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我们不是在参加庙会吗?怎么会在这里?”大野智黏黏软软的声音从松本润的耳边传来,幽幽地,仿佛从空谷里传来的气息……

松本润一把将自己跟智分开,吃惊地看着他……

阳光让他脸颊的轮廓晕了一圈羽光,柔美的,平静无波的眼眸,还有略带疑问的表情……

“你……你……”润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智无害又单纯的脸……“你……又全部忘记了吗?”

“……忘记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智微微歪了歪头,微睁着闪亮的眼睛看着一脸惊讶的润。

“啊……那个……”润不知从何说起,只是吐出了几个单音节……心情复杂……既是为难……好像又有些庆幸……

“我该想起什么吗?”智看着润的失措,抬起眉头……眉宇之间,有些困惑……

“不……这样就好……现在这样……就好了……”润轻轻捧着智有些消瘦的脸……拇指在他温润的脸上轻柔地摩挲着,慢慢露出一种释然的笑容……

忘记吧……把那些痛苦都忘记吧……
不管你会忘记几次……
只要,你不要把我忘记……

樱井翔在他们对话的时候,藏在了树的影子里,樱花树遮去他的身体,做了掩护……
不敢上前……

当听到他又忘记了那些残酷的事情……
心中弥漫着复杂的情绪……
不似当初他第一遗忘所带给自己的狂喜……

但,还是安慰的……
这样智就幸福了吧,停留在名古屋的那时的宁静中了吗?

望着阳光下的那两人,光线衬托着他们,画面甚是美丽……
仿佛眼前的景象返回到了当初在那寺庙里,他们曾经幸福的相互依偎……拥吻……
他就是你的幸福了吗?如果他能给你幸福的话……

经历了这么多事,如今的自己……真的,别无他求了……
眼神留恋地望了智……不能转移……
望着他犹如春风和煦的颜……
慢慢倒退了几步,终究避开了视线……
不想打扰他们……
轻轻地……

远离……




离开时,地上轻微踩断树枝的声音,脚踏青草的声音,还是引起了润的注意……
当润回头寻找声音的方向的时候,看到的是樱井翔带着腿伤,有些一瘸一拐的,孤单远离的身影……
突然不知为何,很想叫住他……
这种情绪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
也许是这些天他对智的感情触动了他,是惺惺相惜吗?还是别的……
虽然自己与他之间,不可避免的,终究要有一个人率先走开……
就这样让他走开吗?

虽然脑海里晃过了这么多起伏不定的情绪,还是朝着樱井翔离开的方向走了几步,趁他的身影还没有消失在转角的地方,胜过理智的声音还是喊了出来:“樱……”

“我们回名古屋吧!”
润突然被智大力地拉了一下,把他拉回到自己的身边,打断了他正要叫住樱井翔的声音……

智抓住润的胳膊……再一次地:“我们,回名古屋吧……”
润被智猛拽的力道有些惊讶……怎么突然……

“对了!马上就到了可以吊金枪鱼的时节了呢!”智笑的盎然而明媚……“老听滨口桑说金枪鱼怎么怎么厉害的……好想自己钓一次啊!肯定很有趣的……我还想钓好多好多鱼……还有鲈鱼……鳕鱼……”智快乐的望着天空,掰着自己的手指,述说着钓鱼的快乐……

润随着智兴奋不已的声音也回想到了他们之前在海钓时那些快乐的时光,嘴角也不由得泛起笑容……是啊……好想回去啊!但……这样可以吗?智的身体……

“智!智!”润打断了智兜自不停在说的兴奋样子,“智……你……你的头还疼吗?”

“润!”智倏地抓住润的手……一瞬间收起了笑容,慢慢地又扬起了嘴角,有些不自然,却尽量保持的笑容,“我没事的……我想回去,我们能马上就走吗?”

智眼神中的哀求让润一时心痛不已,根本无法抵抗,双手也捏紧了他的手,裹在了胸前:“……好,我们走……我们马上就走……”

润看着智的脸再次充满了阳光般的笑容……
也不禁对着他笑……
心下却有些不安……
这样的智,始终有些不对劲……
说不上来哪里的不对劲……
一种陌生感,又开始油然而上……
也许,只是自己多想了吧……
不要多想!

他……
只要快乐,就好了。



“在外面很久了吧……回病房吧!让医生再检查检查……”润牵起智的手,宛然一笑,朝着病房楼走去……“医生说没事了,我们就可以走了哦……”

“嗯……”智糊弄地答应了一声,任松本润牵拖着他,跟随在了他的背后……


看着润的背影……这个总是牵着自己的手走在自己前方的少年……
嘴角的笑容慢慢隐没……
眼色深沉,忧郁……
凝视着这个少年其实一直很单薄的背影……
用这副并不宽厚的肩膀扛着所有……
承担了那些不属于自己的沉重……

润……
其实我……
低下了头……


不期然的……
眼神又逐渐望向了刚才翔所消失的转角……
视线有些模糊,慢慢朦胧了视线……
是太阳……太灼热了吧……
晒的我……有些头晕……
应该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慢慢地,咬紧了自己的下唇……
用力地闭上眼睛……

再睁开的时候……
脸色亦已决绝……





请来了医生,为智做身体检查,润被护士隔离出了病房。
他并没有只是站在门外等,而是去寻找刚才黯然离开的那个人,因为,如果同智一起离开的话,起码要先通知他吧……
不再像上一次那样如同逃亡者一样。

不过……
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
出乎意料之外的,简简单单地,在樱井翔的病房找到了他……
可他,竟然已经换好了出门的衣服,床上的病服已经叠地整整齐齐放在角落,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床沿望着窗外发着呆……

房间的冷清,还有那种毫无生气的寂静让润有些压迫……



“樱井……君……你这是……”润稍微走进门口一步……
“你来做什么?”樱井翔依然看着窗外,神情丝毫未动……
“我……”润看着他,竟然说不出口……
“想要带他走吗……”翔平静地说出彼此早就心知肚明的事情,“等会儿,我会把智的出院手续办好的……”
“……”

房间里透过窗帘弱弱地撒进些阳光……
半开合的窗缝透过些调皮的风,把窗帘吹开……
阳光时而被遮挡,时而奔扑进房间,映在翔的身上,脸上……
忽明忽暗……

润站在阴影处,只是觉得好冷……
一种浑身凉透的感觉……
空寂!
对面那个人就是樱井翔吗?
丝毫感受不到他活着的气息……



翔慢慢站了起来,站在了飘起又飘落的帘幔之间,背对着润……

“他……很迷糊的……也很懒惰……从来不知道整理房间,而且东西喜欢乱放……”
“……”
“他……匆匆忙忙地时候容易犯错……容易摔跤……容易……伤到自己……”
“……”
“他……是个路盲哦……只知道记住周围的景色,从来不记路牌和号码……稍微走远了……就会迷路的……”
“……”
“他……虽然看上去呆呆地……可是,其实心思很纤细敏感……很容易受到伤害……很容易……自责……”
“……”
“他……看上去温和……其实很固执的……认定了一件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呢……顽固的要命……”
“……”
“他……其实很自卑……总觉得天底下不好的事情都是因为他自己而产生……呵呵……这,说不定是自傲的另一种表现吧,呵呵呵……”
“……”

幽幽地,如同忧伤的音符一样的声音,来自灵魂地声音……

翔慢慢转过身看着润,直视他的眼睛……
走向他,与他面对面……
平视……

“我能相信你吗?松本润。”

润也看着他,从他的复杂的神情里似乎读懂了许多东西,似乎也读懂了许多不想读到的内容……
润突然觉得第一次看清楚了樱井翔……

这个以前就一直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人……
这个每次因为自己靠近智而变得厌恶自己的人……
这个只要是跟智有关都会尽一切所能维护他的人……
这就是他,一个这么多年都未变的人……

这是怎样的深厚浓烈的感情啊!?
自己真的,能比吗?

不!
我并没有输!
感情,能用来比吗?
可以分输赢对错吗?

我,也尽了我的一切,不是吗?

润的内心不断地争斗矛盾着……



樱井翔见润迟迟没有回答,再一次的:“我,可以相信你吗?”

润眼眸中闪过许多情绪,当初带走智那种一意孤行地意志力早已被代替……
如今,考虑的更多,看问题的方式也比以前要豁达周全……
经一事长一智……

如果要给自己最爱的人真正的幸福的话,一定要完完全全地给他彻底的幸福……
而不是,逃避的幸福,压抑的幸福……
就像是过去那样……
那种幸福是不长久的……
也并不牢靠……

“我爱他并不比你少。樱井翔。”
然而,这是松本润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
于是。坚定地回答出来。
只有这一点,自己绝不退让……

翔闭上了眼,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仿佛是叹息一样……
“那,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了……”

也许说“托付”并不合适……
可对自己而言,如同珍宝一样的人,马上就要交给了别人了……

翔边说,边托起松本润的一只手……
往他手心里塞了一样东西,然后帮他五指合拢,然后紧紧握住他的手……


润被手心里的金属冰冷所小惊了一下……
疑惑地看着翔的眼睛:“是……什么……”
“交给他……帮我对他说……谢谢……还有……对不起……”
翔松开了润的手,眼睛不再看向润质问的眼神……




“樱井君,可以走了。”门口突然传来东山纪之冷淡的声音……

“祝……你们……幸福……”
樱井翔快速地从润的旁边擦身而过,经过润的时候,说出了这样的话……
最后两个字,翔说的很小声,小到连他自己也难以听见……
是用心碎的声音……拼合而成的两个字……

翔迅速消失在门口处……
快到润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快到,连他离开的表情都没有看到……
只是,突然的,握住那件冰冷的东西的手上……
不知何时,多了一颗水珠……
不断地,冰冷地,蒸发着……


“大野智”……
一个有些旧的学生名牌……
黑色的衬里,银白色的镶边……
微微闪着暗色的光泽……

润举起这个名牌仔细地观察着……
在光线的摇摆不定中……
这块黑色,遮挡了眼前的一片白茫茫……
满目充盈着智的名字……
应该是,只属于你和智的回忆吧……

这……
就是你……
樱井翔……
思念智的方式吗?




“润,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医生说我已经没事了哦!”智看到润从房门进来,就跳下床朝他跑了过去……
“智……”润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
“不,没什么……”润扬起灿烂明媚的笑容,“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马上吗?”
“嗯……下午就可以走了……”
“太好了……”智高兴地抱住了润……搂住他的腰,把头搁在润的肩膀上……“真是……太好了……”
逐渐地……声音变得有些低沉而缓慢……

智轻轻闭上了眼睛……

这样做,是最好的……
这样做……一定是最好的……



“润,怎么样……你会觉得幸福呢?”
毫无预兆地……智埋在润的颈项中……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幸福?你快乐……我就幸福了……”润紧紧搂着智,手攀着他的头,贴着自己的脸颊磨蹭着……“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

“这样……就可以了吗?”

智的声音慵懒而轻幽……
听不出任何情绪……

润抱着怀里的温暖……
跟刚才的不自信相比,确实安心了很多……
但是心底的深处依然有种深深地,扎了根似的的忧虑……

抱着自己最爱的人……
不愿理会这无法撇开的忧愁……
至少……
让自己稍微喘口气吧……
想要此刻拥有着属于自己的“幸福”……
多一刻,也好……

理论和实践总是会有冲突的……
前一刻还觉得自己不该因为眼前的幸福而忽略这背后的重重隐忧……
然后,那些理智的东西,却在看到自己所爱的人之后全部崩塌……



手里紧紧捏住的冰冷还没有交给智……

该怎么交给他?
要交给他吗?
为什么自己在犹豫?
在担心什么?
还是对自己的不自信?

矛盾从未息止……

烦恼……

暂时……

不多想了……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