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荆棘鸟之松本润SP(二)

《荆棘鸟》悲怆而无悔的人生。

  传说中有一种荆棘鸟,一生只唱一次。
  那歌声比世界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
  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他就在寻找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
  然后,他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刺上。
  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歌喉。
  在奄奄一息的时刻里,他超脱了自身的痛苦。
  那歌声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
  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竭。
  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
  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


=============================================================================



荆棘鸟 《爱的名义下》Sp之松本润(二)







名古屋。

秋天的名古屋是有些萧索的,咸涩的海风吹拂在脸上,竟然有些疼痛……

润望着碧蓝如洗,阳光普照的天空……今天算是艳阳天么?
可惜,海边的风依然不客气的吹刮的脸颊,也不管是旧人还是新人……不留情面的……

松本润在伊势湾的一角停下了自己漆黑色的跑车,缓缓地走在堤岸上……

刚才在远处公路上经过那间留有自己回忆的小屋时,没有多做停留,甚至只是轻微的瞥了一眼……

瞥一眼……
那一片,已经成为樱井产业的地方……
周围的原本空旷的地方已经被开发成了度假别墅,呵呵,好一个美丽的度假胜地,不是吗?
不过,那间小屋还是完好的保存了下来,虽然欠在别墅中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润平静的从公路上开了过去,没有任何情绪变化,他不会因为这间屋子还完好的保存下来而感激樱井翔,也不会因为樱井翔剥夺了他自认为还算幸福的那些记忆碎片而感到愤怒……
因为有些东西,并不是他可以剥夺的东西……
也许这也只是自己如今还不能跟他并驾齐驱、分庭抗礼的借口……

这些年来,樱井产业如同一个饿极扑食地猛兽一样疯狂的吞噬与扩张在各个行业,令人闻风丧胆,多少大中型集团会社被吞并得连骨头都不剩……
连这种“犄角旮旯”……

润随手撩梳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笑得不以为然,甚至有些轻蔑……
他果然还是介意,介意这种“犄角旮旯”……

润踱步着,看着起伏波澜不惊的海面……
堤岸边,依然停靠了许多船只,润看着那些船,不由得想起曾经那位善良豁达的长者……
隔了六年再来……他会不会早就忘记了曾经那两个受他照顾过的青涩少年呢?

这时,润转头看见迎面走过来一个看似渔民、提着粗绳的中年人,连忙上前询问道:“打扰一下,请问您是不是认识一位姓滨口的大叔?他是这里的老渔民。”

中年人听完润的询问,脸色闪过一些疑惑,双眉紧蹙地看着面前这个样貌英俊的年轻人:“你……是滨口桑的什么人?外来的吧,你不知道吗?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什么意思?”润直觉的觉得好像有些不妙。

“前两年,那次伊势湾的飓风,滨口大叔还在海上……唉……就这么罹难了……”中年人摇着头,无限感叹……

“罹……难……”润当场踟蹰半晌,“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当时风浪太大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唉……”中年人摆了摆手,“命啊……这都是命……”

润不敢置信,随口说了声“谢谢”,有些失神地离开……

中年人看着润有些失神的背影,不禁自言自语起来:“早些时候也有个年轻人问起滨口大叔的事情……”说完便整理了一下手上的粗绳继续赶路……
刚踏出两步……忽然被人猛力的板过身体……

“什么?是谁?什么时候的事情!”润不由咯噔一下,一颗心忽然狂跳起来……口气却不自觉的有些凶恶……

中年人眼前是放大好几倍的俊脸,但面色及其不好,双眼变得幽深……

“他他他……我我我……不认识……大大概半年前的事情……”中年人被润紧迫的压力震得有些口吃……

“他长什么样子的!”润的手更加用力了。

“看上去跟你差不多大,比你矮一些……笑笑笑起来……很很温文尔雅……其他我我就不清楚了……”

润愣住了,不知不觉放开了抓住中年人的手,中年人连忙逃走了,走前还用“神经病”的眼神瞄了润一眼……

润僵硬地站在原地……

是……你吗……
消失了六年的你……

润不知带着什么样的心情,沿着堤岸,沿着曾经熟悉的小道,走到了“风缘寺”的门口……

秋风拌面,让人头脑清醒,吹散了身上的尘埃……
沿路上,寺庙里,落叶飘零……
秋日阳光的质美,把人心深处都照射得通通透透……
可这通透中,却裹着一种辛酸……

寺门不见了当初的热闹繁华,带着清冷与寂寞,依然庄严的矗立在此……

润凝视着寺庙里不远处的许愿绳,逐渐靠近……
好像又比过去厚重了……

润沿着绳索缓慢地走着,举起手在密密麻麻的许愿牌中轻抚着,若即若离,似碰非碰……
秋风的起伏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木牌的敲击声……
似乎随着润的碰触而此起彼落……

稍待片刻……
止步。
润的手忽然停止在某处……

犹豫了一会儿……

还是伸出手指层层叠叠的许愿牌中寻找着自己的……
还有他的……

倏地,一片夹在厚实许愿牌中的木牌悄然落地,在落地时反转了一个回旋……

一个梦,一缕气焰……
一丝秋风,一寸空气……

绳索处,只剩那个修长的人,剪影一样站在那里……

润低着头,看着那个落地的木牌,看着木牌上的那些字……

那些曾经泛起的爱的涟漪,如同浓烈的醇酒,随着岁月的流逝,丝毫不见退散淡色,反而酿造地越加深刻醇厚,甘甜苦辣皆自知……

润蹲了下去,捡起了那个木牌……

“你……怕我认不出来才跑出来的吗?”润笑笑地对着木牌说着,“……即便你写上了字……我还是能认的出来……”

笑得温柔,也笑得无奈……
暌违许久的,酸痛的感觉……



……

润看着自己眼前的脑袋随着有些沉重的步伐动来动去,有些不知所措……
勾住他颈项的手有些不自觉的发抖,从他脖子皮肤传递而来的温度让自己的四肢百骸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暖流四处涌动……

“松本君。你家到了。”智稍稍回转头,看着自己背上的人……
润耳朵里觉得嗡嗡作响,完全没有注意到背着自己的人说了些什么……
“松本君?”智再一次提醒了他……

“那……那就快点放我下来!”这下松本润终于被叫醒了……突感自己的不对劲,忙不迭的从智的背上爬下来……
什么嘛!好歹自己也是个男生,怎么能让另一个男生背着回家,真是太丢人了!
而且……竟然还觉得他的背挺温暖的……

“回家记得先用冷水消肿,这两天就不用来舞蹈社了。”智看着眼前这个小孩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不高兴。

润刚想张口说什么……
忽然一个抄着类似棍子之类的女人从房门中冲了出来,直奔润,上去就是一棍子,狠狠地打在润的肩膀上……

“啊!”润吃痛地蹲了下去,因为脚还肿着,不由得跪倒在地上,小脸纠结成一团痛苦的样子……
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惊讶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你到哪里混去了……这些天都这么晚回来!是不是晚饭不想吃了!不吃以后就没得吃!孽种!”
女人骂骂咧咧地似乎还不解气……举起手中的棍子还要打下去……
润紧闭着眼等待再一次的疼痛……

随着闷闷地一声棍子砸在身体上的声响,润却没有感到任何痛楚……
自己的身上不知为何多出一双环抱住自己的双手,依然是那样的温暖,还有那个人身上好闻的仿若草木的芬芳……

“你……”润张大了嘴,看着护着自己,被挨了一闷棍的智……

女人似乎也愣住了,手中的棍子跌在了地上,脸色阵青阵白……忽然想醒了过来一样,嘴里讪讪地不知说了些什么……有些神志不清地奔回了房子……

“你没事吧……”智疼得有些龇牙咧嘴,扶着地上的润站起身来……

润的脸色有些苍白……“没事。”

“她是……你妈妈?”

“嗯……”润拍了拍腿上的灰尘……

“她怎么……”智紧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忽然变得深沉的男孩……

“呵呵……她大概又被哪个男人给甩了吧……呵呵……”润冷笑着,夜晚的路灯冷冷清清泻下的光线映在稚嫩的脸上,还有随着冷笑而颤抖的肩膀……显得凄凉无比……

忽然,想伸出手,抓住那个人的衣服,抓住那个人的温暖,抓住那个人温暖好看的笑容……
润伸出的手还未及到智的身边……
忽觉脸上一阵温暖……

“不要哭。”

是他温润亲切的声音……
是他纤长温暖的手指正在帮自己拭去脸上的不知何时冒出的泪水……
还有那双温柔似水般迷蒙的眼睛注视着自己……

抓住了他的衣角,把自己埋在他的怀里……
无声地哭泣……
不知为了什么……
是对自己人生的埋怨,还是对他给予自己温暖的感动……
似乎都交杂在了一起,分辨不清……

……






润一手拿着那块掉下来的木牌,一手从密密麻麻的许愿牌中寻找着,那块属于自己的木牌……
说过了的,不是吗,即便我们淹没在人群中,至少也要让它们永远永远在一起……







……

“你认识这些人吧!”樱井翔烧着愤怒的眼睛看着润,一把抓住润的衣领,死死地捏着……
“我……我……他们……我……不是……不可能……”润惊恐地看着昏倒在樱井翔怀里满身鲜血的智,苍白的脸色、无法连成语句的断词……

怎么会!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樱井翔一把松开润的衣领,把他狠狠地推向一边,抱起已经昏迷不醒的智,倏地站了起来:“松本润!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要你付出代价!”

跌倒在地上的润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樱井怀里面如死灰般的人,眼神逐渐失焦,嘴唇不住地颤抖着,太过震惊,太过无法接受……
不由自主地摇着头……无法发出声音……

不知樱井翔是什么时候带着智走的,等自己回过神的时候,竟然已经被人塞进警车里了……
想要用手擦一擦脸上不由自主流下的冷汗,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冰凉的手铐所束缚……
“不!放开我!放开我!”润挣扎着双手,在缓慢开始行驶的车里挣扎着……旁边的看管压制着润的双手,一手钳住润的脖子,想要克制住疯狂挣扎的孩子……

“润!润!”忽然听到车后有人拼命在叫自己……

润不顾一切的从半开的车窗中探出头:“和也……和也!……救我!和也!救我!和……也……”

和也在车后追逐着,不知跌倒了几次……仍旧没有追到……眼睁睁地看着疯狂求救的润就此远去……

润渐渐看不到和也拼命追逐的身影……自己被魁梧的看管死死的压着,任凭自己喊破了喉咙也没有办法……最后在看管的一记手刀的重击下……昏死了过去……
……






我真是没想到。
那些混蛋竟然会纠缠上你。

可这一切都是该死的不应该发生的巧合!

不,也不全是……

如果我不曾固执的反抗他们……
如果我不曾执着的追在你的身边……
如果,你不认识我,不曾三番两次的救我……

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是恨过!
恨过樱井翔,恨他曾经让自己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恨他将所有的罪都全部扣在自己的头上,恨他驱逐自己离开自己最爱的人……
可自己却又不是完全心安理得的能去完整的恨着他……

最后,还是怀着那份愧疚和自责,接受所有的指控,接受樱井所有的条件……

再一次的相见,就已经过了五年了……

这一次……又该是几年呢?

时间,真是不留情啊……

润双手各一个许愿牌,时间让它们有些泛起了褐黄色,看着当初自己画的那把伞,那两个名字,都随着岁月有些斑驳……
而另一只手的许愿牌却是新上不久的墨迹……

“你这个人……不是说了……写不出不用勉强写的吗……”润自言自语的声音有些颤抖……
木牌上不知什么时候映上了一些水滴……
慢慢地渗了进去……
形成了一个暗色……
然后晕开,羽化……

不知看了多久,那几笔简单的字……
想要把他的留言深深的印刻在心里……

秋风时起时落,木牌敲击声时响时弱……

润最终还是重新把两个许愿牌系在了一起,系在了许愿绳上……

仰起头,不知为何扬起嘴角笑了笑……
在转身离开的时候,与之前相关的脆弱情绪全部收起,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颀长的身形快步离开了寺庙,离开了堤岸……
驾着车,离开了名古屋……

——润,幸福——
这是木牌上简单的三个字……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会做到的,只是,我“幸福”的标准也许跟你所希望的有所不同吧……

——智,如今的你,“幸福”吗?

——我曾发过的誓言,我从未忘记。






京都。

润缓缓行驶着跑车,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搁在车缘上,摸着自己的下巴,不时地望着窗外的美景……

跟萧索的名古屋比起来,京都的热闹和秋景远胜不知几倍……

本来是去名古屋去办一些帮派之间的“事情”,顺道游历了故地,在返回东京的路上却接到关于和也的消息……
等到自己地位巩固之后,才有能力派人去找寻他的下落……
这一找,断断续续的,就是一年……
其实……
不仅仅是找寻和也的下落……
同样也派人找了智的下落,只是……他就像是人间消失了一样,丝毫踪迹也没有,好像被层层掩埋起来了。
哦,对,除了名古屋他那留下的手迹……
除此之外,竟从无可寻觅……
想必,樱井那家伙也肯定没有找到。



润下了车,寻找着那家名叫“天之露”的店面……

找到和也的时候,润不是没有震惊的!
震惊更是来自于“天之露”竟然是一家和果子店……
显然,提供消息的人没有把这件事也报告上来……

那些曾经稚嫩单纯的梦想……
那个曾经为自己付出一切的人……
……

润缓步走向了那家人来人往的店面,走向那个穿着白色短打和服,忙忙碌碌的纤瘦身影……

和也……
长大了,我才知道……
当时,我不是因为和果子好吃,才觉得的幸福的……
而是因为……
和果子是你给的……
我才觉得幸福的……

可现在说这些,似乎什么都晚了……

踌躇着是不是要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
身体却先于思考……
想要再一次面对你……

“和也……好久不见了……”






杯中的冰块随着金属勺子的搅动而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却在沉默中显得尤其刺耳……

松本润深深地靠在椅背上,专注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望着窗外的、总是一副无所谓而冷淡表情的人。

这些年来,他几乎都没什么变化……

神情淡淡的……
清爽的短发……
削瘦清秀的脸庞……
漠然明亮的眼睛……

只是少了那份年少时的乖张尖锐……


和也只叫了一杯加了冰的白开水……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另一只手不停地用勺子毫无意义地搅动着自己的杯子……

在刚才寒暄过后,谁都没有先开口,坐在“天之露”斜对面的咖啡厅中,和也其实依然看着人头攒动的“天之露”……

润稍一欠身,让自己坐正,端起蓝山咖啡喝了一口……

和也眼神稍稍动了动,看见了润手上戴着刻有獠牙的一枚粗旷的银色戒指,眉头稍皱,随即平复,眼神又放在了窗外。

“这些年,你过的好吗?”润打破了沉默。

和也的眼神没有落在润的身上,嘴角只是随意的一撇,“……比以前要好。”

润皱起了眉头,看着这个向来总是心口不一的人……
曾经认识的和也,有时古怪,有时乖戾,有时调皮,有时又冷漠……
他有时温柔地像暖阳一样,有时却发起狠来让自己都不认识……
可这个人,却曾经可以为了自己舍弃过自己的所有……

“和也,以前……”

“润。”和也立马打断了润,“不要提以前的事。”

“我……”

和也扫视了一下润:“也不用说那些无用的客套话……譬如‘谢谢……对不起……’之类的……”

“呵呵呵呵……”润忽然忍不住轻笑起来,喉间的震颤让自己浑身都颤动起来,“和也,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了解我……”

和也的眼神终于因为润的笑声而停留在了他身上,难以自制的审视着面前这个俊美的男人……

他变了……
退去了过去的稚气,脸颊也不复儿时的圆润,双眼闪闪发光,轮廓更加清晰深刻,显得意志极其强悍自信……
而且,不仅是外表……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令人不敢随意靠近的强大气场……
只有当他笑了起来,才依稀从中发现当初那个为爱而悲伤、而天真的少年……

陌生又熟悉的感觉相互交错……

和也心下其实觉得很困惑,但平静无波的面容却不显出丝毫,头一转,继续看着窗外,轻叹一声:“……你变了……”

润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微微一笑:“你也有些变了。”

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
咖啡厅只有悠扬的轻音乐流淌其中……

说什么呢?
有什么好说的呢?
六年了……
不是六天……
无论是什么,都不值一提了……
那些令人疼痛的回忆……

和也站起来,轻轻拉开椅子,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钱放在了台子上……
“我告辞了。”说完,便背过身准备离开……

润霍然站起,钳住和也的胳膊:“和也,我们连朋友都不是了吗?”

和也转过头,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那个脸色有些纠结的人身上,沉默了片刻……

阳光隔着咖啡厅落地的透明窗户中洒落进来,斜射着的光线随着阳光的移动散布在小小的角落中……
有几丝光线正巧落在了松本润半边脸颊上,将他浓密纤长的眼睫毛也上了一层若隐若现的光晕……
深褐色的眼眸凝视着自己,带着难以掩饰的愧疚……

和也看着这样的他,心里难以抑制地涌上一些令自己觉得烦躁的感觉……

不该这样的……
你不该再一次扰乱我平静的生活,平静的心湖……

和也紧抿着的双唇有些泛白,胳膊稍一用力,挣脱了润的手,脸上却阒然露出一种接近透明的微笑……
“不是。”

平静无波的声音缓缓地传递到润的耳朵里……
被和也甩开的手停留在了半空中……

一片空白。

润看着面不改色的和也……
然后慢慢垂下了手……
看着他慢慢转身……
慢慢离开自己的视线……

润在和也离开咖啡厅所带起的门铃声中,又缓缓地坐进椅子里,目送着和也的背影消失在“天之露”……

眼神转向和也留在台子上的那些纸币,端起咖啡,又仔细抿了一口。

这次……
忽然觉得咖啡有点苦……

良久。
等到再端起咖啡杯时……
骤然发现……
杯中已空。

松本润似乎是自嘲般的笑了笑自己失神的举动,然后准备起身结账离开……
忽然上衣口袋中的手机惊起震动……

“喂。”
松本润迅速地接起电话,有些忧郁的脸色随着对方的话语慢慢转为严肃而萧杀……
俊美无匹的面容忽然变得冷酷而犀利……
手指上刻有獠牙的银色戒指在温暖的光线下却闪着凌厉的寒光……

“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松冈桑。”

合上手机,倏然起身,同样在台子上扔下些钱……
冷冽着面容,离开了悠然惬意的咖啡厅……
快步走向了停留在街道转角处的漆黑色的跑车……
如雷鸣电掣般奔驰而去……



开车后,润好像隐隐约约看见后视镜中那抹熟悉的身影凝望着自己的远去……

车开的太急……

转瞬即逝,看不真切……







“和也,你在看什么?”熏轻轻拍了拍和也的肩头……

和也这才回过神,发现自己看着远去的车尾早就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
“没什么……”

和也兜自回到店里继续忙碌起来,避开了熏的笑容,也避开了自己脑海中一些自己不愿意思考的东西……

“刚才……那人是谁?”

“……”和也沉默半晌,看着自己正在装盒的几枚“春逝”……
“……一个朋友……曾经的朋友……”

那些不可逆转的往事……
那些随着时间流逝的曾经……

“是吗。”
熏笑笑地看着和也,亲和优美的笑容中有着难以察觉的忧虑……




街道依然熙熙攘攘……

来往嬉笑的人群仿佛戴着一张张面具一样……
太过和爽的天气反而令人有些焦虑……

熏突然觉得……

刚才那个男人……
带着某种不详的气息……
撕破了和也刻意隐瞒维持的平和……

看着忙碌的和也……

不安悄上心头……





《荆棘鸟》SP(二)完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