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刹那芳华…若颜散尽…(《名义廿代》小折)

佛曰:情不重不生莎婆。

——莎婆者,红尘也。





半世缘灭,三生思量,碧落黄泉,两处难寻。

痴中惊醒已觉晚,今生缘灭三生石;

几番追光春愁尽,一瞬年华相思引;

情缘即破无对错,尘烟飞花皆残灭。




人海茫茫,红尘滚滚……

悲欢聚散,情深义重……

苦海中人,翻转轮回,超脱不得……

多少爱恨,生死茫茫,沉沦的都是心甘情愿、醉生梦死的痴人诳客……


此乃以爱为名铺展一段滑过指间流年的蹉跎离索、十年尘缘。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十年梦屈指堪惊,东风暗换年华。


三千万恒沙,一弹指六十瞬间,谁能逃得了这千万纠缠难解的浩劫;


数不尽彼岸花,一滴孟婆汤汁浇灌,谁能解得了人世间那千万的烦恼;


一瞬?一世?还是千百劫?

终究浮生苦短,不过是三界五行外一笑的尘埃……






来亦难,去难去……

今年叶枯花谢,明年新绿花开……

花香如故,旧人如斯……

不过憔悴了容颜,洗尽了铅华……

这难醒的南柯一梦,这深种的情根孽缘;

半生追溯,用似水的年华追忆,用似锦的烟花祭奠……







他依然眉似远黛,温润如玉,笑若春风暖……

他也依然俊逸非凡,霸气如昔,眸似辉星曜……

那些曾许下的誓言,如同微风轻拂水面后留下的涟漪,微不足道,终究平静……

一缕一缕,飘散;一丝一丝,弥漫……

点点滴滴随缘而去……







他说,

终究贪恋这一世情愁……

非入世,非出世,苟且偷生……

逞了一身的命数,与浮生对弈……

为的仅是这片刻的聚首,片刻的沉浮,片刻的释缘……

直到繁花散却过烟云,零落成泥碾作尘……
爱彼深深,爱彼深深……





他说,

终究嗔痴这一生爱恨……

非入淤,非出清,赴汤蹈火……

恁了一身的血肉,与苍生拼杀……

为的仅是这片刻的呢哝,片刻的依偎,片刻的缠绵……


直到错落阡陌再难寻,一梦至死魂方休……
爱彼深深,爱彼深深……





月华如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我们这俗世的凡人,终究还是沧海一粟。



据说海之角、天之涯,有奇花一株。



于一弹指间,破土,萌芽,茂盛,开花,怒放,结实,然后凋零。



这花,生得艳而寂寞。








历尽苍桑,低头浅笑,抬头凝痴……



看过了太多的别离,尝尽了太多的遗憾……



握不住被清风打落的残花……



解不尽被烈酒醉断的愁肠……



杂糅交错的,是曙光,是夕阳;是新生,是离逝……



在喧嚣中凭吊你素衣淡颜笑容清澈的赶来……



在繁华处思念你泫然若泣泪眼晶莹的注视……



年少春衫薄,人生若只如初见,或许此情便不必终老,只留暗香浮动……













三生石,誓三生……



他没有许他前世来生……



他只许他今生今世、此时此刻、彼分彼秒……











再回首间……



微醺端看彼此的眸,笑意间,缱绻缠绵交握……







这是属于他们的绽放……







无关俗世。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