手……

松本润嘴角扯了扯,忘记自己刚刚还被揍过的脸……
好疼……率性随意的擦去了脸上的血渍……然后,也伸出了手……


两个人的手彼此握住……


樱井翔猛得一使劲,把松本润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又很快的松开。

“我和你依然是敌人。”樱井像是声明着什么……

“樱井翔大少爷,,不用你提醒我”松本润有些不稳的扶住了墙……双眼尖锐而无畏地直视着他……


两人很快都上了樱井翔的跑车……
跑车再一次消失在远处……





樱井翔还是极度担忧的……
松本润,基本上不算是个筹码……但……
用他来交换大野智……
恐怕这是目前来说,唯一的办法了……
只是……
如果是中居的话,恐怕要的根本不是人质交换……
而是……
他觊觎已久的樱井集团……


松本润撸了撸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脸上带着狂野和镇定……
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吗?
如果自己能交换他的话……
但是……
中居这个人,野心勃勃,恐怕根本不是要救他才……
只是他自己的私欲罢了……


松本看着反射镜中一脸担忧阴郁的樱井翔……
反射镜中的自己跟他有同样的表情……
盯着自己,看到自己坚定的眼神……


第一次。
跟这个人有了同样的表情……
第一次。
没有了痛恨他的情绪……



第二次……


跟樱井翔,共同的想要再一次拯救大野智……





但是。
无论如何。
我对智的感情,
是不会输给樱井翔的。

我的智……
我一定要把你带走……

离开这里……
离开过去……

离开带给你一切伤害的人!

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天涯海角……

我会用尽我的一生来保护你的……


等我!








傍晚六点。
是“Moon Light”刚刚开门的时间,但是,今天恰好相反,大厅内空空荡荡,只有中居正坐在沙发里,慢悠悠地喝着红酒……
他双腿交叠,一只手搁在沙发背上……十分悠闲而自在……
悄悄进来的一名黑服,在中居的耳边低语了一会儿……

“呵呵,樱井翔终于有行动了……”
遣走了黑服,大厅又剩下他一个人了……

“樱井翔已经往这里来了吗?”突然响起了二宫和也的声音。
“没错,这个蠢货只带了松本润……想用他来交换吗?想得太简单了!”中居嘲弄地说着。
“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你不要忘记了……”和也还是冷冷地。
“松本润吗?只要他们一踏进来,松本润不就安全了吗?你还担心什么……”
“我不相信你。”
中居这才从沙发中起身,慢慢带着笑意走向和也:“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呵呵。”双手一摊,无比轻松的说着让和也气恼的话。


和也扭头便走出大门,在门口停留,随意的点起一根烟来……
“嚓……嚓……”
始终无法点燃,不知是因为风的缘故,还是自己有些手抖……
突然有些恼怒!
发泄似的……
正要把自己的打火机扔出去……

突然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
夺下了那个不听话的打火机……
不紧不慢的擦出了火焰……
帮他点上那根烟……

“相叶……你怎么还没有走……”和也疑惑地看着旁边的相叶……
“呵呵……”
相叶向侧走了几步,又向后倒退几步,然后再向前走了几步……好像在玩着某种游戏……
“翔……估计要来了吧……”
“相叶……”
“我不会逃避我做过的事情。我想好好的面对自己,面对他。”
“相叶,你这又是何苦……”


“那个……智……怎么样了……”
“……”
“不好吗?”
“嗯……”

相叶停下了关于步伐的游戏,站在了和也的面前,低着头,没有再发声音。



“我们两个真的好像……从过去到现在……”相叶看着和也的眼睛……突然的。
“不,不要说了……”和也别过头,无法正视相叶坦率的脸……
“让我们一起面对他们吧……”
“被恨的话,也无所谓了……”
“……”

我真的好好想过了……
准备……
好好去面对一切……



“相叶,好像……又要下雨了……”

看着有些阴晦而沉闷潮湿的空气……

“嗯……”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