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二十七章



耳畔时不时传来盂兰歌声和敲竹声……
到处是蹬着木屐,穿着浴衣的年轻男女……
润拉着智的手,徜徉在这美好的光景中……
两个男孩手牵手在人多的地方还是显得很让人瞩目……
但是两人并不理会这些目光……
兜自陷入自己的幸福中……

“智,应该让你穿浴衣的说……”润盯着打扮简单的智,抬起智的胳膊,“还记得当初去夏日祭看烟花的时候,那身浴衣真的很适合你……和美也一直夸你呢……呃……”
润说到一半,发现自己说到一个不应该提起的名字,有些紧张的看着智……

“和美……和美的死,跟我有关吗?”智想到的只有和美的遗照,还有那些零星的片段……还有……在梦中无法抹去的梦魇……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润的手轻轻撩起智的头发,往后束了起来……眼神凝视着智……

智,即便你什么都忘记了,依然还是记得当初跟和美的玩笑话啊……
握住智的头发,柔顺光泽,凉凉的,滑过了指缝间……

“润,你什么时候才能全部告诉我呢……”智幽幽地看着润凝视自己的眼神……

润轻轻搂住他:“慢慢来……我会一点点告诉你的……”

其实自己还是不想告诉他,因为一直以来,心里总有个不祥的预感……
一旦他知道所有的真相,自己所遇到、所做过的所有的事情,也许我们之间这样宁静祥和的生活也会被打破了……
只是想拖着,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敷衍着智……
不安的,总是不安的……

到目前为止,跟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一直让他觉得不真实……
如果可以交换这种日子,其他一切都无所谓……
哪怕他忘记以前他们之间的事情,也无所谓……
哪怕需要他身负所有的罪恶都可以……
只要现在能跟他一起就好了。
这个自己用尽一切心力所保护的人……
一直好好的活着就好了……

再也没有向智索取他的爱了……
智缥缈无依的心可能永远也不会向他靠拢……
这个认知,不知为何,最近越发的清晰起来……
就像一根毒刺扎向了心脏,直指内心最脆弱的那个部分……
他总是把我当成一个孩子看待……
过去如此,现在依然如此。


智,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我被逼迫着长大了……






突然,天空划过一声巨响……
湛蓝的夜空在烟花的承托下显得缤纷夺目……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好漂亮啊!”
“啊!放烟花了啊!”
“我们快去看看吧!”
“是啊!去占个好位子吧!”

慢慢的人流开始向着一个方向开始涌动……


“智,我们也去看烟花吧!”润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牵起智有些冰冷的手,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不等他回应就拉着他这么走在人群里,向着烟花的地方进发……

人潮拥挤,在行进的过程中有些吃力,智有些反感这样摩肩接踵的感觉,不喜欢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刚想对着润说些什么……
突然头痛欲裂,令自己难以忍受,抽出自己被握住的手,抱紧自己的头,疼痛难忍的蹲了下来……

就在这么片刻的功夫,人群就把润和智分隔两处……

“智!智!”润被迫着被人群推着,离智越来越远……
突然看不见智,让润当下惊慌起来……
智抱着头跪倒在地上,身边擦身过了一个又一个人……绕过了他……

忽然有人架住他的双臂,一块白色手巾往自己的口鼻处掩来,上面的味道有些刺鼻……刚想挣扎……慢慢的,自己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个陌生男人抱起智,在人群的掩护下没入了一旁的角落……

虽然润离智的距离越来越远,还是注意到了有个陌生男人把智带走了,拼命从人群中挣脱出来,奔向那个男人消失的地方……
就在不远处发现那个男人把智往车上一扔,身旁还站立了不少人,远远望去,感觉还有些黑压压的……

这些究竟是什么人!?

润顾不了这么多,直冲向这些人:“把我的智还给我!”

刚要靠近那辆车子,就被一拳打中腹部,跌倒在地……
润拼命咳嗽着,嘴角已经渗出血丝……周围渐渐聚集起三四个人,准备对他下手,润依然顽强的站了起来,眼睛紧紧盯着车里的那个让他挂心的人……

“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抓他!”润甩手擦了嘴边的血渍,愤怒的吼道。
这几个男人并不回答他,上去就又给了几拳,润也毫不示弱,同样向这些人挥拳……却,根本无法跟这些人抗衡……
接连几次被打倒在地,咳出了好几摊血迹……脸上,衣服上沾满的污渍……

“哦哟,这不是松本润嘛!真是好久不见了。”另一辆车上下来一个人,边用矫情造作的口气说着话,边走向了润……

润刚想看向声音的来源,突然的一拳就被打趴在地上了,被一个恶形恶状的男人踩在地上……
由远而近的这个声音,其实,自己不用看也知道是谁!自己是永远也忘不了的!

“中居正广!又是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中居蹲下来,揪起润的下巴毫不客气的硬抬了起来:“都这样了,脾气还是这么硬。你是不是求求我比较好,你的‘智’可在我的手上哦。”

“呸!你这个混蛋!”润淬了他一口,丝毫不肯认输。

“忘恩负义的东西!也不想想是谁当初救了你和二宫和也!”中居站起来狠狠踢了他一脚,“我今天晚上就好好处理你的‘智’,来‘报答’你!哼哼,他的床叫真是诱人啊,不知多上几个人会怎么淫荡呢……哈哈哈哈……”

“你这个畜生!”润气的浑身颤抖,猛得起身突破压制冲向中居,旁边的手立刻按住了他,也不知润哪来的力气几乎要挣脱着扑向中居……

“你再伤害他的话,我一定要你的命!我一定会杀了你!”
无论是智还是和也,前仇旧恨一股脑全部涌上了润的大脑……

中居像在欣赏着他的愤怒一样,在他几乎要冲到自己面前的时候,狠狠地给了他一拳……

“哗”的一下子,润喷出了一口血,溅了中居一身……

“可恶!真恶心!”中居脱了自己外套顺手扔给了手下,“杀了我?你有这个本事吗?哼!自不量力!”冷笑一声,转身便走回了自己车。

“老板,他怎么办?”架着润的手下问道。

“这还要我教你吗?”中居不耐烦的侧了侧头,眼神里透着一丝寒光。


头好痛啊!好像头痛刺激了自己,反而减轻了口鼻上的乙醚对自己的作用……
脸上依然残留的味道,让自己有些晕眩……
挣扎着起身,看见自己躺在一辆车的后座上……
扶着额头坐起身子……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突然门一开,进来一个男人……

“哦?你醒了?这么快?还以为这药的威力有多大,哼。”边说边坐进了后车座,关上了门。

“怎……怎么是你!”智整个人从座位上缩了起来,看着这个对他而言如同魔鬼一样的人。

看着大野智惊恐的眼神仿佛是一只待宰的小动物一样,不禁让中居有些想折磨他。一把将他拖了过来,让他整个人趴在自己的怀里,一手便把他的两只手腕锁住,另一只手掐住了他的下颚,毫不留情的把他的头抵着窗玻璃……

智被强迫着看向外面,当他看清楚眼前一群人正拳打脚踢着一个已经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人,倒抽一口冷气,浑身不住地颤栗着……

“润……不要……润!住手!住手!”

智想要挣脱中居的束缚,却完全无法甩开他的牵制……当智挣扎的时候,眼神晃过中居的时候,只看到他一脸邪恶的笑容,心下更加恐惧……

没有多想什么,狠狠咬了中居掐住自己下颚的手一口!
“啊!”中居惨叫一声。

智顺势摆脱他的束缚,用身体把门一顶,整个人跌出了车子,快速爬了起来向着润的地方跑了过去,不顾那些正在拳打脚踢的人,一下子趴在了润的身上,不让他再受到任何伤害,但雨点般的攻击落在智的身上,猛然让他经受不住……

“智……走开……不要管我……”润断断续续的气音缓缓吐了出来,心下十分着急,可是自己已经使不上力气了……

智只是拼命护住润……紧闭着双眼……什么也没有说……咬紧了牙关……
不一会儿,嘴角就开始不停地滴血……

“停手。”中居托着自己被咬出伤口的手,走了过来,冷冷的说道,“他还有用处。”
说完示意这件事就此结束,亲手把大野智拎了起来,钳住他的双手拖向车子,之后,又看了看奄奄一息的润:“让他去。随他死活。”
闹出这么多事情,是意料外的,主要的目的在于生擒这个小子,夜长梦多,此事,还是速战速决的好,回去再好好折磨他……

刚要把智重新装进车里……
突然远处闪出好几辆车的灯光,整个黑暗的角落被灯光照的通亮。
中居心想不妙!




“你不可以把他带走。”





中居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此人站在车灯的前面,看不清是谁,用手遮住灯光的阻挠,这才看清楚,又是他!东山纪之!

“混蛋!你又来妨碍我!”中居掐住智的脖子,抽出一把枪对准智的头,“这次我不会让你再把他救走了!”

东山丝毫不为中居的恐吓为意,慢慢举起自己手中的枪,装上了消音器,对准了他们,准确的说,应该是对准了大野智的眉心。

什么?!中居大惊!他竟然准备开枪射杀他们?不!应该说是射杀大野智!

对峙的空气寒冷而沉寂……

东山看着眼前这个嘴角滴血的少年,还有一双无所畏惧的,清冽的,泛着晶莹的眼眸盯着自己的枪口,竟然一时之间下不了手……

咬了咬牙,再次集中精神……

其实本来是可以暗杀他的,自己终究没有这么做……
应该说,杀他的机会数不胜数,无论是明的暗的,只要想让他死,他绝对活不了……
最后,还是选择这样一个光明正大的方式,其实非常不明智,因为,这样很容易失手,甚至让他逃跑……
难道自己本来就想的不是杀他,而是救他?
东山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弄的非常窘迫……

可,眼前的少年并无恐惧,甚至在看到他的枪口的时候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眼神显得有些古怪……
甚至……
脸上泛出一种急于求死的渴望……

东山甩开了那些无畏的情绪……
眯起了眼睛……

既然,已经准备好了……
那么……我成全你。


晃动了一下手腕,瞄准自己将要射杀的人……
食指缓缓扳动了扳机……



“轰——”



天空炸开绚丽斑斓的烟花……似乎把天空照耀了个通亮……
在烟花爆炸的一瞬间,在这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同时响起了三个声音淹没在烟花的轰鸣中……


“咚——”
东山纪之首先倒地,在开枪的那一刻,突然有一个人影往自己的侧身扑了过来,一个撞击,把自己撞倒在地,子弹也偏离了应有的轨道……

看清楚来人是谁,张着嘴,久久没有讲出话来……
周围几个手下也一片哑然……




“嗖地——”
消音了的枪声闷闷地射出一颗子弹,飞速划过了智的脸颊,划出了一条细细的血痕,然后窜入身旁中居的身体里……
中居也“咚”地应声倒地,手中的枪飞了出去……血溅了大野智侧半面都是……

中居并没有立即毙命,哆嗦的从口袋摸出一把刀来,对着被他拉倒的大野智……
“嘿……嘿……我死了……也要你来陪葬……”一刀便刺向了智的正面……

智直接用手掌接住了攻向他的那一刀,整把刀身刺穿了智的手心……
渐渐地,从伤口处涌出了滚烫而鲜红的血液……
慢慢握紧刺穿自己手心的刀,使劲夺了过来,另一只手握住刀柄,猛得用力把刀从自己的手心里抽了出来,血随着刀的撤出而飚出一大片来……

智却面无表情,连疼痛的神色都没有,冷冽着脸,瞳孔渐渐的收缩起来,像是燃起了一团火焰一样……
中居看到他这样令人恐惧的表情,像是什么东西附身一样,简直不可置信……

“你……”
刚要张嘴说什么,突然腹部胸口一阵剧痛……

眼前这个刚才还被他欺压的少年像发了疯一样,在他身上用刀乱捅着……
智仿佛跟魔鬼交换了灵魂,眼眸如火,已经烧得通红……
不停地喃喃自语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每一声的呓语,就伴随着一声刀刺入肉体搅动然后再抽离的声音……令人恐惧得毛孔张开……

“救命啊!救救我……救命啊!啊!啊!啊……”
中居拼命想要躲闪,可刚才的那一枪,再加上智乱捅了几刀,根本无法逃离,只能爬着向自己的手下求救……

而周围的人完全被眼前血腥的景象震惊住了……

少年浅色的衣服上几乎已经被喷溅的血染成了红色,脸上手上全是血液……
暗红的,充满血浆腥臭的气味飘荡在空气里……

少年亦步亦趋地追着不停爬动的中居,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他的脚踝,便拖了回来,继续在他的身体上不停的捅着,连续捅了很多刀,腹部,背上,胸口……
忽然……致命一刀刺入了颈项……

血浆犹如喷泉一样喷射在少年的脸上,身上,满头满脸的浇了下来……

中居的声音渐渐微弱……直到没有了的动静……死状惊恐……

智睁大了双眼,眼睛里也溅上了血液……看上去仿佛是流着血泪一般……
整个人仿佛从红色的血浆里爬出来的一样……

可智依然对已经不动的人拼命的刺杀着……

不停地……
……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不停地……
……



有东山这个煞神在,而面前的恐怖景象又震惊了一众……
中居的手下趁机四散逃跑……

谁也不敢接近这个令人恐惧的少年。


突然的……
智身后有人紧紧地抱住了他,死命地抓住自己已经无法控制的双手,拼命阻止着他……
“智!住手!住手吧……他已经死了……”

是谁!是谁!谁在阻止我……

“你不要这样……智,清醒清醒……”

好熟悉的声音……是谁!到底是谁!

“智!智!你看看我啊!是我啊!你看看我啊……是我啊!”

来人抢过智手里的刀,往旁边一扔,轻轻扳过智的身体……
看着他已经焦散不清的瞳孔,被血液覆盖的曾经明亮的眼眸……

“翔……好像是翔的声音……”智的瞳孔依然混沌,并没有看着面对自己的人,不知目光落在哪里……

“是我啊!智!你看着我啊!你看我啊!”翔无法控制的,酸楚一下子涌了上来,泪滑了下来……

如同五年前的事件再现一样,自己当初也是这样抱着他,阻止了他不停地捅着尸体的疯狂……
同样失焦的眼神,如今却让他更加惊惧……

“翔……我把折磨和美的人都杀了……杀了哦……我杀了他们了……呵呵……呵呵呵呵……”

“不要——”翔抱紧了已经被抽离灵魂的智,听着他神经质的笑声,痛苦不已,“不要想起来……不要想起来……求求你了……不要!不要……”

就在智的肩膀上哭喊着……拼命抱紧了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的智……

晚了……一切都晚了……

老天从来没有放过他们,没有放过智……

该来的……终究要来……





东山最先平复了自己惊讶不已的情绪。

刚才撞倒自己,救了大野智一命的就是樱井翔……



“樱井翔!你……你怎么会回来!”
东山看着他一身的狼狈,脸色发青,浑身是擦伤,右腿上暗青色的裤子早就已经被血交相染成了暗紫色……心中有些震惊,更多的是恼火……

“为什么要杀智!我会好好的跟你回去的,我不会再逃避我的责任的!”
翔用力吸着气,悲伤、愤怒、痛心、失落......无数种表情浮现在那张纠结的面容下……
“放过他吧……喜多川様那里,我会亲自解释的……求求你,放过他吧……”

“如果他再次被人利用,你能不插手吗?”东山冷冷地看着樱井翔,“你能把他当做陌生人对待吗?你能在他有事的时候不出手救他吗?”
看着紧紧抱着那个已经失去灵魂之人的樱井翔……问出了这些现实,而又冷酷的话语……

樱井翔一时语塞……只是搂住智,把他的头按向自己的胸口……慌乱地护着他……

“做不到的话,即便我今天放过他,他总有一天也会因为你而死在别人的手里,可能死得更惨……”
东山依然用毫不留情的话刺刻着樱井翔已经有些破碎的表情下,
“翔,你要明白,你跟他是永远不可能的同生共存的……只要你还关心他,他永远会是你的弱点,你的绊脚石……如果有一天,他死了,他只会因你而死。所以……放弃吧……翔……”

翔知道,他自己无话可说了,自己是怎么也说不过东山桑的……
自己没有改写出身和命运的能力,但是……自己却有可以支配自己生死的能力……

翔捧着智毫无反应的脸,深深凝视着,微微露出一个无比温柔的笑容:“我……管不了这么多……如果他死了,我也会跟着他一起的。”

“樱井翔!你!你不要太过分了!”东山简直愤怒到极点,没想到樱井翔,这个老爷子一直期望颇深的人会说出这样幼稚无知愚蠢的话……

但之后,看着这里周遭的环境,随即还是冷静下来了……再也没有去理会那个已经失去理智的樱井翔……
对着手下吩咐以最快的速度清理现场……

吩咐完以后,再回头看着抱住智不肯松手的樱井翔,尽量平心静气的对他说:“翔……你和他,还有松本润先去医院吧……你们伤的都不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翔看了一眼东山,又看了看智,默默颔首答应了……
扶着智起身,用袖子仔细擦拭智满脸的血污,边擦边小声的安慰着:“没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事了……”

智的瞳孔突然收缩了一下……
奋力推开翔的怀抱,跌跌撞撞地朝着松本润走了过去……

翔抓住他的一条胳膊,他用力的一甩,便挣脱了,由于用力过猛,智和翔都跌倒在了地上……
智依然睁大着瞳孔,看着润的方向,慢慢地再次起身朝润的方向蹒跚地走了过去……
嘴里不知自言自语些什么……


润已经伤得无法动弹……刚才在模糊间看到了一切,也看到了一身是伤的樱井翔……

智慢慢跪倒在地,双手支撑在润的两旁,对视着他……嘴角抽搐着,扯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没事了哦……这次我没有让你离开我……和美……对不起……对不起……”

润听到智喊着自己叫“和美”,整个人惊呆住,张开了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智的头慢慢放在润的胸口,双手死死扣住润,轻轻地一直自言自语,轻到连润都听不清楚……

润胸口因为智的重量,不住的咳嗽着,智完全没有离开的样子,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动作……

翔看到这样奇怪的智,也忍着腿上的剧痛走向智和润……
在靠近他们的时候,与受伤不轻的不停轻咳的润相互对视了一下……
然后眼神继续转回到智的身上……

“智……放手……”

翔慢慢将手放在智的肩头,轻唤着他,想要拉他起来,可是自己怎么用力,智都不愿意从润的身上离开,反而越发的用力,润被智的力道压迫的有些难受,咳嗽越发的猛烈……

“智……放手……你这样,会弄死他的!”翔开始大声起来了……

智根本不听他的话……

“智!快放手!”翔的神色有些不安,口气越发严厉起来……

智完全不为所动,就是要死死的抓住润,润开始有些痛到昏厥了……




“咚……”

智软软地瘫在了润的身边……

“笨!把他打晕不就行了么!”翔身旁响起的是东山的声音,动手的也是他。

东山看了看满身是血的三人,招呼手下把三人都扶进车里……樱井翔看了东山一眼,一手抓住被东山手下横抱起来的智的手,一路上都不愿意松开智,伴随在智的身边,有对他的担心,也有对东山的不信任,只要自己还在智身边,东山决计不会伤害他的……

东山纪之只是冷冷地看了犹自惊慌的樱井翔,瞥了一下嘴角,什么也没说……

因为三人伤的不轻,尤其是松本润的伤势过重,送进了离他们最近的一间小型的医院先处理伤口……
东山没有让他们直接进去……先亲自进去安排好一切……
在无人发现的情况下,从医院里的后门逃生楼道里,把如似浴血的三人送入了已经安排好的就诊室……
其他的残局,只能自己全力收拾应对了……
总之,先让这三个孩子疗伤再说。





东山踏出了医院的大门。
这才发现……
没有血腥味的空气……
是如此的清新……

樱井翔跟那个孩子之间实在是扯不断也理不清……
该好好跟老爷子商量商量以后的事了……

望着湛蓝夜空……

突然觉得这一夜好漫长……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