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曾经,我用这个东西要挟过润,也曾经想用这个毁了大野智……可终究,没有做到……”和也手里拿着一个透明的塑胶袋,里面装了一把刀,刀柄上和刀身上的血迹已经呈现黑褐色,上面的印迹依然让人感到心惊胆战……

“当时有两把刀,樱井翔只处理掉了其中一把,还有这把被我偷偷地藏了起来……这上面的血迹是当时死了那个女孩身上的,刀柄上,是大野智的手印……”

相叶看着和也眼神中的复杂,想到那些他所知有限的过往,他的话语听似轻描淡写,可只要想象当时的场景,也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能告诉我……当时的一切……可以吗?”相叶的声音低沉沙哑,很轻……其实始终不相信那个总是柔和的人,那个总是顺从的人,竟然会做出那样匪夷所思的事情……


和也沿着这条沉寂的死巷慢慢走了进去,尽头是用层层的,锈迹斑斑的,粗重的铁链锁住的厚重的铁网……
我们都变了,这扇如同牢笼的门依然故旧……
和也的手顺着铁网扶了上去,然后用张开手指扣住了铁网,捏的很紧……

相叶看着他的手,骨节渐渐泛白,有些微微颤抖……铁网发出刺耳的震颤声……



“我和润来的时候,我已经看到这里如同修罗地狱一样了……地上已经躺着三具尸体了……还有一个人也受了重伤……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猩红的血,腥臭的血腥味……”
和也边说边转过了身……眼神惊恐……仿佛眼眸幻化的眸色中又再一次重回到当初的那个场面……那个令他一生都难以磨灭的梦魇之中……


“那天是润第一次参加他们那个舞蹈社的校园祭公演……结束后,我和润不小心看到在后台墙角阴暗处,樱井翔和大野智在争论什么,吵的越来越厉害……但离的有些远,我和润都没有听到他们吵什么,我只听到大野智很愤怒地喊了一句‘你把我的一切都夺走了’……然后他刚想走开,突然就……”

和也看了相叶一眼,看着他脸上渐渐浮起的纠结神色……只要提起樱井翔……便会有的神色……该……讲下去吧……

相叶对上了和也深色的眼眸,了解他的意思……“不用顾及我……继续吧……”

和也有些了然他的心情,继续说了下去:“他刚想走,突然樱井翔就把他拽了回来,压在墙上,樱井翔他……他就吻了他……”和也皱着眉再次看了相叶一眼,却见他神色淡然,不同寻常的淡然……

“大野智一把推开了樱井翔,看上去很惊恐的样子,然后樱井翔对他说了什么……当时润想冲过去,突然我看见有另一个人也看见他们之间的事情了,我就阻止润过去……想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另一个人,就是那个后来死了的女生,他们叫她‘和美’……”

“后来他们也看见这个女生了,他们之间的一些对话,实在是听不清楚,后来那个女生冲了出去,大野智也好像很紧张地跟了出去……走之前被樱井翔拉住,大野智一把甩开他,说了什么之后,樱井翔呆在了当场,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

和也望着春天才有的幽蓝天空,无声地叹了口气……
“……之后,润执意要去找他的Oにさん……然后,我们跟了出去……已经不见他们的踪影了……等找到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简直……”

和也不住地摇着头……陷入当时令人恐惧的忆象中,眉头纠结的更紧了……

“我和润找到他们的时候,只看见大野智一把刀插进了那个女生的胸口,然后猛得拔了出来,往旁边一甩……周围还有另两个人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还有一个受了重伤的人突然拿着另一把刀想要从背后攻击他,他突然像疯了一样跟那个人扭打起来,他自己早已是浑身是血了,头也在不住的流血……等我们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杀死了那个人,不停地用刀捅那具尸体……”

和也说着说着,嘴唇有些颤抖,神色惊惧……手不由自主的模仿当时大野如同魔鬼一般不停刺杀尸体的动作……

“……润看到那些尸体,不知为何突然叫了起来……一直说着‘是他们……是他们……’,问他,他已经什么都说不清楚了……我们都害怕的跌在了地上……我想拉着润走……可是他死死地扒住墙,怎么也不肯走,盯着那些尸体……不停地说‘是他们……是他们……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一直反复不停的……重复说着这样的话……”

相叶听着和也复述着当年的场面,仿佛看见当时血腥残酷的景象……由脚底而上浮起的冷气充盈了感官……不禁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发抖……

“我们当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不知过了多久……樱井翔不知怎么来了……才阻止了他,润不顾我的阻止也冲了过去……我趁他们都不注意的时候,把角落的这把刀藏了起来……然后樱井翔就找人清理了现场……”

和也一圈砸在铁网上,铁网吱呀晃悠个不停,发出摩擦的刺耳声……

“我不知道樱井翔跟润谈了什么,我不知道为何大野智会一口咬定润是凶手……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连律师都被樱井翔的人收买了……我更不明白的是,为何润就这么承认了是自己做的……于是,他就被送去少年管制所了……”

“我去求樱井翔……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它那副冷淡的表情,不过他确实给了我一个允诺,一个让我带走润的允诺,只是,要求我们刑事期限十五年内不许呆在这里……我带着润逃离了……然后……就碰到中居了……”

和也的声音慢慢轻了下来……显然,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
关于之后的事情……也是真正痛苦生活的开始……
不想再提,也没有提的必要了。


拳头没有离开冰冷的铁网……
突然有一些温暖传递了过来……
是相叶的手,覆盖住了和也冰冷的拳头……和也有些吃惊地看着相叶冷静地眼眸……彼此对视……

“对不起……我……”相叶不知说什么好……只是想向和也道歉……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从来没有对不起我……”和也缓缓放下了自己的手,离开那个有些让他不熟悉的温暖感觉……这个温暖……不是属于我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只是盲目地喜欢着他……”

相叶想起了曾经与和也相遇的一些事情,当初只是以为他只是个一心想报仇的,一心想利用他的“暴徒”罢了……原来……他……有着这些从来不为外人知的原因……

虽然他只是草草带过他曾经的遭遇……
虽然他并没有对任何人述说他曾经受到的痛苦……
但是,他的眼神和表情却足以说明那些他曾经受到的非人待遇……
而我,我的痛苦跟他想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相叶突然懊丧起来,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陷入一种根本没有回报的感情中……却远不知真正的痛苦是什么……
看着面前的这个人,自己了解的太少太少了,但是即便是这仅有的一些了解,自己也是远远比不上的……自己的自怨自艾简直是……

相叶看着和也微微驼着背,在日光下的剪影显得如此寂寥,眼神还带着些许戾气……
心中慢慢升腾了一种无法命名的情绪……
这种情绪是从来没有过的……
但是,自己怎么捕捉,也无法抓住它的形状……

“你……还爱着他吗?”和也的声音单薄而清亮……“我想把这把刀交给你……你来做决定……”

“……为什么……给我……”相叶有些惊讶……或者说……有些怵了这个东西背后的沉重……

和也笑了……笑的释然……相叶看着他的笑颜,呆了……

“去交给他吧……相信我……他从来没有因为大野智的事情怪过你……你,一直在自责吧……用这件东西,拯救你自己吧……”和也说的云淡风清,浅然笑面嫣然……把东西塞在了呆愣地相叶的手里,缓缓地走出这个死巷……

“相叶……我不想再在‘死巷’里纠结了……我,不想再痛苦了……那些我知道的,我不知道的,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和也……”相叶想要留住他……

“再见了……哦,不……不要再见了……我们彼此的纠缠,从我这里开始解开吧……”

相叶上前跟随了几步:“和也……那润呢……你不见吗?”

“……帮我对他捎个口信……”和也听到润的名字,顿了顿,头没有回转,只是低了下去……“告诉他……‘幸福’的结果不能随心所欲,但是要让自己无怨无悔……”

相叶看着他慢慢的离开……自己不由自主地追了上去……追上了转角处……
左看,右看……
已经不见了和也那瘦弱的,驼着背的身影……

和也……你……
就这么走了吗……



“‘幸福’的结果不能随心所欲,但是要无怨无悔……”
相叶不断地咀嚼着这句话……
看着自己手上的那件令人不敢直视的东西……
心情有些彷徨……

只是一会儿……
好像……
自己内心的死结……
已经有些松动了……

之后……
相叶最后看了一眼那个死巷……

转身,离开。


“我会自己给自己一个交代的。”
这是相叶对自己的约定……







日光翕然……
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太阳温暖而不灼热……
散发着和煦的日照和明媚……

这是,一个难得的,看似美好的一天。

樱井翔每天都会固定在智的房间里停留……
从开始的几个小时,慢慢地半天,如今几乎是一清早就来……
看着智沉睡的脸……发着呆……
似乎看上去很幸福……
不停地说着什么……
说着过去……
说着未来……

润每天也会固定来……
但却不进入……
只是在门外看着他们……
远远地看着床上的人……
听着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话题……

上次揍了樱井翔一拳……
是自己无法允许他对智那样自暴自弃……
智是不会死的……
智要比他所了解的,更加坚强……
这是这段时间自己跟智相处得出的结论……

润缓缓地走在医院的走廊上,朝着智的病房走去……
外面和煦的阳光倾洒进来……
润轻轻地举起手遮挡住了照亮他半边脸颊的明媚……
好久……没有见到阳光了……
有些徜徉这样的温暖和宁静……
停下了脚步……
闭上眼睛……
感受……

好像回到了名古屋……
好像看到了智在阳光下晒着衣服一样……
好像看到智发着光芒一样……
……

正当润独自沉浸在太阳所带来的幻梦中……
突然被一个人抓住,那份冲击力让自己差点站不稳……



樱井翔?
面前的是樱井翔依然憔悴不已,却满面着急和慌张的神色……

“智!智!他……他……不见了……”
他的声音颤抖着,浑身都不安的发着抖……
润的手也抓住了樱井翔,十分惊讶:“怎么会!他不是还昏迷着吗?怎么会不见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去的时候……床上已经空了……”樱井翔瞳孔失焦,犹疑惊恐的视线不住的乱晃……“他是不是被谁带走了?他是不是……啊!是东山桑!是他!是喜多川様!是他们……一定是他们……我要把智要回来……我要救他……救他……”
樱井翔喃喃自语着,已经不知所措……

润看着这样的他……蹙着眉头……对着他大喊着:“你冷静一点……问问医生或者护士再说……”
樱井翔总是这样……只要一遇到智的事情,马上就……失去理智了……

他……以前就是这样的……现在依然没有变……甚至,更加的……
润看着这样的翔……心里有一种难以琢磨的心思游离……



“先四处找找吧!”润的提议并没有安抚慌乱的翔几分……
润心下暗自叹气……让他先去医院的后门找,自己则去医院的前门寻找……
翔只是不知所措地按照润的安排跌跌撞撞地去了……
润看着这样的人,这样的背影……
心中那些难以琢磨的心思更深切了……

他……
真的很爱他……
我……
不输他……
吗?


润抛开了对自我不信任的这种思绪……
深吸了一口气……
冲下了楼,去寻找那个让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阳光……
真的很美好……
美好到让人觉得虚幻……

虚幻的是阳光?
还是人?

润张着嘴……呆呆地站着……
呆望着那张让他久违的笑颜……


他?他醒了吗?


一下楼刚进入前门附近的草坪,这个曾经自己与智在雨天相会的草坪……
那个如同天使一般来到自己身边,突破了黑暗的白色……
还有那张温润和悦的笑颜……

智……
就站在那里……
那棵樱花树之下……

抬着头,享受着阳光的沐浴和亲吻……
枝叶,荡漾……
影子斑驳地映在他的头上,身上……
撒出来的光斑晃动,飘摇,一圈圈的光晕,一丝丝的光辉……

他,笑的如此唯美……
嘴角的弧度如此……恰到好处……
眼神闪着光芒,随着枝叶摇摆……
眉头时而抬起,放下……生动而魅惑……

润,看着这样的他……呆了……

这样的熟悉,而……陌生!?




好像是注意到了自己的凝视的目光……

智朝着自己这里看了过来……

“润。”

距离有点远……没听清楚他的声音……
但是从他嘴唇的开合……知道,他在叫自己……


脚不由自主的,不听使唤的……
朝着他,飞奔而去……

然后,不由自主的,拥抱住了他……
拥抱住了这个完全不切实际的人……
想要,确定他……
其实还存在着……

抱着……
紧紧的……


润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思考了……
一片空白……
随着意志,随着感官……
抱紧智……




草地有些细碎的声音……
翔,也走了过来……
脸上是释然的表情……
是松了口气的表情……
还好……他没事……



阳光知道……

翔的眼泪……被慢慢地蒸发了……




樱花树枝叶的缝隙处,是三人的纠缠,三人的痛苦……
它只是静静地看着……
从过往到现在……
不言不语……
随着风偶尔摇曳着树枝……
那沙沙的声音……
是它难以掩饰的叹息……

越来越多的含苞待放的骨朵,悄悄爬上了枝头……



大概……
快释放了……

那生命短暂却消逝华丽的樱花……

如同浓烈的爱一样……

在最美好的一刻消失……

只留下记忆的美景……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