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二十五章



已经快一个月了……
三月的东京依然有些寒冷,时不时还会下雨……
差不多也该是赏樱的时节了……

樱井翔翻着一大堆资料,样子十分邋遢。领带被扯得歪歪扭扭,衬衫扣子开了两个,袖子高卷,头发也凌乱了,强撑着疲惫的面容继续研究着手上的数据……
顺手拿起手边的咖啡杯,这才发现,已经空了很久了……
把自己甩在椅子里,手使劲揉着已经困倦的脸……稍微闭目养神了一会儿,也只是一会儿,马上又强迫自己振作起精神来……

好像,都把办公室当家了……
不想用三个月,三个月太久了……
不能允许自己用三个月!
无法想象需要三个月后才能看到你……
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久……

在自己不眠不休的努力下,计划书几乎已经完成了大半……
也许,不用一个月,就能完成……

“樱井君,不要逼得自己太紧了,垮了怎么办?”进来的是东山纪之,“晚上还有个高层会议要开,先休息几个小时吧。”
东山看着邋遢疲惫的樱井翔,有些不忍。

樱井翔的能力确实惊人,也难怪老爷子对他期望颇深……
本来这份计划书在策划部门已经有了一份,当时整个部门的人几乎用了五个多月才草拟出来……
而樱井翔一个人对着这些数据和资料,竟然能在一个月内建立初稿……
顺手拿起一部分已经打印出来的稿件……确实是很详尽的一份计划书……几乎毫无破绽……

“能不去吗?反正我也只是个旁听的。”樱井翔没有抬头,边看文件边往电脑里输入一些数据。

“不可以。会议也是学习的一个部分。”

东山走到电话前按了一个键,“给总裁送杯咖啡。”
随即进来一位小姐,放下一杯咖啡,然后便出去了。

“还有,今天晚上老爷子要见你。”
“什么事?”樱井翔终于抬头了,神色警惕。
“去了你就知道了。”
东山看着樱井翔紧张的表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自己估摸着也猜到了老爷子要对他说什么,该来的总要来,樱井翔的命运如今并不在他的手中……

当东山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差点忘记告诉你了……那个叫二宫和也的今天差不多要出院了。”

樱井翔听到二宫和也的名字,怔忡了一下,眼神放在了不知名的地方,表情难测……
东山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离开了。

不一会儿,樱井翔从自己的办公室也冲了出来,边走边匆忙地穿着外套,对着手机说道:“帮我准备车。”





没想到竟然在医院里住了将近一个月!
这期间只有相叶雅纪和另一个不知名的大约三十左右的男人看过自己。
那个男人应该是樱井翔的人吧。
自己也算是樱井翔的仇人,没想到受到这里一个多月的照顾,是不是自己该感激涕零一下?
自嘲地挠了挠头……

想到雅纪……
虽然他前段时间经常来看自己……
但是最近……
应该说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他人了。
去哪里了呢?
电话也根本打不通。

他最后来看望自己的时候带来的花到现在也没换过……
也不让护士小姐扔掉……

那些康乃馨……
他总是喜欢带来那些米红色的康乃馨……
什么意思呢?

那些已经枯萎的曾经的娇嫩……
如今破落地垂在那里……
在枯萎前,似乎自己看到了它们狂死前的挣扎……
似是哀号,似是控诉。
自己却无能为力……
只是不停地换水延续它苟延残喘的凋零……
如同他逐渐枯萎的灵魂……
该怎么让他振作呢?抑或是沉沦?

早些日子,其实自己就能下床了。
医院真的是个很奇妙的地方。
这里包含了生,包含了死……
既是天堂,又宛如地狱……
既能看到新生的喜悦,也能感受死亡的恐惧……
在医院的走廊散步时,那些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来来去去的人们,来来去去的面孔……
那些求生的面孔,那些无奈的命运……
突然自己意识到些什么了……
说不清的……
或许就是润曾经说的……
想要获得幸福。

自己其实是幸运的,不是吗?
还能活着,还有机会感受到活着的一切,即便是痛苦。

突然想要在这短暂而痛苦的人生中寻找一丝属于自己的幸福。

也许这,才是自己真正需要活下去的目标吧。

已经不想恨下去了,已经……很累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拿了一个医院提供的小包,稍微整理了一下,正准备出门。
还没想好下一步干什么,去哪里,只是……先离开这里吧……
也许,重新开始,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和也正思考自己下一步的时候,突然门口冲进来一个人。
嗯?樱井翔?

和也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看着门口喘着气的人……
他可真是憔悴啊,与过去的他相距甚远……

“他们在哪里?你一定知道!”
樱井翔一进门就看到正准备离开的二宫和也,隔着一张病床的距离,向他质问着。

“他们?”和也淡淡的问了一句不算是问句的问句。
“松本润和……智……”樱井翔有些窘迫,心里是不安的……
“我不知道哦。”和也微微垂了眼眸,想起了润离开时望着他的那双痛苦的眼神……他……现在好吗?
“你一定知道!告诉我!只有你能告诉我了……”双手支撑在床上,口气是急迫的,但却带了一丝恳求……
“我真的……不知道。”和也看向樱井翔,眼睛不眨的,断了樱井最后一丝希望……

翔慢慢直起身子,双肩有些垮着,垂着头,一动也不动……

“如果你着急的话,是不是该更早些来质问我呢?尽管,我确实不知道他们的下落……”和也挎上自己的小包,走到樱井翔的旁边,“你想知道的话,凭你的势力,你会找不到他们吗?”

和也冷淡平静的话对樱井翔来说,如同巨大的讽刺……
如果自己能这么轻易的动用自己所谓的“势力”,今天还会站在这里恳求他吗?
樱井翔只是看着地板,转身便走……什么也不说的……

“你不问问相叶雅纪的下落吗?”和也清冷的声音在樱井翔有些落垮的背影后响起……
樱井翔楞了一下……停在了当场……看不清的复杂表情……
雅纪……确实……很久没有看到他了……
我该拿他怎么办呢?
心中的纷乱一时难以理清……
其实在逃避吗?
现在这样,不是最好的吗?
雅纪,你也清楚的吧……




离开,逃也似的离开……
只是樱井翔留给和也的最后印象……




和也一贯地冷淡表情……
最后看了看这间房间,然后也离开了……
忽然,又奔了回来,拿起那些已经枯萎的花……

缓缓地……单薄的身影……
消失在走廊的转角处……




樱井翔失神地坐进了车里,没有选择了……
完全的,没有了……








“啊!终于干完了!”把船靠进了港口,润伸了一个懒腰,朝天空大喊了一声。
“呵呵,辛苦了辛苦了!”滨口大叔像往常一样招呼着他们过来,“来来,今天来尝尝鳕鱼!”
“哈哈,太好了!”润拉着智就坐在了滨口大叔的身旁,看他处理肉质白细鲜嫩的鳕鱼。

三个人就开始在甲板上大快朵颐起来,期间笑声,闹声不断……
跟滨口大叔相处的时候,总是最快乐的时候,虽然工作辛苦,但是每次工作完,那种满足感和充实感真的是无与伦比的。

滨口大叔吃完以后闷了一口清酒,拿起了手旁的一份报纸看了起来,而且还喜欢跟他们讨论社会新闻什么的,这是他每次工作完必做的休闲活动……

“哎呀,你们看看现在的日本,整天曝光什么贿赂啦,私斗啦,哎……好好过日子不是很好嘛!”

润只是笑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自己在“Moon Light”呆了一段不短的日子,当然明白这些所谓阴暗的东西,这些事情不是自己这种平凡人可以去插手的……不过当做茶余饭后的资谈来听听罢了……

“你们看看,竟然又要改内阁了!哎,这些官员斗来斗去的干什么,不如好好把日本发展好,让大家都更幸福,这才对啊!”

智只是一旁微微笑着,静静地听着,这些事情……对他而言……如同另一个世界一样……

滨口大叔就这么唠唠叨叨地评论着报纸的内容,顺便跟他们拉了拉家常……

忽然……滨口大叔指着报纸激动起来……

“哎呀!真是不得了!这么小的年纪竟然是那个大企业的总裁,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滨口大叔指着报纸上的照片给他们两个人,“说是要竞争哪里的商业圈什么的……是……樱……井……什么的……啊!是樱井集团,名字叫……樱井……翔……难道是天才不成,还没二十岁呐!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自顾自的看着报纸惊讶着,完全没注意到身边的两个少年完全愣住的样子……

智只是抽动了一下眉毛而已,如同往日发呆的样子,只是眼神变得有些迷离……
翔……从别人的嘴里听到翔的名字,感觉……有些陌生……

润显得更加惊恐一些,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抢走滨口大叔手里的报纸,手有些发抖的攥着报纸,看着那篇关于樱井翔的报道,看着樱井翔的照片,果然是他!
一副大企业总裁的样子,还是那样的高不可攀的傲慢……

看了看旁边不为所动的智,然而,眼神却……
刚才还微笑的样子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这样缥缈的表情……
手越来越用力攥着,几乎要把报纸扯烂……

“松本君,你这是……”滨口大叔十分不解润的行为……


润脸色阴晴不定,站了一会儿,猛得把报纸揉成一团,往旁边一扔,便沉默地下了船……
没有任何说明,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拉着智一起走,只是独自离开了……
带着怒气的……快步的……回家了。




当智回家的时候,头先往房间里望了一下,看见润一个人背对着进口坐在榻榻上……旁边开了一罐啤酒……
“润,你刚才对滨口桑太失礼了哦……”智的声音软软的,懒洋洋的……
润沉默着,什么也不说……

智进了厨房,把手里的东西一放,开始做起了料理:“今天破个例吧,润,让我来做今天的晚餐吧……”
身后没有任何回应。

“你别看我这样,其实很多事情我都会做哦……我做的东西也很好吃的哦……最近一直跟滨口桑学,料理鱼应该也是没什么问题的……呵呵……”

“你今天难得说这么多话。”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十分不悦。
智转身想对润再说些什么,突然惊了一下……
没想到正面对上了润的脸……
润就在站自己身后,距离贴的很近。

“我……只是……”智没办法看着润直视他的眼睛,眼神飘离开来……

“只是什么?平时我怎么跟你讲话,你都不会跟我多说什么,今天只是听到了‘樱井翔’三个字,就能说出这么多话吗?”润一口气发泄了出来,非常的不爽。

智重新看向润那张气呼呼的脸:“我只是……不想让你不开心……”然后又转回身继续弄着料理,“润……你太介意他了……其实,没有这个必要。”

“我当然介意他!其实你也是很介意他的吧!”润扳过智的身体,死死地扣住他的肩膀,“不……你其实是爱着他的吧,只要是跟他有关,你都会不对劲!”

“润……”智的眉头有些纠结,看着这样有些失控的润,手攀上他的胳膊,希望他冷静一点……“你不要这样……我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看着智又开始迷离的眼神,润更加的无法容忍……
不要!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我受不了……

润奋力甩开了智攀上自己胳膊的手,有些难以控制:“怎么会没有关系?怎么能没有关系呢!你们连床都上过了……能没有关系吗?”


此话一出,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凝结住了……
冷硬的,刺骨的寒冷……
沉寂……

“绷”的……
好像有什么一直小心翼翼维系的东西被扯断了……
彼此介意的东西,在意的东西,突然暴露在两个人的面前……

还是会彼此伤害吗?
只要有我的地方,就会彼此伤害吗?
智看着面前已经呆愣的润,嘴唇有些颤抖……
有些站立不稳地走出了厨房,往门口走去……
……脑子一片空白……



刚要接近门口,突然从背后被紧紧抱住……
“不要走!不要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是润。
润从身后猛得把自己抱住……


智无力地跪倒在地上,润也跟着他一起半跪在地上……
“智!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原谅我!”

润瑟缩着,害怕着,只能拼命抱着智来确认他还在自己的身边……
刚才自己大脑发热,口不择言了……
看到刚才脸色煞白的智,才发现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
虽然后悔莫及,可是刚才自己真的是很心痛,不能接受智的心里还在思念他……

“智……原谅我……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是妒忌他……我真的很妒忌他……我真的很痛苦……真的……求求你……不要再让我痛苦了……忘了他吧……忘了樱井翔吧……”

润不停呓语着……智感觉自己肩头湿了一片……

好像……曾经翔也这样过……恳求自己原谅他的所作所为……
结果却……却是另一次的伤害……



“润……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无力改变些什么……”
“我不是要你改变些什么,我只是……害怕失去你……”
“润,你应该明白的……现在的我,只想跟你一起创造未来……”
“……智……”

智缓缓回过头,看着已经满脸泪痕的润,他的眼睛里还蕴含着一滴泪,轻轻地,吻上了他的眼睛,含去了那滴还未成型的泪珠……

“润……”露出让润最安心的笑容,把他拥在自己的怀里,“对我……信任一些吧……”
润紧紧搂住智的腰,沉溺在智的温柔里……

“嗯。”

润……
看着这样浑身发抖的少年……
抱紧了他……
我……不能离开他……
我……不能再伤害他……
这样为我抛弃一切的人……
我不能。

智的眉头在润看不到的时候,有些纠结起来,尽量让自己不去思考一些事情,一些人,特别是已经决定不再见面的人……
我会好好的面对自己的过去,自己的人生……
但……永远不会再去面对他……
不想再面对他……
不能深究这里面的原因……
怕多想了……
自己会……

现在,已经很好了。
不是吗。




之后,两人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只是永远都有一个忌讳的名字……
或者说,一直都有这么一个忌讳的名字存在……





一天,午阳正浓……


“智!智!”
润在房间里找了一圈都没有看见智的影子……

“润,我在这里……”

润侧过身,便看见智在院子里晾衣服……
阳光把智镶了一圈金灿灿的光芒……
由于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出海……
自己跟智都黑了,也粗糙很多……
但是眼前正在晾衣服的他,还是显得如此柔美……
也许自己怎么看,他总是最好的吧……
像是欣赏美好的画作一样,坐在了前檐平台上,手肘搁在自己的膝盖上,支撑自己的头,眼睛不眨的笑眯眯地望着智……

“在看什么!也不来帮忙……”智瞥了一眼润笑吟吟的样子。

润走到智的面前,隔着一件衣服,看着智忙碌的样子:“我喜欢看你!”
智只是笑着……
润对着这样的笑容出神……

智扬着眉头催醒这个已经呆滞的人:“喂……你刚才是不是有事情跟我说啊!”

“哦,对了!差点忘记了!”润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地宣传单,“这个是滨口桑给我的!是白色情人节的庙会哦!我们一起去玩吧!”

“这里春天也有庙会的吗?真少见呢!”智依然忙着手上的事情。

“你去不去啦……”润从衣服下钻了过去,站到智的面前,抓住他忙碌的两只手,把他手里还拿着的衣服往盆里一扔……

“去啦去啦!真是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我不是小孩子啦!”润撅着嘴,脸沉下来……
“……”
“智!”
“好啦!你不是啦!”真是被他闹的没想法了……
“你太敷衍了啦!”
“你还想怎么样啊!”
“我是个男人哦!”润挺了挺胸肌……
智看着他装大人的样子,“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不准笑我!”润一脸尴尬……
“好好……呵呵……”
“你看!你还笑!”
“我知道啦!”
……



这样惬意的阳光下……
还有两个不停咋呼的人……



阳光的温度是无限的……
人却无法拥有无限的温暖……
人的命运如同漂浮无依的浮萍一样……
没有自己的意志……
只能随波逐流……







“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一切手续了,你必须去剑桥。”
“不!我不会去的!”

“弦矶”的气氛依然让跪坐的樱井翔感到极度不适,怎么能就这么离开日本呢?我连……连他的面还没见到……

“这由得了你吗?”

喜多川桑心下其实是有些着急的,如今时局越来越不在自己能够完全掌握的情况下,内阁频频出事,改换内阁肯定就是今年的事情了。弹劾首相,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保守党一派完全没有能够上台的出色人物,而激进派动作不断,恐怕这次……要失了阵地……

凭借自己如今的势力,应该还能撑到樱井翔真正掌握樱井集团大局,只要到了那个时候,有了强有力的财团支持,无论如何保守派即便成了在野党,至少还是能控制经济脉络的……

“在日本,我一样可以努力!”樱井翔急切的半起身,想保证些什么。
“樱井翔!你不要逼我对他动手。”喜多川桑收了往日沉静的脸色,表情嗔怒。

樱井翔心里“咯噔”一下……又缓缓地坐回了原位……“东山桑……答应过我……如果我完成了那个计划,会让我见他一面的……”无力的,失落的说着……

“他跟我说过这件事情。”喜多川看着这样毫无往日气度的他,不由得失望,“我答应让你见他一面……”
“什么?真的吗?”樱井翔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但心中已经难掩狂喜……
“你只可以远远的见他一面。”

翔的狂喜并没有延续多久:“只是……我看看他吗?我……有话对他说……”

“你不要考验我的忍耐力!我对你,对他,已经仁至义尽了。你自己好好考虑吧!什么才是孰轻孰重,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这些!”

说完,喜多川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真的是太令自己失望了……

那个叫大野智的孩子,一定要好好处理他……
或许确实像东山说的那样,让他死可能并不是最好的结果……
一个死人,或许对生者来说影响更大……
只有让樱井翔死心,彻底死心!





樱井翔失神地望着远处的观赏湖……
夜晚的湖泊泛着月光洒下的金黄……
闪闪发光……
就像智的眼睛一样……
总是闪闪亮亮的……
总是湿润温柔的……

手中的计划书几乎快要完成……
只用了一个月而已……
只是想尽快的看到你……
你知道这段时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智……

只能见你一面……
只是远远地看你一面的话……
那我,我该怎么办呢……
我如何在看见你的那一刻保持冷静呢?

现在的你怎么样了……
好不好……
有没有快乐……
你,真的让我很不放心……

如果是……松本润的话。
他应该会好好的照顾你吧。

可是我……
矛盾……
真的很矛盾……

希望你跟他在一起快乐吗?
那我又该如何自处?

希望你跟他并不快乐吗?
那我又会心痛难当……

智……
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好多好多……

我想对你说……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我还想说……

我……爱你……
很爱很爱……
爱到超过一切……
爱到可以失去自己……
爱到可以放弃一切……

不管你爱不爱我……

我只知道。

我爱你。







逐渐的……湖泊失去了光芒……

原来……

有一片云朵……悄悄地……

遮着了月色……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