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二十章





手腕和脚腕上伤口的刺痛感和麻痒感传递了过来……
“嘶……”倒抽了一口气,好痛!头好痛!

还是勉强地挣扎了一下,虽然知道自己明明没有办法挣脱……胡乱扯了扯自己的手……终于放弃……

空洞的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与其说空白,不如说让自己不要多想……
多想,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多的痛苦和难堪中。
其实本来已经没有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像我这样的人……

从来不曾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变成这样。
支离破碎的记忆,不断被人凌辱的遭遇,毫无存在价值的自己……
自己痛苦,别人也因为自己而痛苦……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难道我以前做了什么罪不可赦的滔天大罪了吗?
就像二宫和也曾经对自己说的——
“一个人……终究要为他的罪付出代价……上帝终究会对恶人有所审判……”

恶人……我是恶人吗?

可我,究竟犯了什么罪?

头痛,依然头痛,是神经抽搐的拉扯感……



“咔。”
门突然打开。

进来了几个陌生人,逐渐靠近自己。

大野智警惕地看着他们……这些人的穿着跟跟刚才对他施暴的男人的手下是一样的!
他们毫无表情解开了大野智被捆绑的四肢,然后扔了一套衣服给他,便又无声无息的出去了。

智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看自己已经血肉模糊的手腕和脚腕,还有身上烫伤的痕迹,还有身上那些……令人作呕的痕迹……
厌恶!
连忙抓起衣服胡乱地穿起来,不想看到自己……






“嘎——”一声凄厉的尖锐刹车……
黑色跑车猛得一甩尾,打滑了半个圈,轮胎在地上刻出几条斑驳纹路,扬起一阵灰色尘土,停在了“Moon Light”的附近……

歌舞伎町已经开始人流涌动,这时候是无法把车子开进去的,在松本润的指引下,稍微绕了一点路,穿过了小巷,停在了离“Moon Light”大约距离不到一百米的距离……

两个满脸伤痕的脏兮兮的少年从跑车中跳了出来,直奔“Moon Light”……那个囚禁了他们最重要的人的地方……

当两人靠近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一个织细的人影靠在“Moon Light”大门旁的柱子上,暗茶色的头发垂着,遮住了面容……

“相叶!相叶雅纪!”樱井翔一脸错愕,和松本润相互对看了一眼,“你怎么在这里……”

相叶没有抬起头,只是离开了柱子……
“翔,你……你们终于来了……”边说着,边抬头看向了他们,笑着,微微地笑着……眼睛里有些反光的闪闪的东西……
樱井翔三步并两步,抓住他的肩膀使劲晃了晃:“我问你到底为什么在这里!你已经知道智在这里了吗?是不是……你怎么会知道的……喂!你怎么不说话啊!相叶!”

相叶随着翔摇晃的手而晃着,不说话,也不作反应,只是微微笑着……
这样的笑,让翔的心头一凛……这么绝望而悲伤的笑容……这样不应该属于相叶的笑容……如此不适合他的笑容……






“还在磨蹭什么?不是想救大野智么?”

大门缓慢的被推开,传出了一声冰冷的毫无温度的声音。

松本润首先看了过去:“和也!”

随即,和也对上了润的眼神……
两个人的眼神都是沉静的,或许呆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有些事情已经不用再用言语了……

其实润看到相叶,并没有樱井翔这么惊讶,一路上,多多少少意识到什么了……随着和也的出现,证明了自己的猜测。
还是……跟和也有关吧,如果相叶也在这里的话,那么就是说——他也是有份参与这个事情的了……因为自己,曾经也是参与计划的一份子……参与报复智的一份子……太了解不过了……



二宫和也清冷的目光看向了樱井翔……当即眯了下眼……
“好久不见了……樱井翔。”

“二宫和也!?他到底在哪里!快说!”

和也看着樱井翔狂乱而焦躁的样子……仿佛时间回到了五年前,他也是这样……
那场遭遇,那场因为大野智而起的风波,彻底改变了当场四人的命运……


松本润捏紧了拳头,逼迫自己要理智一些,蹙着眉头低沉地说道:“和也……他在哪里……中居……把他怎么了?”

和也转回了看向松本润的目光;“润,你平安就好了。”

“和也……你……”润眉头纠结的更紧了……



相叶突然走向了大门,边走边背对着翔和润说道:“进来吧,进来,就能知道一切了……”
剩下的两人迫切的跟随了上去……进入“Moon Light”。



里面空无一人。

跟外面已经慢慢昏暗的天空不同,跟过去的“Moon Light”的气氛也不同……

大厅内的灯光全部打开,顶部华丽的欧式吊灯尤其刺眼,照着四周通亮而光明……
也照得四人无所遁形……



“和也,快把他交出来吧。放了他吧……都是我的错……”润看着和也,带了一丝哀求……
和也的眼神晃了一下,闪过了一些难以捕捉的东西……

樱井翔无法忍受他的沉默,一把揪住和也的衣领,愤怒而着急:“告诉我他在哪里!”

和也看向樱井翔,刚才的眼神瞬间转化为冰冷:“樱井少爷,你也有这么无助的时候啊?呵呵……”
一把甩开樱井的手,瞅着他:“这次,你终于束手无策了吧……哈哈哈哈……”
和也笑的乖张而残忍……

润不忍看到这样的和也,双手紧紧地抓住和也的胳膊:“和也,你不要这样!告诉我吧……”

樱井翔交替起伏的胸口,难以抗拒的恐惧蔓延……
“智!智!你在哪里!你快点出来……”

翔突然像疯了一样在大厅内四处寻找,试图寻找出智任何的一丝一毫……
相叶只是在一旁动也不动……看着已经接近疯狂的樱井翔……看着,眼睛也不眨的……悲哀的……

润看到已经无措的翔,冲了上去制止了他,从他的后背架住他的肩膀,拼命的大喊:“樱井翔!冷静下来!冷静下来!”
两个人不稳地跌坐在了地上,樱井翔像是被抽掉了灵魂一样……木木地跪在了地上,痴语连连:“智……智……不要有事……不要……”

润手撑住旁边的沙发,起身。
双瞳怔怔地看着已经无措的樱井翔,看着笑地凄厉的和也,看着一动也不动的相叶……还有……还有疲惫的自己……

“我们……我们……怎么都变成这样了……”




“一切都是从他杀人的那时开始的,一切的起因,一切的源头,都是他——大野智……”
和也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响彻在了空荡的大厅里……

相叶最是吃惊:“什么?杀人!”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困惑,一直以来没有参与了解的过去……
而另两个人,看向了和也,毫无反应——应该说,彼此心照不宣罢了。


“他捅了那人多少刀?十几刀?二十几刀?杀了几个人?两个?还是三个?”和也继续毫无温度的说着,“……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满身满脸的鲜血……还有那种鲜血的腥臭味,只要一想起……连睡觉……都不安稳……”


“不要说了!”润狂吼了一声,“智……他只是迫不得已!”
“让你替他抵罪,他做假口供也是迫不得已?”和也直白而犀利地反问。
“是我自愿的……”润深深叹了口气……“都是我自愿的……”

“还有你,樱井翔……你掩盖了一切……血迹,尸体,事件……还有收买润的辩护律师……”和也冷冽地看着地上的樱井翔,“你彻底让我们失去了一切,下了地狱……而你!只是为了一己私欲吧!”


又是一场沉默……


相叶惊骇地说不出话,虽然只是听到了只字片语,但是对他而言,从来没有想过,会严重到这种地步……严重到跟人命攸关……是智吗?是那个他认识的智干的么?怎么可能!

……还有翔!为了智,竟然做到了这种地步……不择手段……



“逃不了的……从过去到现在……谁也逃不了……”和也慢慢走到一扇角落的小门的面前,突然说了一些令那三人不解的话,“大野智,我告诉过你的,你一定会接受审判……所以,首先你必须知道真相!”
说完便猛得把门打开……


门“吱呀”一声的打开了……



那时的场面,是永远烙印的,可以烙干血肉的那种场面……


樱井翔,松本润,相叶雅纪,都随着门的声音看向了门内……
白色的灯光凄冷凝结,大面积的光斑在瞬间开门处的黑暗中消散……
雪白的刀刃,泛着寒气逼人的冷光,划开了这样的光明……
划开了黑暗中那个瘦小的人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重逢……
是这样的重逢了……
竟然是这样的……重逢了……

在缺席的背后,安静的,倾听着……
听着关于自己的话题……
仿佛是别人一样……

真是不可思议啊……

命运这种东西……无需感召……那些慢慢走过的步伐……那些慢慢刻下的脚印,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随着人生漫漫而修正的……

记忆这种东西……无需铭记……那些缓缓逝去的时间……那些流淌在人们深处的伤痕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随着当事人的遗忘而抹杀的……


生命中的复杂的处境,苦痛,软弱,屈辱,彷徨,乃至不被察觉的危险,不可能因为人的意志而被轻易的绕过……


这是大野智听到自己的过去时,瞬间滑过的感想……


多么可笑啊……
总是以为自己充当被保护的那一个……
总是以为自己充当被伤害的那一个……
总是……以为自己是最无奈的那一个……

却竟然是这么一个侩子手!?
自己带给别人已经仅仅不是伤害,痛苦……这么简单的词汇……
是毁灭,是杀害,是……原罪……

只是有一点不解……

为何自己却表现的如此沉静呢……
好像,不是很惊讶……
好像……

认命般的舍弃自己了……

本来……
我就不该存在了……
害怕……
这沸腾的世界……

一直害怕的……
害怕的把自己……

锁了起来……





“智!”
松本润和樱井翔,几乎是同时的……

他们两个惊骇不已……

这是一种什么情绪?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是害怕?是痛苦?还是纠结?还是恐惧?
无法再用这些词汇所形容的心情……
这种可以停止呼吸的感觉……

看着智毫无表情的表情……
那双依然湿润却空洞的眼神……
嘴角微微的抽动着……
眉目之间的不稳……

仿佛此刻的他的变成了空壳一样……





“智!不是这样的!你不要听和也乱说!他乱说的!”润急急地冲了上去,想要触碰大野智……
樱井翔只是楞在了当场……他想过亲口告诉他真相,但是绝对不是以这样的方式……绝对不是……绝对!

润刚要碰到大野智,就被大野智身后冒出的中居挡开甩到了地上……

“啪啪啪啪……”
“哈哈哈哈哈……真是一出好戏啊!”中居正广边邪佞地笑着,边鼓掌,“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随后突然冒出很多黑服,还有很多类似黑社会的人物,围住了在场的几个人……

中居在智的身后,慢慢把这个已经如同行尸走肉的人推了出来,环抱住了智,看着樱井翔:“樱井少爷,你的爱好真特别啊……”笑吟吟地说完,然后在智的脸上舔了一下……

樱井翔当场就发飙了……“你这个混蛋!放开他!”可惜,很快的就被那些手下制止了……
刚想伺机而动的松本润也被黑服死死地看牢了……

“反应这么大啊!”中居表情猥琐地贴着智的耳边,“哎呀,那怎么办啊!要是知道我已经玩过你了,不知樱井少爷会怎么发疯呢!哈哈哈哈……你的皮肤,真的很好……”说完就伸手进智的衣服里不断地揉搓……

大野智只是安静的,无声的,游离的,仿佛跟他无关一样的状态……


樱井翔觉得自己最后一丝理智也崩溃了,暴烈地跟制住他的那几个黑服打了起来……但是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抵抗这些人……
相叶一直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直到樱井翔同那些手下打起来后,才仿佛醒了过来:“翔!”冲上了那团已经混战的人群……

松本润意外的很冷静,一直克制住,但眼神从看到智的那一刻一直没有离开过他身上,他太了解中居的手段了,硬来是没有好处的……自己唯一想做的只有救出智……只有这个……要冷静!一定要冷静……握拳的手指关节慢慢泛白,不住的颤抖……
和也看着这些发生的事情,又看了看润……转回看了一眼智——他,如同一尊冰冷的雕塑一样……

樱井翔和相叶雅纪最终在混斗中还是占了下风,再次被制止住,还被按在了地上……

“顽抗也没有用……如果你想看他死的话……”中居突然从背后拿出一把枪来,抵着大野智的太阳穴,“下面,我们该谈谈条件了……”
这个举动令当场的四人都有些吃惊……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樱井翔大吼着,瞬间屈服……
“我要樱井集团名下的所有房地产!”
“房地产?你只要房地产?”樱井翔有些不信,房地产只是樱井集团的其中一个产业而已,就百分比而言,并不算是樱井集团的核心产业……
“这你不需要管这么多!我只要樱井名下所有的房地产买卖!”
“好!我全部给你!我什么都给你!”樱井翔看着那个不动的呆呆的人已经快崩溃了……
“呵呵,没想到你这么管用啊……”再一次贴住了智的耳边……
“现在!现在就放了他!”
“樱井翔!你不要搞错了!注意你在跟谁谈条件!”中居看着樱井,用枪转而指向他……
刚想示意旁边再一次教训教训他……
突然……




轰——
突然一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训练有素的人冲了进来……
每个人手上都有枪,齐刷刷地指着中居和他的那一票手下……

中居被这样的阵势吓了一跳,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心底却觉得恐怕事情不妙!

从人群的背后出来的是东山纪之,中居看着这个貌似是领头的人大吼道:“你是谁!”
“你竟然连‘弦矶’的人也敢碰!”东山纪之冷酷地说道。
“弦矶”?是那个“弦矶”吗?是樱井翔吧!虽然一直调查他,可是始终无法知道他背后的势力是谁!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是“弦矶”!
这次难道真的要吃瘪了不成!
死命地架着大野智,哼!我手上还有他!



松本润早在一旁看准了时机,趁中居一时惊讶的瞬间,往他身上一撞,中居一时不稳,被猛得撞倒了地上……
润一把抓住大野智的胳膊,把他往自己这里一拽,两个人倒在了一起,倒下的时候润用身体抱住了大野智,紧紧搂住了他。
中居愤怒龇着嘴举起枪就想朝松本润开枪……松本润整个身体挡在了大野智的前面……



“砰!”
枪声响彻了整个大厅,把所有的人都震住了……



血溅了松本润和大野智满脸都是……





之后,因为枪声的刺激,两队人马混战在了一起,东山纪之连忙拖走了离他最近的樱井翔和相叶雅纪……
樱井翔拼命挣扎着大喊:“智!智……”他胡乱的动作妨碍了救他的东山……

乓!东山用枪柄敲晕了樱井翔,停止他一直反抗的动作……无论如何……只有他是绝对不能出事的!至于那个孩子,只能见机行事了……



“和也!你!”
松本润看着慢慢倒在自己面前的二宫和也,说不出任何话了,倒抽了一口冷气……
和也捂着肚子,急促地呼吸着,挣扎着看向润:“润!带着他逃吧!离开这里!我已经帮你在后巷准备好一切了……”
“你……你没事吧……不要死!不要!”润突然控制不住,泪水涌了出来……

“哭个屁!我还没死!记住我的话!找机会逃跑!一定要……幸福……无论用任何方法……包括我的那一份……”声音慢慢地越来越轻……

松本看着逐渐失去意识的和也,眼泪止不住:“不要死!不要啊!求求你了!”
“走啊!快走啊!”和也已经只能发出气音了……


“血!是血!”
看着从和也腹部汩汩冒出的鲜红的血液,还有那种,腥气的血浆味……智突然像是大梦初醒一样的喊叫了起来……

好像曾经也见过这一幕……那种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气味……熟悉的颜色……颤抖,筛动着……
“不是我!不要!住手!住手!不要碰她!不要!”呓语着,突然癫狂起来,站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逃!朝着小门便逃了出去……

润一下子没抓住智,刚想要追出去,但……和也这样……

“你还管我干什么……他这样……会出事的……去吧……我没事的……”和也挣扎着催促他……
“和也!你千万不要死!我会回来的!”润看了一眼他,四目交视,“对不起,和也!所有的一切!都对不起……我永远欠你的……”然后便不舍的转身离开了……

和也看着润的身影消失在门那里,像是终于松了口气,自嘲的笑了笑:“我,终究还是一个……蠢……人……”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当混战结束的时候……中居已经不知所踪……而一票手下几乎全军覆没。



东山看着这一片狼藉,有些头疼,又要找借口遮掩了……
借口嘛,这次就说是打击贩毒人员算了……麻烦!

“东山桑,这个孩子还有气……”
一个正在检查现场的手下正探测着和也微弱的气息……

东山走了过去,看了看和也……“把他送去医院!”

“是!”




东山纪之扭头看着那个黑暗的小门……
刚才在一片混乱中,看到大野智和另一个少年跑了出去,该去追吗?
还是就这么让那个孩子就这么离开算了……
樱井翔一定会找他吧。
但是,绝对不能再让樱井翔靠近这个孩子了……
他,太危险了。
就像老爷子曾经说的,他,始终是个祸害……
这次竟然造成这么大的混乱……
何况中居正广还有他的党羽都没有消灭……
以后恐怕……

本来老爷子的意思是,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除掉他。
可是自己终究没有这么做……
毕竟他还这么年轻……
只要他不再出现,其实是可以放过他的……
但是……
如果他再出现的话……
自己就不能保证什么了……

只是……这次……
老爷子那里难解释了。
唉……
挠了挠头……
离开了现场。









狂奔着……
就这么从后门逃离了……

刚才的那一大片血迹似乎提醒了他什么……
那些失去的片段,那些晃过的人影……
再一次在眼前晃过……

头好痛!好痛!
记忆的片段无法连接……
但是恐怖的影像却逐渐清晰起来……
怎么回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

润在智的身后拼命地追着……
刚才的害怕与现在的害怕是不同的……
是心痛……
是对现实无法控制的痛楚……



“智!”




很快就追上了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智……
猛得从背后抱住他,制止了他狂躁的情绪……
紧迫的抱紧他……
头紧紧贴住他的头……


“放开我!啊——啊啊——”
“智!智!不要这样!”
“啊——啊——”智厉声不停地大叫着……
“智……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润不由得抽泣着……
“为……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我……不是我……”智有气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不断地呓语着……

润依然紧紧地抱着他……
“智……我们离开这里……我会带你去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重新生活……我们一起……会幸福的……一定……”

眼泪,无法克制的眼泪……
去远方吧……
找一片属于我们的净土……
忘记所有的一切……
只有你跟我……

什么爱恨……
什么枯荣……
什么灭生……
跟我们无关……无关……

“智……忘记一切吧……再一次忘记吧……”


突然倾盆大雨……
雨……
很快的,侵略了紧紧拥着的两人……

又是一场夜雨……
又是一场无法躲避的夜雨……
依然洗夺着一切……
嘲笑着一切……

润一把抱起智……
看着自己怀里的失魂落魄的人,意志果决地……

“走吧……”微微的朝他笑了笑,“我会永远照顾你的。”

温柔的……
珍惜的……

然后,朝着一个不知名的方向走去了……




身影……



成为一个模糊……



最终……



消失在雨中……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