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若叶之相叶雅纪SP(二)


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原以为能随着你的羽翼翱翔,
最终,我失策了……
当灼热直射过来的时候,我只是为你遮挡,留在你身上的斑驳,是我的心伤……
彷徨的少年,心又飘向了哪里,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你……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
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
……
如果可以选择,我想让时间停止在只有你我邂逅的那个午后……



===============================================================================



若叶 《爱的名义下》Sp之相叶雅纪(二)




手心传来的冰冷是来自于街道旁锈迹斑斑的金属扶手……
一直呕吐着,感觉几乎要把自己体内的内脏都要吐了出来……
头疼,胃疼,胸口也疼……没有一处不是疼痛的……

猛得扯开绑在额头上可笑的领带……
耳边嗡嗡的嘈杂着,鼓噪着……
地上一片污秽狼藉。




“相叶君!你没事吧!”

风间俊介从居酒屋里跑了出来,看见刚才还长袖善舞、四处招呼、拼命敬酒的相叶一出了店竟狼狈成这样了……




“都跟你说不要跟那些老酒鬼拼酒量了,你哪是他们的对手!”

风间边说边四处搜了搜自己的口袋,摸出一块算得上是叠得工整的手帕伸到了相叶的面前。


相叶摇摇晃晃地慢慢支起了狼狈的身体,斜靠在一旁的扶杆上,嘴角扯了一扯,没有立即接下风间递过来的手帕。

风间皱了皱眉,还要再说什么,忽然相叶一个重心不稳,风间连忙扶住了他依然摇晃的身体。


“扶我进去。”相叶站直了身体喘息了一下,“合同不是还没签嘛!”

“喂!这也不用拿命来拼吧!再喝下去你不胃穿孔才怪!”风间怪叫道。



相叶抬起半醉薰红的脸,撩开黏腻在腮旁的被汗水微微打湿的发梢,斜了一眼风间,夺过了他手里的手帕,推开风间的搀扶,胡乱擦了一下嘴角……



“不然呢?等着被裁员么?等着被樱井集团吞并吗?”

“相叶君……其实……”风间垂着头,支支吾吾半天……



相叶忽然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一手勾住风间的脖子,跟刚才的狼狈瞬间颠倒交换个模样……

“来!让我们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喝倒他们!哈哈!玩死那些欧吉桑!哈哈哈……”



风间看着相叶貌似无害的笑容,还有因为笑的夸张而泛出的笑纹,不由得沉默了,任由着相叶咋咋呼呼半拖半靠的再次走进居酒屋……



深夜。

当风间把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相叶送回他在东京的公寓时,已经快凌晨三点了。

看着床上一身酒气、衣着凌乱的如同烂泥般摊在床上醉死了的人……

风间皱着眉头暗暗思忖……他真是豁出去了啊,这个……傻瓜……



他松了松领带,长出了一口气,坐在床头看了相叶好一会儿,忽然觉得有些不妥,有些尴尬,猛得起身,准备就此告辞……

公寓很小,几步便跨到了门口,刚走进玄关正要拉开相叶公寓的大门时,忽然有个跟平时总是元气满满的声音完全相反的、冷漠的沙哑嗓音传了过来……



“今天不留下来么。”

风间回过头,看见暗色中一个纤长瘦削的身影软软地靠在玄关转角处,双手正在慢慢由上至下解开了浅灰色衬衫的扣子,在微弱的照明下露出了白皙凹凸的锁骨和胸膛……



这家伙没醉么!

“额……今天你也累的够呛了……还是好好休息吧……”风间觉得自己有些呼吸不稳,脸色唰得通红,不过,好在没有开房灯,不至于太尴尬……


“残念……”相叶转过身背对着风间,毫不为意地举起手挥了挥,“不送咯……”说完便又倒在了床上……

风间在玄关迟疑了片刻,脚尖的方位有些踌躇……

相叶趴卧在床上,不一会儿便渐渐睡去,在半醉半醒半迷糊之间,最后还是听到了门关上的声音……




“呵呵,最讨厌……一个人了……”

“可最讨厌什么……偏偏就会得到最讨厌的……”

相叶含糊的喃喃自语着……



直到……
寂静……






闭上眼睛是一片黑……
然后又是星星点点的白开始渐渐渗透了无底的黑;

随后形成一大片一大片的耀眼的白斑,直到吞噬了所有的黑暗;

最后慢慢显出千叶夏天的太阳,千叶夏天的树木,还有千叶的那个久违了的少年……







“相叶雅纪!接球!”



一个黑白相间的不明球状物体划了一道弧线,以非比寻常的速度朝着十岁的相叶雅纪正面飞了过来……

“啊!”雅纪猛得抱头蹲了下来,不明物体带着一掠而过的疾风快速擦过了雅纪的头顶,唰得窜入了草丛……

雅纪感觉球划过自己天灵盖的时候,头皮瞬间感觉凉飕飕,要不是自己躲得快……估计没有血流满面、满地找牙也得被砸得昏迷不醒……


“樱井翔!你谋杀啊!”相叶倏地从地上弹了起来,拼命指着从远处奔来的豆丁翔。

“笨蛋!都叫你接球了,反应真慢!你快去把我的球捡回来啦!”豆丁翔跑到雅纪跟前,扁着嘴,仰着头看着他,一脸大少爷的傲慢与……淘气……


“不准叫我笨蛋!”怒了。
“捡球去!”
“不要!”
“你敢!”
“就敢!”
“果然是笨蛋!”
“你再说一遍!”
“笨蛋笨蛋笨蛋……”
“臭小子!你……”


相叶雅纪这次是真怒了,一咬牙一闭眼,扎了个从李小龙电影里模仿来的马步,顺口一声“啊哒~”,一拳头就砸上了豆丁翔的面门……

“你竟然敢打我!”樱井翔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暴力他,一股怒火也冲上了脑门,牙齿咬得咯咯响,跳了起来就朝着比他高的雅纪身上扑了过去,两个男孩子就扭打成一团……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不知飞过了多少只携带了疑似省略号的乌鸦,太阳也从西边六十度角变成了三十度角……

黄昏的草坪上染了一些落日红,除了风带起的草律动的摩擦的声音,剩下的便是两个四仰八叉、满脸污垢的男孩子呼呼喘气的声音了……


“……长着么大,还没人打过我呢!”

“……”
……所以你欠揍,雅纪斜眼看了豆丁那青紫的眼圈暗笑,不过这话还是憋了回去,想说,这小子个子虽小,不过拳头也着实有些硬……识时务者……嗯,为俊杰。

正当雅纪正在心理活动的当口,樱井翔猛地起身站直了……



雅纪吃了一惊,连忙也站了起来,使出了一招疑似“白蛇吐信”的架势,一脸战战兢兢地防卫着:“你还想怎么样!”

“从今天开始,我允许你做我的朋友了。”


“谁要你允许!谁要做你朋友!”雅纪确确实实感到了脑袋上挂上了三条黑线,青筋弹突,心里不住地泛着嘀咕: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说得我好像非要赖着你似的,什么玩意儿!靠!

相叶雅纪觉得十分受辱,脸色也变得很难看,扭头大步离开。


想说先前就对这个傲慢自负的少爷看着不爽,原以为看到他练习爬树的倔强劲头,心想也许不是那么娇生惯养的,那种不服输的劲头着实让他有些触动,没想到心一软,莫名其妙的就经常跟他在一起,原以为彼此早就是朋友,可这没来由的“允许”两字,彻底踩到了相叶雅纪的自尊了……这小子是看他好欺负竟然蹬鼻子就上脸不成??!!


显然樱井翔完全没理解为什么自己给了这个人天大的面子换来的竟然只是黑脸和火气。不过也是自然,想他大少爷何时主动给过别人面子?何时有过朋友?所谓上层的稀有生活方式和家庭教育,哪会知道这些本该同龄人之间理所当然的交流方式?即便是“不打不相识”,也是枉然。


当初第一次的“交手”,在樱井翔的嘲笑戏弄中和相叶雅纪的“悲愤”中结束。

这算是第二次“交手”,在樱井翔的不明所以中和相叶雅纪的再一次“悲愤”中结束。


其实,雅纪是万万没有打算跟这个人成为朋友的,尤其是“好”朋友的程度。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多么无奈的“命运”,多么无奈的借口。



渐渐的,刺目的白逐渐被黄昏血色般的红吞噬、浸没……
然后转灰、转暗、转朦胧……
耳边传来了细雨沙沙的鸣响……

……


到樱井宅邸送外卖现在几乎是每天傍晚必须做到事情了,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而且……在老妈的压迫下,这个已经成了雅纪的“责任”了……

这外卖其实是樱井府邸管家和少数一些工作人员的用餐,想也知道,那些有钱人又怎么看得起平民的食物呢?

听说那房子虽然大的离谱,但是常驻人口除了那个樱井家的豆丁少爷,其他人并不多,虽然雅纪很好奇为何会这样,但是……这种好奇心并没有那么旺盛到非要知道不可的地步,反正“道不同,不相为谋”。

雅纪看着外面下着淅沥沥的不大不小的雨就没来由的心情差,最讨厌这种两头不着黏黏糊糊的感觉了,要不就索性下场大雨下个爽,要不就别下,现在这潮湿又黏腻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雅纪!都几点了!还不快去啊!”相叶妈妈巴了雅纪那个疑似不聪明的脑袋一记,催促道。

“我在等雨停啊……”雅纪嘟哝了一句,心不甘情不愿的磨磨蹭蹭撑起了伞,带着外卖便出了门……

自从上次送外卖以后,除了在学校里不得不看到那个豆丁,在樱井宅邸门口就再也没遇见过了,当然,要是再发生上次“打翻外卖”糗事,老妈的那顿皮肉可真不是可以受得住的,说起来,还是要怪那个可恶的傲慢嚣张的豆丁!所以还是能不见最好了!

可惜有时候,越是不想碰到什么,越是容易碰到,而且还会继而成为记忆里难以治愈的沉疴,这不是很过分的事情么!


雅纪刚要点门口的门铃,忽然从侧边的小门冲出来一个人,直直地撞到他的身上……

很遗憾的,相叶雅纪的伞从手里飞了出去,还由于重心不稳连带着那个冲出来的人一起跌在了地上,好死不死偏偏跌进一滩脏兮兮的积水中,最要命的,也是让雅纪发出一声堪比杀鸡宰鹅的还带着破音的凄厉惨叫——他的外卖再一次全毁了……


“我……我的……外卖……我……我的……屁股……我的妈哎!”


显然相叶雅纪想起的是自己亲娘手上的擀面棍跟自己屁股的亲密接触所带来的主动联想……

雅纪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些咬牙切齿的看向跟他同时倒地那个始作俑者……

“你有毛病啊!横冲直撞的!会闯祸的好不好!不对!已经闯祸了!你——”

相叶雅纪吼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樱井翔!怎么是你?”


那个平时不可一世的豆丁这个时候屈跪在地上,双手撑地,动也不动,身上已经被雨打湿了大半,头发也垂了下来,看不清表情……

雅纪有些愣住了,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人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还有……他在微微的发抖……

“你……你怎么了……”

对方一言不发,依然一动不动……

“你……你是不是摔痛了啊……”其实相叶雅纪想说,你不会是磕着脑袋了吧……

雅纪实在觉得豆丁翔有些不对劲,也顾不得狼狈的自己和散落的餐盒,兜自转着圈圈,兜了几圈忽然打了寒战,这才发现自己也快淋个半湿了,连忙捡起自己的伞,罩在自己和豆丁的上方,然后自顾自的“嘘寒问暖”的聒噪着,不过豆丁翔依然动也不动,半个字也不说,默默的垂着头,发着抖……

忽然他们身后的厚重的铁门徐徐打开,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从里面开了出来,雅纪认不出这什么车,只是看着车头的三叉星标志愣了一愣……

当黑色的轿车出了门口,在他们的身边停顿了一下,雅纪看着这反射着自己倒影车窗里自己的脸,忽然车窗有些慢慢地往下移动,不过,只开了一厘米左右的缝隙,随即又闭合了,在那条缝隙里,雅纪似乎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气质贵气却满面愁容的中年男人,鬓角的些许花白显得他有些憔悴,雅纪想再看清些什么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了,车就这样转了个角度,离他们越来越遥远,速度也越来越快……

刚才还一动不动的樱井翔突然像被针扎了一样跳了起来,朝着车子奔了过去,边奔边大喊着:“我对你来说只是个负担吗?难道我是个可以任你呼来喝去没有感情的傀儡吗?我一年连你的面都见不到几次,给我钱有什么用?那些钱有什么用?我讨厌你!你不是我的父亲!你不是!我讨厌你……讨厌你……我恨你…………”

雅纪不由自主的追了上去,在途中,看着他慢慢地再次跌倒,肩膀不停的抽动着,嘴里一直喃喃自语着“我讨厌你……我恨你……”……

当雅纪来到樱井翔的身边,蹲了下去,一只手放在了他不断抽动的肩膀上……

是那天吧,大概……就是那天……

相叶雅纪,十岁的相叶雅纪,忽然觉得手心热度渐渐被这个低着头啜泣梗咽的男孩慢慢吸走了……变冷变僵……

在樱井翔被强迫离开千叶去东京之前,雅纪一直呆在了他的身边,做了他最好的朋友。

也许那天是一道魔咒,一道莫名其妙、迷糊混沌的魔咒,锁了一颗本是自由的心。



晦涩暗淡的朦胧忽然瞬间被刺破……

暧昧的灰色被硬生生割裂成了黑白两色,各占一边。


耳边充斥着是令人难以理解的经文和那些虚伪的哭声……

还有,少年冷漠的面孔。

豆丁翔,不,已经不是豆丁的翔了。

雅纪默默地跪坐在大厅的一角,看着几年未见,只有电话联系的樱井翔……

他长高了,长壮了,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眼前盖着白布的尸体,只是默默地跪坐在旁,稍事片刻,取出鉴盒中的丝绸白布,盖在了那个曾经他在那辆车里惊鸿一瞥的中年人的脸。


翔,他是恨他的吧,如果不恨,怎么会没有哭呢?

翔,他应该是深深地敬爱着自己的父亲的吧,如果不爱,那从骨子里透出的悲哀那又是什么?




葬礼之后,面无表情的樱井翔宣布,要把主家的重心移到位于东京的别墅,那些刚刚还在哭哭啼啼的分家亲戚们比凹凸曼变身还要快的马上换了一副咄咄逼人的嘴脸,群起而攻之这个刚刚丧父的少年……

雅纪想要上去,终究被自己的母亲拦了下来,他们不过是外人,不过是个看客,不过是黑色中的某一抹不起眼的陪衬。
他,也只不过是樱井家少爷的某一个曾经的同学罢了,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身边帮他挡风遮雨呢?


他回来的大半年,处理了自己父亲的后事,以一人之力扛起了所有,雅纪心里着急,想要见他,却总见不到,连电话也不通……

以前见不到是由于不同空间造成的,而现在……却……

忽然间,各大新闻报道全都是樱井翔正式继承樱井产业的新闻了,雅纪这才发现,自从上次在葬礼远远的见了他一面,这第二面竟然是在电视上……



这段时间的记忆仓促,而模糊……

远不及他们当初相识时的细节……

也或许是夜晚安睡的时间不够,大脑总要有主有次的分辨那些美好与痛苦的回忆,至少让安睡的主人不至于痛楚……


当眼帘掀起的那瞬间……

最后的影像消散在樱井翔那张诧异的表情上……

诧异吗?
翔君。

诧异自己这个傻子为了他,不顾父母的反对执意北上来到东京吗?
诧异自己这个笨蛋看着他深深地爱着别人还要装成嬉笑怒骂没心没肺的“好人”乃至“圣人”吗?
诧异自己这个白痴因为他渐渐失去了自己,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快乐,失去了所有……

最后,只能笑着祝福,笑着豁达离开……

呵呵……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啊……

真是个举世无双,天下无敌的傻瓜啊……




是的。

又做梦了……

又做起这么多年常常梦见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少年……


相叶雅纪醒来以后默默坐在床上,点了烟,一口一口的抽着,清晨的阳光从有些凌乱的窗帘缝隙处射了进来,在相叶衣衫半退的身上映上一条光芒,跟脸色的阴郁晦暗形成了对比……


宁静的清晨寂静无声,只有烟雾缭绕,直到一阵手机和弦打破了宁静……

“喂喂!!相叶,醒了没有啊!”手机的对面是风间急促的吼声……

“哎呀我的天,大清早你鬼哭狼嚎些什么啊!”相叶扶额。

“快看电视!现在!快!”

“到底怎么回事啊!?”相叶抓了抓头。

“别问了!快看早新闻!”风间火烧屁股似的……

相叶不紧不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光脚踩在地板上搜索了这乱糟糟的屋子,这才找到了遥控器,然后对着电视点了一个按键,边找的时候就一直嘀咕:“什么节目需要这么火急火燎地大清早骚扰我啊!真是的,如果不是什么大事,看我怎么收拾……”

“啪!”
当电视点开的那瞬间……相叶话尾嘎然而止,手上的遥控器直直地跌将下来,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现在我们位于的是樱井集团大楼的楼底,在今天上午九点半前后,有一名约四十五岁的中年男子在樱井大楼坠楼身亡,经多方证实确凿,该名自杀者是岩崎汽车株式会社的社长:岩崎正夫,在这次自杀事件前,岩崎正夫曾经手持凶器刺杀樱井集团的最高执行长兼总裁,未果后被管制,但是在猛烈反抗之下竟然冲到顶楼跳楼自杀,据了解,这次针对樱井最高执行长的暴力行为是为了抗议樱井集团对中小型汽车工业的收购和垄断……】

“相叶君!你看到了没有!岩崎桑死了!下一个恐怕就是我们商社了!相叶君!相叶君??你听到没有??你说话啊!!……”

相叶握着手机的手早就垂在了一旁,怔忡地看着电视,未响。

【……是樱井总裁出来了!樱井总裁!樱井总裁!请告诉我们对于这次事件的感想!樱井总裁!关于对好几个产业进行垄断,毫不留情的做法是不是太过分了呢!请告诉我们,贵集团准备怎么处理那些被收购企业会社的职员呢?是不是再一次进行大规模裁员呢!?樱井总裁!樱井……】

嘈杂……
喧哗……
凌乱……
茫然……

还有电视上那张陌生的、冷酷的、似曾相识的脸庞……

“呵呵……呵呵呵呵……”

相叶看着电视竟然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捡起遥控器。手举,按键,暂停。

让那个熟悉的陌生人停留在了屏幕上……











《若叶》相叶雅纪SP(二)完结。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