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无根水之大野智SP(四)—最终章(中)



在爱的名义下—十代篇











终章:中 (Satoshi Sp Ⅳ Truth)









……

那个,死心塌地的人、那个不惜任何代价在我心里占据一个位置的人,我欠他太多了……

除了赎罪,剩下的,就用来还债吧……




……

“翔……你来了?你不是说不来看我校园公演的嘛!”智笑得眼睛弯弯的,傻呵呵的看着扑克脸不甚开心且嘟着嘴的樱井翔。

翔横了他一眼,伸手用力捏了捏智那张笑得柔和黏腻的温润脸颊,剑眉一竖,凶巴巴道:“那是本少爷给你面子!不然谁愿意来看你跳舞,像笨熊一样!”……顺便看牢你,免得你招蜂引蝶,比如引来某种毛发浓密的疑似可怜小动物之类的生物来勾搭你……

翔这些后话自然没说出口,不过一脸“哀怨”的气场确实让眼前的智抖了一抖……

智真心想要回嘴反驳一下这个傲慢的家伙,但是刚对上翔那双锐利眼神,那种如同老鹰盯小鸡、毒蛇盯青蛙、当家的抓住水性杨花红杏出墙的内人的逼人眼神,没来由的有些心虚,特别是上周那次庙会上发生的事情……

智下意识的挠挠头,扁扁嘴,避开翔的眼神……

……其实,上次那件事后,仔细想想,也许只是因为润只是个小孩子,而且又是那样开始转变为少年的时候,从小缺乏完整的家庭,他妈妈又是那个样子……对自己周围的人产生好感是很正常的。
况且,他这个年纪,恐怕对……男女感情和友情……甚至是尊“老”爱幼那种人间博爱精神之类的感情根本没判断的能力吧……

这样想过以后,心里也觉得豁达一些了,之后一次练舞的时候看他也别无异样,跟他讲话的时候也没见什么不妥,哎,果然是小孩子,做什么事情都不用负责任的说,平白无故让我困扰了这么长时间,这两天还逼自己看了一些“儿童心理”之类书籍的……

……唉,那次……可是自己的初吻!!竟然会就这么……
……算了,还是当做没发生过吧……男生跟男生之间就算嘴对嘴也不算什么吧,何况只是碰了一碰而已,而且润还只是个小孩子呢,权当作“意外”吧……


“喂!你发什么呆!”翔抓开他挠头的手,然后巴了一下智的头,“又在想什么?每次有不可告人的事情就喜欢挠头扁嘴!”

“哪……哪又什么不可告人的……”智摸了摸刚才被翔巴的地方,嘟起了嘴形成O型小声说……
“你看你看!一旦撒谎就喜欢把嘴巴O起来!”翔掐住了智的鼻子。
“哎呦!”智边忙不迭甩头边扯开翔的肉钳,“真的没什么啦!”

又是这样!告诉我你心里想什么有这么难么?

樱井翔的脸色又开始有点难看了,正想抓住智好好教育一番,没想到刚伸出手就捞了一个空!



“润!你的脸怎么又受伤了!”


翔看到刚才还在自己面前的智不知啥时候忽然跑到了后台入口,抓住一个脸上都是伤痕淤青的穿着异校校服的瘦削男生着急的问道……

翔看着智关心对方的样子不由得双臂横胸愤愤一叉……

“哎,怎么两天不见,你的脸又成大花脸了。”智见润歪了一下嘴正想要说话,眼睛好像一直在眨,仿佛在使啥暗号,智也没立即明白,伸出手按了按润颧骨上已经青得发紫的淤块,又让他疼得龇起来——
“是不是那些人又欺负你了?他们这些人还不接受教训吗?怎么三番两次的……唔……”

忽然润猛得伸手按上了智的嘴巴,急吼吼地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润……有人欺负你吗?这伤是打架弄的?你不是说你从楼梯上不小心摔下来的吗?”润的身后忽然冒出了一个跟润差不多年纪,穿着同款式的校服的男生……

“没……没什么啦……哈哈哈……Oにさん的想象力最丰富了……”

那男生身材有些纤弱,一头短发乱乱的,带着孩童般的纯真笑容,扬着嘴角,看上去很爱笑的亲切样子。
自他从润身后冒出来的以后,虽然是对这润说话,可那双狡黠的眼睛一直看着被润捂了嘴巴的智……

“那什么……润……不介绍一下吗?”男生揉了揉自己的短发,朝着智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颜……

智被润猛的捂口的手压得不能好好呼吸,正想挣脱润的手,忽然一瞬间,自己胳膊被一个巨大的拉扯力拉出了润的身旁,等站定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翔的身后了,胳膊上的渐渐升起的疼痛感让智的眉头皱了皱。

“作为后辈,这样对待前辈是不是太过分了。松本润。”

松本润看了看态度冷漠的樱井翔,还有刚才被他一把拽了过去的智,眼睛又瞟到樱井翔抓着大野智的胳膊的那只手,那种一副“这个人是我所有物”的态度令他觉得反感。然后头一侧,刚才毛毛躁躁的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身体板的挺直,神情同样冷漠:“对不起。”

四人就这么站着,气氛难以言说的尴尬,一个脸色铁青,一个皱脸蹙眉,一个倔强不满,一个转睛观察。



不一会儿,打破这种尴尬的是一阵阵轻微拍打的声音和智哼哼叽叽的抱怨声……

“翔!你快放手!”智揪着眉头心想,这人的力道怎么越来越大,低声吼,“你捏的我很疼!啊喂!松开~喂!”


智举起另一只自由的手把樱井翔的那只力道凶猛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拍了下来,然后抓住樱井的双肩将他翻转了个身,在背后推着他,露出闪亮的贝齿半哄半骗道:“翔君,那啥,我们后台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人多物杂,又脏又乱,你还是先去观众席坐着休息,不一会儿就要轮到舞蹈社登场了。”


“你这个家伙!”翔甩了一个眼神给他,哪会不知道他的心思,“对后辈别这么客气,当心人家把客气当福气!呆子!”
“嗨!嗨!好嘛,我知道啦,翔君拜托啦!走吧走吧”智眼睛眯成一条缝,嘴巴咧到耳朵根,拍着翔的后背,极力把不情不愿的翔哄出后台。

拉扯了好久,翔终于肯离开后台之后,智才垮了肩长出一口气……刚驼了背呼出一口气,忽然又一个鲤鱼打挺,跑回不远处的润面前……

“你这个伤究竟……”智看了看不停打PASS的润一副心虚的样子,又看了看旁边不认识的男孩子满脸不明就里,眨了眨眼,算了,不揭穿你:“……哎,你跟我来,用化妆弥补一下吧!”

说完,智就拉着有些僵硬的润到不远处的简易化妆间中,那个男孩子也一并跟了过来……
智找了找桌子上的一堆乱七八糟的化妆品:“咦?怎么没有粉饼?你们先这里等一会儿哦,我去问老师借借。”说完急忙忙便离开了。




“润,这就是你说的大野智吧。”男孩看着润望着智背影的眼神,浅笑的问道。

“嗯……”

“看来,他跟那个樱井翔关系不错哦。”浅笑依然。

“那又怎么样?Oにさん喜欢的是和美,不是他!”

“润……那也不是你啊!”

“我知道。和也……”润的口气有些颓唐,“他总是把我当个小孩子来看待,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和也靠着化妆桌的一侧,看着润一脸挫败的神色,沉默了。

润也没心情再多说什么……







“润酱……”不一会儿,忽然传来一个清脆带有犹豫的女声。

“和美?”润站起身来。

“额……你的脸怎么……”和美指着润脸上的淤青有些惊讶……

“额,这个啊……哎呀!这个不是重点!Oにさん一直担心你不肯来!上次以后你就没跟他说过话吧!哎!你等等!他一会儿就回来!啊!不!我帮你找他回来!”

润说完正想去找,和美一把拉住他……

“不……不用了……校园祭马上就要轮到你们了……我等你们结束再找智吧……”和美犹犹豫豫地说完了这段话,似乎还想说什么,又犹豫了半天才轻声开口,“那个……他也来了吧……”

“他?他是谁”润一时没有理解。

“樱井君。”和美低下了头闷闷地说,表情甚是烦恼。

“他啊~”润撅了撅嘴,抬起下巴往幕布后的观众席点了一点,“他早就在观众席上了。”

“哦……谢谢。”和美继而低着头就这么离开了。






“润……她就是你的Oにさん喜欢的‘和美’?”和也摸了摸下巴,作为旁观者多多少少有点嗅出了这些人这些事的复杂性,“她和那个樱井翔的关系不简单吧……”

“别问我!我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润随手抓起桌子上的化妆棉拉扯起来……

这个空间又陷入沉默,两人各自沉思。




“下面是爵士舞,请表演者各就各位!做好准备上台了!”



忽然后台控制流程的学生会会长在后台吆喝了一声,润这才惊觉,自从智跑开了,竟然到现在还没回来,舞蹈社的其他成员早已聚集在上台处,而且正在为缺少主舞的智而窃窃私语……
润也早就换好的登台的衣服,仰着带着青块的脸急急地四处张望:“Oにさん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真是的!”




“啊——他在那里!”和也同样张望了一下,率先眼尖的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发现大野智。


润连忙跑了上去,着急的拉着暗处的智不由得担心道:“你到哪里去了!”

“咦?粉饼呢?”润边走边握住智的双手,这才发现智双手空空,不仅如此,智低着头,脸色苍白如纸,平时温润如水的清澈双瞳焦散不清,到处游离,仿佛丢了魂魄一样……

“Oにさん!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不要紧吧!”润紧握住智的手摇晃着他,焦急地看着失常的大野智。

智猛得抬起头,眼睛用力眨了两下,这才有些神经质的摇着头,颤抖弱气的喃喃说道:“我……我没事……我很好……我怎么会有事呢?我不会的……我不会的……”

“Oにさん……你到底怎么了……是生病了吗?……”润看着他这么反常的样子实在是觉得不妥。



“下面是舞蹈社的爵士舞!轮到你们了!”



当润还想问点什么的时候,突然被催促着上台。这时候,智这才深呼吸一口气,仿佛隐忍了什么似的,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走吧……该上台了……”说完,急急地走在润的前面,继而冲到了人群里,冲上了台……



“智!”忽然从后方传来呼唤的声音。

润在登台的前一刻随着声音回头看了一眼,原来樱井翔从后台朝着登场处飞奔而来,没想到平日傲慢笃定的樱井翔满脸焦急慌张的神色赶来,这令润诧异又困惑,不过等他奔到的时候智早已上台了,自己也没工夫多想什么,然后转头也登上了台……



二宫和也默默地靠在一旁,从刚才,他就一直扮演着旁观者的角色,很多事情,好像更容易看明白一些……

和也打量了一下樱井翔,见他气喘吁吁狼狈不堪,跟刚才初初乍见时那种态度判若两人,满脸的懊恼和焦急……他右手好像紧紧攥着一样东西……

和也侧了一下头,冷冷地观察了一下……原来,是个粉饼盒……

“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或者,不该看到的事情了吧。”和也撩起一边的嘴角,童稚纯净的声音跟他那双狡黠聪慧的眼睛显得十分不搭调。

翔先是吃了一惊,瞪着眼睛看着二宫和也,然后平复了一下自己:“你是谁?”

“二宫和也。松润的朋友。”和也不卑不亢,简单明了。




忽然台上的音乐响起了……

樱井翔没有再说什么话,依然紧紧捏着粉饼盒,在舞台侧边登场处角落里缝隙处看着已经开始在舞台上表演的他……

这次舞蹈社的校园祭公演表现很糟糕……
领舞主跳的出错频频,不在状态,得到台下的一片大大小小的嘘声……

失态,尴尬,崩溃……

智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没办法支撑自己,想要离开,马上离开,猛的转身,忽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站在后排的润一个箭步冲到了智的面前不动声色地扶起了他,一个借位,将自己跟智的站位换了一换,将智推入靠近一开始登场处的位置,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轻轻一推,然后转身顶替了智领舞的位置……

大野智迷惘地看了看自己前方镶着光芒的少年,不由得慢慢退后再退后,退到无路可退,一个转身冲下了舞台……

想要逃,想要逃的越远越好……




“智!”

当大野智匆匆下台的时候,樱井翔抓准机会冲了上去从正面迎上了他的俯冲,紧紧地抱住了他。

大野智怔忡了两秒,等意识到抱着他的人是樱井翔,整个身体猛的挣扎了起来……樱井翔马上抓住大野智的两只手,钳住手腕:“智!你听我说!你听我解释!”

大野智被樱井翔辖制了行动,挣脱不出,用极其愤怒和受伤的神色看着樱井翔的眼睛,不言不语,这样的对峙让周围一些人不禁围观他们奇怪的举止。

樱井翔咬了咬牙,钳着智的双手边扯边拖的拉进不远处的简易化妆间的死角,这个时候已经是校园祭快结束的部分,如今这个简易化妆间已经无人使用,翔利用隔板避开有人的地方,将他死死地压在墙上,双手固定在他身体两侧……

当他们拉拉扯扯刚进入简易房间的时候,舞蹈社的表演也刚好结束,润不顾周围下场社员的疑问和各种抱怨声,窃窃私语声,三步并两步猛然冲下舞台,四处寻找智的身影。


润揪住一旁神在在的和也着急的问:“和也!你知道智去哪里了?”

这时的和也,身体半依靠着登场处的柱子旁,双手环胸,漠然地看着刚才大野智和樱井翔所在的房间,冷淡地说:“他们去了刚才的那个化妆间……”

松本润听完就直直地冲向化妆间,这时,和也也随即跟在了他的后面。
当他们渐渐走近房间时,似乎隐约听到了吵架的声音,可是并没有看到那两人,松本润有些着急,加快了脚步正准备冲进房间找大野智,忽然一阵东西纷纷落地的凌乱嘈杂声,樱井翔突然从一个角落被大力推搡了出来……

“你松开我!你够了吧!”当樱井翔被推出来的时候,同时,还响起了大野智愤怒的吼声。

润一听到智的声音急忙就像奔过去,和也连忙揪住想要冲上去的润,于是和也死死按住蠢蠢欲动的润,示意他不要冲动,看清楚情况再说。润有些不情愿,刚想说什么,忽然又被他们的吵架声阻挠了……但是好像离的有些远,听的不是特别清楚……

大野智拼尽了全力将樱井翔推开了离自己一米开外,愤恨地看着他:“你为什么非要控制我的所有!非要占据我的所有!樱井翔!我究竟欠了你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樱井翔看着大野智从未见过的愤恨的表情,觉得隐隐刺痛:“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占据你所有的东西,我只是……”

“只是什么?你还想要我的什么?我原本就是一无所有的人,可是你却什么都有,只要你想要,你什么都能得到,为什么你还要夺走我的一切,我的时间!我的生活!我所喜欢的所有东西!甚至连和美都要抢!我只有她一个亲人你明不明白!樱井翔!你明不明白!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大野智越说越气愤,冲了上去死死地拽住樱井翔的领口,狠狠地揪了起来,似乎要将长时间来所隐忍的怨恨一股脑的发泄在樱井翔的身上……

怎么会这么愤怒,智也不明白,但是自己需要发泄,需要一个途径来释放,不然,自己就会爆炸,就会痛楚至死!

刚才,看到翔跟和美接吻的时候,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忽然难以呼吸,心痛得仿佛不是自己的……
看着翔主动俯身亲上和美的唇,智觉得窒息,只能死死的揪住自己胸口的衣衫,任凭手中的粉饼盒滑落……
那时,脑子里印着的竟然全是翔带着微笑,缓缓闭上眼睛吻上和美的表情……不自觉的一滴泪悄无声息的从眼角滑落……

该死的!
为什么自从这个人一出现,就要横冲直撞地进入自己的生活,甚至要霸占自己的一切,连他的喜怒哀乐就要蛮横的占据,要将他孤立,孤立在只有“樱井翔”的世界!直到将自己的整个世界改造成只有“樱井翔”的畸形空间!

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樱井翔……将我改造成这样的人对你有什么好处……
然后等你厌倦我以后,再从我的世界里抽离,把我一个人扔掉,像垃圾一样……
你当我是什么!你当我究竟是什么!我不是你的玩具!

“我什么都没有,以前从来没有人真心地爱过我,也没有人真心对我好,从小就一直孤独着,好不容易有了和美的关心,你为什么要夺走她!为什么要抢走我唯一的亲人!你为什么要这么残酷的对待我!我欠了你什么?你觉得这么耍我很好玩吗?很有趣是不是!大少爷!啊?为什么!为什么!……”

智指责着樱井翔,声音带着崩溃的哭腔,依然紧紧抓住樱井翔的领口,然后将自己的头慢慢埋在樱井翔的衣襟里。

樱井翔一开始难以置信地看着从未见过的这样的突然爆发的智,随着智分崩离析的痛楚发泄,眼神慢慢黯淡深邃,凝视着智看着自己的悲痛眼神,举起自己的手缓缓抱住智埋在自己衣襟的头,声音带着难以言明的无奈和失落……

“智……我不想夺走你的一切……从来就没有想过……我,樱井翔,只想成为你的一切,你的所有……我只希望你只看我一个人,只关心我一个人!没错!我是可以得到一切,可是,我只想得到你!我喜欢的只有你一个人!一直都是你!智!!你听我说啊……”

在翔说到一半的时候,智已经开始想要脱离翔抱住他的手臂,翔不许!翔边诉说自己内心的深埋已久的话,边将双手捧住智的脑袋,手指张开紧紧地扣住双侧,不让他错过自己任何的告白,樱井翔需要大野智听清楚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句打自内心压抑许久的话……

“你滚开!你不要碰我!我讨厌你!我不是你的玩具!我更不是你的傀儡!”智双手死扣住翔扣住他头的手,拼命的用力掰开,不想被他控制,想要快点离开他的控制……

“智!我难道不能成为你唯一的亲人吗?难道我不能成为第一个真心爱你、对你好的人吗?难道我的关心就比不上和美,我有哪点比不上坂口和美?!而你怎么对我的?你对我的关心甚至不如对待那个松本润!你教他跳舞,你保护他不被别人欺负,你甚至对他笑的次数都比我多!!为何你单单对我这么不公平!大野智!你告诉我啊!!!”


智拼命挣扎着,好混乱,脑中一片混乱……眼前的翔似乎朝着自己吼些什么……
可是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不想听……只是拼命的下意识的挣扎着,想要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
好痛!翔捏着我的头捏的好痛!放手!翔……你放手!!


“咚!”
智的膝盖自我保护似的猛猛地击中翔的腹部,翔这才松开了手,疼痛难忍的半蹲了下去……

“樱井翔!”智突破了翔的束缚,可身体却已经疼痛得几乎分裂成无数块碎片,“你已经把我的一切都夺走了!你还想怎么样!我早就一无所有了!!”

大野智仰着头神情悲痛又绝望……
樱井翔,你成功了……
你成功的慢慢渗透了我的一切,成功的孤立了我……
你对我的关心,你对我的关心……
呵呵……
你成功的把我变成变态了……
你满意了吧,樱井翔!

慢慢地,智带着破碎的表情,跌跌撞撞地朝着门口走去……


松本润和二宫和也在门口边缘处,远远地就听清了智的这一句痛楚至极的话,也看到了大野智那溢满泪水的脸……

“Oにさん……”

松本润看着那个平时一直绽着温和治愈笑容的人竟然如此痛苦的样子,不自觉的呼唤他,这声音有些抖,脚也开始不自觉的朝着智的方向开始挪动,想要过去抱紧那个仿佛那个快崩溃的人,这次,和也没有阻止他……

可自己的脚刚跨出去一步……润如同遭到电击一样定在了原地……
因为,有人捷足先登了。


在智刚踉跄地走了几步,樱井翔突然站了起来,猛然转头抓住智的一只胳膊,用力一拽,将他砸在墙上,那力道一定很重,松本润几乎听到了脊椎和背骨砸在墙上的回响……

然后樱井翔狠狠地俯身将他压在墙上,将一条腿欠在智的腿间,一只手粗鲁地从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掀了起来,用力地捏掐在智的腹胸的皮肤上,另一只手张开五指死死地揪住智的后脑勺的头发往后扯,然后用嘴撕咬着智的唇……
智感到自己的口腔逐渐充斥着血腥气,舌头被翔强迫的拉扯着,动作粗暴而难以抵抗,毫不留情……
翔非常的用力,仿佛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吃进自己的肚子才肯罢手,才能休止。

智,你恨我?你可知,我也恨你……

恨你的没心没肺,恨你为什么不知道我的心意,恨你从来不把我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你总是不知道的……
你这个呆子总是不知道的……

翔越吻越觉得绝望……

智的眼睛睁着,从一开始的刹那的惊恐,慢慢变得没有焦距,翔肆意在他皮肤上的揉捏也对他毫无作用,冷冷的,像一具傀儡娃娃……


松本润看到这样的场景久久不能言语,浑身感到僵冷……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