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二十一章



看着身旁如同失去了灵魂的人,润握着方向盘的手捏的更紧了……
腾出一只手,慢慢摸着他湿润而冰冷的脸……
心有些疼痛,有些纷乱……


刚才。
在和也所说的后巷,找到了一辆普通的轿车。
后车座有一个很大的包,有一些换洗的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

还有一个有些破旧的日式和果子的礼品包装盒……
当看到这个盒子的时候,润整个人楞了一下……
和也,这个盒子,你还保留着吗?你……

打开了盒子,里面装的是一叠一叠的钱……
这,这就是和也一直储存的钱。
总是喜欢把钱折叠的整整齐齐,这是他从小就养成的习惯……

脸上突然滚烫的滑落些东西……


和也……和也……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为我做到这个地步……

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地……
如果当初不是他的话,自己根本逃不出来……
自己不是没有感觉到他的……

但……
他从来没有要求我回应他什么。
我也从来不主动回应他什么。

是我自作聪明了吗?
是我太自私了吗?

润的双手,捏着盒子的手,有些颤抖……
胸口透不过气来……

如果和也……出了任何无法挽回的事情……
自己将是一生也无法偿还的……


……



雨席卷了周围的一切……
左右摇摆的雨刷,怎么也无法抹去车窗上的雨痕……
不断地一次又一次重复流淌……
如同心上的泪痕……

不可以!
看了一眼旁边那个心爱的人……
我不可以彷徨!不可以退缩!
我要保护他!
我不可以这样犹豫而懦弱!
我绝对不能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了!

手胡乱地擦了擦眼睛……
却发现……
远方如此模糊……
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使得自己……
看不清前进的方向……
……






因为没有到开车的法定年龄,润不敢把车开到大道上去,只是在小路绕着开了一段时间,避开晚上巡逻的警察……离开了新宿,大约开到涉谷附近。
从昨天到现在,自己几乎没怎么休息过,而且,依然感觉自己浑身发烫……有些难以支撑自己,气息有些沉重,润拼命甩了甩自己已经开始有些不太清醒的脑袋,极力需要振作起来……

慢慢地把车停在了一家不起眼的旅馆门口……
不如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

“智,今天我们就住这里吧……”
旁边的人毫无反应,只是眼睛毫无焦距地睁着……

润看着这样的智,拼命搂过了他……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事的……”
不知是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声音中带了一丝紊乱……

从包里拿出了一件外套,披在了智的身上,然后帮他好好戴上了一顶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
轻轻地帮他收起了头发,宠溺地看了看他,直到整理好穿戴……
突然发现他竟然没有鞋子……可是,包里也没有备用的……
看着他有些沾满泥水的脚,快速下了车,跑到智的那头,轻轻地把他抱了出来……然后冒着雨快速地进入这间旅馆……

“我要一间房间。”

前台接待的老板娘看着这个满脸带伤的男孩,还有怀里一个毫无生气的少年,直觉得有些疑惑……
“请问这位先生有没有身份证?”
“……我……没有……”
“真是太抱歉了,我们这里需要……”
“拜托你了!请给我们一间房间吧!我不会惹出什么事端的,而且我可以加倍付钱,我们只是想休息一下,明天天亮便走!拜托……拜托了……”

身体的不适,加上智的分量,让自己有些不支,智有些挣扎着想下来,可是自己仍然紧紧地抱着,不愿意放下他……一直哀求着老板娘……

老板娘看着这个浓眉大眼的男孩,抵不住润的哀求,勉强给了他们一间房间,只是,要求他们明天一天亮便必须走人。


无论如何……暂时有了栖身之所……


把智放在床边,让他半靠在床头,然后把自己甩在床上……

好累……
头好晕……
好难受……

看着智依然毫无起色的样子,勉强支撑起自己,慢慢环抱住他的腰,头枕在他的胸口……
“智……没事了哦……没事了哦……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不用……”

触摸得到他的这份真实和温度让润深深呼出了一口气,之后,气息慢慢弱了下来,也许是自己放松了,也许是稍稍有些安心了……
于是,就这么垮倒在了智的身上,昏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智毫无反应的身体终于有了动作……
慢慢举起了手,放在了润的头上,轻微的摸着……


“你这是何必……何必……我不值得你这么对我……”



睡梦中,自己好像听到智对自己在说话……
可是怎么也听不清……
智……智……
手臂使劲楼了一下……
突然扑了一个空……

智!

润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
智已经不再旁边了……
润整个人紧张了起来,从床上跳了下来,到处寻找智……

浴室的流水声引起了他注意……

润猛得冲入了浴室,在一阵水汽中看到智正站在淋喷头下冲刷着自己,而且也没有脱衣服……
只是不停的冲刷着……

“智!你在干什么!”



“我……只是觉得自己……很肮脏……”浅浅的,轻轻的声音……

润一把将他拽进自己的怀里:“没有!不是的!你不是的!绝对不是!肯定不是!真的不是!不是……”
害怕地,不停地说着……

“松本润……你为什么……不恨我呢……”智慢慢推开润,看着他清澈的眼睛……润清澈的眼睛里滑落了清澈的泪滴,让他觉得非常的刺痛……

润看着他这样憔悴绝望的样子,心痛不已:“因为我爱你……我一直爱着你……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爱上你了……我想一直一直跟你在一起……”

润哭着,吐露了自己的爱,仿佛是终于释放了一样,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终于能对他说出自己满满的爱了……
尽管是这样的情况下……

智的嘴唇微微颤抖着……看着润……看着这个长相俊美的,表情忧郁的,本来说不定可以幸福的少年……因为自己的缘故……心伤而痛苦……

“我……不值得……”


“不!你值得!我只要你!我爱你!”润的眸色突然变深……

润突然抱住智的脑袋,按向了自己……
吻住了那个只要碰过便再也无法离开的嘴唇……
如同罂粟花般难以离开的艳丽和诱惑……

智一把推开润,离开了他几步……笑了笑,眼神黯淡:“这样的我,你也爱吗?”
一把扯开了自己湿漉的已经粘在身上的衣服……

润看着他的身体……
有些惊讶的看着他身上的那些令人刺目的烫伤的痕迹……
还有从胸口绵延至下腹的吻痕,咬伤和齿印……


智慢慢摊开自己的双手:“看……我的双手还沾满了罪恶……这样的我……你也爱吗?”

“还有……我跟他……他……翔……早就已经……那样……你也爱吗?”说到翔的时候,智的眼神突然躲闪了一下……


润看着他突然闪烁的眼神,冲了上去抱住他:“住口!不要说了!不要说!不要提到他!不要提到樱井翔!”
搂着智单薄的肩膀:“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就是你!我爱的就是你这个人!”

像是证明自己的誓言一样,捧着智狂躁的吻了起来,脸上一直绵延到身体……
手扯开了智的裤子上的扣子和拉链,随着手的动作,继续深入下去……

不能停止地……这是一种什么心情……润也糊涂了……
是妒忌……还是心疼……还是……对自己没自信……

突然需要靠索取来证明些什么……


智却站着,动也不动,任凭润在他身上做任何事情……

润吻到自己意乱情迷的时候,突然有一滴冰冷的东西落在了脸上……
润震动了一下,停止了自己对智的狂躁的攻击……



“智……你……哭了……”
“为什么要哭……”
“智……对不起……我……”
“我变得跟那些人一样了……”
“对不起……原谅我……原谅我……”



智脸上回复到之前的面无表情……泪也渐渐干了……

润沉默了下来,无措地站着,然后,有些懊恼地转身准备出去……




“可以哦……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

突然的轻轻的声音在润的背后响起……
润惊骇的回头,看着智……
智的表情毫无温度,毫无感情……
就像是一个冰冷的玩偶一样……

这样的他让自己感到伤心……
一直想拥有他,但是不想拥有这样的他……
这么自暴自弃的他……
不是因为爱他而跟他结合……
不是这样无所谓的态度……

润眼神直视着他,在一旁扯了一条大毛巾,走到智的跟前,替他擦拭着身体……
“智……我会等你的……等你真正爱上我的那天……”
轻柔的,一寸一寸……

最后,把毛巾绑在了智的腰间……

“我爱你。爱你的一切。也同样尊重你。总有一天,你也会真心地爱上我!”
润双手握着智的肩膀,用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看着智无神的眼睛起誓……

智看着这个明媚而坚强的少年……
有了一些动容……

只不过……
这些动容还不足以让他走出无边的黑暗……



润……真的……
跟他……
如此的不同……









好好休息一个晚上,果然对元气恢复有所帮助。

在清晨的时分,润背着包带着智快速离开了旅馆,智的脚上只穿着旅馆的一次性拖鞋。
没有再用那辆车了,毕竟没有驾照。

两个人头上都带着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一路上,顺便帮智买了一双跑鞋。

在新干线的月台上,看着密密麻麻的来往路线……



“智……你想去哪里……”
“我……随便……”
“哎?好像最快出发的首班是去名古屋啊!”
润侧着头想了一想:“不如我们去名古屋吧!好好去散个心!听说那里的和果子特别好吃呢!呵呵……”然后看着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智看着笑的无比灿烂而快乐的润,点了点头……

润牵起智的手,紧紧地握着,认真的看着智的眼睛:“走吧!”
“嗯。”

也许逃避也是一种幸福,智在心中默默这么想着……



之后,两个人去买了票,踏上了去名古屋的高速旅客列车……

随着子弹头的一声呼啸……

车尾瞬间化成了远方的一个黑点……






雨后的清晨显得有些虚幻……
空气清澈地微微带有香度……
昨夜留下的水汽慢慢浮起……
使周遭的一切仿佛看上去并不真实……

幸福,可以这么容易吗?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