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名义廿代の一觉十年梦:第三章



第三章



灿烂的阳光不总是照的到每个阴暗湿冷的角落;

如同那和煦的温暖的不总是将任何人都温柔的围融。

黑夜蹒跚行走的旅人,半生飘零流浪的孤魂。

穷极一生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世外桃源极乐伊甸。

在绝望濒死的边缘奔向那片梦廻无数的乐土……

海市蜃楼瞬间被遍地蛮荒的尖利荆棘所替代……

停不住脚步的一头扎向那些无情的枝条。

用滚烫的血泪浇筑,让疼痛被稀释,然后,怅然若失。

刺鸟啼血,一生一次。



===========================================================================




凌晨时分。
日本东京都中央区国道6号一个地下停车场。

与其他静谧冷情的停车场不同,这里充斥着震耳欲聋的雷鬼舞曲,几盏大功率的人工照明白炽灯将原本昏暗地场地照得通透,数不清的年轻男女聚集在停车场内扭动着,喧嚣着,随着狂猛激烈的节奏而疯狂地跃动甩首扭胯,在几个柱子和角落旁还有不少纠缠在一起亲吻抚摸得衣衫半退至半裸、旁若无人泄欲的男男女女……

汗味,烟酒味,机械味,汽油味,香水味……

闹声,嬉戏声,喘息声,零件声,引擎声……

一股催人堕落糜烂的气息溃散在充斥着性欲激情荷尔蒙气味的空气中,让所有人都熏得飘飘然而忘乎所以、肆意放纵……

而周围横七竖八地停靠了很多改装过的名贵跑车以及众多改装重型摩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辆fairlady350z黑色发亮的六缸大功率跑车和旁边对比而言稍逊一筹的白色福特野马,两辆车身上的金色闪电标志刚性粗犷地斜划彩徽,显示着车主专属的身份标识非同一般。




“靠!那家伙怎么还不来!还要老子等多久!”一个相貌酷似混血儿的高大帅哥靠在那辆黑色跑车旁,用力甩了手上的烟头,然后狠狠用脚踩灭。

“Jimmy,你别急嘛,他说来就绝对会来,不过……看来他爱迟到的老毛病是一时半会儿改不了了……”一旁的长得有些媚气中性的年轻男子看着那个叫Jimmy的男人怒气冲冲的样子扬着嘴角笑得欢乐。

“你笑什么笑!跟松岗先生一个样!总是纵容这小子!看看他现在那个嚣张跋扈的样子,都快不把你我放在眼里了。”Jimmy不停的抱怨着,可看着对方依旧一副笑得嫣然的面孔,更没好气,一把将他的手腕拽了起来拉近自己,“Yuki!你再笑我就——”

Jimmy刚说到一半,突然就被震耳欲聋的涡轮增压引擎的轰鸣所打断,这震撼人心的轰鸣伴随车轮在地上尖利刺耳的摩擦声音,一辆火红如烈焰般的拉风跑车从螺旋的停车场入道以极其令人不可思议的速度漂移入场内,掀起一阵炙热刺鼻的由于轮胎摩擦而产生的白烟……

四周的人看见这阵势,很自觉地快速退至一边,刚才还一片沸腾火热的密集人群瞬间让出一块空地,四处兴奋尖叫声、口哨声四起,用惊羡仰慕地眼神看着那辆身形姿态都极其完美的跑车滑行而来……

然后随着车子的一声嘶吼,猛然停在停车场的中间,那车由于强大的惯性压力,在停止后剧烈地摆动了几下,呛人的烟雾更加浓烈。

随着那声嘶吼,场地略有屏息,不似刚才的吆呼声,似乎在凝神等待神祗的降临……




在这屏息的片刻,一个带着深色墨镜、一袭深紫皮质短风衣的颀长男子支撑着敞篷红色跑车的边缘,从驾驶座上一跃而出,动作帅劲果断,然后大步朝着Jimmy和Yuki的方向而去……

蜇猛劲道的每一个姿势和动作几乎都霍霍起风,半敞的黑色衬衫与紧身深棕色低腰卡其裤配上宽翻边的仿军用短靴衬托得来人气质狂野张扬,左手玩转着右手中指的一枚粗犷戒指,飞扬的衣角伴随着被掀起的男子一头微带曲度的密发、扬起了一些垂在肩头的不羁发尾,一路上不知引了多少爱慕痴迷的眼神……





“你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得了了!竟然得到了‘蝰蛇’!?快说!怎么弄来的!?这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极品啊!”
刚才还一脸恼怒的Jimmy看到那辆红色道奇的时候,眼睛简直闪闪发亮,一直流连在那流线型的绝美轮廓的力量与速度所化身的梦幻极品上。

“我赢回来的。”男子戏谑地一撩嘴角,拿下脸上的墨镜,露出一双迸发着精光、艳丽绝尘的深色眼眸挑着眉看着Jimmy急吼吼地满脸闪着“好想要”的样子。

“那你的‘法拉利红色烈驹’呢?你这么快就嫌弃你‘老婆’了吗?既然你不要了,不如把‘老婆’让给我吧!”Yuki撇了撇那辆完美至极的道奇蝰蛇,转而笑笑地看着男子。

“谁说我不要的!上次为了赢这辆道奇,不小心把‘老婆’刮花了,传动轴也有些断裂,送修了。”男子边说边一脸不爽,浓眉皱了皱。

“我要更换赌注!”Jimmy捏拳敲了敲男子的肩头,“我要用那人换你的道奇蝰蛇!”

男子闪着锐光的眼睛一横:“这可不行,先比了再说。你如果赢过我,我人可以不要,车双手奉上!如果我赢了,那么,我就不客气的把人接手了。”

Jimmy收回了留恋在道奇上的痴迷目光,冷冷地对上男子的眼睛:“看来你跟我杠上了!”

两人对视暗战的眼神死死对抗着,谁也不肯退让,片刻,Jimmy猛然转身迈步走向自己的黑色fairlady350z,跳进了车子,对着那个俊美无铸的男子挑衅地比了一记中指……


“松本润!东京彩虹大桥一决胜负!”说完,黑色跑车如同一阵旋风一般冲出了停车场。



那个被唤作“松本润”的男子看着黑旋风扬起的风尘,五官分明的脸上浅浅勾起了一抹冶艳笑容,眼神泛着自信,重新戴上了墨镜,走回自己的道奇蝰蛇,跳入车内右手熟练地快速换挡,调整六前速手动变速滑竿,后胎瞬间原地急速旋转,一阵飞扬的白雾飞速窜起,这辆车仿佛是即将要出笼的猛兽一般狂猛的吼叫着……

等那刺鼻浓烈的烟逐渐消散的时候,那抹红色早就不见踪影了……

Yuki站在原地无奈的笑了笑,连忙也上了自己的白色福特野马,跟随而去。



三人一出,停车场内立马沸腾忙碌起来,众辆跑车和重型摩托如同注射了兴奋剂一样呼啸吵闹地鱼贯而出,他们知道,马上就会有一场刺激的街头飙车,况且还是两个顶尖高手之间的较量。



嘈杂的引擎轰鸣在原本已经渐寂的深夜中响起,两辆如同争食的饿兽一样迅猛地前后交错横行在东京国道上,他们一一穿越过马路上为数不多的私车,通亮的车前灯随着将近140KM/H的车速幻化成了流光溢彩的线条在高速流窜着。

在还未到达东京彩虹大桥的桥首时,虽然双方似乎还没有将释放强劲马力,可彼此的较量却开始了……

当他们接近大桥的一头入口时,彼此对视了一眼,很有默契的同时降低速度,渐渐的从前后胶着的状态转为平行状态,慢慢滑行至入口的最终那条接缝,也就是彼此默认的起跑线……

随后而来的Yuki并不比他们慢,随着他们慢慢降低速度,也慢慢赶了上来,他一手靠着车缘撑着下巴,一手扶着方向盘,显得随意很多,挑染的棕栗色的带着小卷的刘海在风中前摇后摆让眼睛极其不舒服,于是皱了皱眉头,按了雨篷键,将风与自己隔离。

在为首的这两辆猛兽缓慢地即将同时滑行跨越“起跑线”时,Yuki猛得按响了喇叭。Jimmy和松本润瞬间如离弦之箭一样冲上了东京大桥高速公路,开始了正式的较量……




在这样的深夜里,桥上来往的车辆虽然不多,但是当黑色和红色这两阵迅猛的时速将近170的飙车而言也是相当危险的,两人不停地避让前后交错的其他车辆,不时的在间隙处彼此观察对方的下一个动作,在彼此的每一次刹车或加速中寻找可以超越的空挡和漏洞。

当两辆车行驶到大桥中断转折处,Jimmy显得更焦躁一些,原本英俊的面容显得有些扭曲……

因为他不时地在空隙处看见对面松本润似有若无勾起的唇角,微昂的头带着一头如墨色一般的张狂黑发随风恣意……镇静而狂妄样子令他觉得非常的不爽……

同时,这样的姿态,加上这辆在不断闪回的桥灯下颜色变得有些鬼魅的红色道奇蝰蛇,仿佛对他下了什么魔咒一样,令他觉得有些失去了气势和必胜的把握……那车的配置可不是一般的出色啊……

就在Jimmy心绪有些混乱的当口,松本润一个加速就绕到了他的黑色fairlady350z的前头,绕上了逆行的车道上,灵活地穿梭在一辆又一辆与之相反方向的车流中,好些车辆因为这样的突如其来而四处打滑……顿时一片混乱……



“我靠!你疯啦!”



Jimmy看着他这么不要命、又容易惹事的样子不由得大吼一声……

松本润将脸上那副在夜色下镜片有些变浅的墨镜移到了头顶上,眯着眼睛斜看着在自己后侧方的Jimmy,笑得邪魅,然后,对着他悠然地伸出带着粗犷戒指的中指……

这一刻,红色,紫色,黑色,还有他手指上刺目的银光……在深夜霓虹的衬托下仿佛是幽冥深处寄居的某种妖异的魔物。

“好小子!你诳!”Jimmy可没心情欣赏这旖旎绮丽的风景,气得咬牙切齿,猛得踩上油门打算在大桥的最后一段最后的对抗……

忽然,在将近快要跨越终点的时候,松本润的前方双车道上几乎同时进入了两辆大型集装箱重型卡车,他们前后的距离相差不大,显然没有足够的缝隙通过换车道而绕过去,可这个时候松本润的速度完全没有降低下来的意思,Jimmy倒是率先惊恐起来……

“臭小子!你他妈不要命啦!快给我回这边来!”Jimmy边交替看着自己的前方和松本润的方向,边大声呵斥着。
Shit!这时侯,这速度……该死的……来不及了!!

在松本润冲向那两辆集卡的时候,集卡也发出极其急促的巨响鸣笛,高高地集卡驾驶座上的司机也满是惊恐神情,巨大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在这无边的深夜里……

Jimmy对着松本润那副依然面不改色,丝毫不为所动的神态,简直瞠目结舌,不由自主也拼命按着喇叭,脚下放松了离合加速器……



那辆在黑夜飞舞的火红烈焰与集卡的距离就在正要进行亲密接触的时候,Jimmy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幻觉……




好像看见松本润那张狂妄地脸上闪过一丝奇怪的笑容,他无法解读他……

那笑容……似乎是渴望,似乎是嘲笑,似乎……也是漠然,甚至有些伤感?难以形容。
那一刻自己的大脑瞬间空白,耳边只剩下了单音节的嗡嗡……



……

呲————

喇叭声、刹车声、重物轰鸣声交杂混乱……

……



接下来的一刻发生的事情,是转瞬即逝的,快到令人难以马上做出反应……

甚至大脑皮层都没办法正常地从视觉捕捉到的那一刻好好的传达到大脑中枢,然后再把知觉传递到各个神经末梢各个环节从而做出正确的判断与定义……

那是个只有在电影特技中才看得到的镜头,那个不是一般人一般车一般的胆识可以完成的动作……

那男人驾驶着那辆奔腾飒飒的蝰蛇,犹如战神Mars一样无可抵挡……

那刻,那流线型的宽矮车身瞬间侧立起来,将整车的重心和支点都放在一边的两个轮胎上,然后为了稳定因气流交错而摇摆的车身,则将腾空的另外两个轮子放在其中一辆集卡的车身上,以飞速的状态直立穿梭过不足七十公分的双集卡之间的夹缝……





……


在Jimmy一头冷汗凛凛地穿越过了大桥,抵达了桥尾。这时,已经停靠在路边一隅的松本润已经半靠坐在红色道奇的车头处,深紫皮质短风衣被扔在了后座上。

他缓缓地点燃了叼在嘴里的烟,然后,只见红点一闪,一阵轻烟飘散,接着,深深吸了一口之后又拿下嘴里的烟,双手支撑在自己的身后,猛得仰起头朝墨蓝且没有星光的天空呼出透明袅袅的烟云……

眼神显得冷寂又没有生气……跟刚才那种激烈昂然的态度遽尔相反……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你他妈的真是个混账东西!你知不知道这样会死人的?!”Jimmy冲到了润的面前,使劲揪住了他半敞的衣领用力的前后摇晃。

松本润脱了风衣的身体跟Jimmy相比略显瘦削,面无表情地看着气得青筋弹起的Jimmy,半晌之后,也只是歪了歪嘴角:“你怕我会死?”

“啐!做你的春秋大梦!”Jimmy往一旁吐了一口痰面露嫌恶地一把推开松本润,指着他骂骂咧咧,“你他妈的死了还得浪费兄弟们的人力物力替你收拾你那堆烂事!谁有空管你!”

“哈哈哈哈……”松本润一个惯性顺势躺在了车头上,忽然张狂地笑了起来,接着又突然坐了起来,止住了笑,眼睛闪着火光看着他“你放心,我向来命大,没那么容易死……”

之后,松本润的眼神渐渐放在了远处不知名的某一个点上,神情变得阴霾沉郁:“……人死了,生前的事情也会忘记吧,所以我……不想死……也不会死……”

Jimmy看着这人突然变得这么阴阳怪气的,正想再骂他两句,这时Yuki刚刚到了,包括后面那批尾随的看客……





“怎么?谁赢了?”

Yuki优雅的下了车笑嘻嘻地看着表情各异的两个人,看官群众们也翘首以盼着屏息聆听着结果……

Jimmy翻了翻白眼,一脸不爽:“愿赌服输!”




忽然间众人就像炸开了锅似的,飙香槟的飙香槟,放礼花的放礼花,一些艳丽暴露的莺莺燕燕上前环绕在松本润的周围,不断地送上香吻,松本润露出俊朗无双的笑容回应着,熟练地左拥右抱与她们纠缠……

Jimmy站在Yuki的身旁依然满脸不悦,不停地抱怨着,把前前后后的情况说了个大概:“……这小子真是太诈了,玩儿这么危险,这么刺激我起码得少活十年!”

Yuki只是拿着一杯香槟,用笑笑的眼睛看着远处跟几个美女上演肉搏大戏的松本润,直直地盯着他满面的盎然笑意……



……

“对了,你们那个赌注……”Yuki忽然提声问道。

Jimmy这次想起:“对哦!哼!把他带上来!啧……便宜这赖账的小兔崽子了!……也不知松润要他干嘛!”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原本热闹的人群里忽然被丢进一个大约十四、五岁的个子瘦弱的少年,那少年双手被反绑着,一脸惊恐却又愤怒的神情,“你们想怎么样!你们逼死我我也没钱还你们!”

“咚!”
Jimmy上去踹了刚想站起来的少年一脚,那孩子再一次跌倒在地,坚硬的水泥地让他的脸上有了擦伤……

“没钱?把你扔到R.KingClub做牛郎或者MB卖屁股,只要你肯多做钱还是很快就有的!不过——”Jimmy用鞋尖抬起那少年的下巴,“可惜你长的普通……这钱也不知还到何年何月了……”

“呸!你才去卖屁股!”少年气愤地用力移开自己的下巴。

Jimmy一把像拎小鸡一样把瘦弱矮小的少年拎了起来,恶狠狠地看着他,“……其实拆了你的器官去卖,还钱更快!”

少年挣扎着想从Jimmy的手中挣脱,可惜几天没吃饭的他浑身没有力气……




“J,这人已经属于我了。好像没你教训的份了。”松本润不知何时已经站在Jimmy的面前,隔着被拎起的少年,冷冷地说道。

Jimmy 歪了歪头看到松本润那副风雨欲来的气势,手一松,倏地将少年摔在了地上:“哼!松润,你真是自找麻烦!”说完便悻悻而去。

松本润转而看向少年:“你就是岩崎隆之介,没错吧。”



少年死死盯着这个看上去似乎是救了他的人,但是又似乎是跟那些坏人是一伙儿的……
可是,现在的他又能怎么样呢?没有依靠,没有能力,就像个随时都会被掐死的蚂蚁一样!

自从约半年前父亲的公司破产,母亲因为没钱治病而死,父亲也被恶魔逼死以后,自己一直过着躲躲藏藏的生活,被讨债的逼到几乎命绝的地步,不由得悲从心中来……

都是他!都是那个魔鬼!害得我家破人亡!




“你……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少年忽然朝松本润猛得跪着支撑起自己单薄的身体,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咬牙切齿道:“但是!请你让我为自己的父母报完仇以后!”
少爷不清楚这个人似乎成了他主子的男人是不是能帮助他,但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出路了。

“你……”松本润看着少年忿恨决绝的样子还想说些什么,忽然裤袋中的手机振动刺麻麻地传递了过来……



……

“喂……”

……



当松本润接完电话之后,面色阵红阵白,猛地转身奔回了自己的那辆血红色的道奇蝰蛇,边跑边朝着Yuki喊了一声:“Yuki哥!这孩子你帮我安置一下!我有事先走!”

然后开着蝰蛇如闪电般的速度离弦而去,只留下一帮不知为谁庆祝的狂欢的人在那里莫名其妙……




“靠,这小子又发什么疯!”Jimmy啐了一口痰在地上,抢走身旁一人的酒瓶子就朝着一堆辣妹走去……

“我们玩我们自己的咯!”Yuki对着有些疑惑的众人乐呵呵地大声说道,于是,人群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

然后,Yuki将那个叫岩崎隆之介孩子交给手下带了下去,踱步到自己的白色福特野马旁,微微地靠在上面……想起刚才松本润接电话时的表情真精彩啊……从没见过他这么失态的样子……

忧喜参半,又纠结乍现;迟疑犹豫,且迫不及待……

真是矛盾又美妙……





忽然,轻微的和弦从车内响起,打断了Yuki的遐思,于是,他不紧不慢地坐进车里,拿起了方向盘前小型固架上的蓝牙耳机……

……

“主公啊……”

……

“他?他忽然就离开了,我也没问。”

……

“呵呵呵呵……那孩子自然是润君的人了……”

……

“嗯,没问题。”

……

“只要你信得过我小原裕贵,那一切就交给我。”

……
……


“喀——”蓝牙恢复了原本的状态。




后视镜中有一个俊美嫣然地笑容……

装着那笑容的脸上闪烁着令人炫目的东京夜半霓虹……

可笑容上面的那双美丽的眼睛,比那些霓虹更炫目。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