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断翅之樱井翔SP(二)

断翅(部分摘自《最后的罂粟》)

伤口是一种宿命,他们总是窥视着,等待着人们的靠近,那划开裂痕和涌出鲜血后总要慢慢收拢,收拢到内心最深的角落,积淀成一片坚硬的化石,成为对抗伤害的武器……

如果我能选择把伤害只对准我自己,而不是你,我一定会这么做……

回忆总是个难解的死结,在风中缠绕重叠,让思念在幽深的夜色中肆虐,满天的落樱酷似飞雪,随风飘舞似那断翅的羽翼……

因为你,我无法再次起飞翱翔,降落在冷硬的大地上;曾经炙热的心,已在风中渐渐的变得冰冷……

无法在飘羽中看清你的轮廓……你的身影,逐渐在倾斜……逐渐在消失……
==============================================================================



断翅 《爱的名义下》Sp之樱井翔(二)






“樱井翔!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你这个魔鬼!你去死吧!”






当樱井总裁在一堆黑衣保镖的簇拥下进入樱井集团位于东京的中央大楼宽敞明亮的大堂时,一个落魄潦倒的略微发福的中年男人握着一柄短刀向他的右侧方冲了过来……

这时,正好是职员的上班时间,到处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大堂的纷纷响起了女职员的惊叫声,还有不停倒抽气的声音,顿时,一些普通职员混乱成了一团……

中年男性微秃的发际冒着显而易见的汗水,青筋浮现在涨得通红的额边,充血的眼珠几乎要喷出火来,不住颤抖的身体跟恶形恶状、不顾一切的神情略有违和……

那个身着一袭黑色英挺西装的位于日本六大财团之首的樱井集团的最高执行长,只是微微挑了一挑眉梢,犀利如鹰般的眼睛略微移动了一个角度,丝毫不为所动,连头也没有转动分毫。

这样的带着轻蔑的斜视,只是半秒,或许还不足半秒的时间,闪着迫人精光的眼珠便不再看向那个落魄发狂的中年男人,继续按照自己平时走动的频率大踏步的穿越过豪华宽敞的大堂,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因为,这个人实在太过愚蠢。几乎愚蠢得不配他给予任何关注。




在樱井总裁进入专属电梯的那一刻,当门缓缓关起的那一刻,随着一声凄厉的杀猪般的惨叫,那个不知死活的蠢男人已经被几个黑衣保镖死死的压制在地上了,他的一条手臂似乎是折断了,扭曲成了一个不自然的形状。

在电梯门最后一刻的缝隙中,那个男人慢慢举起自己另一只还未被完全拗断的手,用手指着樱井,说是指着,但是,其实他的手指只不过无力的晃动着,在他被压制跌倒的那刻,似乎也断了……

中年男人的脸色已经涨得青紫色,扭曲的表情朝着那缝隙扯出一个狂躁的笑容,用沙哑粗粝的嗓音诅咒着……




“樱井翔!你不得好死!不!你不会死!你要活着!活着看到自己失去一切!活着遭受众叛亲离!眼睁睁地看着你所重视的人一个个的惨死!我要看着你怎么掉进地狱!哈哈哈哈哈……”






男人的恶毒的诅咒被电梯门所隔断,樱井始终也没有去看那个中年男人,眼睛直视前方,不发一言。



在电梯上升的过程中,空气相当压抑,周围的陪同和几个身后的保镖不禁面面相觑,连呼吸都不敢太过大声,伴随着电梯轻微的失重感和运行声,令人感觉这段过程似乎比平时都慢了好几倍时间。




“叮——”
电梯终于停在了该停的地方。仿佛是大赦般的声音让一干人等提着的心放松下来了……




“伊藤。”樱井总裁在踏出电梯门的时候发出冷冷的声音。



一个约莫二三十岁的带着厚厚眼镜的小个子男人连忙从后面一干众人中挤了出来,额头上渗着细微的汗珠:“总……总裁……有什么吩咐?”

“把今天当值的保安立即开除。十分钟后准备好岩崎汽车株式会社的资料呈上。”

“总裁……保安部是隶属于樱井茂部长的掌管,似乎……”小个子男人抖抖索索地跟着大步流星的樱井总裁,有些为难道,“还有那个岩崎……刚才的那个人……”



“你还有九分钟。”



“……”伊藤望着总裁冷冽的侧面,觉得自己的腿有些发软,那不带感情的几个字就是硬生生的警告啊!他真的是……

伊藤无意识地用手背擦了擦额角的汗,停滞在了当场,看着总裁和其他人统统消失在前方的转角处……

那个……那个樱井茂也不是个好弄的家伙啊!看来,今天这颗钉子碰定了……





樱井总裁照例像往常一样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门外像往常一样留守着两个保镖。


他先是走到办公室角落的小型吧台像往常一样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然后慢慢踱步到办公桌前,边走边松开了自己领口的领带和衬衫的第一颗扣子,然后像往常一样拉开第一节抽屉,从那些排列整齐的定时药盒中取出一个,用拇指弹开了药盒的盖子,把里面盛满大小颜色不一的各种药丸统统倒入了口中,然后,像往常一样,缓缓的嚼着,嚼动的速度仿佛在慢慢享受着这些药物的滋味一样,只有眉头那一丝稍纵即逝的皱褶,似乎才能看出这的确是苦涩的。

随着喉结的上下起伏,似乎是将药物全数吞入了,深坐入旋转椅中,这才举起手中金黄色的威士忌,尽数灌尽。

仰头的那一瞬间,他闭上了眼睛,将自己深深地埋入宽大舒服的座椅中,液体随着重力迅速的滑过了他的口腔,但空杯在制高点处停留了不少的时间,男性的颈项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颈项中有一条银灰色的项链若隐若现,链上的坠子随着颈项扬起的弧度滑到了一旁……

身后的落地窗这时闪进一些光线,扫在了他的轮廓上,这才把那个暗色的毫不起眼的坠子照出形状来,一双环形交错纠缠的银黑色的指环。

一切都有些静止,柔和的光线所带来的温暖并没有持续多久,当樱井总裁睁开眼睛,正坐起身子的时候,一切又变得有些冰冷了,那些带着温度的阳光跟他一双寒若冰晶的双眼比起来,不堪一击。那条项链上的坠子也像有生命一般又躲进了他的领口,不见。




“哔——”电话座机打破了这诺大空间的寂静。




“什么事。”樱井总裁俯身点了通话键。

“打扰您了,总裁,东山先生的外线电话找您,是否可以转接过来?”

樱井总裁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电话,握着话筒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握紧了……

“总裁?”电话对面的女性声音打破了这片刻的停顿。

“可以。”总裁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冷静。

“好的,请您稍等片刻。”




……



樱井总裁点了免提,放下手中的话筒,再一次深深靠进了椅背,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金属盒子,取出一根烟,缓缓地点上……




“喂。樱井君,哦,失礼了,是不是应该称呼您樱井总裁兼最高执行长了呢?呵呵。”

樱井总裁只是吐出了一口烟,微微眯起了眼睛,什么也没说。



“最近很忙吧。”

依然得不到任何回答。



“喜多川桑……他快不行了,你有空的话,这两天抽时间,来见他最后一面吧。”

“……”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上一代的恩怨,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

“……”



“樱井君,我没有立场要求你什么,但是,不管怎么样,念在以前,不要做让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情。”



樱井总裁紧紧抿闭着的唇线有些松动,周围飘动着袅袅的不愿散去的黯沉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表情……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当烟雾的密度终于被空气所稀释的时候,电话只剩下了忙音……




掐灭了手中烧了一半的烟,作为樱井总裁的他,缓缓站立了起来,转身走向了透明宽大的落地窗前,表情漠然地看着窗外的景色,还有那些由于距离而被俯视的人间。



每当他看着这些似乎匍匐在他脚下的城市,他经常会有些错觉,有些觉得自己已经是可以操纵一切的错觉,然而,错觉,终究只是错觉而已。



樱井总裁看着立窗中自己微弱的倒影,双手慢慢靠了上去,支撑了自己三分之一的体重,眼睛眨也不眨,直视着前方天地之间的交界处,似乎在思考什么。



突然,眼前似乎闪过了某种黑影,就在窗外……

樱井总裁条件反射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后退了几步……



没错!
就在刚才自己怔神的片刻,有东西,从自己的面前掉了下去……


嘭!

忽然间有人冲进了办公室的门。



“总裁!出事了!”

伊藤进门的时候洒落了手上的文件,还被文件夹绊了一下,站定后,才扶了扶脸上歪了的眼镜,神色慌张的大声道。在他说话的同时,同样进来了几个神色不安的保镖和职员。



“伊藤秀一,你不会敲门么。”樱井总裁看着面前这个慌张的小个子扶着眼镜的样子瞬间有些失神,但是,这也只是千分之一秒的时间,迅速到连他自己似乎也没察觉到。



“啊……那个……刚刚刚刚……”伊藤已经惊恐慌张到词不达意了,只是张着嘴胡乱地比划着……


“刚什么刚。”


“总裁,刚才,那个叫岩崎正夫的人,跳楼自杀了。”回答的是旁边训练有素的其中一个黑衣保镖。




樱井总裁不置一词,微微皱起了眉峰……
果然,刚才,没看错。

在那一瞬间,在那微厘的片刻……
自己是与岩崎对视了。

那对视的一瞬间,如同慢镜头一样……
看到的正是他扭曲疯狂的笑容,还有那微微开合的嘴对着他说了些什么……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




——“我在地狱等着你。”






不过,有些微不足道的事情,或者麻烦,总是会尘埃落定的……






傍晚的时候,樱井总裁总是喜欢靠着椅背看着外面的夕阳缓缓落下,只要不是阴天,这便是每天不变的例行公事。

伊藤走进了没有关上的总裁办公室,试图敲了敲门,却没有得到总裁的任何回应。静静地站在了一旁,没有打扰他。

早晨发生的事情,似乎无法在他的脸上读出任何痕迹,或许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的关系吧,也或许,这个以狠辣手段纵横商场的年轻商业奇葩早就见怪不怪了。

看着总裁右手习惯性的拨弄着颈项上项链的坠子,漠然地看着夕阳落下,室内没有开任何的光照设施,随着落下的夕阳渐渐变得昏暗,直到昏黑……





“岩崎的资料,你应该早就准备好了吧。”

伊藤似乎在窗外投射而来的光线下略微能分辨出总裁的轮廓,椅子半转了约九十度,昏暗的灯光镶出了总裁的英挺的侧面,反射着精魄的眼睛……



“额……是的……早晨就准备好了,不过裁员的事情受到了您叔……额……安全部长的阻力……”

樱井总裁手微微一挥,表示只需回答他的问题:“说岩崎的事情。”




“哦哦……岩崎正夫本来是岩崎汽车株式会社的社长,是白手起家,算是比较老牌的日本汽车制造商,曾经风生水起一阵子,可是由于经营理念的落后,加上日本国内经济泡沫的崩溃,以及他个人投资不善,近几年来陷入了相当困难的维持,一年前,总裁您决定涉足汽车领域,就开始以低价收购一些经营不善的汽车企业,一直鲜少遇到阻力,然而这个岩崎正夫却时时成为我们开发汽车产业发展脚步的阻力,还联合了一些汽车私营,散播我们要垄断汽车产业链的谣言……”


“不,这不是谣言。就是垄断。”樱井总裁冷漠的打断了伊藤。


伊藤愣了愣,睁着眼睛看着那个毫无动静的轮廓,呆了……


“继续!”


“哦……是……”总裁一声平淡却不容忽视的命令让伊藤再次回神,“……那个……岩崎本来想借助友人和那些跟他同盟的人的名义向银行贷款……可是……没想到却遭到所有银行的拒绝。而那些所谓的同盟者也全部背叛了他,而投靠了我们集团,这个时候,他患重病的妻子由于没有办法付出高额的医疗费而病死了,只剩下了他和他十五岁的儿子。后来,他曾经想几次攻击你,都被一一阻拦,所以……”

“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伊藤见总裁的椅子转回了刚才背对他的角度,微微欠了欠身,告辞了。

当伊藤刚打算合上办公室的门时,忽然传来了樱井总裁的声音……



“伊藤,带隐形眼镜吧。眼镜,不适合你。”




伊藤微微张开了嘴,看着那个墨色的黑洞……

再一次愣住了……

伊藤出了樱井集团大楼的时候,都不知自己是怎么出来了……







深埋在座椅中的男人忽然扯出一丝笑容,却无法分辨情绪……



“好久,都没有人叫我樱井翔了……”

“今天……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忽然觉得好陌生……”

寂静空旷的房间回荡着白天不曾有的回声,冷清的,寂寥的……




樱井总裁,再一次抚摸上了自己颈项上的指环,随着那对交错纠缠着的不起眼的指环的冰冷渗入了自己的指尖,随着末梢神经的传递,直指心底某处藏匿已久的躁动,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不觉间……



已经……


快到第八个春天了……










《断翅》樱井翔SP(二)完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