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无根水之大野智SP(四)—最终章(下)

在爱的名义下—十代篇











终章: 下 (Satoshi Sp Ⅳ Truth)












完结篇









翔越吻越觉得绝望……

智的眼睛睁着,从一开始的惊恐,慢慢变得没有焦距,翔肆意在他皮肤上的揉捏也对他毫无作用,冷冷的,像一具傀儡娃娃……

松本润看到这样的场景久久不能言语,浑身感到僵冷……





忽然和也冷不防地将润愣在当场的身体一扯,拽进房间一隅暗处,藏在了藏进了混有一些杂物的死角……

“和也……干嘛……”润被这样突然的一扯惊声叫道。
“嘘!有人来了!”和也看了他一眼,连忙比出噤声的动作,再转向门外,润顺着和也视线的方向也看了过去……




和美!?

是和美!!!

“小智……你没事——”

松本润看见和美有些焦急担忧的冲进了门,刚准备说些什么,整个人就僵在了当场,眼前这纠缠的一幕,毫无掩饰的落在了她的眼睛里……

那是诧异还是受伤?抑或是别的什么情绪?

润很想给和美瞬息万变的表情下个定义,可最终,他看见的是认命的绝望,尽管呼吸很急促,却也很冷静,在一次胸口深深的起伏中,镇静了下来,退去了刚才因为震惊而微微泛着红潮的脸色,遗留的只有寒若冰霜的白。



在和美进门的那瞬间,她的声音仿佛一条带着倒勾的鞭子一样抽醒了自我放弃般的任樱井翔予取予求的大野智,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智惊恐的看着自己对面不远处的和美看着自己,不期然与和美直直地看着自己的眼睛对视,当对上那双自己熟悉的漂亮眼睛的那刻,看到那双眼睛透着丝丝的绝望……
智慌了,乱了,整个世界开始不停地狂躁地颠簸着,震动着,让他站不稳……


不要!不要看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种样子!


翔没有放开智,似乎他没有听到有人进来,或者说他并不在乎是不是有人会进来,他依然紧紧地压着智。

翔不想结束,他忽然意识到,事到如此,如果放手了,一切都会随着他的放手而结束,由于愤怒而做出一时冲动的事情后,渐渐的发热的大脑慢慢降了温,冲动慢慢被无边的恐惧和担忧所替代,所以,尽管是自欺欺人,还是不愿放手,害怕面对……


愤怒,慌乱,惊恐……一系列负面的情绪支配着智,他不明白翔为什么要逼迫他到这种境地,这种让他几乎生不如死的难堪中……
而且,还是在他最重要的人面前……
血淋淋地撕扯下他的自尊,剥夺他生命中唯一的依靠和希望……
第一次这么恨一个人!恨到自己的心都隐隐作痛。



放开……放开!



智朝着翔的唇狠狠咬了上去,一阵粘稠的血喷涌而出,翔吃痛地放开了智,退开了几步,捂住了自己溢出血的伤口,这伤口虽在表面,却痛到了心里……
翔觉得这疼痛使自己大脑有些空白,只是愣愣地盯着智嘴角溢出令人惊骇的血,属于自己的血,那红色液体慢慢流到了智的下颌,然后汇集成一颗血珠滴落了下来,配合着智苍白无血色的皮肤,竟像着了魔似的令人难以挪开眼睛……



“和美!不是这样的……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的……”

智冲到和美的面前,抓住和美的肩膀,眼神涣散地看着和美慌乱地想要辩白什么,和美只是双目怔怔地看着智无措的样子,不发一言。


“你相信我……我和他……他……”智目光四处游离,越是慌乱,越是无法解释……



怎么办?该怎么办?



忽然一阵如羽毛般轻柔温暖地抚摸覆上了嘴角,将智嘴角的黏稠液体慢慢拭去,然后那双手又移到到智已经被揉乱的衣服和扯开的衣扣处,缓缓地整理好了他的衣衫。

“真的好笨……”和美忽然凄然地抬头对着智扯出一个微笑……

“什么……”智收回了游离,看着和美的笑容。

“你,真的好笨哦!为什么总是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呢?你看看你……总是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总是……让别人操心,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如果没有我在你身边……智……你该怎么办呢?”

和美淡淡地说着,微笑着,智看不懂,看不明白……却让他心慌意乱……

“和美!?”不安慢慢扩散着……



“可是我好累!我真的已经累了……智……”和美抵开智抓住她双肩的手,“该结束了……不要再拿我做借口了,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小智……结束了,全部……”


和美说这些话的时候,哽咽了,表情越发的凄然,慢慢地朝后退着;智的脑子嗡嗡乱响,失去了应激的能力,只是想要抓住她,抓住得来不易的温暖,求之而不得的小小幸福与安定……


不可以的!不可以!不要离开我!


当智的手想要抓住自己一直认为的幸福时,和美转身奔出了门……



“和美!不要走!”



智朝着她的背影喊着,刚准备要追出去,却猛然被一个拉力所制约!


“智!不要去!”


“放手!”


迎着大野智痛楚忿恨神色的是樱井翔满面焦虑的神色,刚才看着智慌张的冲到和美面前,当和美说出那些类似告别的话,当智想要追随着和美的背影而去的时候,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心悸,仿佛有种令人不安的感觉在慢慢扩大,翔自己也说不清楚那是什么,但是身体却已经本能的阻止了智。

智用力拉扯自己的胳膊,奋力地挣脱翔的束缚,当彼此脱离的那刻,两人都因为相互对抗的惯性踉跄了一下,之间的距离扩大了些……


“智!你……”翔想要再次阻止他……


“不要过来!”智背对着翔,背影看上去有些发抖,“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求求你了,从我的世界消失吧。”
话音刚落,智挪动着有些蹒跚步伐地朝着门口走去,然后慢慢加快了步伐,狂奔了出去……

翔定在了当场,怔怔地看着地板,一动不动。




“Oにさん!”

当智狂奔出门的当口,润从角落跑了出来追随着智而去,和也一时没拉住他,猛得站了起来,无奈的跺了跺脚,连忙也跟了出去,这状况总让人不放心……

和也奔出门口经过樱井翔的时候,看了看他,看了看这个已经似乎失去心魂的人。

樱井翔依然愣愣地站在原地,旁若无人,浑身散发着绝望冷寂的气息,那种悲哀的感觉让和也不禁皱了皱眉头,片刻之后,便转了头,也奔了出去。





厚厚重重的云雾盘踞在空中,层层叠叠,只有在一点点空隙处透出了残阳的血红,迸射出了一条条绛色霞彩,宛如喷溅的血液,偶然翻滚着橙紫的黯淡,这黯淡逐渐淹没的血红,天色暗的尤其快……

两个拉长的人影不停地在偏僻的小道上穿梭着,这是他们回家的捷径,渐渐的,影子慢慢消失了……


“和美!你原谅我!我跟他以后再无瓜葛了!我们一定还能像以前那样的,没人能打扰我们的!”
智喘着气,拽住了和美的胳膊,拼命的,拼命的想要挽回些什么……

“……你看到了吧……智……”和美慢慢地回过了头,脸上已经满是泪水,“你看到我跟他接吻了吧。”

“……”智张了张口……说不出任何话……是的,看到了,的确是看到了……

可是,看到了又怎么样?让我怎么样?让我高高兴兴地祝福你们吗?让我高高兴兴地……又变成一个人么?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智,你真的,好狡猾哦!也好贪心哦。”和美的手覆盖在了智的手上,缓缓的扯出了自己的胳膊,“小智……你总是温柔的对待所有的人,让别人误以为被你的温暖所包围,误以为被你所爱慕着,所呵护着,误以为有你在身边便得到了幸福,你就像是春天暖洋洋的风一样……”

和美一双清冽的美目紧紧盯着智纠结痛楚的脸庞:“可是我们都错了……你从来都不肯交出你自己的真心,却不断地掠夺着别人……我原本以为我对你是与众不同的,可惜没想到……”

“我真的喜欢你……是真的……”在和美不断地指责中,智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翔君,从千叶回来以后……他似乎就变成你最重要的人了……你再也没有跟我一起回家,连我的生日也不再重视了,你曾经答应过我的话,曾经答应过不再理他……你全部都没做到……智……你喜欢我什么呢?这就是你的‘喜欢’?”

“不是的……不是……”智只是低着头神经质地呓语着……


“你还记得……我说过,我讨厌他看我的眼神,我讨厌他无视我的样子,每次,他看着我,我都觉得那种敌视的目光让我难以喘息,让我觉得困扰……我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仔细的观察他……我终于明白了,每次,都是因为你的关系……”


“……”智不信地抬起了头,迷蒙的眼神看着和美悲哀的样子,“我……我以为你……对翔……”


“我对他?呵呵……那天,我看到了……”和美闭上了眼,咬了咬唇,“那天你犯困就翘了体育课,趴在桌子上睡觉,我途中有些不放心,想要过来看你,怕你着凉……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和美突然睁开眼,直视着自己面前那张依然迷蒙无措的脸庞:“我看到樱井翔一直在吻你,抱着你……”

智倏地睁大了眼,一脸不信的样子……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和美开始变得有些生气了,“你有睡得这么沉吗?连别人对你做什么都不知道了吗?你太狡猾了!”


“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相信我!”再也受不了和美的指责,那指责如同针尖一样,穿心而入,疼痛无比却难以拔除,智急急地抓住和美,想要解释,想要为自己辩解……

“不要碰我!真的好恶心!我讨厌这样的你!”和美甩开智的手,大声的喊着,“每次看到你们我都会想起那天的事情!想到你们……我就……我就……”
和美找不到可以表述自己心情万分之一的词语……越发的忿忿,转身便走……



智被和美这么大力一甩,脸色乍变,本来苍白的脸色倏地泛青……突然,毫无征兆地失去了控制,朝着和美冲了过去,用力地扳过她的身体,死命地拽住她,厉声地大吼着:“我没有!我没有!不准说我恶心!我没有!你胡说!你骗人!”


“智!大野智!你放开我!好痛啊!”和美被智这样狂躁的神情吓住了,和美开始用力跟智拉扯起来,想要脱离他的钳制,手臂的疼痛让她有些吃不消,大声的吼着,“你怎么了?你疯了吗!”……




“疯了?”智看着和美惊惧的神色忽然愣了一下:“我……”





和美就趁着他愣住的这个当口,推开了智,逃开了智的身边,边跑边忍不住回头看看智一副混乱焦灼的样子……却没察觉自己前面的一群人,然后就这么撞上了那群人,把其中一个人撞倒了……


“小姐,虽然这样的艳福不错,但是真的会很痛哦!尤其是这里哦!”


当和美半坐着回过神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陌生的调侃声,猛地抬头一看,自己趴在一个不认识的男生身上,对方指着自己裤裆处,夸张地露出很痛的样子。四周围着三个同样不认识的男生也发出刺耳的笑声。

他们穿着的是跟自己一个学校的校服……看衣服的颜色,同样也是高年级的……可是这些人的装扮似乎很“不良”……

然后又看看倒在地上那个男生嬉皮笑脸似的猥琐神情,和美警铃大响,连忙爬了起来,害怕的退了几步:“对……对不起……”说完便低着头准备绕过这些人的包围,可是无论朝哪个方向走,总是有人挡在面前……

“没这么便宜的事情吧……撞伤了我们老大的‘弟弟’,你是不是应该要‘抚慰’一下啊?”四周再次响起了刺耳的奸笑声……

“老大,你看她穿的校服,是我们一个学校的……”

“坂口……和美……”哪个被称作“老大”的男生忽然伸手抵住和美胸部的名牌……

和美猛地条件反射性的用手圈住了自己,躲开了对方的禄山之爪,面露厌恶:“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我们还能怎么样?”男生朝着和美逼近了几步,“不过就是——”

说时迟那时快,还不等这个被称作“老大”的男生说完,又被重重的被撞到在地摔了个四脚朝天……

“我靠!是哪个不长眼的混蛋!”男生大吼着,愤怒地跳了起来,其他男生也连忙扶他起来。

大野智猛地拉住和美的手腕将她拖到了自己的背后,一脸愠怒……




“是你!怎么又是你!”为首的男生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人,“你怎么这么喜欢当‘英雄’的角色啊?大野智!”

智抿着嘴不发一言,目光有些浑浊落在他处,紧皱的眉头让神色十分凛冽……

“喂!你哑巴啦!”那男生突然转愤为乐,“哼!也难怪你现在一副死人面孔!刚才的校园祭真是好看啊!你的表演真是与众不同,别出心裁,哈哈……来来来……大家都给他来鼓鼓掌……”
说完,这几人便嘲弄般的鼓起掌来,边鼓掌边将智与和美包围起来……

“小智!”和美有些害怕,可是挡在她面前的智显得有些……不同以往的感觉。


智慢慢松开了握着和美手腕的手,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墨色的瞳孔没有任何反光,如同无底的黑洞……

见大野智没有任何反应,那为首的男生反而更加嚣张:“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三番两次的跟我们作对,罩那个松本润!现在还想做正义使者跟老子抢女人,你也不照照镜子,称称自己有几两重,要不是那个樱井翔罩着你,你算什么东西?谁会把你当回儿事?”

男生虽然嚣张,倒是越说越气起来,自从近一年前因为教训那个松本润被这个家伙捣乱之后,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想来这口气一定要出个痛快,可打听下来,没想到这个大野智竟然被那个樱井翔罩着,这里学校上下都供着樱井翔这尊神,谁敢打他的主意?更别想动他罩着的人了!气不过的时候也只能趁没人注意教训松本润那个臭脾气的小子出出气!不过这小子也是越来越不得了了,越来越会还手了!难道这臭小子还真以为他自己找到了什么好的靠山?嘿嘿……他不过只是个……哼哼……

话说这小道毕竟是好物,其实还打听出了很多有趣的消息……樱井翔厉害是吧!可也管不了别人的嘴不是?有些丑事怎么遮也是遮不住的!



为首的男生贼眼在智的脸上细细探索了片刻,伸出手猛地掐住智的下巴,手指还在不规矩的蹭着下颌和颈项交接处,滑腻的皮肤触感不禁有些令人想入非非:“嗬!皮肤还不错嘛!也难怪樱井翔罩着你了,这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谁不知道你是樱井翔专用的‘容器’。估计你技巧不错,不如让我们哥儿几个也受用一下。哈哈哈哈……”

那男生邪狞猥琐的眼神瞄着智僵硬的脸色,看他并没有多少动容,似乎还不尽兴,又凑近智的耳朵极尽了嘲弄与下流:“我的英雄,真想知道你脱光了怎么抬起屁股被人CAO,真想听听你叫床的声音……”

此话一出,四周的男生嘲笑声四起,尖利刻薄的声音萦绕在智的周围,但是智微眯的双眼依然幽深如墨,似乎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和美听到这些人往死里羞辱智,简直怒不可遏,冲到了智的面前,眼泪唰唰的奔涌了出来,朝着这些人大吼着:“你们这些混蛋!人渣!你们住口!住口!你们真不是人!真不是人……”

和美气急败坏地吼着,骂不出更多的词,只能重复这几句话,脸上的泪水越涌越多,难以控制,几乎崩溃……


“你急什么!是不是嫉妒我没先让你爽爽?”那男生说完便一把扯过和美搂进自己的怀里,摸着她的脸,“我不过就说说,谁愿意上个男的!你以为谁都喜欢做这么恶心的事情啊!还是女人好啊!至少有胸部……”说完,一只爪子就要抓和美的胸部……

谁知手刚要举起,忽然一个眼冒金星,鼻腔一个苦辣酸甜交织,又头晕目眩地跌倒在了地上!

“老大!老大!”其他几个人又急急忙忙上去搀扶的搀扶,呼号的呼号……

“小智!”和美冲向了大野智,抱着他的关节正在流血的拳头,“你没事吧!你——”

还不等和美把话说完,智冷冽着脸,挥开和美的手,大步那几个人冲了过去,甩开其他几个喽喽的牵制,发了疯似的从地上拽起还没有清醒的“老大”,又狠命地给了他两拳,那“老大”被揍地满脸是血,倒地不起,智骑在他的身上,眯着眼睛,咬紧了下唇,往死里揍他……

同一个角度,同一个方向,同一个拳头,拼命的,想要打碎那张嘲笑他的脸,想要撕碎那张羞辱他的嘴巴……
手击碎了对方的牙齿,也划破了自己的手……
手很痛……但是……手再痛也比不上胸口此起彼伏的酸麻的刺痛感……

没了樱井翔,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我在别人眼里,不过是樱井翔的“容器”?什么是“容器”?
我很恶心吗?为什么你们人人都说我恶心?我到底……哪里恶心了?
你们为什么都要嘲笑我?为什么都要侮辱我?瞧不起我?为什么?
爸爸妈妈这样……
樱井翔这样……
和美也这样……
还有你们这群莫名其妙的人……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为什么偏偏是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每随着一声撕扯着自己的心脏而剜出的“为什么”,智的拳头就狠狠地落在地上那个被打得满地找牙半昏半醒的男生脸上,手慢慢失去了痛觉,大脑被一个个问号充斥着,渐渐变得麻木,只是机械性地重复着这些动作……




“智!小心!”和美忽然惊叫起来,“你后面——”

“啊啊啊————————”



随着一声穿刺过智已经麻木的耳际旁的和美的尖叫,自己的头部被狠狠地重击了……

智被硬物重击的力量不支地跌落在一旁,迷迷糊糊间似乎看见眼前几个男生在向自己靠近,其中一个拿着一根木棍,木棍正在滴着血……



无力的倒在地上,听到的只有自己呼吸的声音,渐渐的,贴着地面的脸渐渐被粘稠的带着铁锈腥味的液体侵略,大概会死吧……要是就这么死了,就好了……



“他妈的,这个该死的家伙!打落了我四颗牙!”刚才被揍得无还手之力的“老大”被手下搀扶了起来,胡乱撸了撸自己脸上的血迹,踉跄地朝着智走了过去……

“小智!你们!你们做了什么!小智!快叫救护车啊!小智!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和美冲了过去抱住地上的智,发着抖,害怕的看着智的头不停地流着血,好可怕,好可怕!

“老大”努了努嘴,另三个男生其中上来一人,一把揪起和美控制了她,还用力的捂住了她的嘴巴,阻止因她的叫声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男生走到智的身旁,一脸不甘心的怨怒,抬脚便踢,谁知刚才被揍得还眼冒金星稀里糊涂的,不仅没踢到,一个不稳就跌在了智的身上,“老大”甩了甩头,半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俯在智的身上,看见他的头部正在汩汩冒着血,从他的脸颊侧边流着,那血痕的形状真是微妙啊……

随着血液的流淌,加上他身上透明的汗水的混合……竟然就这么沿着他柔和的脸部线条慢慢滑过颈项,流经喉结,然后滑进他有些衣衫不整的胸口,在锁骨处蜿蜒了一个曲线,那颜色深浅不一,越是靠近胸口越是颜色浅淡,是一种好看的粉红色……

还有他那些许纠结的眉峰和带着水汽的睫毛微小的颤抖着……

男生忽然觉得下身有些燥热……猛地撕开了智校服,然后扒开校服内衬衫的上面几个扣子……看着那蜿蜒的粉红挺进胸膛嫩白的肌肤然后逐渐消无……

“你们……玩过男人么……”“老大”忽然冒出了一个很有趣的想法。

“这……”几个人面面相觑……

和美见状,瞪大了惊恐的眼睛,拼了命地挣扎着,猛烈的摇着头,从喉咙里发出叫喊的声音,钳制她的那个男生有些不耐烦了:“老大,这个女人实在太麻烦了!我一个人不行啊!”

“老大”看了他们一眼,四处张望了一下……




这里本就是僻道,今天遇见他们也本就是凑巧而已,不过跟这小子的梁子早就结下了,刚才那样羞辱他也不过是想好好报复他之前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作对,哪会真的想要上自己的同性?自己又不是同性恋!话说回来,刚才调戏那女人,也不过玩玩而已,也没想动真格的,可没想到是这小子的女人!可恶!

而且竟然敢动手修理我!“老大”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还有空落落的牙床所带来的痛感……一阵恨意浮上心头!

总之,今天新仇加旧恨,这笔帐不好好讨还,我绝不善罢甘休!况且……

男生看着智曝露的平坦的胸部因为有在练舞而有些肌肉的线条,恰到好处,伸手抚摸了上去,软绵绵的,但蕴含了力量的感觉……跟女人完全不一样……其实真是挺令他好奇的……

“老大”挥手示意了一番,将智和被钳制的和美拖入了僻道上一个凹进的死巷……

和美觉察到事情开始有些朝着更失控的方向发展了,恐惧让她拼命地挣扎着,狠狠地跺了锁住她的那个男生一脚,抽身而出,只想靠近智,只想看看他怎么样了!

刚想抓住智,却被人一把揪住头发,狠狠地被摔在了地上,和美心里一点也没觉得疼,也没工夫去看是谁下的重手,只是睁大了双眼紧紧地盯着地上那个头部不停流血的人,想要知道他没事,想要知道他还是温暖的,抠住冷硬的地板朝着智爬了过去……

“靠!这时候还上演什么罗密欧与朱丽叶啊!真是让人作呕!”

没去在意别人说了些什么,一心一意的朝着智的方向,直到握住了他的手,幸好!是温暖的手!和美安心的将脸摩挲着智还有温度的手……

“放手!”一阵拳打脚踢落在了和美的身上,可是她怎么也不肯放,默默地忍受着……

“算了!停手!反正也不影响我!”“老大”跨坐在智的身上开始解他的皮带……

“你在干什么!”和美看到此人的所作所为,凄厉地叫了一声,竭尽全力的爬了起来,扑到智的身上哭喊着,阻止那人侮辱智,“你们放过他吧!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他会死的……你们放过他吧……他真的会死的……求求你们……求求你……”

“那我放过他,谁又来解决我的问题呢?”男生看着和美漂亮的含着泪水的眼睛,笑得淫邪,解开自己的皮带,一把抓住和美的双腿,从智的身上拖了下来,扯开了她的校裙,压向了她……







昏迷了不知多久,阵阵的刺痛感忽然让智激醒过来……
眼睛尚且还看不清任何事物,耳边却充斥着野兽般的喘息和嘶吼……
这是什么声音?
和美呢?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头……好痛哦!

智慢慢爬了起来,靠着墙坐了起来,甩了甩头,擦去脸上的血污,想要看清眼前晃动的肉色物体是什么……



当智看清楚一切的时候,那一刹那,那一弹指一挥间的片刻,忽然觉得自己的灵魂有片刻的脱离,忽然五脏六腑都注入了一种莫名的东西……

这种东西让自己的体内似乎要隐隐爆发些什么,似乎自己这具空洞无力的身躯再也无法容纳这股令他难以遏制的爆发……

而失去躯体的灵魂本尊,却懦弱卑微的躲进一个连自己也不知道的阴暗潮湿的角落里,逃避着,不敢面对……

不敢面对那曾经无数次温暖自己的那个纯洁天使的受难……
不敢面对曾经那张治愈了自己无数次的柔美笑颜的支离破碎……
更不敢面对那些野兽身上的凶器一次又一次贯穿着那脆弱的身躯……

她下体的血蔓延了一地……被撕破凌乱的衣衫遮不住她浑身的伤痕,发粘在她溢满汗水、泪水、以及莫名污浊的液体的脸上……

没有任何表情……
分辨不清是麻木了,还是神志不清了……

智静静地坐在地上,看着那些沉浸在欲望中的野兽一个轮着一个的折磨着她,没人发现他的觉醒……
那些野兽的衣衫四处散乱的扔在了地上,其中一件衣衫口袋里露出了半节匕首的手柄……
智静静地站了起来,静静地走了过去,然后,静静地捡起了那把匕首,缓缓地掰开了锋利的刀……




这晚的夜很黑,路灯也有些忽明忽暗,发出电流不足的嗡鸣声,绕在路灯下的飞蛾依旧不屈不挠的汲取着光明和热量,突然,刚刚还鲜活地追逐着光明的生命霎时终止,做了一个自由落体,飘忽无量的体重在空中不停地划着圈……像散落的花瓣一样……慢慢地飘落到了地上……




地上的血,已经不只是和美一个人的血了,强烈刺激的血腥气味充斥着这方小小的天地……不只是血,地上还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人,那些没穿衣服的肮脏的人……

智踩在地上,发出粘腻的汩汩声,带着满头满脸的血液,走到了和美的身边,跪倒在了她的身边,手上的刀也滑落在一旁……

“和美……我们可以回家了哦……昨天,你妈妈说了,今天晚上吃咖喱哦!回去晚了……肯定吃不到了……到时候你又要怨我了……”智朝着和美木然的表情笑了笑,“喂!不要再跟我闹别扭了!不要不跟我说话!我错了还不成么……下次……我什么都听你的……”

智扶起和美的上半身,轻柔地让她躺在自己的怀里……吃吃地笑着……笑得嫣然……



“……是我让他吻我的……智……”和美忽然浅浅地发着气音,“……我对他说……如果,要我放弃你……那么就吻我一下……然后他就吻我了……”



“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跟他见面了……我是男生……他也是男生……我们根本是不可能的……你真是好傻……”智依旧笑意嫣然的看着和美,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智……我不甘心……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我想到他吻着你的样子,还有……还有你开始慢慢地把他放在心上,总是动不动就想他这个想他那个的……我不甘心……我故意的……故意让你看到的……我不想伤害你的……可是……可是……”



“唉,该怎么办呢?你这个小傻瓜!该拿你怎么办!为什么……还要生我的气……回家了好不好……赖在这里容易着凉哦……”智笑得眼睛弯弯的,嘴角的弧度像往日一样柔和……


“我看到你们吻在一起……我……我还是认输了……你……不知道……其实你……真的很喜欢他的……”


“……不要说了……该回家了!回家睡一觉,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智的笑容开始出现了裂痕,慢慢地,碎片,剥落了下来……


“我……回不去了……智……”



和美在刚才说话的同时,手已经摸上了智掉落在她身边的匕首,猛地扎进了自己的胸口……


“不!”智撕心裂肺的狂吼着……飙出的血再一次溅了智一脸,原先那些干涸的暗红色的痕迹加入了新鲜的血红……




和美皱着眉凝视着智,看着他毫无棱角使人安心的五官,第一次见到他,就觉得他好寂寞,好寂寞,忍不住想要靠近这个小男孩,那天,可是她的生日啊,生日那天的三个愿望,全部都许给了那个孤独地站在墙角独自难过的小男孩……

第一个愿望,想要知道他总是因为不开心而耷拉下来的八字眉如果笑起来是什么样的形状;
第二个愿望,想要知道那双总是泛着水光的看上去要哭的眼睛如果开心起来会是什么样的明亮;
第三个愿望,还想要知道不爱说话、不爱表达自我的他要是向她告白将会怎么说呢?

她一直好努力的,努力的照顾他,努力的逗他笑……

老天终究没有负她,他们相识那天的这三个愿望结果都实现了……

她知道了他笑起来那八字眉会变得更加的耷拉,显得可爱又无辜;知道了那双眼睛快乐的时候会弯成一条弯弯的细缝,偷偷地闪烁着点点的星光,令人沉醉在他的闪闪的瞳孔中;知道了他对自己告白的时候,会抓住自己的肩膀很男前很坚定地告诉自己“你的一切我都喜欢”……

可惜……
她终究许错了愿望……

如果上天能让她重新许愿……
她希望第一个愿望能让他的喜怒哀乐全部因己而生,不为他人;
希望第二个愿望能让他的目光永远只追随着自己,不再注意其他任何人;
希望第三个愿望能让他真心的爱上自己,跟她永远在一起,然后生儿育女,相伴到老……

可一切都错了……




“智……你知道吗……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哦……一直……都好喜欢……”


和美在闭上眼睛前,忽然觉得自己真是恶劣啊!临死了,还要用这样的方式留在他的心里,用这样残酷的方式……

智,你欠我的……所以……我用这样的方式……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我知道……我可以永远的留在你的心里了……
谁也无法替代……

好高兴哦……

好高兴哦……

……





“不!不要……不要……不……”


智猛得握住那把匕首,用力拔了出来,往旁边一甩……和美胸口不停地冒着血,那一去不回的血液仿佛就此把她的生命带走,智慌忙用双手堵住出血的地方……可怎么也无法阻止液体的涌出……

突然,身后侧忽然猛扑过来一个人,智的肩头被狠狠地扎了一刀,显然这一刀是扎偏了,对方似乎早已伤的不轻,智回头对上了那人的眼睛,这才看清楚,这个人就是刚才那个为首的男生,没错!就是这个人!害死了和美!害死了自己唯一的依靠和温暖!

智的瞳孔骤然收缩,张开双手掐住了对方的脖子死死地按在了地上,双方拉锯间,智发了疯似的夺取了对方手上的匕首,再一次疯狂地刺杀他,刺到对方血肉模糊,血浆内脏四溢……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你该死!杀死你!杀死你!”

路灯下的影子闪着有规律的形状,伴随着穿刺肉体的恐怖声音……


弥漫了黑夜……

……




“是他们!是他们……”忽然一个慌乱的声音传了过来……

“润……你在说什么……你认识他们?”和也看着被这样地狱般的景象惊吓住的润,摇着他的肩膀质问道:“喂!润!你清醒点!你到底说什么呢!”

“是他们!是他们!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一定是他们想要报复……如果不是我……都是我的错……”

润边惊恐自责的呓语着,边不由自主地向着发了疯似的智靠近……和也一把从背后死死地拉住润,阻止他靠近智,和也知道,现在的智,太危险了!他已经是杀人凶手了!
两个人僵立在原地……看着智机械般的刺杀动作,还有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





忽然一个人影从他们两个人身边擦过……猛地从智的背后抱住他……

“智!停手吧!够了!够了!结束了!”来人带着悲痛欲绝的哭腔,颤抖的声音闷闷地从智的肩头传来……

是谁……不要阻止我……我要替和美报仇……

智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止……

“你不要这样,智!清醒清醒!”

这声音好熟悉,是谁?好想再多听听这样的声音……

“智!智!是我啊!你看着我啊!”

来人想要夺了智手里的刀,智握得很紧,那人拼了全力才一一掰开智的手指,将刀扔在了一旁,然后轻轻将他的身体反转,握住他的双肩,将他搂紧……

“你……是谁?谁?”智眼前一片混沌污浊……

“我是翔啊!你的翔……樱井翔……”翔捧着智满是血污的脸,用自己的脸颊的热度碰触智冰凉的皮肤……

“原来是翔……”智慢慢垂下了眼帘,似乎松了一口气,忽然不知为何又突然紧张起来,“不!我答应她的!再也不会见你的!”
智原地跳了起来,冲出了翔的怀抱,冲到了死巷的唯一可以出去的路口处……




“Oにさん!”润站在路口处朝着神志不清的智大吼着,孩子满面的惊恐和担忧……

“是你!”智迷乱茫然的神色继而突变!冲向了润……抓起了他的领子……

“是你!罪魁祸首是你!我为什么要认识你!都是你!如果我从不认识你的话,我也不会碰上这些人!和美也不会死了!都是你的错!你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润在智狂躁的怨恨中瞪圆了眼睛,诧异地看着智,然后慢慢地神情变得自责和悲痛……

和也见状连忙上前抓住润的衣服,一把推开智,趁势从智手中把润扯了出来……

在推开智的那瞬间,智倏地昏倒在地,仿佛所有爆发的力量全部倾泻而空……只留下一具会呼吸的空壳而已……


樱井翔冲了过来将智搂在了怀里,烧着愤怒的眼睛看着润,一把抓住他:“你认识这些人吧!”

“我……我……他们……我……不是……不可能……”润惊恐忧伤地看着樱井翔怀里满身鲜血面如死灰的智,无法理智的说出任何话……

樱井翔面露忿恨,将松本润狠狠地推开,猛然横抱起智:“松本润!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要你付出代价!”





现场的人慢慢开始多了起来,不过这些人都是替樱井家做事情的……
很快的,这一场血案被掩盖得无影无踪……

同时……有两个孩子被驱逐进了无边的黑暗,被迫卷进了这无涯的一场生命转轮,无法休止,无法逃脱……





樱井翔抱着智坐进了车里,紧紧地搂住他:“没事了……我会永远的保护你的……谁都没办法再伤害你的……智……只要你好好的……智……智……智……”

这呼唤的声音旷日持久,弥散不去……

“智……智……”





……

“……智?智君……醒醒……快醒醒啊!”


“啊!”

头抵着墓碑竟然就这么睡着了,这个被称为“智君”的男子一惊,这才清醒,忽然鼻子一痒,轻打了个喷嚏……

“你看看你这家伙!虽然马上快到了夏天,可是这里这么空旷,风这么大,你就这么睡着了,不感冒才怪呢!”

对方的口气有些责备,连忙展开挂在自己手臂上的黑色大衣披上男子瘦弱的肩膀上,然后很自然地双手拉住男子的大衣领口,往中间合拢,将他裹在大衣中……

“原桑,我没事的,不必这么紧张……”男子只是疏离地朝他浅浅一笑。

“怎么又叫我‘原桑’了!不是说你可以叫我名字的嘛!你也太见外了!以后记得要叫我‘知宏’,加个‘君’字也是可以的啦!反正我大不了你几岁,不用老把我叫老吧!真是的!”

“好……知宏君……”男子疏离的笑容不改,眼神却渐渐飘到了远处的一大片黄昏的云絮处……

原知宏看着男子飘离无依的眼神,皱了皱眉:“……又在想不开心的事情了?”

“……不是……刚才睡着的时候,好像做了场梦……好久远的梦……”

“唉!你这人就喜欢自寻烦恼!快走吧!喜多川大人还在等着我们!”

“嗯。”



男子收回了目光,双手交叉握住了大衣的两侧,缓缓走下了台阶。当他走到最后几节台阶的时候,忽然靠着旁边的扶手上,缓缓地蹲了下去……

“智君!智!”走在后面的原知宏连忙扶起他,抓住他的手,“怎么了?又发作了?药呢!?带了没有!?”

“大……大衣……口袋里有……”男子脸色惨白,额头的青筋弹跳着,强忍着疼痛缓缓地说道。

原知宏用最快的速度拿出了大衣口袋里的药,倒出了几颗喂了男子吃。稍事片刻,男子的脸色这才渐渐恢复,却业已满头汗水,唇色依然泛白……

“你最近发作的次数开始变多了……”原知宏握着男子的手有些收紧,话语中带着让人很难忽视的关心。

男子朝他笑了笑,不动声色的抽出了自己的手,然后继续下台阶,平静地坐进了车里,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原知宏看着自己已经落空的手,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也跟随着坐进了驾驶室……






“智君……那药……多吃了有副作用的,会越来越依赖的。”原知宏从驾驶座上的反光镜看着后座上闭目小憩的男子,看着他饱满圆润的额头上依然微微沁着细小的汗水,纤长却不浓密的睫毛挂在眼睑上,清秀而安静,嘴型饱满却小巧,泛着病态脆弱的白……

“嗯,我知道。”男子没有睁开眼,用粘腻的声音草草回答着……

原知宏努力移开自己的视线,心想,这么个人看上去似乎很弱,很需要别人的保护,可多少人又知道他是个多么心狠手辣的角色呢?真是……讽刺啊……

对着后视镜自嘲一笑,发动了车子……从东京的青山墓地绝尘而去……




男子一路上睡睡醒醒,常常眼神盯着外面发着呆……



“要是闷了……你前面的椅子后袋中塞了几份报纸,看这个打发打发时间吧……老朝着外面发呆,会得老年痴呆症的哦!”

男子对着原知宏的玩笑露出一抹笑容:“知宏君总是乐观而善解人意的人。”说着便抽出了几份报纸开始阅读起来……

原知宏从后视镜看着男子温和的笑容也笑了起来,不禁调侃道:“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哦!!”

“说什么呢!”男子从展开的报纸中抬起头看了笑得玩味十足的知宏一眼,继续埋头……
只是这一低头,男子的笑容突然敛去……

“怎么了?”原知宏从反光镜看到男子忽然变了表情,显得严肃了些。

“哦……没什么……”男子收了报纸,不紧不慢地按照报纸原有的纹路恢复了他们的形状,然后又放回了原处,然后继续转而望向窗外,继续发呆……



原知宏看了看他,没有继续再说什么,因为,只要他不肯说,即便是天塌下来,他也不会吐露半个字的,不过,竟会使他这样百年不变的镇静神色稍有动容的,一定不是简单的事情,原知宏突然觉得,自己非常想知道怎么回事,虽然自己并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是,对他,总是想多了解一下……





大约在2个多小时后。

当车子驶进已经转移到神奈川的“弦矶”时,男子先下了车,原知宏找了借口留在了车里,说是要晚点过去……

在他走远以后,抽出了那叠报纸,由于他是将报纸返回原状,原知宏也只能一张一张翻过去寻找任何一丝会引起他动容的消息或者是照片……



忽然,原知宏眼睛定在了一张整版的专题报道上——

【财经界之王——樱井集团最高执行总裁将与民主党代表之女鸠山理惠订婚】

这报道无非说的就是那些经济与政治挂钩,说樱井翔要通过这种经济政治的联姻方式达到进军政治界的目的云云……
这报纸上还有樱井翔和鸠山理惠的巨大照片……

嘛……确实是郎才女貌……

男方有着一种卓越的霸气,看上去似乎冷酷不近情面的样子,显得相当的冷漠;而女方却柔和多了,而且长得也相当标致,看上去就是教养良好的大家闺秀……

这个樱井翔,不就是之前同喜多川大人摊牌翻脸的那个人么……

看着这张冷漠孤傲的脸,原知宏没来由地联想到了智那张温润亲和的、完全与之相反的感觉……

这是原知宏长期执行敏感任务造就的职业能力,可以马上嗅出人事物之间的关联性和内在联系……

但是,这一次,突然觉得自己也许是错的,会比较好。

原知宏收起了其他报纸,独独抽出了这一版,下了车,然后揉成了一个纸团,扔进了离自己最近的垃圾箱里。

然后只身隐没在走廊的尽头转角处。

















《在爱的名义下の十代篇》——全剧终。



预告:二部——《爱的名义廿代の一觉十年梦》



-------------------------------------------------------------------

作者肉牛满面……纵欲填完了(是“终于”你个文盲!)……大哭特哭!感动的……大半年啊!

撒花,撒猫毛,撒粮食,撒CP。

谢谢众位长期的支持和半途而废的。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