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二十四章



“我不会放过他的!该死的!竟然是‘弦矶’的人!”


松冈昌宏缓缓啜着威士忌。凌晨三点的时刻,站在一大片落地窗前,冷眼俯视着东京依然霓虹闪烁的繁华远景,听着房间里另一个人发狂似的喊叫……

酒店内装修奢华大气,灯光昏暗,在这样的房间里,极不合衬的是房间里一个已经愤怒到极点的人。
松冈昌宏只是看着窗外,眼睛里只有对世事的嘲笑,然后轻轻扬了一下眉:“中居君,这次……看来真的是小看樱井翔这小子了。”

床上坐的是在乱枪混战中逃走的中居正广,一脸的狼狈不堪,手臂上还包扎着枪伤后的绷带。
“没想到喜多川那个老家伙的竟然就是幕后操纵樱井集团的人!”

“呵呵……也好,这次除了魁组挂了些兄弟以外,还有把‘Moon Light’暴露了,其他也没损失什么,何况——”松冈转身,隔着酒杯看着一脸恼怒的中居,十分笃定,“何况……至少知道我们真正要对付的是谁了。”

“要跟‘弦矶’为敌吗?现在的我们根本不是‘弦矶’的对手。”中居有些疑惑的看着松冈总是冷静城府的表情。

“你以为喜多川还能只手遮天几年?如今鹰派当道,保守派地位连年下滑,政界动荡,无论樱井集团的财力有多雄厚,失去了政要的支持,一切都是空!且不说他已经下台多年,政府里对他不满的人也不在少数……哼,势力这种东西,人不在其职,始终不得要领!”

“但是凭我们现在,绝对是撼不动他的地位的,况且,他还有黑道上的支持。”

“说这些丧气话有什么用。老家伙毕竟是老了,他在黑道上的那套东西早就过时了……”
松冈冷厉的眼眸似乎要穿透手中的玻璃杯似的……
“你也不想想,那些黑道上那些大的帮派的头目几乎都是些老不死的,他们那些手下,我早就笼络了一些了,过些年头,新旧更替,谁还会听命喜多川那个老家伙?他还妄想培养樱井翔做接班人……哼……恐怕,他是没办法活着看到樱井翔接他的位置了。”

松冈走到室内的一个小型吧台,倒了一杯酒,慢慢走到中居的面前,递了过去……
“中居君,这次我们不算失手,至少跟对方打了个平手……而且,这本来也只是一场假戏而已……”

“说到樱井翔……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在意那个叫什么智的小子。”中居接过了递来的酒一饮而尽……不由得想起当时樱井翔几乎痛不欲生的眼神。

“估计喜多川那个老头肯定要气疯了吧……为了一个这么无足轻重的人,甚至想要用樱井集团的利益来交换。像这样的人,怎么能真正爬到顶峰呢?”松冈眯起眼睛,晃动手中金黄色的液体,看着他们在杯壁上留下些痕迹然后又消失……

松冈再一次回到了落地窗前,望着自己脚下的一切……

那个需要用无数前赴后继的牺牲者作踏脚石的顶峰……
那个需要摒弃自己所有的感情和羁绊才能站起来俯瞰全世界的顶峰……

樱井翔?
只要他还有弱点……
他永远也无法到达这个无上的境界。
只有握住了他的弱点……
最后登顶的人,才会是我!
我要毁掉樱井集团的一切……
如同樱井家曾经毁掉我的一切一样……



“中居君。你最近就休息几天吧。以后还是有你忙的了。”

“你的意思是……”

“我要你调查樱井翔在意的那个人,所有关于他的一切。”

“你想利用他打击樱井翔吗?那个小子他……”中居歪了歪头,想起了那个少年倔强不屈的眼神……

松冈半侧过身,扬起一边的嘴角,笑的暧昧:“凭你这种个性,想必你早就上过他了吧,怎么?舍不得了?”

话语里的嘲弄让中居十分恼怒:“我只是想提醒你,那个小子没这么容易摆布!”想到当初他狠狠咬了自己一口,嘴角的疼痛犹在,当时自己根本没爽到,就被他灭了情绪!

“哦?我只是难得好心一下想救他一条小命啊,喜多川那个老家伙,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他要是死了,我们拿什么跟樱井翔和老家伙玩儿啊?何况,在樱井集团内部也早就安插了不少眼线和手下……我们要好好地把这出戏唱下去……哈哈……”

中居看着松冈表情里的玩味,显得阴森而危险……
这个人比自己要阴险多了,如果不是有着共同的目的……
或者说,还好,不是这个人的敌人。







“少爷,去学校还是……”
“去公司。”毫无情绪的声音从后座位响起。

樱井翔让自己陷在宾士的后座里……
没有他的学校根本没有了去的价值,本来就没必要上日本的高中,那种程度的教育水平根本已经没有必要学下去了……

看着后视镜中的憔悴的少爷……不管怎么样,今天总算吃早餐了,而且也把自己整理了一番,看来,少爷终究还是振作起来了啊……
虽然人还是看上去非常的没精神……


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好久不来了……
好像多了一丝陌生感,想到当初自己怎么从这里冲了出去,还有之后发生的一切,仿佛如同做了一场噩梦一样……如此没有真实感……
举起自己的双手,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
这双手,好像什么也握不住。
双手交合,捏住,捏到手指泛白,捏到感觉到了疼痛……


“樱井君。”
进门处,东山纪之一副非常公式化的样子轻敲着门,手上捧着许多文件夹和报表。这才打断了樱井翔的独处的世界……

东山把几乎像一座小山一样的文件放在樱井翔的面前:“你也差不多该学习掌握公司事务的时候,虽然以前多多少少也教过你……现在该你自己去实践领会了。就从这些文件开始吧。”

“我……怎么样才能……见他一面……”樱井看着面前一堆黑压压的文件,眼神黯淡。

“樱井翔!你现在的心思不该在放在他身上了。”东山冷淡的看着樱井,“是你昨天晚上打电话说要让我把你变得更强的,不是坐在这里装装你总裁的样子就能变强的。”

樱井翔眼神不似刚才的纠结了,似乎变得犀利了一些:“我要做到什么地步,你告诉我!”

“这个。”东山随手一抽一个厚厚的文件,“这个案子在三个月后去竞争一块地皮,要探知掌握外国市场,也要了解竞争对手的来路,还要计算合理成本与利益得失,这必须你一个人单独完成,你必须在三个月内完成,只要案子成功,我就让你见他一面。”

樱井翔接过了东山手上的那个文件夹,不停地浏览着:“这……这个是新桥的社区改造商区计划?”

“没错,现在有三个对手在跟我们抢这个计划,是一个与国外合作建造的国际化商业区,资料都在里面,其他的,都必须你自己争取了,至于权利和资源方面,我会给你很大的弹性,这个你不用担心。”

“只要这个案子成功……我就能见他了吗?”樱井翔看着手中的文件上密密麻麻的数据……

东山还是皱了皱眉头,他真是固执:“没错。”

樱井翔如同鹰隼一样的眼睛盯着东山直视道:“我接受。”
说完,便埋头于工作之中……


东山看了一眼他,接着便出去了……
不知许下这样的承诺是不是有点……
若是被老爷子知道了,就……
可是他能成功吗?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才三个月而已……
时间太仓促了。

其实这个计划志在必得。
方案早就做好了……
算是测试翔的能力吧……
不知如今的他能做到什么地步。

还有,关于他出国留学的事情,老爷子已经一再叮嘱了……
可是,现在的他,绝对不会就此离开日本的。
虽然老爷子说哪怕是绑起来,也要送到国外深造。

像老爷子说的那样,杀了大野智??
但这也绝对不是上策……
也许见一面也是好的吧……
见一面,让他死心。
可怎么让他死心呢?
不如……

这件事情,要好好斟酌一下……






风和日丽的情况下似乎最适合出海呢。润看着智一脸高兴的样子,自己也跟着快乐起来。
在船上的工作其实很耗费体力,完全靠体能来支撑的。
但是好不容易找到的零工,还是让润雀跃不已。
在这里生活了将近大半个月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现在这份临时的工作……
毕竟……终于可以自力更生了……



“喂!松本君!别发愣!你那边的网可以收了!”在一旁叫喊的是雇了他们的浜口大叔,浜口大叔大约五十岁左右,是个非常亲切的长辈,“大野君,你过去帮松本君一起拉吧!”
润使出了浑身的劲也没有拉动多少这结实又沉重的大网,智匆匆过去抓住润那头的绳子,跟着一起拉……
即便是两个人同时用力,也相当勉强,浜口大叔也放下手中的活儿,赶了过去。浜口大叔一使劲,整个大网都被拖上来了
网上活蹦乱跳着很多鱼,大多数是鲈鱼……
“看来今天跟鲈鱼比较有缘分啊!”浜口大叔咧开嘴一笑,特有的渔民的爽朗特征。

在渔船上忙忙碌碌了一个早上,中午随便吃了一点,继续干活,直到不停地干到了下午将近四点,终于把一天的活差不多干完了……之后,润和智都有些体力不支的躺在甲板上……

“哎呀,年轻人缺乏锻炼啊!”浜口大叔从船舱中出来,笑呵呵地说,“过段时间你们就习惯了哦!来!快来!吃点新鲜的鱼吧!”
浜口大叔从装鱼的桶里左看右看,挑了一条身体很肥的鲈鱼,扔在了甲板上,然后随便搭起了一个简易的台子,拎起那条还活蹦乱跳的鱼就开始操作起来了……
很快的,一盘刺身就简单的做好了……看着那两个少年有些不好意思,走过去拉了他们就过来……

“呵呵,别不好意思!爽快点!吃的时候也会快乐!”

润看着总是笑口常开的浜口大叔,眼神里有一些羡慕:“浜口桑,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幸福的表情呢?”

“我?哈哈……因为我是大海之子啊,哈哈哈哈哈……”浜口大叔的眼睛转而望向清澈可人的海水,变得迷恋而深沉,“大海真的是很奇妙哦,人生啊,多多少少有些不快乐的事情,我也一样哦,但是每次只要跟大海,还有这些鱼群在一起,撒饵,聚鱼,看鱼,看海,仿佛就能忘记一切呢……虽然这个是我的工作,但是,这份工作带给我很多乐趣,也治愈我很多哦!”

浜口大叔慢慢起身,靠在渔船的边缘上:“大海有无限包容的胸怀,一切的纷争和困扰,在大海面前其实真的很渺小呢!我们靠海为生,依海而存,海洋就像是自己的母亲一样……海的魅力,作为渔人的我们真是说也说不清楚呢……”

智看着浜口大叔幸福的面容,不禁莞尔……如果痛苦也能随着这一望无际的大海而消逝就好了,恐怕,这是永远也无法企及的事情吧……

润看着智淡淡的微笑中难以化解的哀愁……用力的握住智的手,似乎想用手心传递一些安全感……

“你们都还是孩子啊……应该是上学的年纪吧……”浜口大叔之前就想问了,因为刚才正好缺人手,也没多问就让他们暂时上船帮忙,“这样就出来做临时工了?父母应该会担心的吧……”

“我们……”润有些不知怎么回答……
“想像浜口桑一样,找到自己的幸福。”智远眺着大海,淡淡的说。



浜口大叔看着这两个年纪不大,却感觉沧桑的少年,尤其是大野君,有一种说不出的绝望感,这根本不应该是他们这样的孩子应该有的感觉……

“呵呵……你们还年轻,幸福这个东西,其实随时都在身边,就看自己怎么看了……”浜口大叔大叔看着神色飘渺的智意味深长的说了这样一句……智的眉头只是动了一动,没再说什么了……

之后浜口大叔也不再多问什么,他们一定有自己不为人知也不愿倾诉给外人的烦恼吧……

唉……年轻人啊……
真的是还太年轻了啊!





离开的时候,浜口大叔决定继续雇佣他们一段时间,虽然现在并不是捕鱼的繁忙时节,但是还是想多帮助这两个孩子一把……
毕竟这样年纪的孩子在这里找工作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在离开的时候,浜口大叔除了给了工钱,还送了几条肥大的鲈鱼和一些扇贝。

一路上润都非常高兴:“智,浜口桑真的是个好人呢!”
“嗯。”
“看来我们这段时间生活都有着落了。”
“嗯。”
“还有还有!你看到没有!那么多鱼哦!我这辈子可是第一次看到!”
“是啊。”
“智……”
“嗯?”
润一下子挂在智的身上:“你不要敷衍我嘛!”
智被他挂着的胳膊一压,问题是他手里还有很重的鱼,整个吊在了自己身上:“我没有哦,还有,你好重啊!”
润撅着嘴,动也不动,甚至整个身体趴了上去耍赖……
“喂!你弄的我浑身鱼腥味啦!”
“嗯。我喜欢。”润就是不下来……
智趁他放松,身体一躲……润一时没了支撑,差点跌倒,样子特别滑稽……
智看着润可笑的姿势,连忙多跑了几步……露齿一笑……“笨蛋哦……”
“智!你等着……”润嘴一撇,马上就追了过去……

智,我就是要闹你……
让你没有空想一些不该想的事情……
只要你真心的快乐,
这样对我来说,
就是幸福了……

润,谢谢你总是照顾我……
虽然你不让我对你说“谢谢”……
但是我真的很感激你……
想报答你……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追逐着,在海堤上……
西斜的阳光照射出了两条长长的影子……

海鸟在天空总是盘旋着……
俯瞰地上的一切……

可从不知道。
人间的喜怒哀乐。




晚餐过后,智总爱躺在前檐平台上看星星……
只有这样清澈无尘的地方,才能看到东京根本看不到的星空吧……
空气依然清新怡然……
这里,美好的让人感觉恐惧……
太过美好了吗?
让自己觉得有些不配呆在这里……

“智!”润用手覆盖住智的眼睛……“不要,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
拉下润覆盖自己眼睛的手,扬起眉头看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
“什么表情?”
“让我心痛的表情……”说完,便覆上了自己的吻,轻轻的……

好像润已经习惯这么吻自己了呢?
自己也并不反抗,原因呢?
从雨中相遇到现在,都无法强硬的拒绝这个孩子呢……
尽管对他的记忆如此模糊,甚至根本没有……
可为什么,独独把他给忘记了呢?
过去如同阴影一样环绕……
剩下的只有片段和不连贯的影象……
和美,翔,自己……
多多少少都还有记忆……
只有他,完全忘记跟他所有的交集……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跟我说些以前的事情吧……”
“智……”润躺在他的身边……“你想知道什么呢?”
“什么都可以……”
“告诉你我们怎么相遇的吧……”
“嗯。”
“我当时真的很崇拜你哦,你是我的保护神呢……”
“保护神?呵呵,现在好像都是你在保护我……反过来了呢……”

润突然支起了自己的头,看着智的侧面:“那时我经常被很多不良少年欺负,你救我的时候,相当漂亮潇洒呢,而且还有东西留在我这里呢!我一直保留着哦!”
“东西?”当智转头看向润的时候,脸上被一块柔软的布罩住了……

润将当初他们相遇时,智送他的手帕盖在了智的脸上……
“哦!对了!你知道吗!我们认识的那天是情人节哦!我们离开的那天也是情人节呢,是不是很巧?!”

智伸手拿起了脸上的手帕……这个带着绣花的,微微皱褶的……
好熟悉的感觉啊……手帕的一端还写着歪歪扭扭的“SATOSHI”几个字
“我一直都留着哦,保留的好好的……”只是没想到,和也把这个也塞进包里了……想起和也……突然沉默不语了……

“疼……”智突然觉得脑子里有什么神经在拉扯……不禁让他觉得难受……
“智!你怎么了!”润看到突然抱着头颤抖的智手足无措,“智!你不要吓我!你怎么了!怎么了!”
润慌乱地抱着智……只能紧紧地抱着他……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智慢慢隔开自己与润的距离,呼吸有些急促:“润,我没事了……”
好像已经痛了几次了……
自从知道自己过去的只字片语中……就开始了……
每次都是一瞬间……
但每次都很剧烈……

看着润担心的表情……
微微笑了笑……
“可能今天太累了吧……”
“那你明天不要去工作了!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不!不行!我想去!”
“可是你……”
“我很喜欢出海钓鱼哦!明天还想请浜口桑教我钓鱼呢!”
“真的……没关系?”
露出自认为最让润放心的笑容:“没关系哦。”这样,就行了吧。

润依然有些担忧,但是无法抗拒这样的笑容。

润把智扶回了房间……
关上了和门……

夜晚的风不似白天……
有些凉……

虽然纬度靠近赤道……
名古屋的温差还是让人感觉很明显……

好像……

马上就是白色情人节了……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