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还是这样的病房……
中居那件事以后,第二天就把他从名古屋转移到东京来了……

那次强暴他以后,抱着他入眠,却在半夜惊醒……
他的身体滚烫……不停的瑟缩着……脸色发白,嘴唇不住的张合颤抖,呼吸困难,浑身出着冷汗……
慌忙地送到医院才发现……
他的肋骨骨折了,竟然压迫了肺部……造成窒息……
医生说,如果再晚送来一会儿……
可能……就死了……


樱井颓唐地坐在病床旁边的座椅上,头发凌乱,身上的衬衫有些褶皱,卷起的袖子长短不一的挂在肘部,神色萧败苍白地落在大野智的床边……

一直以来,他都在不停地受到伤害……
因为爱他,所以想要强硬地纠缠上他……
怕失去,怕孤独……
怕什么都好……
用尽一切手段让他留在自己身边……

智,好像从来没有幸福过,从来没有真心的笑过,从来都是顺从着别人……
而自己……也是伤害他的人中的其中之一……
他,曾经差点死在自己的手里。


手捏住智的手,掌心相对,十指交错,缓缓地摩挲着自己的脸颊……
“我不想伤害你的。智。我一直一直一直……我只是,爱你而已,爱到不知该怎么办了……”樱井翔把智的缠满纱布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吻着他的伤口处,“智,不要睡了……平时就爱打瞌睡,这么多年,还是没变……”

智,你不爱我,我不怪你……
我再也不会强迫你了……
只要你能好起来……
我就主动从你的世界里消失……
真的。



床上的人苍白无血色的让人感到惊骇,嘴唇干涩的有些起皮,如同一具毫无灵魂,毫无血肉的尸体一样,如同行将就木之人……或许已经死了……
这个人拒绝外界的一切声音,排斥所有对其感官的刺激……
只是静静地躺着……


当东山把他打昏以后,他已经昏迷了五天了……
医生说,他的伤并不严重……
只是他自己不愿意醒过来,再加上……位于大脑处的压迫神经淤血有所扩散,已经拿不出来了……

上次就已经知道他脑里有这……当时还是有机会让医生取出来的,只是,因为成功率不高,绝不能为此拿他的性命冒险,而且自己怀疑这会恢复他的记忆,所以自私地压下了这件事情……
如今,已经难以挽回了,无论当初自己是为了他好,还是为了自己不会失去他,都无法挽回了……
我,他……
他会死在我的手里吗……


“呵呵呵……”翔笑得悲哀而扭曲……眼泪已经无法控制的流了下来,“也好……也好……你……你想死吧……可以哦……你死了,我也不会放手的,我依然不会放手的,我会跟着你的……你说过的,会一直等我的吧,你要遵守约定哦……呵呵呵……”



“混蛋!”
突然,樱井翔被拽了起来,被狠狠揍了一拳,本来翔腿上的伤还没好,来人的一阵全力地击打,整个人跌落在地上……

“他不会死的!你离他远点!如果不是因为你!他不会成这个样子的!”
樱井翔如同行尸走肉一样,跌落在地上毫无反应,被松本润责备时,只是眼眸晃了一下……
病服裤上有些渗出一些血色……大概伤口又裂开了,透过了纱布,印在了裤子上……

“咳咳……”松本润捂着胸口,刚才因为用力过猛,还未痊愈的胸腔有些疼痛……

不再看那个此时已经根本不配让自己放在眼里的人,那个一直以来都嚣张的樱井翔……
恨他?不,他不配!
只要有他在,智永远只会遭到痛苦的折磨……
他总是一意孤行的做出那些以为是对的事情,以为是爱他的行为……
智,他一直被这个人束缚着,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是……连简单的生活都无法拥有!

润凝视着床上这个陷入白色床褥之中的,仿若与这无暇的白色融为一体的人……

智,曾经像一朵充满温柔和朝气的向日葵一样,眼神中的水汽,仿佛是大自然之母赋予清晨花瓣上的水珠,晶莹而剔透……
曾经的他,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挥洒着汗水,张扬的笑容,闪耀得令人不敢正视,仿佛一心向往着阳光,被无私的阳光包围着一样……
如今却成了如此这般……
慢慢的枯萎,慢慢耗尽自己的心力……
慢慢地……丧失了自己的生命力……

松本润走到床边,手慢慢缕着智额前的刘海,显出了他消瘦不已的,已经不似满月的脸颊……

你,又在自己的世界里徜徉彷徨了吗?智……
你,总是喜欢呆在自己心中那座黑暗的城市里呢……
那座城市,黑暗像树木一样茂密地生长着,荆棘遍地,把你锁得一层又一层……
我,始终无法靠近呢……
我,始终离你很远……
即便如此,我还是想要靠近你,即便被你的荆棘刺得浑身是伤……
是想拯救你?还是想同你一起堕落?
我,怎么样,才能从他的手中将你解脱?

病房里异常的沉默……
只有一种蔓延的声音……
悲哀,蔓延着。






相叶慢慢轻掩了病房门……不再看向那三个人之间的纠结……
“走吧。”

“你……不见他么……”和也看着相叶雅纪脸色中的冷静和一种浅浅地留恋,抓住了他的胳膊,阻止他再一次离开……
“你呢?你不是也没见他吗?”相叶的唇微微勾起,回过了头,眼神毫不避讳地直视着和也总是看透一切的不以为然……
和也避开他的眼神:“我跟你不一样。”

相叶站着,背靠着墙,脑袋抬了起来,看着雪白的天花板……
“和也,为什么去千叶找我……”
“你逃避了一个月了,有些事情,不是逃避了,就能解脱的。”

和也说的是真理。
相叶无比的清楚。

只是想逃避,可是到了千叶,一切仿佛更加逃避不了了……
在千叶……全是跟他在一起的回忆……
越是想忘记它,想忘记他的心永远记挂在那个人的身上,忘记那些有的和不该有的……
结果什么都无法忘记……
反而更加清晰……

或者,自己只是在千叶,只是独自沉浸在自我的回忆,那些属于自己的,却不属于他的回忆……

在被回忆萦绕的日子里,数百次地看着窗外发呆,被千叶的清新所蛊惑,那里,青草香气在自己的周围回旋,传向空中,四面,在自己的房间里,气流中,震荡。
从一个多月前的落寞……渐渐的……好像被千叶所治愈了……
在餐厅里的忙碌,在父母的亲情里,在熟人中的闲聊中……
尽管大家都在为了保护我而避免问及一些敏感的话题……

每天都在问自己一个问题……
可以放下了吗?
就像和也放下松本润一样……

没有答案。
一直没有……

直到有一天,貌似平静的人被一个突然闯入的人打破了……

是二宫和也。

在夜晚的那刻,在要关店的那时,一个喜欢驼着背,揉着自己短发的少年,随着奔涌而至的月光,挡住了自己刚要合阖的大门……

他带来了樱井翔的消息,松本润的消息,还有……大野智的消息……

然后……我就莫名地回到了这个让我们所有人都痛苦,窒息的东京。



好久没看到翔了……他的……变化……好大……
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翔……
憔悴,软弱,悲伤,落败,颓废……

他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当时还只是个小孩子的时候……
依然倔强顽强的面对着那些邪恶的大人……
即便看到自己父亲的遗容时,依然咬着牙不哭一声……
脸上的坚强仿佛让自己觉得他根本不是个孩子!
只是一心想要战胜那些丑恶嘴脸的人……
一心想着要变强大,要回东京……
那时,自己就觉得,已经,不认识他了……

当一切平息的时候,
当一切莫名其妙就以樱井翔这个小孩子为胜利的结局而平息的时候……
他便宣告了,用异常坚定的眼神告诉千叶的人事物,他要回东京……
由于本家便在千叶,随便移动主宅被视为不祥,然而他依然决定要把重心移到东京……
不顾周围人的反对,不顾那些依然不服气的人们……

他从不说原因,只实施决定……
问了也白搭……
于是……再一次的看着他的背影席卷走一切,远离……

然后……
不知为何突然大脑发热……
也想去东京,想知道是谁让他念念不忘,迫不及待的回东京……
想知道他嘴里那个“呆子”到底是谁……
每次他说到“呆子”的时候,眼神总是那样温柔……
那种让自己心悸,让自己不敢相信的“特别的温柔”……

然而由于父母的反对,捱到了初中毕业才执意去了东京……
不顾父母的反对,放弃了“Sherborne”的学业,跟他上了同样的高中……

然后……终于见到了……

那个传说中的呆子——大野智。

这个眼神似水,却总是没有自我的人……





和也见相叶好像陷入了什么回想之中……并不打扰他……

自己如今的角色是什么呢?
真是微妙啊!

当时无处可去,一直在东京逗留,在便利店打工,过着普通的日子,过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生活,仿佛可以忘记过往,重新开始……虽然……很孤独……
却在有一天晨间新闻中看到了所谓的仇家私斗的新闻,然后是中居的照片,说他在被仇家追杀中死亡,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他就这么死了?这个折磨了自己五年的男人……
以如此凄凉的方式死了……
自己该笑吗?
该欢呼吗?

可,心下完全没有高兴的感觉……
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可能出了什么事,而且这个事情发生的地点是在名古屋,而不是东京……
之后,便打听到了在樱井医院里,多了三个病号……

果然,跟他们有关……
润……还有他……又回到东京了……
他们这一个月都是怎么过的呢?
自己也像相叶一样逃避了一个月……
有些事情,总是要说清楚的吧……

不知自己哪来的冲动……
便去了相叶的老家,那个他完全陌生的千叶……
为什么找他呢?
或许还是有种需要彼此陪伴的勇气来面对吧……

当时犹豫了很久,是不是还要他继续趟这样的浑水……
是不是大家都该抽身而退了……

但,不仅仅是逃避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要彻底打开我们五人之间的死结……
哪怕需要再一次揭开貌似结痂的伤口也在所不惜……

因为……
我们大家都想要幸福,不是吗?

自己算是个聪明的人吗?有时太过聪明的人其实就是愚蠢。


我们五个人,彼此枷锁,彼此被这种情感的连环套所紧紧束缚,环套着彼此,这种无序的不规则的游戏,把我们五个人的心毫不留情地放置在烈火炙热中烘烤着,煎熬着……谁也逃不了……
这个连环套的群体体会到的是什么呢?这种追逐和被追逐的是什么呢?
快感吗?
爱吗?

爱?
不过是像是大圈套小圈一样,像水中的涟漪一样,一圈圈扩大,互相碰撞,互相重叠,抵消与再生,终究停止……
然后缓慢转动的磨盘一样,慢慢地磨碎了所有的人的炙热的真心……

最后只剩下了破碎……

如果可以……
我选择“不爱”。

和也的目光突然坚定了一下……
“你跟我去个地方!”和也突然拉着相叶的胳膊便走……
“去哪里?”相叶突然被他拽着,不能适应他突然做出的决定。
“去拿一件东西!”
“东西?”
“五年前那件事的一个证物。”
相叶听到“证物”两字,不住地滞了一下,眼睛睁大:“和也,你想干什么?”
和也回头看了他一眼:“让我们五个人都幸福。”

出了医院……
和也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车……
飞尘而去……







快4月了……

天好像慢慢温暖起来了……
那颗医院的大山樱……
迟了花期……

仿佛等待着谁……
随着风儿扇动着枝叶……

对着窗内一个那个熟悉的苍白的人招手……
却得不到回应……


“我会实现与你的约定……”


这是风儿经过樱花树吹向房间时……
吹起那孩子的发丝,掠过了他的耳畔……
帮樱花树……
捎给他的口信……

发丝掠过他的眼角眉梢……

睫毛,轻微地颤动了一下……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