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名义廿代の一觉十年梦:第五章



第五章



锦瑟年华。

红衰翠减,柔腾婉转,苒苒物华休,山盟海誓言。

湛湛清天。

羽挚鹰扬,轻迅猛绝,有万里之望,携野心万丈。

万叶乱藤挡不住细雨绵绵,淙淙潺潺,浸染苍生,润物细无声。

飞沙走石截不断岩鹰展翅,洋洋洒洒,穿隙命世,凄啸破长空。


当年缱绻缠绵、罗帏锦帐眠,料想此刻只影孤形,后会难期。

回首来时路,时光消磨,已无当年行走阡陌之迹。


惟有前行,投身这一世尚且未知的波谲云诡,悲欢离合。






=======================================================================




抬头,夜色很快在傍晚的东京上空墨了开来,星光全无。
低头,在这个灯红酒绿的不夜城中,没有宵禁。

今夜的风不似平时东京夏季特有的温柔,显得有些神经质,阵有阵无,来时还特别调皮,吹起了一处奢华的别墅内不少名媛的长裙,撩拨起了她们修饰华丽繁复的发髻一旁垂下的几丝美妙的发丝,银铃声声,顾盼生姿。

这别墅,如同城堡一般,占地百亩,漆白雕花镂空的金属大门透着英式建筑的风味,这豪奢的宅内更不必说,一切都显得如此精雕细琢,无可言表,难以形容。可见在东京这个纸醉金迷、峻宇雕墙、寸土寸金的现实世界里,此豪宅的主人想必一定权贵非凡。

别墅门口热闹无比,一辆辆纷至沓来驶进豪宅私家车道的名车,送来了一对对名媛巨子、商界名流、政界要人。一时间,上流人士云集,烁华交筹,杯觥交错。

从明媚光耀的宽敞大厅中,传出了阵阵高雅美妙的巴赫交响曲,角落一隅便是现场交响乐队欢愉高昂的演奏,。伴随这乐瑟流转,厅内此起彼伏地交杯欢语声,这些上流人士人人面带笑容,看这气氛,应该……是有些什么喜事吧。

忽然,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然炸开了锅,在迎门侍应的郑重引领下,是新任民主党总裁鸠山纪夫携着夫人到场了,引来了一群群上前道喜的人……

“哎呀,真是恭喜鸠山阁下了,这真是无与伦比的强强联姻啊!”
“是啊,郎才女貌,简直是佳话一桩!”
“势必一定会带动日本政经的再一次蓬勃吧……”
“有了樱井集团的支持,恐怕这次选举也势在必得了吧!”

……

鸠山总裁优雅得体的微笑着,任凭四周众人的恭贺:“呵呵呵,哪里哪里……选举一事还是不适合在这里提出吧……”
虽然言辞恭逊,可鸠山总裁那早已是囊中之物的神在在的态度一览无遗,仿佛是宣告着什么似的笑容,十分气定神闲。

“哎?樱井君还没到场么?”鸠山总裁稍稍四处张望了一下。

“是啊,我的理惠呢?好像也没见到她啊……”鸠山夫人朝着身旁的侍应询问道。

这时,一个身着黑色窄腰西服,带着白色手套的的年轻人缓缓穿过了人群走了过来,毕恭毕敬地站在离鸠山总裁夫妇一米外,微微欠身鞠躬,起身时则微笑着直视鸠山总裁:“樱井先生和鸠山小姐还在内房准备,稍待片刻便会准备完毕。樱井先生吩咐我对您说声抱歉,没有亲自来迎接您,等会儿一定会亲自向您赔罪。”年轻人微微颔首,举止有礼有节,几句话相当得体含蓄。

鸠山夫人见这年轻人乖巧,又是听说那一对未婚夫妇呆在内房还没出来,先是掩嘴笑了出来:“樱井君也真是的,都快是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让他们小两口儿爱做什么做什么,不用处处顾着我们……”

“屋良,传达樱井君一声,他有这份心就成了,赔罪什么的就免了,他们自己高兴就行了。”鸠山总裁也言语带笑地与夫人略带深意地对视了一眼。

“是。”年轻人再次恭敬颔首,带着笑意退后几步隐没在人群中。

场会上继续着热闹,人群基本是以鸠山夫妇为一个中心而层叠环绕着,这个时刻是人人都舍不得失去的攀谈机会,这一层层的包围圈带着一张张真假难分的笑脸……


不过,在这些层层叠叠的笑容满面的人群中,并非人人都是如此。
应该说并非人人起码在表面上维系喜悦的神色,即便仅仅伪装在表面上……

一个侍应端着几杯白兰地经过一群群身着华服的优雅高贵的淑女绅士,突然冷不防被角落里伸出的一只手揪住。侍应踉跄了两下,连忙护住手中的盘子,下意识地一扭脸,看到的便是一张凶狠阴沉、满脸横肉的脸,那人粗鲁地夺下了侍应盘子上的两杯白兰地,猛得灌了下去……

“看什么看!杂种!”

那面露凶恶的人将空杯子扔回了盘子,发现侍应还一脸错愕的盯着自己看,突然一脚踹了上去,将他踢倒在地,连带着碎了杯子,洒了酒,地上顿时一片狼藉,四周一些被溅上了酒星的女士纷纷尖叫起来,惹了一场小小的骚动……

那人忽觉周围有了些骚动,这才自知刚才失了态,有了些窘迫,不禁愤愤然想要离开自己刚才的闹事之地……




“叔父,您喝醉了吧。”

一声带着揶揄的清晰而干脆的男性嗓音从人群上方传递了过来,让刚想离开的那人整个人浑身一僵,脚竟粘在了地上,无法动弹,额头竟然有些渗出了汗。

能让同样冠着“樱井”这个如今在日本代表着无尚财富地位的姓氏的樱井茂心惊胆战的除了那个拥有第一把交椅的他的侄子——樱井翔,不做第二人想。

人们纷纷朝着声音的来处望去……

那身着香槟色华贵的阿玛尼手工缝制的三件式西服的男人搂着身边柔美可人的美丽未婚妻,带着浅意却盎然的笑容,扬着下巴,眯着精光四射的眼看着楼下那个神情狼狈的叔父……

哼,没错,那吸引了全场人群目光的一对璧人,便是今天的主角——

樱井翔,以及他的未婚妻,鸠山理惠。


首先,樱井翔轻轻在理惠耳边说了些什么,挠得理惠不住地轻笑,然后又娇嗔地看了他一眼,嘟着着泛着光泽的樱唇也同样轻声说了些什么,然后樱井翔轻轻吻住理惠的额头,露出温和的笑容,眼睛却斜视着樱井茂……

稍事片刻,樱井这才搂着未婚妻缓缓从弯曲的欧式楼梯踱步下来……

这场面在旁人看来,绝对是两情相悦的场面,但是,樱井茂知道,他大概要倒霉了。

樱井翔下了楼梯后,打了个响指,屋良连忙递给他一杯略有些满杯的烈性威士忌,樱井翔随即横了屋良一眼,屋良赶紧从一旁的餐桌上拿起一整瓶威士忌将樱井翔手中的杯子斟满……

“叔父,在这样一个应该高兴的日子里,您一定是喝多了,我这个做侄子的,真的很感动。”樱井翔满面笑容的逼近樱井茂,“您,是我的长辈,我敬你一杯。”

樱井茂觉得自己的手有些不受控制,怎么也举不起来;看着樱井翔的笑容,那个每次要惩罚别人就会露出的笑容,心下又恐又怒……

这个该死的野种!如今越来越阴险了……
之前上次怂恿那个蠢货……居然连他的一分一毫都伤不到……
他妈的!

“叔父?怎么了?您,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樱井翔的笑意有些收去,又近身两步:“喝了这杯……我就当你刚才只不过是喝醉酒。”
这声音又狠又沉,用彼此才能听到的声音警告着樱井茂。

樱井茂浑身抖了两下,抵不住樱井翔精魄的眼睛,抓起杯子哆哆嗦嗦地一饮而尽,饮完这杯烈酒霎时天旋地转,酒气上涌……有些支持不住的扶住了额头……

“屋良,叔父喝醉了,扶他到客房休息。”樱井翔挥了挥手,屋良连忙招来几个侍应,分派任务,将场内整理干净,并把樱井茂带离大厅。

这一切,对外人而言,也只不过是侄子敬酒,结果叔父酒力不胜的结果。

接着,一切似乎又开始如昔,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樱井翔带着未婚妻,先是到鸠山夫妇跟前寒暄了几句,然后开始穿梭在那些林林总总地有头有脸的人群中打着招呼,那些上流人士刚才刚刚对着鸠山夫妇说的那些个赞美恭贺的话,又对着樱井翔和鸠山理惠再一次重复了一遍。

樱井翔的笑容,由首至尾,保持不变,倒是鸠山理惠觉得有些枯燥了……

“翔君……我想去休息一会儿……”理惠偷偷在空隙处轻轻地对樱井说,脸上露出不耐之色。
樱井翔低头看看身边的人,笑了笑:“去吧。”
鸠山理惠见翔没有反对,连忙喜笑颜开,在翔的脸上啄了一口:“翔君最好了!”说完便提着裙子跑去主人专用的休息室了……

樱井翔看着理惠娇小美丽的身影,慢慢收了笑容……

“樱井先生,您叔父已经被送回去了。”屋良不声不响地凑近樱井翔身后。
樱井翔扯了扯嘴角,随手捻起一杯白兰地,轻啜一口,眼神放在了这一片人群中,这一群锦衣华服的上流人士中,然后起身再一次走入那一片熙熙攘攘……

忽然一个激灵,樱井翔侧首看向远处夜色中无法辨别的方向,眯起了眼睛……
樱井翔的手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颈项上隔着领带衬衫的那条常年不腿的项链,抚摸上那对交错的指环在衬衫下的凸起……

刚才,忽然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

“怎么了?樱井先生。”屋良见樱井翔忽然神色有异,似乎在意着什么。

“没,没什么。”

樱井翔定了定心神,于是照旧踏进了那一场沸腾……再不去想刚才似有若无的心悸……





“情况如何?”
“一切正常,目前没有任何异动。”
“收到。一切小心。 ”


原知宏站在一辆停在角落暗处的黑色轿车旁,按了按耳边的监听,调整了一下微型对讲机的话距,确认各个暗点联络的安全无误,这才松了一口气。

抬眼看了看樱井翔人群中穿梭的身影,不禁冷哼了一声……
这个人,真是够呛,树敌如此之多,哪天被放冷枪了,那真是一点也不奇怪……
亏了东山先生千辛万苦要保护他……

原知宏看了看身旁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任何表情的,连气息都淡得让人觉察不到的人:“智君,你早就认识他吧。”

大野智没有很快地回答原知宏,轻启了唇,又缓缓闭合,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那个人的身影,时而隐没,时而出现的身影。

原知宏看着他的侧面,看着他那双眼睛在远处灯火通明的大厅散射而来的灯光下泛着幽幽的光芒,看着他虽然没有表情,却始终不曾眨眼地凝视着远处的那个人,一直看着那里,看着樱井翔下楼,看着他与他的未婚妻,看着他在人群中游刃有余……

他很想问清楚智,到底那个高高在上的樱井翔跟他有什么关系。不过,照智的脾气,他是绝口不提的。问了也白问,一如刚才。





“几点了?”智忽然开口。

“快八点半了。”

“我该走了。”智说完,便转身钻进黑色轿车的后座,示意司机座上的黑衣开车。

“等等!”智坐进去后刚准备关上车门,猛然被知宏卡住车门。

“知宏君?”智轻皱眉头看着知宏。

“拆搭档的事……是东山先生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大野智看着知宏忽然认真的表情,淡然道:“是我的意思。”

知宏听到这个答案,有些晃神,松开车门。

“开车。”智默默关上了车门,丝毫没有温度的声音淡淡响起……

车绝尘而去。






阵风瞬息,吹灭了原知宏几次想点燃香烟的火苗,绝了想抽烟的念想,看了看墨色的夜空,自嘲式地笑了笑,踱回那辆用来监视的BMW,靠在了车身上……

人不该太好奇。
人也不该太贪心。

该谢谢大野智,提醒了自己,人该守本分,该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那一场灯火通明,那一个身家显贵的男人……



原知宏坐进车内,看着数十个角度的监视器映着樱井翔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身影……

表情渐渐结了冰。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