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三章

看着面前丰盛的午餐,大野只是随便扒了两口,就没什么食欲了,自从认识翔君以后,一直都是翔君照顾自己呢,包揽了很多事情。但自己本身却一直无法发自衷心的对待他,真是不知好歹……
无法填补的空白……是人生某一段的残缺……总是让他感到无法安定下来……
不安……总是影随……

……清爽,却又有些凉意的风吹过额边的时候,特别舒服呢……这里的风景可能是校园里最好的一处吧……
但是,奇怪的是,似乎只有自己,翔君,还有相叶知道这个地方呢,从来没有看到过其他人来过,这里仿佛成了除了社团以外,他们三人聚集的场所了,真是奇怪……

说到社团活动,当初也是翔君硬要自己参加的……明明自己并不在行的……本来一直在舞蹈社的说,特别喜欢跳舞时那种大汗淋漓的爽快感……谁知道,翔君说也不说的把他调来理工社,还要他当社团利达……天晓得那一串串令人反感的数字和符号,实在想吐到不行……

本来一同是舞蹈社的相叶也莫名的私自转了过来。
无论他如何询问翔,他除了说“你跳舞时的样子太难看了”这一句以外,就撇过头再也不理会他的追问了。
问相叶,相叶也只会咋咋呼呼地喊着“就喜欢跟智酱在一起”之类的肉麻话……
……自己难道跳舞真的很难看?
这么多年的努力可不是玩儿的……

……翔总是喜欢替他决定一切……甚至……决定他的喜恶……

……在一起多久了呢?
好像一直一直在一起……翔君……相叶……还有谁呢?
好像还有谁……之前的记忆已经混沌了……哎?……

……记忆中一个模糊的影子总是环绕……
但始终不曾靠近……闭上眼睛……手撑住同肩高的护围墙……
在风中回想……

--------------------------------------------

“好舒服啊……”

一声清亮而又稚气的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在自己世界徜徉的大野。大野随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不禁倒抽了口气!
一个纤细的男生竟然站在护围墙上,张开手臂,敞着校服,昂扬着头,向着天空微笑着……

刚才还觉得清风舒爽的大野,现在紧张得毫无惬意可言。看着男生随风飘起的校服的衣摆,随着微微晃动的身体显得这样无依无靠,大野张着嘴,有些被惊吓到:只要稍不留意,他很可能就这么从6层高楼上跌落下去……

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喂!你在干什么!快下来”大野有些手足无措,“你……你……很危险……”

男生只是微微的一扭头,咧着狡黠的嘴角,洁白的牙齿显得非常刺眼:“危险?……危险的感觉……很爽哦……”说着,慢慢地,头又扬了起来,一副舒适享受的样子。

大野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跳出来了,这个站在危险边缘的人反而一副轻松的样子,而且……竟然!竟然脚还在移动!

眼见这个不怕死的家伙身体来回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大野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抱住了男生的腿,一把抱了下来。

然而无法找到平衡点,对方的体重就这么直直地压了下来,眼见两个人都摔倒在水泥地上,大野眼明手快的搂住了男生的一侧,让他跌落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背部和头部直接着地,摔了个稳稳当当,还有很响的一声“磕”。

“好……疼……”大野摔了个眼冒金星,手抱住自己的头,痛到无法言语……

不一会儿,只觉得的头晕眼花,身体早已痛到麻痹,水泥地的硬度本来就不怎么好受,再加上个人的份量……大野觉得自己肋骨没断那算是幸运的……

……只是……这身上的份量似乎没有减少,反而在加强……勉强睁开痛到紧闭的眼睛,一个人影就这么支撑在了自己的正前方,背对光线的身影有些……压抑……

“……你……怎么样了……没事吧……”大野对刚才的惊慌还未平定,不知对方是否受伤……

“你……”对方的声音冷静而平淡,“妨碍了我……”支撑在大野两侧的双手,其中一只抓住他的双手,固定在了头顶上,另一只掐住了大野的下巴,“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大野完全没有时间消化这个人说的奇怪的话,只是慢慢感觉身上越来越沉重,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只是睁大了双眼,毫无焦距地直视前方,停止思考的脑袋,不知是因为刚才的冲击,还是目前自己完全无法预料到的情况——
这个男生竟然吻了他!

然而这却不是一般的亲吻。是肆虐的,毫不留情的,野蛮的撕咬……

嘴巴被肆意的撬开,对方的舌头犹如长驱直入的蟒蛇一样在他的嘴里纠缠,牙齿如同恶狼的一般搅裂着自己的嘴唇,自己已经感觉到阵阵的血腥味,嘴角也开始不住的流血……躲闪不及的舌头突然被对方的牙齿咬住……

“啊——”钻心刻骨般的疼痛向他袭来,一口鲜血猛地从口中涌出……痛到浑身发颤的大野感觉到自己的舌头都快断了……

被固定在上方的手完全无法动弹……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看上去如此瘦小的男生竟然如此凶狠。

“我叫二宫和也。”男生总算抬起了头,舔了舔已经沾满鲜血的嘴唇,“记住!大野……智……”说着便用手指在大野的脸上随着脸部的弧度来回的游走,“一个人……终究要为他的罪付出代价……上帝终究会对恶人有所审判……”

大野看着这个叫二宫和也的人,他眼中闪闪的发着寒光,明亮的眼珠中透射的是自己的惊恐的倒影,是仇恨!大野很清楚的知道,这个眼神叫做“仇恨”。

----------------


自己的校服和衬衫上都是星星点点的血渍……

心里唯一的念想竟然是希望快点换掉这身衣服,免得被翔君看到……

靠坐在墙边,有些懊恼纠结……

……二宫和也……他……到底是谁?为何要这样对待他……

什么罪,什么审判的……到底怎么回事?

特别是他走之前最后那句:“不要以为有樱井翔罩着,就能把一切都推卸干净……”

……浑身都痛到极点……无意识地扯了扯嘴角……好疼!钻心般的疼痛仿佛就像刚才二宫和也的警告一样,回响在耳边……

拿出手机,大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找相叶帮忙吧……得快一点了……翔君要是发现我还没回去……肯定要找来……
就在这一连串的忧虑中,大野快速拨了相叶的手机:“喂……喂……相叶……”

“唉?谁啊?讲话讲清楚一点好吗?喂??”

大野忍着剧痛:“是我……是智……”

“唉?智酱??你声音怎么了?”

“能不能把我的运动服拿来……顶楼……”

“什么?运动服??要这个干什么??”

“快……来……就……对……”

大野实在忍受不住疼痛了,脸埋入双腿,不住的颤抖……

相叶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皱了皱眉,慢慢走到了大野的正前方蹲了下来……

“呐……智酱……”

刚伸手去碰触大野,他就沿着墙边慢慢地滑到在地上……昏倒了……

相叶一怔,看到大野衣服上的血迹斑斑,而且唇边都是撕裂的伤痕……有些触目惊心……

但是很快地,又恢复了冷静……

手不由自主的触摸上了那些伤口……

“……疼……”疼痛又唤醒了一时失去意识的大野,微张的眼迷迷糊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相……叶……你……来啦……衣服呢??”

“……哦……”相叶把衣服递给了他。

“相叶这样严肃……我……有点不习惯了呢……”大野看着难得没有笑容的相叶忍不住嘟哝了一句,谁知,微微的开口都会撕开有些结痂的伤口,大野的脸又再次扭成一团,不过手还是没闲着,拼命换着衣服……

相叶站了起来,有些闷闷的:“……你……”

“……相叶,你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情!”不等相叶说完,大野边纠结着脸,边着急的说,“翔君问起来的话,就说我……疼疼疼……说我自己摔的……然后自己咬到自己了……你知道……翔啊……疼疼……那个人……真的是……”……

看着他一脸着急的样子,还有痕迹斑斑的嘴,还有不停忙碌换衣服的样子,还有即便如此疼痛了,还一口一个翔君翔君的。

“够了!”

被相叶的吼声吼到哑口无言的大野,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个熟悉却陌生的相叶。

相叶对上大野睁圆且不信的眼神,自觉失态了:“那个……我知道了……”说完便匆忙的离开了。

--------------------------------------------------

好像突然一切都不一样了。

大野把自己的衣服卷了起来,把鲜艳的血迹藏了起来,整理好了饭盒……

周围吹过的风,让大野突然觉得一阵阵寒意……

随着那个叫二宫和也的人的出现……

好像什么都开始不一样了……

从来没见过如此冰冷的相叶……

刚才在失去意识的时候……那个人影又出现了……自己想追上去……却……

……突然好想见到翔君……

但是……

突然……

笼罩了不祥的预感……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