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办好最后的退学手续,樱井翔面无表情的离开老师的办公室。
没有理会周围的窃窃私语和纷纷扰扰……
也没有理会躲在办公室门口一些好事的旁观者……
淡漠的,黑墨色的瞳孔毫无涟漪……

一切…
都无法引起自己的任何悸动了……


腿伤还是让自己有些不便。
出院后,不听东山的劝阻,还是要执意自己来办理退学手续……
因为这里,有太多的,跟他的回忆……
这里每个熟悉的角角落落,每个熟悉的走廊……
甚至有时会产生他还在自己身边的幻觉……


不知不觉间……
来到了社团教室。门没有锁,就这么进去了……
翔微微眯着眼,脸上有种恍若隔世的迷茫……
打开了窗门……
让阳光无阻的透了进来……

熟悉的气味,熟悉的光感度,熟悉的布局……
书桌上的理化书还摊在桌上,不知是哪个粗心人没有收起来……
低眸,顺手翻了几页……

“翔……我真的不喜欢这些豆芽符号!超级讨厌!我可以不学吗?而且我也不想当这个社团的冒牌利达……”

翔不禁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那什么都没有的前方……
突然看见在阳光的幻化下,智好像坐在桌子的前面,嘟着嘴抱怨着……
慢慢伸出手,想要抓住他……
空中悬浮的手,只是扑了个空……
然后翔的动作,定住,不动……

“智……不想学的话……就别学了……我不逼你了,我再也不会逼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了……”
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嘴角滑过了一些水珠,舌尖感受到了一丝艰涩,一丝咸苦的味道……

缓缓放下自己的手,眼睛转而定在了前方柜子上一副随手的涂鸦画上……

这是他无聊时随手画的漫画……
画的是一个奇特的小人偶,抱着一本书在苦恼着,书里的数字都飘了出来纠缠他,生动而形象,显得趣味盎然……
在这幅画的右下角,是他自己的签名“大野智”。

翔看着这幅画,不禁微微勾起了一抹笑容,却哀愁无比……
手勾勒着他名字的轮廓,一寸寸……一笔笔……
仿佛要把他的名字牢牢地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然后,在最后一笔的时候……
停了下来……

良久……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放手……
在放手的那刻,转身离开了教室……

“智……别了……”
声音从心底慢慢地回响,低哑的嘤咛……
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告别……


翔低着头,不能再看会勾起自己回忆的一切,直直地冲了出去……
紧抿着嘴,往大门口走去……



“翔!”
突然一个声音喊住了他急于离开的身影……

一个茶色发泽的织弱少年背着单肩书包站在翔的背后……
风把他的层次分明的发尾吹起,几丝遮挡了少年的面容……
杏仁般的清亮眼神望着前面那个曾经带给他爱与恨,悲与怒的人……

他比在医院里的时候更瘦了……
脸色苍白,神情萎靡而干枯……
不再像以前那样傲慢不羁了……
不再是那个霸道的,甚至令人害怕的樱井翔了……
而原因……
也只能是智吧……


翔没有马上转身,稍待,还是转身了,却没有直视他,眼神有些失焦……
“雅纪……”

相叶露出一抹笑容……浅浅的,温和的……
“翔,我们谈谈,好吗……”

翔犹豫了,眼神飘落地上,四处游走……
“我不知道……我……”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你,雅纪……

相叶上前几步,用手轻轻抬起他的头,强迫他失焦的眼神看向自己……
“翔!给我个机会,打开我们之间的心结……在你离开日本之前……”

翔要去英国的事情已经几乎传遍学校了,期间因为他和智的缺席,好事者编撰了很多的揣测,很多的捏造……
还有包括我的缺席……
在回到学校的这几天,当做耳旁风般的流言,好多好奇的目光盯着自己,还有竟然嬉皮笑脸上前询问的……
自己也只是用冷冽的眼色遏制这些好事者,然后无视。

那些经历过的事情,那些当事人的痛苦,只有自己心里明白……那些切身而痛的遭遇……
这冷漠而残酷的世界,没有人会在乎我们几人之间的爱恨情仇,一切都只是在别人茶余饭后的已经扭曲的谈资而已……
除了我们应该彼此珍惜以外……
这个世界不会再有任何人可以介入了……


翔跟随着相叶,默默地走在他的后面,缓缓地把眼光移上他的背影,移上那个以前总是元气满满的人……
在自己没有注意的时候,那个总是咧着大大的笑容的雅纪,已经消失了……

他的头发因为他的脚步而飘动,缓慢的……
没有扣上排扣的校服因为身体而有规律的微微飘起衣抉……
脚步移动的不紧不慢,沉稳的,寂静的脚步……

思绪繁杂……关于他的好多儿时往事也慢慢浮现……
自己对他一直一直都是感激的……
他是自己第一个朋友,第一个可以交心的人……
他也是第一个能忍受自己少爷脾气的人,同样也是第一个敢跟自己干架的人……
那些随着时间而逝的纯真……
那些不再回头的单纯……

我不是不知道,雅纪。
在你不顾一切北上来到东京的时候,在你那风尘仆仆的面容中……
我就知道了……
雅纪……

可我……



天空。
微微泛红的天空,云絮拢集……
楼顶。
依然是那个智最爱的楼顶。

相叶把翔带来了这里……

翔不知道为何相叶要把他带来这里,带到这个充满了“智”的地方……

“难怪智会喜欢这里了……”相叶闭着眼睛,享受清风的抚慰……然后睁开眼睛,攀附上及肩的护围墙,远视前方朦胧而密集的景物…… “似乎,这里有种‘解脱’的魔力……”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息出来。
翔只是失神地看着周遭,未说一句。

侧头看了看呆立的翔,拉开自己的书包,拿出一件用黑色塑胶袋包裹的东西:“翔,这是我对曾经伤害过他的补偿。”

翔呆滞了一下,并没有马上接过这个物件,看了一眼黑色塑胶袋,然后对上相叶的眼睛:“雅纪,这是……”

“拿着,我不想让你一直恨我呢……”相叶笑了,笑得平静而淡然,翔从来没有见过他有过这样疏离的笑容……

“我,我从来没有恨过你!我……”翔纠结着眉头,低首,觉得惭愧……

“拿着吧,然后我就能解脱我自己了……”相叶的手慢慢抚上翔瘦削的下巴,“翔,我,曾经爱过你……”

翔握住相叶温暖的手,嘴唇有些微微的发抖:“我,我知道……我,对不……”

相叶淡淡的话语封住了翔的话尾:“你没有做错什么,不用向我道歉……感情,是不能勉强的……”

相叶从翔的手中抽离了自己的手,抽离了最后一份依恋,把黑色塑胶袋塞入了翔的手里……

捏紧了手上的东西,感受到硬物,打开塑胶袋一看,整个人楞了一下,缓缓地把里面的透明袋拿了出来:“这是那时的……怎么还有一把刀?”

“这是和也给我的,我把他交给你,随便你怎么处理,我们互不相欠了……”
相叶看向了远处,风扬起相叶的发,在风里,他展颜一笑……仿佛整个世界都明亮了……

翔望着相叶的笑容,凝望着,深深叹了一口气……
“雅纪,如果你没有遇到我,你,一定比现在要快乐很多……”

相叶宛然,缓缓的走到墙边,双肘搁在平台上,踮起脚尖,让身体的重量置放在墙边……
“翔,羁绊,是死结,也是缘份……这天下,最难得的就是“缘”字……在这茫茫人海中,每天都擦身而过这许许多多的人,能跟你,跟大家相遇……都值得我好好去珍惜,无论是痛苦的,还是悲哀的……这些都是我的无可磨灭的一部分,我的至宝……”

翔的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

相叶转头看着落泪的翔……慢慢走了过去,紧紧抱住了他……顺手抹去他脸上眼泪的痕迹:“翔,很高兴认识你。也很高兴爱上过你。”

相叶缓缓地拉开自己与翔的距离:“智……他……对你是有感情的……你们应该是彼此相爱的吧……这些年来,我还能看不出来吗?”

翔张着嘴有些不信的看着相叶,然后眼神流露出一种凄凉:“他,已经跟松本走了……”

“翔……我们都只不过是一些无法选择的角色,被迫扮演着跟自己不一样的角色……你们的事情太复杂,我不能插手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他,一定是爱你的。”

放开自己还停留在翔身上的手。
相叶后退了几步……
不再看着翔困惑而纠结的神色……
呵呵,自己真不适合扮演这种“伟大”的角色……

“翔,再见了……如果再相见,我们应该……还是朋友吧……”
相叶边说着,边渐渐地走向出口……

翔猛得转头,看着他正要消失的身影,坚定地,一字一句地说:“相叶雅纪!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翔,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相叶最后一抹笑容消失在转角处……
这是在回廊里相叶最后的叹息……
然后一切逐渐翩然无声……



风从樱井翔的背后吹来……
手上的塑胶袋沙沙作响……

散场了吗?

又终于剩下我一个人了……


翔站了一会儿,在离开前,最后望了楼顶一眼……

“被迫扮演着跟自己不一样的角色?”
那我,究竟扮演的是谁呢?

他,真的如同雅纪说的那样爱着我吗?

突然,智愤怒的话语在脑海中闪现……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从来没有!以前不曾有,将来就更不可能了!”
那是自己第一次对他……他用尽抵抗对我说的话……

雅纪,你不明白的……
他爱的不是我,一直都不是……

看着太阳慢慢变红……
絮状的云朵慢慢爬上色泽如血的夕阳……


智……

你现在在做什么……
是否跟我看着一样的风景……
你是否安好如初?
思念,无处安放……
于是放逐自己……



少年在如火夕阳中离开了学校……




在同样的夕阳美景中……

在同一刻时……

相爱的人……

彼此的思念……

却无法传递……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