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二十三章





名古屋。



碧海蓝天,阳光普照……
远离了城市喧嚣,漫步在这个如同世外桃源之中……
风中微微带着海水的咸味,远处飞翔的海鸟不时的啼鸣着
好久好久……没有闻到如此清新的味道了……
感受清风的抚摸,阳光的包裹,心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悸动……
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天堂也不过如此了吧……

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七八天了……
每晚还是被那些带血的梦魇所惊醒……
每次醒来,都是一身冷汗……
那些陌生的人,那些殷红的血……
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想着想着……眼神更加黯淡了……


突然,脸上一阵冰凉……
扭头一看,原来是润把一瓶罐装饮料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在想什么?”迎面而来的永远是润灿烂而美好的笑容……


“这里……好美……”避开了润灿若朝阳的笑脸,重新看向了海平线那端……
不能直视这样耀眼的人呢……
像是永远散发着光和热一样……

“你喜欢哦!喜欢就好了!呵呵……”润打开易拉罐,递了过来“给你!”

接过了润递来的饮料,又不禁对上那双明亮的眼眸……
“谢——”刚想开口对着这样全心全力对自己付出的润说“谢谢”……突然被润封住了嘴……手上的饮料因为他身体突然靠近,稍微撒了一些出来……

润只是蜻蜓点水一样吻了自己一下……

“不要说谢谢……你总是说谢谢……你要我……怎么做才好?”润年轻的脸上的纠结……只是一瞬间……然后,又笑了起来,脸上有些不自然……这几天来,智对自己说的最多的就是“谢谢”两个字,令自己觉得陌生而疏远……

“走吧!准备午餐去吧!”说完,润便拉着在自己的手走了……他走在前面,对着他的后脑勺,没有再看到他那张如同朝阳一样灿烂的笑脸了……

这样的话,反而能直视着他了……
这样逃避的生活,能这么下去吗?
……





始终没办法靠近他……
总是露出寂寞孤绝的神色……

一开始以为是他受到的刺激太大,一时接受不了……
可是,一个多礼拜了,他一点起色都没有,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他依然是冰冷的,疏离的,空洞的……
刚才买饮料的时候,自己在远处一直在端详着他,他的眼光既缥渺又决绝,仿佛二芒寒冰……
每次看到他这样的表情,总是觉得他会突然间消失……
然后便心慌意乱……

我该拿他怎么办?怎么才能让他的笑容重新回到他的脸上?
似乎……已经不敢奢望他为自己而展眉而微笑……
只要他重新能够快乐起来……
像当初的他一样……

牵拖着智的手……慢慢捏紧了……不敢松手……




午后的阳光开始变得有些灼热了……




“智!今天就做猪排咖喱饭吧!”
润卷起了袖子,把东西都张罗开来,很熟练地开始操作起来。
今天智难得呆在一旁看着,看着他麻利而熟练的动作……
“润,为什么你这么擅长料理。”
“嗯?”润边忙碌着边专注着食物,然后微微一笑,“因为没办法嘛……这些年都要自己照顾自己,不知不觉就什么都会了,以前——”
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失言,声音倏止……有些担忧的看向智……

智的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润……都是我害你的吧……”
“不是!我……”

“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人?”
“什么……样子?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啊……圆圆的脸……迷迷糊糊的样子……总爱发呆……但是笑起来也很温柔……什么事情都喜欢藏在心里呢……”润本来慌乱的声音,随着自己的回想,仿佛变成了喃喃自语……

“润……”打断了润的回想……“你答应过我的……”
智的眼光停留在他静止不动的动作上,看着那些被切到一半的土豆……“你答应过告诉我一切的……”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润挤出一丝笑容,眼神躲闪地看了看智,“饭……很快就要好了哦……一定……一定会很好吃哦!”

“润……我是怎么杀人的……”

“先填饱肚子比较重要吧……呵呵……”继续切着土豆……手却有些晃动……

“润。我……真的让你替我顶罪了吗……”

“不是的……不是的……大概……放一些生菜会更好吃吧……”

“润……”

“咚!”润双手重重的捶向桌子,传出了一声巨响……



房间里是难以抑制的沉默和压抑蔓延。



智默默地转身,离开了厨房……
润猛得抬头看着智离开的背影,身形动了一动,伸向空中的手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握成了拳头,垂了下来。

现在这样不好吗?
就现在这样,不行吗?



沉默地吃完了午餐。



智起身收拾了餐具,刚要拿去厨房,就被润夺了过去……径自去了厨房清洗……



润……你……
这些天来,润什么事情也不让自己做,一个人包揽了一切……

智看着润的背影,还有他毛茸茸的后脑勺,看着他忙碌的样子……

叹息。
是从心底发出的无声的叹息……



无所事事地坐在前檐平台上,发着呆,看着远方总是美丽的景色出神……

忽然腰上多出了一双手环绕——润没事的时候总是爱从背后抱着自己……然后把脸贴紧了自己的脸……一种温暖的感觉……

“智,你冷吗?你的手好冰……”
润双手交握住智的手,手臂用力了一下,把智环抱的更紧一些……

沉默了一会儿……

“刚才……对不起……”突然润松开了智,跳下前檐平台,站在下檐的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与坐着的智平视……


看着润脸色尴尬,有些撅着嘴,挠着脑袋不敢看自己……

智微微扬起了眉头,看着这样的润,眼神流露出温和……
“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既然你不让我说‘谢谢’,请你也不要说‘对不起’……”
说着的时候智是微微露出些笑容的,这让润有些欣喜……他笑了……虽然很轻微很轻微,但是!他笑了……
润随着智的笑容也笑了起来,跳着再度抱住了他,有些感动:“只要你没有生我的气就好了……”自己全心全意的努力……好像没有白费哦……

挽上润的胳膊,稍稍把他拉开些距离:“可是……润……我一定要面对过去的自己的,我……不想一直一直地逃避过去……”
润刚刚还喜悦的脸,瞬间又僵硬了起来,与智恳求的眼神对视……无法对这样的眼睛说“不”……

智看着已经望着他出神的润,轻轻拨开他落在眉间的刘海:“我……比你想象的……要坚强多了……”

润缓缓伸手抓住智抚着他头发的手,紧紧闭上眼睛,吻上他的手心:“我,答应你——不过,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情……”然后慢慢将智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处,“让我跟你一起面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让我在你身边一起面对……不要一个人承担……”

“你才是……不要总是一个人承担……润……”智的另一只手覆上了润捏着他的手……

“智!”润一脸惊喜……智……竟然在关心我!
“智!我想吻你……怎么办?”

这虽然是一句问句。但是润说完后,不等智如何反应,嘴唇马上就覆上智的嘴唇了……
深深地辗转着……像火一样……

一直都忍着……自己的渴望……
自从上次在旅馆,再也不敢对他做出冒犯的事情,不敢轻易碰触伤害他……

智的双手支撑着台檐上,支撑着润倾斜的身体……有些向后缩,身体有些颤抖……
润不让智躲闪他,手擎上智的后颈,压向自己,另一只手,按住智微微瑟缩的身体……

智感受到润情欲的气息……如此浓郁而沉重……再也支撑不住两个人的重量,倒在了前檐平台上……两个人就这么在台檐上纠缠着……
润没有闭上眼睛……眼色深沉……仿佛最深处燃烧着火焰一样……专注地看着智同样没有闭上的眼睛……那双让他迷恋的眼睛……迷恋的一切……
火一般的吻辗转进入智的颈项……欲望似乎要烧尽自己了……
好热……
手忍不住探进了智的衣服里……抚摸着……

突然——
润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好冷!
智的身体,好冷。

润抬起头,看着智,喘息着……

他又冷了……变冷了……
眼前的人表情不似刚才的温和,又开始变得冰冷而空洞了……

“智……”润看着已经面无表情的智,有些挫败的站了起来……站了一会儿……

然后,闷闷地冲向了浴室……
很久没有出来……
只有激流冲刷的声音……

智不紧不慢的起身,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回复之前的坐在前檐平台的姿势……
这样的身体……有什么好的?

我算什么?
我何德何能,得到别人的爱?
我已经没有任何资格了。


刚才,只是一瞬间,只有一瞬间……
好像,想起了一个不该想起的人了……
想起他悲伤绝望的表情……
想起他暴烈刺痛的表情……

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很久没看见他了……




“智……明天开始,我可能要去找工作了……”
不知过了多久……
润终于从浴室里出来,擦着半湿的头发,坐在了智的旁边,稍微隔开了些距离……

“工作?”

“我想自食其力,不想靠……和也的钱……”润低下了头,越说到后面,声音越无力……
“我跟你一起去吧……”智的头靠在旁边的柱子上,“我不想一直依赖你……”
润浑身僵了一下:“你……不想一直依赖我吗?”
“我刚刚不是说了么,不想你一个人承担一切,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你不是我的负担!”润看向智,声音里是有些火气的。
“润……我有手有脚,并不是一个废人……”智转头看着皱着眉头的润,“我们……今后就互相照顾吧……”
智的脸上有一种平静祥和的感觉……既不是刚才有些令人有些温暖的笑容,也不是前时冷冰冰的态度……说不清那是种什么……

“……互相照顾……”润咀嚼着智的这句话,再次欣喜起来,“智!你的意思是……”
看着这样喜怒形于色的单纯直接的少年,不禁有些怜爱:“……以后……多多关照了……”
润有些惊呆住了……第一次……这是第一次……智,承认了自己……
“嗯……”实在说不出什么了……只是感觉脸上烫烫的……嘴角的咸咸的泪水……心中涌动着幸福……
“你真的很爱哭鼻子……”智挪了过去,拭去他脸上的泪水……嘴角轻轻上扬……

这样就可以了吧……
这样就能回报你的爱了吧……
润……
我不想再多伤害一个人了……
如果可以的话……


润呆呆地看着智的浅笑,扑进他的怀里,像个小孩子一样放声大哭起来……仿佛要把心中一切的压抑发泄出来……
润终于清楚了……
有时候,
智是很倔强而坚强的。

也许,真正依赖的那个……
其实……是自己……

抱着这样看似坚强,其实却脆弱的润……
智的下巴放在了润的头上……
手摸着润软软的头发……安慰着……
随着他的颤抖而动……

慢慢的,收起了笑容……
该是准备接受过去的自己了……
我一定要面对一切……
面对所有被我伤害过的人……
还有……那个……
时不时,占领自己心志的人……





东京。



“这么些天,你算是冷静下来了吗?”
东山站在如同废墟的房间里,阴沉着脸,看着地上那个颓废消瘦的人……

“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平安。只要知道他平安……就好了……”地上的人,有些有气无力,眼睛失去了往日的神采……
“他现在很好,或许,也很幸福。”东山随便扯过来一张还算是完整的椅子,坐了下来。
“什么意思?”樱井翔有些疑惑的看着东山。
“他,应该没有像你爱他那样爱你吧……”东山冷静地看着樱井翔,“他现在跟那个叫松本润的一起生活,似乎过的还不错。”
“松本润?”微微眯起了眼睛,“……是他……总是他……”

拼命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冲向了东山,抓住他的肩膀:“告诉我他在哪里?我想见他!我要见他一面!”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东山有些愤怒地把樱井翔一甩……
由于这些天没有怎么进食,身体有些虚弱,一时不稳,樱井翔整个跌倒在了地上……

“刚才说知道他平安就好了!我告诉你他平安了!现在又想见他!如果让你见他!你是不是还要更过分?”
看着他双颊下陷……整个人消瘦了一圈,如此潦倒破败!根本不应该是“樱井翔”应该有的样子!

东山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正色道:“翔!我现在还能保得了他!如果你再这样堕落下去,迟早,你会后悔的!”
“后悔?”
“你忘记了喜多川様的话了吗?你想害死他吗?”

樱井翔的眼睛慢慢变得惊恐:“不!不想……可是……我也……”

东山慢慢踱步出去……“……知道自己所爱的人幸福着,不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了吗……”
东山纪之藏在阴影中的表情有些晦暗……
一种难以名状的伤感……
现在的樱井翔,恐怕就是过去的自己……
不想看着他这样下去……只会让彼此同样痛苦……
最后,造成无以挽回的悲剧。


“东山桑……我……我该怎么做呢……”
樱井翔觉得自己慢慢在跌入无边的黑暗……
自从失去了他,自从失去了见他的权利……
自己就一直跌啊跌啊……
已经看不清出口了……
无法让自己的悲伤沉淀,解脱……

东山纪之停在门口处,背对着他,用非常严肃的声音提醒着他:“变强。你只有一条路——让自己变强。”

然后,声音……脚步声一起消失在关门的那一刻。


变强?
如同傀儡的我能变强吗?
失去了他,我还能变强吗?

智,
我好想你……
好想见你……

知道你平安,可是心里依然失落,应该说,更加的失落了……

缓慢的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向一个已经破落的书桌……打开一边的抽屉,拿出一个小小的精致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样金属色的暗暗反着光芒的东西……

上面刻着“大野智”三个字……
这个就是当初樱井翔和大野智初初相见时的“信物”,对樱井翔来说,如同珍宝一样的东西——大野智身上的名牌……
一直一直保留着,保留在内心的最深处……连智都不知道的地方……
珍藏着,珍惜着……
在一处无人的角落,默默地隐藏了很多年……
自己的那个名牌,恐怕智那个总是稀里糊涂的家伙早就弄丢了吧……

“智。为了你……我会变强的。”看着名牌,开始不停地自言自语着……
“智,你现在很幸福吗?如果你幸福的话……我……可以……”
“不!不要……我不想放手……”
“可……我已经答应让你自由了……”
“不……我……”
“智……让我再见你一面……”
“让我确认你是否幸福着……”
“智……”

手不由地捏紧他的名牌……
仿若是他的替身一般……
双手紧紧地捏紧,靠在胸口……
心很痛……
胸口欲裂……
比当初你撞倒我还要疼痛……
无法遏制的痛苦……
是你名字烙刻在心脏上的痛苦……
却依然义无反顾地去接受这样的痛苦……

智……
我一定会让自己变强的。
变成一个真正可以保护你的强者。

黄昏的残阳如同注入了血色……
燃烧的红,映在樱井翔不再迟疑颓废的眼神里……

捏在手中的挚爱……
是自己坚强的理由。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