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名义廿代の一觉十年梦:第八章

第八章




今夜,更深露重。

可笑可叹,既姽婳于幽静兮,又婆娑乎人间。

却只得思遂念远,情无独衷,不见身影纠缠。

窗外,雨婉风轻。

可悲可怨,既辗转于情事兮,又蹉跎乎流年。

却只能天苍地茫,别鹜分奔,难惜星月缱绻。

纵使万绪千端,描眉画唇……

只道是,心头如结……

不知,与谁能共。




============================================================================


凌剑紫水晶。

紫水晶代表着爱与美之神——维纳斯的眼睛。其涵义则为“灵魂之上,超越肉欲,亘古不变,义无反顾的爱恋”,是爱神赋予人类情感的信物。
而这水晶的名字“凌剑”则是代表了因爱之名,赐予人类智慧、勇气,来战胜一切艰难困苦,超越一切的坚固之剑。

这就是樱井翔赠送给鸠山理惠的礼物。

可,这水晶令人诧异的地方在于,虽然紫水晶代表的灵性的爱情,但是就“凌剑”所投射的锐气而言,这根本不像一件单纯的定情信物……

这猛浪若奔的,毫无修饰的显耀……
这急湍甚剑的,锐利刺眼的霸物……
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件儿女情长,相濡以沫的爱情纪念。

这样的锋芒,这样的剑气逼人……
仿佛,像是一场宣告。像是一张战书。或许,更像是一种坚如磐石的誓言。

对谁宣告?
与谁对搏?
向谁发誓?

是这里,在他的身边爱他,或者恨他的人?
还是在那里,那整个人世的流光霞影、此起彼伏?

樱井翔伸出手指,缓缓沿着那柄中间的蓝紫色水晶中间螺旋状的纹路走势游弋,冰冷的晶体沿着碰触的手指尖端那一小片皮肤渐渐传递入了心脏,然后转入动脉,随即奔流入每一根每一寸湍急的血管,最后从千千万万个毛细孔而散发出令人难以靠近的冷漠。

人们各自喜悦虚伪着。评头论足着。惊羡眼红着。好不热闹。
这热,被樱井翔摒弃在自我的寒气之外,只是默默的用手指勾画着图案……

鸠山理惠没有打扰他,在这热闹之外,在樱井翔的领域之内,仿佛渐渐也同样摒弃了对外的视听,她默默注视着他英挺的侧面,难以移开眼睛,他丝毫没有分心,剑眉微沉,眼睛眨也不眨的沿着自己的手指行进,总也画不完……

不打扰他,不是因为不想打断他,是……是因为害怕……
这样的翔,很稀有的情绪,但是,不代表认识她这两年就没有见过他这样……
只要他一旦变成这个状态,是绝不允许别人打搅他的……
如果这个时候打搅他……



“樱井先生……门外的小泽长官等候多时了……是不是要……”
屋良踌躇了一会儿,将刚才侍应匆忙的通报压了一段时间,等着将典礼的重要环节进行完毕,才敢上前报告樱井翔……
不过……似乎现在也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看着樱井翔阴沉的脸色还有冷酷斜视的目光,几乎能将屋良给剐了。

屋良没敢正视樱井翔的锐目,这些年来,一直都不敢……
不是没有见过他的非常手段与无情的残酷面……
他就像一个没有人类感情的怪物一样……
只知道毫不留情的攻陷,夺取,破坏,建立,控制,操纵……

根本……他根本就不像爷爷描述的那样……
一丁点儿都不一样……

……

“小泽?”樱井翔冷哼了一声,“屋良,有些事情不需要我再教你吧。”

“可是樱井先生……对方毕竟曾经是民主党党首……如果……”屋良忍不住想要提醒樱井翔一下。

樱井翔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你要教我怎么做事么?”

“不……不是……”屋良不由自主的纠结起眉毛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樱井翔看着他这样维诺害怕自己的样子,一双剑眉也皱了起来……

“翔君……怎么了……”一旁的鸠山理惠见刚才屋良小声的跟翔说了些什么,之后两人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

就在这个当口……


……


“想见樱井总裁一面,真是难如登天啊!”

一声带着揶揄的高声划过熙攘杯铃的场厅,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这来人不是小泽太郎还能是谁,当然也包括了那一票脸色阴沉的随从。




“屋良。”樱井翔边看向声音来源边沉声道,“是你,自作主张了吧。”




说完,樱井翔没有再看他一眼,嘴角自然的浮出笑容从台前走入了场内去迎接小泽太郎……

“真是稀客啊……小泽阁下……”

“樱井总裁这样的大忙人,恐怕早就忘记我这样的无名小卒了吧。”

“哪里哪里,在下深恐打扰小泽阁下啊,毕竟小泽阁下最近也一定是忙得不可开交吧。”

“托了樱井总裁的鸿福,事情也忙的差不多了,如今各项事务告一段落,这才有了闲情来叨扰樱井总裁的订婚大宴啊……今后,还是不得不要请樱井总裁多多关照啊。”

这两人互相边寒暄边走近的时候,均带着谦和有礼的笑容,直到慢慢走近,同时伸出了手互相握住了,眼神之间却带着难以解冻的对峙……

樱井翔听到小泽特地将“多多关照”几个字加重了语气,微笑的且闭合的唇启开了,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一双精目眯成了一条弯弯的线:“小泽阁下这是哪里的话,我们……彼此,彼此。”



……



“这不是小泽阁下么……今天怎么有空?还以为你在监察厅喝咖啡喝上瘾了。”鸠山纪夫举着酒杯从窃窃私议窥视的人群中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气质不凡、年仿三十多岁的英俊男人……

这一对常年政见不合的政僚党人的恩怨累积至今,已经用不着客套了,说出的话便是字字尖利,毫不客气……

“你……”秘书冈田一听这话,又有些按耐不住,脸色难看。

小泽一手挡住了他,转向前来的鸠山纪夫,带着满面的笑容:“真是多亏了樱井总裁和鸠山大人,这才让我喝到了这么有滋有味的咖啡,鄙人毕生难忘,感激涕零。”

樱井翔使了个手势招来一个适应:“刚才实在是怠慢了,真是十分抱歉,小泽阁下不如找个清幽的环境坐下来休憩片刻,品一品酒,让在下尽尽地主之谊。”

适应微微欠身刚伸出手想要引领小泽的人马,小泽太郎马上阻止道:“不必麻烦了,鄙人这次前来只是想作为故人的身份来恭贺一下聪明绝顶的樱井总裁,另外,还有一份薄礼……”

小泽说完,冈田便从西装中抽出一封包装精美、略有厚度的信封双手呈递在樱井翔的面前……

樱井翔低眸看了看面前这个厚实的信封,带着未曾退去的笑容,侧了侧头,身后的屋良连忙上前恭敬地接了下来……
小泽这时候的笑容僵了一下……真没想到,樱井翔竟然当众这么不给面子,都不肯自己亲手接下……



好,很好。樱井翔。你好样的。




“那么,鄙人就此告辞。”小泽已经没了兴致客套,既然完成了计划的事情,也没必要停留了。

哼,樱井翔……这份厚礼,你可要好好吞下去……
今天对我的羞辱,不,一直以来加诸在我小泽太郎身上的耻辱,你都要做好准备,全部给我一点都不剩的吞下去!

小泽转身离开时,眼神对上了鸠山身边的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着对方带着深意的笑容,小泽用转身的片刻稍稍打量了一下,然后才率众大步离开。

真是,来去匆匆。


……




刚出大门口……

“冈田。”
“大人?”
“帮我调查鸠山身旁的那个人。”
“啊?嗯。”冈田偷偷回头,透过了人群看了一眼小泽大人所说的“鸠山身边的人”……
“大人……”冈田小声地附耳道,“这个人,我认识。”

……
……

这场订婚典礼……呵呵……真是高潮迭起……
原知宏随手拿了一杯威士忌啜了一口,歪了歪酒杯看着金黄色的液体:“嗯……好酒……”


……
……


在小泽走后,鸠山和樱井彼此很有默契的谁也没再提及此事,有些事情心知肚明便好。

“哦!对了,樱井君,我要向你引荐一个人。”鸠山总裁将身边的人领到了樱井翔的面前,“他如今是我的左右手,是一个很能干的人。我相信,你也会需要他的。”

“你好。”来人有礼的对着樱井翔欠了欠身,瘦长的脸颊嵌着一双不输给樱井翔的精锐眼神,甚至却多了一份难以言明的神秘和城府,“鄙姓松冈。”他简明扼要的说完,便双手递出去了一张黑色名片。

樱井翔看了这个男人好一会儿,皱了皱眉,一手整理着自己袖口,用自己锐利的眼睛盯着对方同样锐利的眼睛……

好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这是樱井翔常年历练下来的看人经验。
但是,这个人,他一时之间完全看不穿……

待细细打量了这一派精英首领风范的松冈,然后才用一只手接下名片看了看:“松冈?松冈……昌宏……”

“你……”樱井还想再问些什么……



忽然……



“总裁,有加急直线。”屋良接过一个匆忙从后场小步穿梭过人群的侍应送来的手机,边忙不迭的打断了樱井翔。

——只有这个手机,这个时候,这个手机响起电话的时候,樱井翔才允许别人打断他。多年来均是如此。

“失陪一下,我先接个电话。”樱井翔下意识的脸色变了变,抽起屋良递过来的电话便快速地走向人少的地方……

“屋良,什么电话樱井君会如此迫不及待的。”鸠山总裁面无表情的问道,也言语里显然有些不满,觉得他怠慢了自己所推荐的人。

“是这样,鸠山大人。但凡樱井先生商务上出了些重大问题,都会在第一时间沟通协商的,您知道,樱井先生是很重视事业的。”屋良垂首,不紧不慢地说出了一番无可挑剔的场面话。

鸠山总裁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朝着樱井翔远去的背影看了看,转而又跟松冈对视了片刻……



……


“原桑。樱井总裁要出门。”原知宏的监听忽然沙沙地传出声音。
“什么?这个时候?”知宏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开始移动。
“是,他现在已经从后门出了会场了。”
“这么匆忙?去哪里。”
“暂时不知。”
“东山先生授意要您随同保护他,保证他不被跟踪。”
“我知道了。”



……
……


黑色的宾士,车上一个穿着华贵西服的男人,一个手上戴着戒指的、刚刚订婚的的男人,开着车在这个渐深的夜里划出一道流光……

流光的背后,是一辆形影不离的BMW。

忽然,一不察觉,车窗开始布满的晶莹……
小的,大的,少的,多的……
忽而,一阵阵,一片片……

风依旧调皮。
将那细绵的雨丝从未合的窗缝中送了进来,洒在了樱井翔的手背上……

是因为夏季么……
夏季,多雨。
且来时,毫无预兆。

故意的吧。
你故意的吧。

刚才,天气还很好,只是风有些大。

翔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有些烦躁地扯开束缚了自己一整个晚上的领带、纽扣……
一不小心,衬衫领口的纽扣就这么扯下来了……
那小小的白色的圆形滚到了翔踩着离合器的脚下。

点开了雨刷。
车窗干净了,又布满了雨点。
干净了,又布满了雨点。
再一次,又一次,不断循环,不断循环着……
然后……反反复复,永无休止的……

双手捏紧方向盘。
看着前方……

樱井翔。
不该有表情。

那车窗上有些微弱的反射着一个名字叫做樱井翔的男人的脸……
不该有表情。



……



这条路不是去樱井医院的吗?
这么晚了,去医院干什么?


“滴滴滴……”
忽然监听外接电话响起……

“知宏。”
“是我。东山先生。”
“没人跟踪吧。”
原知宏侧身看了看BMW上的小型卫星雷达:“暂时没有。”
“到樱井医院的时候,带着樱井翔从后门进来。”
“东山先生,这到底……”
“不要多问。来了就知道了。总之,这件事不可张扬。来的时候,警惕一些,不要让人看见。到了后门会有人领你们进来。”
“……我知道了。”

……


“知宏?”对话那一头的东山纪之沉默了一下……
“东山先生,还有什么事吩咐?”
“……有些事情,不要强求。”
“啊?”原知宏完全不明所以这话的意思。
“没事,一切小心。”
“嗒……”对话中断了……

……


强求?
我能强求什么?

长这么大以来,我从来没有强求过任何东西,只是一味的服从罢了。
如果说,一定要计较些什么的话……那也只有自己的仇家罢了……
其他的,就没有了……

原知宏跟着自己车前的那辆宾士,用感觉,就能知道车外的四周,渐渐被雨打湿了……

……我,还能强求些什么呢……

……
……


不需要很长时间。樱井医院便抵达了,樱井翔没有把车子停在医院的停车场里,而是绕道停在了另一条街的地下停车场,原知宏也同样停在了那里。

“樱井先生!”原知宏匆匆下车追上了樱井翔疾步的身影。

“你是谁。”樱井翔瞥了他一眼,没有停下脚步。

“我是东山先生的人。我奉命保护您,并且带您从后门进入樱井医院……并且……”原知宏同樱井翔一前一后出了停车场,步入了雨中……

“名字。”樱井翔打断他。

看着樱井翔毫不防备的姿态:“你不怕我是害你的人么?”原知宏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想要杀我的话,根本没必要跟我废话。而且你不是一直跟着我么。说,名字!”

“我姓原,原知宏。”

樱井翔在雨中疾行的步伐猛然停止。转而看向这个自己刚才没有正眼瞧过的人,眼睛有些眯起来……

原知宏看着樱井忽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发梢的湿漉衬着竖起的剑眉显得戾气十足:“怎么?”

樱井翔冷冷地收回了眼神,不再多说什么。原知宏撇了撇嘴角,白了他一个卫生眼……
有钱人就是这么阴阳怪气!

很快的,两人穿过了渐密的细雨,走向医院一个不为人知的入口……

……

这一路上,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即便是登上了电梯,气氛也是沉默着的,樱井翔不知再想些什么了,不过他的脸色一直没有好看过。

原知宏其实颇不以为然,不过他不喜欢这种气氛,连说笑话调节气氛的心情都完全没有,如果是以前,无论自己说什么,有个人总会浅浅地,疏离地笑着,为了那温润的笑,自己也总会憋出些无聊的笑话,像个傻瓜一样……

下了电梯,进入那一层空荡阴暗的医院楼层——一个正在改建的医院外科大楼的某一层。那一层,已经有两个人在走廊里站着了。

原知宏看到那两人其中一人是东山先生,另一人……

哎?
另一人竟然是之前送大野智去成田机场的黑衣,楞了一下,举起自己的左手一看……

九点半。

这个时候,正应该是飞机快要起飞的时候,而他,大野智的司机,不该在这里。

樱井翔在原知宏愣在电梯门口的时候,率先跨着大步走向了那两个人……

……


“啪!!”

樱井翔猛然上前,一个反手便狠狠地抽了那个黑衣一个耳光,打得那人踉跄了好几步,差点跌倒。

黑衣稳住了身形,不做任何解释,垂首鞠躬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为什么不直接把他送去机场!”樱井翔几乎咆哮。

“樱井君!不是他的错。”东山纪之走上前一步,皱眉看着盛怒的翔。

“东山纪之。你最好管好你的手下。”樱井翔沉着嗓子毫不客气地说道,顺带看了看已经走了过来的原知宏。

原知宏微微感觉到也许是大野智出了些问题,心下有些不安,但这样的场合,没有自己说话的余地……想问也不能问……

“人呢。”樱井翔稳了稳情绪。

东山纪之用下巴点了点他的身后的病房。

樱井翔咬着牙,脸上的颌骨凸显,转身便打算进去……

“你终于愿意见他了么?”东山清冷的声音忽然在樱井翔打开门之前响起,“不过你该庆幸一下,你的计划不会因他而破坏,因为他止疼剂的安眠药成分还没失效。”

这声音带着讽刺,带着怜悯,也带着无奈。

樱井翔没有任何反应,缓缓开门进入,然后,再把门关闭……


……


“里面是智君吗?”原知宏在樱井翔进去之后,还是问了出来……
“是的。”
“他又发病了?”
“嗯。”
“我能知道他们什么关系么?”
“知宏……”东山纪之的手放在了原知宏的肩膀上。

其实,有些事情,不言而明了……

只不过,差的是当事人或者是知情者的亲口言说罢了。

……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