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二十二章



“他怎么样了。”

“东山桑……少爷他……还是那样……”管家有些担忧的看着东山纪之,“而且,他也不肯吃东西……这……怎么是好啊!”

“放我出去!你们这些混蛋……让我见他!智!智……中川桑!放我出去……”房间里是不停的叫喊声,砸门的声音,器皿砸碎的声音,和踢打家具的声音……

东山沉默了一下,脸色一沉:“这时候还这么任性,真是太幼稚了!”口气十分不悦,带着一脸的恼怒,“不要放他出来,随便他!不要管他!”说完头便一回。

“可是……东山桑?东山桑……唉唉?……”
老管家有些无奈看着东山纪之离开……
唉……
只能深深地叹了口气……
孽缘……一切都是孽缘啊……





他竟然这样不成器!
东山纪之心里除了生气还有的是更多的忧虑!
樱井翔越是这种状态,对大野智来说,危险越多。
他若是不能振作起来的话……
大野智总有一天会因为他而被除掉的。





自己的周围已经一片破碎和狼藉……
破坏了一切可以破坏的东西……
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敲门……
门却纹丝不动,厚重的,坚硬的……
阻隔着所有一切。

智!智……
他现在怎么样了……
如果他出什么事情的话,我……

最后一眼看到智,他怎么也无法忘记他当时的表情,这么空洞,这么……
像是抽干了灵魂的傀儡一样!
后来,在那一声枪响以后,看到和也飞身挡了那一颗子弹……
……之后,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错了!
我真的大错特错了!
那一瞬间,中居举枪的那一瞬间,自己的心脏也差点要停止了……
突然意识到……
智可能会死掉!
他死了……
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一切都会完了……

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只要他没事的话……
只要他没事的话……
我绝对不会再强求他什么了。
我不会再伤害他了……
不会强迫他爱自己了……

哪怕……

让我放手……

靠着门,樱井翔安静了下来……
头依靠着门,
眼眸里是难以掩饰的痛楚……


你可以不爱我,
你可以怨恨我,
但是……

“智……只要你一切都好好的……我……一定会让你自由……”







医院里一间空荡的病房里,寂静一片……
只有心电图机滴滴答答的声音……
还有氧气罩中自己呼吸的声音……
证明着自己还没有挂掉的声音……

呵呵。

想死也死不成……
老天真是看我不顺眼啊……
连天堂和地狱都不肯收留我……

病床上一张稚嫩却惨白的面容微微地嘲笑了自己一下……

看着旁边输液器不停地滴着透明的液体……
想起当时润突然涌出的眼泪……
那是为我流的眼泪……
那一刻,他的心里终于不只有大野智了……
当时真的觉得……

无憾了……






“你醒了?”

和也看向了门口,扯出了一丝笑容,看着来人手上的一束红色康乃馨:“好美的花。”

“喜欢?”
“很久没有看到花的样子了……”
“康乃馨哦……”
“你是第一个送花给我的人。”
“呵呵,你是我第一个送花的人。”
“真荣幸……”
“看你还能开玩笑,估计你没事了吧……”
“有点沮丧呢……”
“嗯?”
“我这种人死了比较轻松呢……我很怕麻烦呢……”
“……”
“活着……很累呢……”
“……”
“……”



“……他们……会去哪里呢……
“不知道哦……”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没想过哦……”
“你不是恨他么?”
“我只是……想让真相大白,不想遮遮掩掩的过一生。”
“只是这样么?”
“我……不知道哦……我真的……已经不知道了……”
“……”
“樱井翔……他怎么样了……”
“那天后,我就没见过他了。”
“……”
“……”


“他……”
“时候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来者打断了和也关于樱井翔的话题,起身静悄悄的刚要出去……


和也看着那个落寞的身影……
忍不住喊了一声……


“雅纪。”
“……怎么?”
“不要太自责了。”
“你在说什么呢……呵呵……我哪有自责……你快休息吧……”



门缓缓的合上了……
“相叶雅纪!离开樱井翔吧……他不会给你幸福的……”
门咔的一声关闭了。



在门的缝隙处看到的是相叶雅纪失神的表情……


相叶起了几步,突然觉得脚步很沉重,侧靠在了墙边……

好像……
没有资格……
见他了……






和也看着合阖的门……
刚才……还想对他说些什么……
可……却如鲠在喉……


我们太过相似了……

唯一的不同就是——
我放手了。
你却没有。







爱知县的名古屋市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
市内绿荫夹道,鲜花吐芬,而且还是古迹的汇集之所。
靠海边的港湾温和而平和,因为地理位置,不受风浪的影响,令人觉得惬意而且悠扬……



“智!智!那里就是伊势湾哦!”润指着远处地势低的地方兴奋的大喊着……

松本润和大野智早已下了高速列车,在名古屋市内游荡着,其实不知该去哪里……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
润心底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旁边毫无表情的智……
勉强自己要显得兴奋又快乐,不可以让智觉得不安……

已经决定了……
要成为他的依靠了,不是吗!

“智!”润的手盖在大野智的头上,把帽子使劲压了一压,“智!我们去能看见大海的地方生活,好吗?”
“海?”
“嗯!一定很美哦!”润从背后环住智,头放在智的肩膀上,“每天看日月星移,看潮起潮落……一定很美好……哦!对了!我们还能出海钓鱼哦!一定很好玩!”



松本润笑着,说着自己脑海中那幅幸福的场面……如果能那样生活下去的话……
微笑着……看着那个平静的海湾……
……
突然间,润的神色有些黯淡……

我们真的可以这样幸福吗?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的幸福,真是是幸福吗?
没来由的……困惑……愧疚……涌上心头……




“好哦……能幸福吧?……我们……”
智望着远方,吐露的气音清淡而缓和……

润一下子从呆滞中醒了过来,收起了困惑的神色,再一次洋溢起阳光般的笑容:“嗯!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我……有资格……幸福吗?”气音中带了一种难以隐藏的绝望……

润慌乱的紧紧锁住智的身体……“可以的!我们会幸福!永远的!我保证……智!”

自己一直不停地向智保证着,同时也是对自己的保证……
除了这样……没有别的办法了……





在离伊势湾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套老式的和式房子,因为年久失修,而且已经长期没有人租,价格非常便宜,但是润还是多付了一倍的钱,对于他们这样在大人眼里还是孩子的少年来说……想要毫无打扰的生活,毕竟是需要花费的。

“那松本君,合同就在这里了,其他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可以打上面的电话……”
“好的。”
“你们两个……”房东有些担心的看着眼前这个孩子,还有那个毫无精神的坐在外檐平台上的少年,“不要给我惹出什么麻烦啊!”
“你放心吧!我们不会给你惹麻烦的!”润有些着急的保证着。
“如果惹出什么事情的话,请你们立刻搬走……”
房东看着多出一倍的钱,还是皱着眉头应允了……
离开的时候,润一直鞠躬,向房东表示感谢……

房东离开的那一刻,润终于松了一口气……
毕竟,终于有了自己临时的家了。



“智!”润兴奋地小跑到智的身边侧坐在智的旁边,“我们有家了哦!”
智依然看着远处,眼里印着蓝色的天空和海洋……

润看着智的眼睛,还有纤长的眼睫毛,有些出神:“智,你在想什么……”
“谢谢你……”

润把毛茸茸的脑袋放在智的腿上,眼睛晶晶亮地看着智:“Oにさん,我不要你的‘谢谢’,我只想要你的爱……”
“爱?……”智低眸看着一脸笑容的润,动了动嘴唇……然后没有继续下去……

润侧过身体,紧紧环住智的腰,脸埋在智的身体里,隔着衣服传出闷闷的声音:“对!你的爱……”
然后整个身体一使劲,把智侧压在榻榻米上,眼神深邃地看着智的眼睛……:“……只有你的爱”慢慢地,将头贴在智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我爱你……”

智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爱吗?
自己可以爱吗?
可以给别人爱吗?
我这种人……

不想再欠谁了……
自己亏欠别人太多太多了……
恐怕一生都无法偿还……
如今,还要再拖累一个吗?

好像……
已经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




“笃——”
“弦矶”里的显得有些不同往常……
庭院里洗手钵的竹头敲击的声音显得神秘而通幽……
喜多川桑慢慢捣鼓着自己新配制的茶品,旁边有个侍女伶弹着三味线,唱着些世态炎凉人间聚散的词句,衬托了当下这种令人齿冷的气氛……

“为什么不干掉他。”喜多川桑专心致志地做着茶道,仿佛不经意的脱口而出……
“他还是个孩子,所以我……”东山正跪当前,皱着眉头。
“哦?连你也会下不了手?”喜多川桑的这句话包含了怀疑,不信和讥讽,“你可是我手下中最心狠手辣的哦……”
“大野智已经跟一个叫松本润的孩子离开了。他们现在在名古屋生活。想必不会回来了。”
“这只是你的猜测。况且大野智的家人还在这里,他一定会拼了命找到大野智的,只要他存在的一天,他永远是樱井翔的弱点。”

“不如,让翔跟他永远不要再见面了。”
喜多川桑抬起了头,扬着眉看着东山纪之:“你做得到吗?”
“我……”
“如果让我知道他再跟樱井翔见面的话,那我会自己派人让他人间蒸发的。”
“有这个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当然有。留他到现在,我已经仁至义尽了。而樱井翔为他一次又一次陷入不必要的风波里,甚至还想牺牲樱井集团的利益,这就不能再容忍了!”
“确实如此,但是……”

“樱井集团的重要性你不是不知道,如今樱井翔是整个支撑樱井集团的重要枢纽,将来他也必定控制全局,这个孩子只要好好培养,将来一定是重要人物,而且……如今时局难测……必须要培养后继人来支持府内派别的经济大权。我对他的期望很高,也曾经跟他的父亲有过约定。我不会看着他因为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毁了自己,毁了我和他父亲辛辛苦苦布置的一切。也不会让他的父亲当年白白牺牲。”

东山纪之再也不能为那个孩子辩护些什么了……

这其中牵着的利益权重太多,樱井翔本身的就已经无法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了……
大野智根本无法跟随樱井翔的脚步而生活的,即便在一起,恐怕也……


东山离开的时候,眉头甚为纠结……
自己心狠手辣确实没错,但是对于那样一个孩子……实在是……
在回程的途中,拿出了手机,稍微犹豫了一会儿……

“喂。帮我找到大野智在名古屋的具体地址。好好监视他。别让他回东京。”

合上电话,长出了一口气。
我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


这些年在樱井翔旁边帮助他料理樱井集团,当然明白樱井君跟大野智的感情,虽然一直不说,但不是看不出来,可是……怎么说,都是不合适的。

照樱井翔的身份来看,只要还在老爷子的门下努力耕耘,将来必定是叱咤风云的人物,无论是商界,政界一定会有不凡的地位……
他应该到了合适的年纪,娶一个门当户对,甚至可以提升他地位和权利的女人结婚……
而不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且不说是否曾经杀过人……
最不能让俗世接受的是——同样还是个男孩子。
如果是普通人,这本来没什么……
但是如果是樱井翔,就是不可以。

势必……是没有好结果的。



老爷子其实说的很没错……
在这种危机四伏,敌我难分的环境下……
为了大家好,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时间长了,
一切都会淡去的……

但愿如此。






华灯初上。

东京的夜晚华丽,繁华,人潮熙攘……

远处的东京塔闪烁着美丽的光华……

在光华的背后……

是多少孤寂的灵魂呢?

只有天知道……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