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二十六章



靠近海岸的一条街道的尽头,山脚处,有一座叫做“风缘寺”,听说,是当地很有名气的恋人许愿的地方。
在二月和三月的两次情人节的时候,许多情人便会涌上寺庙求签或者绑许愿牌……

树枝上,绳索处,尽是对至情至爱的执着和美好……

在人潮接踵的时候,寺里寺外便会有一长条密密麻麻的商铺,许愿后的情人们便在寺庙里游玩……
画着奇怪图案的除魔铃,刻有神佛保佑的钥匙扣,印着可爱画像的小筢子,香喷喷的章鱼烧和棉花糖,还有总是聚集孩子们的捞金鱼……

人们把这个庙会称为:情人祭。





智拿着手中的牌子楞了半天……

“智,你还没写好吗?我已经写好了哦……”润看着智依然空白的许愿牌,眼波暗垂,只是一下下,随即还是笑容洋溢起来,“就知道你写不出来啦!你要不要参考参考我的啊!”

说完便把自己的许愿牌给智看……
上面是一把很简单的伞,伞下写着“润”和“智”,简简单单的,毫无修饰的,普通粗糙却可爱的样子印在了米黄色的木牌上。

智的手徐徐地覆上这张许愿牌,修长的手指顺着伞状的线条下滑……心里莫名的有些触动……

润在智的集中力还在自己的许愿牌的时候,把智手中还未着墨的许愿牌拿到自己的面前:“不知道写什么的话……可以不用写哦……”

润轻轻的声音在智的耳旁响起,智抬头看了看润噙着笑容的,温柔的侧面……


自从上次的……事情,似乎润有些变了,好像……变得更温柔了……
看着一个本该享受着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单纯坦率和快乐的人,好像总是心事重重了,即便他……总是在自己面前漾着笑容……

笑容背后,经常是不期然的,失落的表情……
这样不快乐的孩子……
都……
都是我的错……




“干嘛一直看我发呆?”润一转头使劲刮了一下智的鼻子,咧着嘴巴笑道,“是不是迷上英俊无双的大爷我啦!哈哈……”

智捏着自己的鼻子,扬起了眉头,不由得轻笑出声,随口应声:“是啊,迷上了。”

润嬉笑的脸突然楞了一下,看着智微笑的脸有些恍惚……

突然扭过头,默默地把两块牌子都挂在了密密麻麻的许愿牌中间,紧紧让两个许愿牌相依着……
绑完后,依然不愿放手,双手轻轻抚着这两块牌子,低眸凝视……

“润,我还没写呢!你就挂上去了吗?”智有些困惑。

不时吹来的风,掀起了绳索上缠绕着无数的许愿牌,响起了无数敲击声,如诉如泣,似乎诉说着人世间的情爱离愁……
春来秋去,这里凝聚了多少情人的祝福和哀怨……
密密麻麻的,不是许愿牌……
而是,人间对爱恨情愁无法摆脱的束缚和捆绑……

一杵绳索……
锁住了多少众生万千情思……



“智……”润依然看着这两个许愿牌,“我希望……我们就像这两块许愿牌一样……即便淹没在这里,也会永远永远的在一起……智,不用写什么……不用写,我依然知道是你……这样就够了……”

傍晚,夕阳的余晖刚刚隐去……
庙会的初灯刚刚点亮……
这里,却早已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只有两个少年站在许愿绳处,静止的,彼此相视着……
仿佛周围与他们无关……
仿佛全天下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智看着润的黑而幽深的眼眸,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复杂神色……
润不再像往常一样因为他的神色纠结而阻止他……
只是手轻轻覆上他的后颈……
轻轻的,如同清风拂面一样,吻上了智……
只是单纯的唇齿相依……

不管周围的眼光……
不管这人世的复杂……
不理会这沉重的过往……
不去想发生过的,或者即将要发生的一切……

此刻拥住了智……
现在就好……
如果只有现在……
我想要牵绊住他……

智扶住了润的腰……
默默回应着这个吻……
温柔的……

不能不去理会这个孩子灼热的爱……
不能忽视这个少年寂寞伤痛的表情……
如果这是第一次自己能为别人做些什么的话……
那,我想回应这份执着热烈的爱……
不管对或错,该或不该……
好像……
被……牵绊住了……





“这样,你可以死心了吗?”东山纪之冷冷地在樱井翔的身后响起。

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一个消瘦的人站在暗处,双眸比黑夜里的大海更深沉墨黑,没有丝毫暖意……
微微开启的双唇似乎想要呼唤什么……最终,还是合上了……

如果上次只是看到只是松本润的一厢情愿的话……
那么这次,便是他们彼此……

凄楚,绝望……这些词汇都不足以形容如今心情的万分之一……




“呵呵……呵呵……”
笑了?笑了!
自己还是笑了,无法控制的……笑了。
只要他幸福不就好了吗?
这就是当初自己对老天爷的许愿……
如今……也算是愿望成真了……
该庆祝一下,不是吗?
于是……便笑了。

看着智对着松本润笑得温柔……
看着智对着松本润颔首切切……
看着智……扶上他的腰……
看着他们互相纠缠亲吻……

他是幸福的。
这是自己能确定的了。
虽然,不是在自己的手中幸福……

自己以前就似乎隐隐觉得的……
一直不想承认。
一直不想面对。

原来……
我确实在你心里无足轻重……
你从来没有这样像对他这样对我……
过去没有,恐怕将来就更不可能有了……


东山纪之微微皱眉看着樱井翔颤抖的背影……
少年单薄孤寂的身影似乎跟夜色揉成一团……
只有微微颤抖的身体,才能分辨他的轮廓……
他是在笑?还是在……
哭?


“翔……你……”


“走吧。回东京吧。”


说完,低着头背过东山的正面……
也不再看向那个让自己痛彻心扉的人……
只要你幸福……我答应让你自由的……
我会遵守自己的承诺的……

夜空,出奇幽蓝绮丽……
月色初上,却显得如此冷而明亮……
银白色的光芒落在树梢、落在屋脊、落在地面……
宛如铺上层薄雪……

樱井翔无神的表情……也像铺上了一层冰霜……


知道自己可以来看他的时候,心情是复杂的,虽然喜大于忧,也做好了会看到这样的场面的准备……
可是自己依然被击溃了……

多少夜在幻想着看见他时醒来……
多少夜在筹措着见到他时自己该有的表情……
多少夜在思念着他美好笑容时而失眠……

最终……
还是一切成了泡影……
苍茫的,失去了痛觉。

只能,告诉自己,他好,就好了。

坐进了车里……
樱井翔慢慢地从上衣口袋了拿出了自己如珍如宝的东西,智的名牌……
轻轻的覆上自己的唇,冰冷的触觉,冰冷的烫在了翔的触觉中……

我该放手了吧……



东山纪之看着他的背影上了车,叹了口气,自己也随后跟了过去……
刚要进车,突然一个手下跑了过来,在东山的耳边低语了些什么,东山脸色大变……
挥手示意手下继续监视,神色紧张的看了一眼车里失神的樱井翔。
没想到他们动作这么快!难道知道我们也来了?

不!不对!他们不会冒冒然对翔有目的!
既然来这里,就应该不是向樱井翔出手,难道是说……

头回转看了看刚才望着的地方。
对!
一定是要向那个孩子动手……

这次只是静静地来,根本没带多少手下,现在准备也已经来不及了,他们一定是有备而来,若是跟他们硬来,一定会吃亏的,何况……翔还在这里……

不如……
东山眯起了眼睛,眼神划过一丝残酷……
与其让他们把大野智拿来要挟樱井翔……
不如我动手把他干掉。

无论自己怎么不愿意杀他。
他都必须死,以绝后患。
当然,必须隐瞒住翔……
总算现在他应该也死心了吧……
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被利用了……
如果樱井翔再因为他出什么差错的话……
想到这里,东山的表情更加的阴冷……

手不由地摸上腰间的黑色闪着寒光的凸起物。

东山感觉到事情刻不容缓,在车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不多的几个手下,其他几人便心领神会地避开樱井翔周围隐没……
樱井翔独自陷入伤神中,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产生的变化……
直到车子突然启动,这才感觉有些不对……

“东山桑!你怎么不上车?”樱井翔从缓缓启动的车子里向外探头,对着东山阴沉的身影大喊。
那一刹那,对上了东山萧杀的眼神,双眸如两点漆黑的冰晶,不禁心下一惊……怎么回事?
车子行驶的越来越快,樱井翔越发不安……

自己来的时候,包括自己目前坐的车,还有其他两辆车保护,如今只有他所乘坐的一辆车离开,其他两辆都停在原地不动?!
不对劲!

而且除了目前东山桑的一个手下开车,其他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越想越有些慌张,离开的时候似乎还从后视镜中看到东山桑从后腰掏出了一个黑色泛着冷光的东西……
好像是——枪?!
是要对付谁?
难得看到东山桑紧张的表情……
不行!一定有问题!

“停车!”樱井翔当下低吼命令道前面开车的司机。
但是司机毫不理会樱井翔的命令,继续以高速行驶着。

“我叫你停车,听到没有!”翔越发的恼怒起来。
“樱井少爷,恕难从命。我奉命把你带到安全的地方。”

安全的地方?什么意思?为什么那里不安全?

樱井翔的瞳孔骤缩……

难道……难道是智……


樱井翔当下冷了面孔,不再争辩,自己知道东山训练出来的人,忠诚度绝对一流。
对着后视镜扯了嘴角一笑,冷哼一声,满脸寒气逼人,这一笑让开车的人有些惊讶……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樱井翔一脚把门踹开,就在这样高速行驶的状态下,一个翻身,就滚出了车内……
开车的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一时无法把持,整个车打滑出去,撞上了一旁的护栏,车内的人因为剧烈的冲撞而昏死过去……

樱井翔由于在地上翻滚摩擦的冲击,浑身是伤,右腿上被划出了一条骇人的巨大伤口,不停地汩汩冒着血液……沁湿了右半边的裤腿……
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在公路上奔跑着……

东山桑还是要对智下手吗?
为什么?不可能啊!
我已经……已经放弃他了啊!


路上随着樱井翔的奔跑,滴出了一条鲜红的血路,星星点点……
在冷月的照耀下,泛着晶莹的光芒……

该死的!好像头开始有点昏沉沉了……

樱井翔由于长期的缺乏睡眠和饮食不当,无法抵抗住失血而带来的昏厥感,满脸渗出汗珠,紧紧咬住惨白的嘴唇……

只是在奔跑的过程中,想起的是跟智一直在一起的过往,飞快的在脑海中一幕幕流转重演……

初初相识时的青涩,突然闯入自己生活的智,圆圆的温和的脸,第一让自己有了想要亲近陌生人的念头……

无人能敌的八字囧眉,还有一双闪亮亮的眼睛;总是饱满圆润的,喜欢咬在嘴里的小巧唇瓣……
不知忍受多久了,一直想要咬咬看,想知道为何他这么喜欢咬自己的嘴唇……

总是不爱说话,不太搭理别人,自己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都不知他想点什么,或者只是在放空?
每次看到他放空的样子,自己都会很生气,希望自己能在他放空的时候还能占有一席之地……

总爱看他挥汗如雨的在舞蹈室练习,那样的他,好闪耀,闪耀到让自己害怕,只想自己单独拥有这样的他,不想跟别人分享……
于是……自作主张的禁止他跳舞了……
小心翼翼把他珍藏起来,不让别人看见他的好……

总是看到不断地有人向他告白,明明他只是自己一个人的,总有一天,还是会有一个跟松本润一样的人闯入他们暂时平静的生活,他就会像以前一样为了这些闯入者而忽略他,泛滥那些不该泛滥的感情……
于是,吓制住所有企图接近他的人……

一直想要他放弃对失去的记忆,对和美死去的真相的执着;想要他放弃那个专门为了和美而隽留的头发,想要他完全的放弃对过去的困惑……
不想因为已经过去的事情而再次让他遭到伤害……

看着他有时寂寞的样子,总想对他说,为何我就不能填满你所有的寂寞呢?
自己对他所有的关心得到的永远只是他若即若离的笑容,永远只是那暧昧不清的态度……

对于他,自己终究还是崩溃了,对他做出了无法挽回的伤害……
当时只是想用尽所有办法都要得到他,得到身体也好,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想要拥有他,想要他的爱,痛苦到自己要死去一样……

终究……自己还是失去一切……
到底,以往的一切算什么呢?
在你的印象里,我只是一个霸道蛮横的恶人吗?
智!

或许……
五年前那个事情发生后,
一切都无法停止了……
无论是你,还是我……
都被卷入这无法控制的命运中……

多少次我懊悔着当初不该跟你吵架……
不该介入你跟和美之间……
不该让你跟和美独自回家……
如果不是我当初一时的不可理喻……
你们绝对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的……
都是我的错,智……

你知道吗,你失去记忆的那一刻,我是多么庆幸……
庆幸你忘记了所有的痛苦……
庆幸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可终究还是让你厌恶我了……

如果有一天,你想起了一切……
你只会更加的痛恨我吧……

可我……从头至尾……只是爱着你而已……
从来没有改变过……
你。却永远不知道。

……智……
我最近时常在想……
如果,我们不相遇,就好了……

这是樱井翔几乎已经到达极限,脑中闪过的念头……
仅仅是闪过,却没有更多的去思考这个关于“相遇”的问题……


每当自己快要昏厥过去,就会使劲在自己受伤的腿上猛猛重击一下,避免自己就此失去意识,每次重击,腿上便洒出一些鲜血……

不停地跑着……
想要回到自己心爱的人身边保护他……

一个脸色渐渐惨白的少年在路上拼命狂奔着……
耳畔滑过清风的低语……
伴随着自己沉重的喘息声……


千万。
不要有事。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