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在爱的名义下:第四章

看着这个在医务室熟睡正酣的人,樱井翔轻轻坐在床边……

手情不自禁的覆上对方的眉眼,细弱而纤长的眼睫毛滑过指腹……突然的……睫毛微微闪动一下,从喉咙深处懒洋洋的“嗯~”了一声……小转了个身,依然沉睡不起……

樱井不禁莞尔……手指顺着他的鼻梁继续下滑……只是快到唇边的时候……跃空的手一震……嘴角的那些胶布和红肿……
刚刚才露出温柔表情的樱井,脸色马上阴沉下来。

……没想到他只是稍微离开一下,这家伙就伤成这样……不知是可气还是可笑……这个家伙现在还跟没事儿人一样躺在这里大睡特睡……

连那个万年狗皮膏药——相叶雅纪……真的有事找他的时候竟然给我闹失踪人口!

这些个不省心的……

樱井不禁揉了揉眉心……

……不过……敢在他的势力范围内做出这种事的人,倒是要会一会……

眼睛看着睡颜像孩子一般的智,轻柔地把他露出的手藏进了被子……

“……到底要我该怎么做呢?到底要守护你到几时……”樱井慢慢站了起来,轻轻地,却带着一种无奈却又不知所措的语气……

樱井慢慢走到了窗边,坐在了窗台上,远远地望着床上的智……

“……我……有时候感觉很累了……智……”不知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沉睡中的智听,“……其实……可能我……没有你想象的这么坚强……”

轻微的,却悲哀的……还有那个望向窗外的少年难得脆弱的颜……




大野智醒来的时候便已看见依靠在窗台边上的的樱井了。

“翔……”

才出声到一半……窗外飘进来的风吹起了窗边半透明的纱,在樱井的身边飞舞……光线撒在樱井的轮廓上,显得耀眼而虚幻……脸上微微的纠结,还有一双看向远处却有些空洞的眼神让人觉得刺痛……这样脆弱的感觉……似乎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的了……大野觉得自己被眼前这样美丽却带着寂寥的景色所蛊惑了……就这样看着……一直的……对他而言……时间仿佛停止了……

当大野回过神的时候,樱井已经一手罩住了他的脑袋,脸凑得很近,又是那张熟悉的凶巴巴的扑克脸:“发什么呆!”

“啊……我……啊……好疼……”疼痛提醒了他,刚才遇到令人惊恐的事情。

“是谁干的……”樱井毫无表情道。

“不……是我自己……”双手胡乱飞舞……

“嗯?!”刚想解释,樱井就食指比划了一下,示意大野不用开口……,“从现在开始到你伤好为止,你只需要点头或摇头就可以了。”

让人无法辩驳反抗的语气,大野当下心中叹了口气。

“是意外?”

大野微微点了点头,眼神没有看着樱井锐利到可怕的眼神。

“那就是人为了。”

大野心下一囧,这……有些不满,使劲摇了摇头!

“是相叶吗?”

大野马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带着手舞足蹈,一脸冤枉好人的表情……

“那就是不认识的人干的了。”

这次樱井根本没看大野的反应。

大野囧着眉头,心想:樱井少爷,我的意见你根本不采纳,还有必要问吗!

“从今天开始不准说话!”没看那张让人想笑的囧脸,命令道。

“哎????”刚出声,头上就挨了一巴掌……

“而且从今天开始搬去我家住,而且必须在我视线内。”

“什么!”大野从床上跳了下来,因为动作太迅猛,忘记了自己是个伤号,这下可真的是痛的龇牙咧嘴,里外上下都痛……有些支撑不住的跌跪下来……

樱井连忙俯身救起即将摔倒的智,这上下的拉扯依然让大野痛到发抖……

待到痛感终于消退的时候,却渐渐感受到身上的灼热感……


……是翔的体温……

樱井紧紧的抱住他,没有松手……两个人就这样紧紧贴在一起,时间就这样静静的流淌着……

看不清埋在他颈窝中翔的脸……任由他这么抱着……有些吃紧……大野沉默着……抬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出了神……






床上是一个瘦削的身影来回机械的摆动着……

猛烈的抽插让身下的女人淫荡的尖叫着……

手捏着女人的双乳猛烈的揉搓着……

女人痛苦到极致的脸扭曲纠结,然而嘴里依然不满足的叫喊着:“再深一点……再深一点……不要停……”

“啊——”随着摆动抽插的越发猛烈,如同野兽一般,随着一声狂乱,身体向后一昂扬,头发上的汗水甩散开,然后便呐喊了出来……

几乎同时的,女人也释放了……

毫不留恋的便下了床,随便扯了一块毯子绑在了腰上,走像落地窗,顺手从桌上拿起了烟,吞吐起来。

刚刚满足过的女人满面潮红地半支撑在床上,看着落地窗前那个令她满足的男人,不,应该说是一个男孩,有些不满的扭捏道:“呐……润……你怎么每次做完就走……一点都不温柔呢……”

这个被称作“润”的男孩头也不回的,冷冷回答:“银货两讫罢了。”

落地窗映着自己,满身的汗水,还有不断吞吐的烟雾,已经麻木了吧……润突然觉得莫名的有些恶心……眼睛一瞥,便从窗上看见女人一丝不挂的映影走向自己……

女人从背后抚摸着润裸露的上半身,用很腻味的声音诱惑到:“我老公后天再回来……今天留在这里吧……”

润只是随意的走开,踱向了洗手间,边走边说:“我工作已经完成了,我可不想加班。”进去洗手间后,突然又冒出一个头来,露出大大的笑容:“别忘了我的工资哦!”

女人有些哀怨,然而对他,也毫无办法。





揉了揉洗过却还没干透的微卷发,疲惫的打开了位于街角的一个很不起眼的公寓,刚想开灯,就突然被黑暗中的一双手拖倒按在地上,接着便被吻封了嘴。

润并没有因为这样的突然袭击而感到吃惊,只是猛得推开欺吻的人,用暴躁的声音说:“和也,你不要每次都用老招好不好,有没有新花样?”边说边站起来把灯开了开来。

房屋一亮,便看到了二宫和也那捉狭的眼神:“有不同哦!”

润开始皱起了眉头,自己向来没耐心,也不喜欢猜哑谜:“让你呆在这里已经很仁慈了,不要老是麻烦我。”

这是润发火前的预兆,可惜和也向来喜欢捻虎须,一只手挂在润的肩膀上,驼着背:“我喝到他的血了。”

润润肩膀一斜,躲开他全身挂在自己身上的重力,毫无表情:“你是变态吗?喝什么血?玩游戏玩多了吧!”边说边脱外衣进房内。

“智的……大野智的血……我以为你会有感觉……”和也斜眼睨着润,然后很成功的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反应——

……润浑身震了一下……整理外衣的手僵止在半空中……

玩味地看着润静止的身影,不怕死的再次开口道:“哦?不相信吗?不相信下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比如切下他一个手指什么的……哦……耳朵也不错哦……他的耳朵好可爱啊……竟然没耳垂……FUFU……”还开始掰手指算起来……

下一秒的时候,和也已经被润恶狠狠的抓了起来……一个拳头正要下去……

和也依然笑嘻嘻的,看着眼前这样如同受伤的狮子一般,那个复杂的眼神,泛起青筋的手臂,浑身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激动而造成的颤抖……对……这样的润才是我认识的松本润!

很好!只有大野智才能让你这样吧。

和也突然大笑起来,这样的笑太复杂,复杂到连一向乖僻聪明的自己也无法分辨……

看到笑的乖张的和也,润松开了手,握拳的手直直地垂了下来……

“为什么……找他……”润问的有些不信和挫败……

和也直视他,看着这样不过区区16岁的少年却一派沧桑,一字一顿:“这五年来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而他过的是什么日子?他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我们只是替罪羔羊而已!我绝对不会允许他幸福的!”

和也愤恨残酷的说出心中的仇恨……却忘记了……自己也只不过16岁而已……

字字都猛猛地叩击在润的胸口,想到那个五年不曾再看见过的面容,那个笑得嫣然的脸庞,还有黏糊糊懒洋洋的声音,总爱“润酱”“润酱”的呼喊……

“为什么是现在?”

“因为我终于找到证据了。”和也得意却也很谨慎,“这五年来,我每时每刻都想着怎么报复他。”

润看着自己面前的笑得阴沉的少年……报复?……自己何尝不想呢?……

这五年如同地狱一样的生活……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