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起身,站在没有阳光的死角……
在窗帘的缝隙中……
紧紧攥着窗帘的一角,捏在手心,掩住自己……

看着翔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那辆自己熟悉的宾士前……
他回头朝这里看了一眼……
连忙把自己隐藏在了墙角边……
尽管他肯定看不到……
自己还是害怕的躲了起来……

不能再让他看到我了……

翔……
樱井翔……

车,绝尘而去……
我看到了你上车前的叹息……
也看到了你目光中的隐隐的痛苦……

心痛到无法自已……
都是,我造成的……
如果没有我……

翔……
我真的,从来没有要求你为我做什么……
我,最不希望的,就是对你有亏欠……
可我,已经习惯了在你身边……
我才是最自私的那个……
我真是,恬不知耻的人呢……

像我这种已经满身罪恶的人……
你不该因为我而蒙上污点……

翔,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不一般……
很早很早,就知道了……

东山桑说的没错……
像我这种人,只会害了你……

翔……
你所身处的世界……
永远不会容纳得下我的……
你跟我,原本就是两种人……
一切的交集都是错误……

我会好好赎罪的……
我欠你的,恐怕我今生还不了你了……
对不起,其实我……

……

不,没什么……没什么……


智半倚靠在病床上……
在翔坐上了车之后,便离开窗口了……
一切都该结束了。
与翔的一切……




润回来的时候神情有些纠结,低着头走进了房门……

智看着润……
这个无故被卷入这场漩涡的少年……


“润,怎么样……你会觉得幸福呢?”
抱着他,给予自己身上最后残存的温度……

“幸福?你快乐……我就幸福了……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

润的手还是一如当初的温暖……
这个曾经总是跟随在自己身后的男孩……
不知不觉的……
已经成了一个可靠的少年了……

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我是真的曾经怨恨过他,伤害过他……
不断地想着,如果不是他……
如果不是遇见他……
就不会……

我只是毫无理智的在他身上发泄愤怒……
对一个完全无辜的,完全失措的孩子……

这一切,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
一切的源头都在自己身上……

如果当时我能跟翔早点说清楚……
如果当时我能早点跟和美说清楚……
如果当时我追上她……
如果当时我能保护她……
如果……


一切都是因为我……
我这种人……
这种根本不该存在的人……



走出病房大楼的时候,润先下了最后的一节阶梯,转过身,帮智整理了一下领口:“我们……要走了哦……”
智的笑容平静而温暖,手握住润整理着自己衣物的手:“嗯。”
润反手捏住智的手,凝视着他温润莞尔的表情……
这次,没有让自己牵拖着他走,等着他下了台阶,看着他,与他肩并肩的……

这次,智,我终于可以跟你一起走下去了……
这次,终于不是我一厢情愿了吧……

润心中的困扰依然……但是,顾不了这么多了……


两个人往医院的大门处走去……

突然的……
有些粉红色的碎片飘了下来……

智停下了脚步,伸出了手,让那些碎片缓缓飘落在手心……

“润……樱花……盛开了哦……终于……开了……”

一片,两片,三片……
渐渐地……
变成了越来越多……

在清风地迎合下……
刚开的樱花就飘落了……

也许,樱花亦有感情?
它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智转过身,松开了润的手,往樱树的地方缓缓走了几步……
身上散落了不少花瓣……

润没有跟上去,只是在这绝美的景象中注目着智……

智微笑着,在樱花的衬托下,显得凄美无比……
神情中有种让人看不真切的东西……
而那双朦胧的眼神中,却幽深的空无一物……
弥散着一种绝望的东西……

虽然笑容是温和的……
却说不出的有种残酷的的美……
让润觉得惊心动魄的残酷……

再一次的……
陌生……
这样的智,为何如此的陌生?


润本想忽略的困扰再一次涌上心头……
这次……更强烈……

不敢走上前……
没有像以前一样……
以前只要看到智有那种绝望的表情时,自己一定会冲上去拥抱住他,告诉他,还有自己陪在他的身边……
这次不同……

那样巨大的黑洞是什么?
吞噬着他……

“智……”
润张开了嘴,不能自已的呼唤着他,声音有些颤抖……

智隔着樱花看向了忧心忡忡地润……
慢慢又走向了润……
拉起了润的手,露出大大的笑容……

“走吧……不用替我担心……”

这次……换智牵拖着他,走在了前面……

智走的很快,没有让润看到他的表情……
看着智的肩头似乎微微有些颤抖……

智,你哭了吧……
顺着樱花,有些水珠飘落在自己的手上……

原来,那些樱花,是智的眼泪……

智,你……其实你……

舍不得……那个人……

对吗?




高速行驶的列车……
窗外景色不断地向后倒退着,仿佛那些永远不再倒退的记忆……
上一次,没有仔细看窗外的风景。那是因为,自己的心全权地系在了智的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不断流逝着的,不断晃过的,不留痕迹的景色……
美丽,却转瞬即逝……
像刚才的樱花一样……

润手搁在桌上,半支着头,双目怔怔地看着明净无尘的车窗外……
窗上映着自己的表情……
润没有仔细看自己的表情……

智在两人沉默的时候,时不时说着那些有关于鱼的话题……
一句两句的……
三句四句的……
然后,继续陷入沉默中……

“润……我们该去滨口桑那里打个招呼吧……他一定会担心我们的……”
“……”
“哦,对了……我们大半月没回去了……不知房东会不会把房子收回去……”
“……”
“还有……我上次晾的衣服还没收回来呢……”
“……”

“智……”
润突然打断了智的话,放下了支撑自己的手,很凝重地看着他……
“智,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说……”
说着,手便往自己的口袋伸去,想要拿什么东西……

“滴——————”
列车冷不防发出了停站的电铃声……
润毫无准备的被响起的声音震了一下……


“润……到站了。”
智的目光毫无微澜……扬了扬嘴角,抓住润刚想伸入口袋里的手,用力把他从座位里拖了出来……
“润……不要多想,不用多想……”

智的手覆上润一路上就紧蹙的眉头,微微地揉了一下……随后手轻轻地放在了他的头上,慢慢揉了揉那头软软地,发梢微卷的密发……
“润,我要你幸福。”

说完,头很坚决的一回,把他拉下了列车。

这样的智让自己感动,却也陌生……
突然间,眼眶泛酸……
眼前,智的背影,突然变模糊了……
一层雾气浮上了自己的眼眸……

智,我真的,很想幸福……
我快忘记了,幸福的滋味……

闭上了双目,想锁住眼眶里的湿气,用力呼吸,不让泪滴了下来……
顺着智的背影……再次睁开眼睛……
这样的背影……
好像,始终不曾属于我……

这一场浮生偷欢,醉里寻梦……
终究是昙花一现……

我可以这么下去吗?
可以吗?




房子。
还是老样子。
竟然毫无变化……
而且还纤尘不染……

有人打扫吗?


本来找寻房东想问个究竟……
才从他口中知道,这个房子在智和自己住院的那些天,就已经易主……
房东怎么也不肯说出房子的新主人是谁,说是合同里注明了不能说。
可,这房子却是为他们而准备的。

润站在这个曾经让他幻想着幸福的房间……
环顾着这个根本跟半月前毫无变化的周围……
嘴角无意识的抽动了一下……
我知道是谁,是谁买了这个房子。
除了樱井翔,不做第二人选。

他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痛苦。
心中难捱的疼痛。

樱井翔!
这是你的好意?
你希望智幸福的好意?

你却不明白,我想要给智的幸福是没有杂质的……
你这么做,我却永远得不到纯粹了……

这里,突然也给了自己陌生的感觉……


润走到前檐平台处……
这里,在不远的过去……
曾经有着自己与智一些依稀幸福的景象……
好想,停留在那个时候,那个只属于我们的时光……

润慢慢的坐下,然后躺在了平台上,闭上眼睛深深呼吸着夹杂着海水清新的空气……
这样的惬意,这样的宁静……我又得到了……
为什么……却没有高兴的感觉。


倏忽,不知何时有一丝柔软,落在嘴唇上的触觉……
轻柔得像拂动湖面的柳丝,令人不可思议,同样也不真实……
润震惊地睁开眼睛……

是智!
智的气息略上了面颊,润这才醒悟,这个让他留恋不已的人,正吻着自己……

这是智吗?这是智会做的事情吗?
手握住了智俯身的双肩,有些用力,是推开他好?还是……
可,这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不是吗?

智感受到他的抗拒,揽住他的腰,然后轻轻移开自己的唇,微微触碰着润的脸颊,滑至鼻梁……眼睫……眉梢……最后,落在了额头……


“智……你……”

“不要说话……”

智的眼色深沉,看不真切……
然后智扬起一丝戚戚然的笑颜,接着把嘴唇落在了润的脸上,脖子……甚至领口……
若即若离……

“智!你干什么!”润有些呼吸不受控制……因为被智挑拨着有些难以自已……却也不由自主的扶上了智的腰……

智没有理会,依然用温柔的出离的方式轻吻着润……手开始慢慢帮他解开上衣的扣子……慢慢地,嘴唇移下去,触碰着,蜻蜓点水一样……

润渐渐心旌摇荡,有些把持不住了,脸上因为情欲而透出薄薄的一层粉色,眼神也开始有些迷蒙起来,呼吸逐渐沉重起伏……
手无法控制的伸入智的衣摆下方,抚摸着他的身躯……
智的周身都在微微的战栗着,与动作不一致的青涩与害怕……却依然不停地吻着润……
你是在强迫着自己做些什么?智……

智的吻慢慢地往下移动着,经过了胸膛,蔓延到了腹部……
突然裤带抽开时,锁头碰撞的金属声唤醒了已经被情欲几乎折磨地丧失理智的润……
润一个转身就把智压在了身下,阻止了智的动作,深深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双有些错愕的眼神……
然后起身,跪坐在地板上,喘息着……
现在,不是失去理智的时候……

“……停、停下来……智!”
看着智眼角有些泛红,咬了咬牙……

“润……我想让你高兴……你从我们离开就没有高兴过。”智侧着脸低眸说道。

泪无声无息的滑过了润的脸颊……
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等发现的时候,脸上已经充满了冰凉……

智皱着眉头,支起自己的身体:“润!为什么要哭……”手急忙扶上他湿润的脸颊,“我……做错什么了吗?对不起……我只是想……”智突然噤口……

润只是独自陷入自己的难以遏制的复杂情绪中,却没有忽略了智言语中个的不妥……

智再一次的紧紧抱住了润因为流泪而慢慢轻抖的身体……
“对不起……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智……”头埋在智的肩窝,倾听着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呼吸和心跳,感受着智充盈着自己拥抱的温暖感觉,“我要你……不要再骗自己了……”

智遽然离开润的怀抱……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智,你……是不是……”润有些迟疑,“已经恢复记忆了……”
其实,自己的怀疑在医院那天,看到那个觉得陌生的他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因为太过于痛苦,而选择逃避,选择忘记的智……
与现在这个,不再露出迷离神色的,态度异常的智……
有太多的不同了,太多的异样,令自己不得不这么想……

那个跟自己在一起生活一个多月的智,总是在为了自己不明就里的日子而困惑……而不断地询问着自己,不断地纠缠自己遗忘的过去……
如今的智,早就没有当初那份困惑,神色中多了一份凄然认命的感觉……仿佛曾经,仿佛过去,仿佛……那个人……从不曾让他在意似的……

于是,想要试着问他。
是测试?还是留给自己最后一丝希望?
如果,如果……
他就此否认的话……
我就会相信他的……
智,你否认吧。

智听到润的这句话,当下有些怔忡……
微微动了动嘴唇,结果……什么也没说……

须臾……

智低着眼眸,依然什么都不说。

润失望了。
他知道,他猜对了。
没有否认,就是承认。

“你为什么隐瞒这件事情……”润不禁想到在医院的时候,他的快乐的样子,温和的样子难道都是装出来的,为什么,要伪装自己呢?

不知哪里突然冒出一个令自己痛苦的念头,令自己一凛的念头……
“智……你只是做戏给樱井翔看吗?”润脸色痛苦地抓住智的身体,很用力……用力到自己的手指都在疼……“到最后……你还是要利用我吗?智……”

被润的手掐的生疼,智咬着牙忍着痛觉,却脸色凄然的看着润:“润……我……”

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或许自己不该解释……
其实自己从来没有想要利用润……
可是,如今想起来,这又何尝不是利用呢?

只是,单纯的想要润幸福而已。
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会去做的……
对润,我绝不是单纯的赎罪而已……
对这个令自己心疼的少年,有着太多复杂的感情了……
那一个月里,我,真的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了……
唯一的亲人……

因为他的痛苦而痛苦,因为他的快乐而快乐……
那些平静的日子自己如同至宝……
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平静安逸,没有压力的生活……

我该怎么对他说……
润……


“你为什么不解释呢?你为什么不否认呢?你刚才只是因为过去,想要补偿才那样对我的吧!智?!”
请你否认吧……
为什么不对我说,这一切只是我的错觉……
为什么不对我说,这一切只是我的误会……

智看着悲痛不已的润……“过去……对不起……一直都对不起你……我不该把罪过埋怨在你身上……我不该,逃避自己的罪责……”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我只是希望你否认,你就不能骗骗我吗……”润垮下了双肩……头垂着,抵着智的肩头……原来你真的全部想起来了,包括五年前的一切……
这再一次的确认,让润几近崩溃……

“原来,你真的对我只是想补偿而已……只有补偿吗……我们之间只剩下了补偿吗……”
润猛然一抬头……神色痛楚……“要补偿是吧……我要你补偿我!”

说完就用力地揽过智的身体,狠狠地吻住他……
一把扯开智的衣服,也退去了自己的衣服……
用自己的双手锁紧智的身体,手指用力的掐出一个个红色的印迹……
智浑身的肌肉都紧绷着……丝毫不见放松,依然战栗着……
却不反抗,甚至迎合着,对着润的吻回应着……

润好似故意要让他受不了,解开他的裤子手就开始往下探去……
智有些不舒服,皱着眉头,脸上开始微微渗出汗水……
却还是强迫自己忍受着,微微轻摆的身体,磨蹭着两人紧贴的身躯,主动迎合着润……
润抬头看着智皱眉难受的样子,还有拼命想要取悦自己的样子……
紧紧闭上了眼睛……
猛得,站起身,不再进行下去……

拳头握的很紧,几乎要把自己的手心掐出血迹……
“我爱的人,不是你。我的智,是不会这样的……你不欠我什么,我不奢求你的报答,更不喜欢你用身体来补偿我什么……”





拾起他的被自己丢落在一旁的衣服,走到智的身边,盖住他衣衫不整的身体:“我不需要一个连真心都抛弃的人……”

智看着润,却扯出了一丝苦笑……
是不是,我连这样的价值都没有了……

润再次回头捡起自己的衣服,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
扔在了智的面前……

黑色的,小小的,一个令智感到熟悉又陌生的东西……
那东西在榻榻米上跌落又弹了一下,最终以正面,定在了地上……

当智看清楚的时候,几乎惊骇地倒抽一口凉气……
“为什么……你……怎么会有……这个……”
手有些颤抖地捡起自己小学时名牌……
没有忘记……从来没有忘记……
这个与翔第一次相遇时的羁绊……
突然间,过去纯真年代的记忆重新流转……

“这是他在我们临行前给我的……他一直珍藏的……”润站在台檐上,从他脸上的痛苦却依稀留恋的神色中转开,望着远处海平线的地方……安静的,平淡的……“智,你,一直都是爱着他的吧。”
“你,早就爱上樱井翔了……从五年前就已经……爱他了……也许……更早……早到我还没有认识你的时候……”
润缓缓地,终于面对了自己早就知道的事实……

智双瞳忡忡地看着润冷静的侧面,凉风飒飒吹过润的发梢,带动了那些微卷的发……略过了他俊朗明媚的面容……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直逃避他,一直拒绝他……我也不明白你们这五年是怎么过的……我也不能理解为何他这么爱你,依然会对你施暴,甚至……”
润的眼神直直地,想到了当初与他在医院里相见,他浑身是伤的令人震惊的样子……
“我不了解你们之间的一切……但我却很清楚,你们彼此相爱……既然相爱,为什么不能好好地在一起呢……为什么还要彼此伤害……”
润转头看向智已经凝神的神色……他的思绪,好像游走到了一个不知名的空间……
“智,为什么不对自己坦诚一点呢!”
“……”
“智,你要我幸福……但是……你的幸福,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润……你何必为了我这种人……”智露出一丝哀愁和对自己的鄙夷,缓缓说道。
“智!不要看轻自己!”润又走到他的身边,少年明朗的容颜耀眼而刺目,让智不能直视……
“我和他都爱着你,你在我和他的心里,就是一个无可替代的存在……我不准你看轻自己,对自己好一些,爱自己多一些……”
两行清泪滑过智的柔和的脸颊,眼神被眼泪洗涮的有些清朗……
“我能吗?我有资格吗?我也可以幸福吗?我这种人……”
润捧住智的脸颊……拇指摩挲着他的脸,擦去他的眼泪……
“你可以!你可以的!你不是‘这种人’,你是我最爱的小智,你是我最崇拜的Oにさん,我爱你。”少年的脸因为最终自己的放手而哭泣,“因为我爱你。所以你一定要快乐的跟自己深爱的人在一起。”
智扑倒在了润的臂弯:“你为什么不恨我,为什么不恨翔……是我们两个……我们两个都对你不公平啊!”
润的手扶着智的头,缓慢的抚摸着:“因为我爱你。我一直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智已经不能忍住哭泣,这样的润面前,自己实在是太渺小了……
自己的胸口像被人用力攥住了,感到呼吸困难,闷痛不已……
为什么,这样的少年能这么为了自己付出……
对于爱,自己一直是被动接受的一方,从来不敢主动去做些什么……
也许是怕受伤害,也许是怕现实的残酷……
从来没有想过去放任自己的意志,只是随遇而安的顺服一切。
没有自我,没有真心,没有珍惜,没有追求……
一切只是放任而已。
其实,这才是自己真正自私的地方……
默默地,为了保护自己,却伤害了别人……
包括……自己最深爱的人……

恸哭……
第一次情感的宣泄……
宣泄在了这个少年宽仁的胸怀之下……
我又再一次亏欠了一个人,而这次……也是同样无法回报吗?

少年的身躯,裸露的肩头,在轻颤,湿了润臂弯一片……

润何尝不是在心痛……
只是,释然的感觉更甚……

和也……
放弃,原来是这种感觉……
这种酸楚的,却有一丝解脱的感觉……

和也,你永远打不通的电话,永远无法寻找的身影……
果然,也是,放弃了我吧……
如同那天催促着我和智一起离开那样……

呵呵……
我,也学会放弃了哦……
放弃不属于自己的爱……
让自己最爱的人跟他所爱的人在一起……

我终于明白你的感受了……





站台上,黄昏凄凉,夕阳斜下。

色泽如火的夕阳慢慢被鲜红发紫的条絮状的云层遮去半边色彩……
红色的光芒有些黯淡……
阴影开始有些模糊了……

刚来,就要离开了吧……
智和润彼此对视着,没有人说话……

哽喉……凝噎……
却忍住想再次落泪的冲动……

“智。”
“嗯。”
“记得要去找他。”
“嗯。”
“他真的很爱很爱你……爱到几乎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
“我知道。”
“答应我,好好去幸福。”
“我跟他……”其实不可能有结果的……这是智没有说出的后半截话……
“智!你一定要幸福。这就是我的愿望。”
“润,谢谢你……”
润做了个止住的手势:“我说过,我不要你对我说‘谢谢’。”
“我……不知说什么……”
“不需要说什么,只要实现你曾经的诺言,你说,你希望我幸福,那么,就去实现我的愿望。”


列车快速的开始进站,带起的风吹动了少年的衣摆……吹动了少年的发丝……

润慢慢走向智再一次用力拥紧了他瘦弱的身躯……
抱着智的手有些收紧……
让我,再最后拥有他一次吧……
我深爱的人……

缓缓地,拨开他前额被风吹乱的刘海……轻轻留下一个吻……
“智……我爱你……如果我们还能再相见……我一定能云淡风清的跟你聊着那些属于我们的快乐日子的……”

智露出柔和而释然的笑容……“润……虽然你不让我说‘谢谢’,我依然要谢谢你对我的爱,如果我们还能相见……我依然会牢记你对我的爱……永远不会忘记。”

润慢慢松开了智,双手转而握紧他的双手,交给了他的行囊,看着他登上了列车,却依然不松手……

这一松手,就再也不能握紧了……


“智,以后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嗯。”
“智,以后要自己煮饭了哦!”
“嗯。”
“智,以后,钓鱼时一定要擦防晒霜哦!”
“嗯……”
“智……以后,想说什么就要说出来哦……”
“嗯……”
“智……还有千万要记得——”

润还想说什么,此时……列车的门缓缓地关闭了……
隔断了智和润最后的紧握的双手……
也打断了他最后的叮咛……

智双手贴着窗口……想要看清润的嘴型……
却看不明白……

列车缓缓启动了……
智在车内一直看着润……
润随着列车而慢慢的跑了起来……智也在车厢里移动着……
双方还想彼此最后看对方一眼……

润在站台的尽头停住了……
智在车厢的尾部停住了……

润看着远去的智……
突然大声喊着,用尽了一切的力气,几乎要喊穿自己的喉咙:“智!我们一定会再见的……我一定要变成一个真正优秀的男人来见你的……智——”
然后慢慢变成了低喃:“智,我一定会努力变成一个不输给樱井翔的优秀男人的……如果不是你也爱着他的话,我绝对不会放开你的……如果你不幸福的话,如果他没有给你幸福的话……”

润的眼眸渐渐变暗……
脸上的泪痕已经横七竖八……
用手抹去脸上最后的软弱……
眼神渐渐变得坚强而成熟……
看着车厢在远处消失成了一个黑点……
……




智呆呆地看着远处站在站台末尾的润朝着自己喊了些什么……
再回神的时候,早就不见了那个已经消失在自己泪光中的人……
脸上,胸口上都有些冰凉……
原来,自己已经泪湿了胸襟一片……

车厢空荡荡的,只有几个人坐着……
随意找了个座位,失神地坐了下来……
望着自己下午才看过的风景,再一次倒转……
不似真实……

我真是辜负了一个又一个的人……
去见翔吗?
我可以去见他吗?

“你可以!你可以的!”
忽然,脑海里想起刚才润的声音……

“我去见他……润……让我,这次不再辜负你……”

智本来恍惚的表情突然崩溃……
毫无办法的,停不住的哭了起来,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只有眼泪嘀嗒嘀嗒的回响……

从口袋里拿出那件让自己心伤的东西……
那个名牌……
紧紧地握着……
翔竟然会保留这个……

想起曾经的相遇……
想起他总是爱耍少爷脾气……
想起他因为父亲的离世而苍白的容颜……
想起他再一次回来时变得让自己有些不认识……
想起他跟和美,还有自己之间的过节……
想起那天,那件事发生前,自己对他说的狠话……
想起他紧紧抱住自己,阻止自己满手的罪恶……
想起失忆后他对自己的点点滴滴……

还有,他曾经对自己用强时的悲愤和痛楚……
还有,那天,杀了中居时,他说要跟我一起去死……

太多了……
这样沉重而执着的爱……

这才是东山桑曾经对我说的那些话的原因吧。

在沉睡的那几天……
每天都能听到翔温柔的话语……
每天说着我们那些过去……
还描绘着我们的将来……
想要醒过来……
想要醒过来看着那张自己迫切想见的容颜……
但是……
当自己那天刚刚醒了过来,想要找寻翔的时候……
只看见东山桑冷淡的表情……
他说的没错……
我的存在……
只会害了翔……
我一直是个害人精,不是吗?

润,我跟翔确实是没有结果的……
他,背负了太多平凡人不能背负的东西……
从小,我就知道了……
他注定了,将来要不同凡响的……
而我,只想要平静而自由的人生……

纵然他爱我……
纵然,我……也……
有些东西,却不能随着意志而动……

但,我会去见他……
我会好好的表达我自己的……
我很想好好地看着他……
我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看过他了……

列车疾驶着,夕阳缓缓落下……
等到了东京的时候……
已经华灯初上了……


智下了列车……
有些无措……
有些心头惶惶然……

手里依然紧紧捏着那块名牌……
然后放在了心口处……

仿佛这能给自己一些勇气……

翔……


咬住了下唇……
迈开脚步……
隐没在了东京密集的人群中……

少年的背影被东京吞噬……

在这华丽却冷漠的东京街头……

无人知晓一个憧憬即将要破碎……



东京……

夜深了……




有点粗糙,请凭感觉,别来专业= =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