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名义廿代の一觉十年梦: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曾经五彩的憧憬,

伴随着年少痴狂的岁月,

磨砺着成长殊途的无奈,

渐渐变成了单一……

似乎我们,永远都停留在彼此的彼岸;

人生的下一个站台、下一道风景……

不知不觉,迷迷惘惘,寻寻觅觅……

似乎已经错过了最美的。






======================================================================





“翔……”

鸠山理惠在樱井翔的陪伴下坐进私家车内时,捋了捋带着白色兔毛花边的可爱小披肩,食指不停地搅着绸缎丝结上垂着的白色绒球,神情有些不安地看着樱井翔一如往常的微笑……

“……我……想问你个问题……”理惠闷了半晌,移开了看向樱井翔眼神,这才小声开了口。

樱井翔正要关车门:“怎么了?”

鸠山理惠依然不停的搅动着那两个白色的绒球,秀眉微蹙:“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

“嗯?如果不是重要,等晚上我回家再说吧,你不是还要赶时间么?”樱井翔说完便关上车门。

“那好……”理惠有些犹豫,“不,等等……”

其实……
照妈妈的话说,优秀的男人,如果有养情妇的话,那是理所当然的;而且,只不过是玩玩或是应酬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只要他依然把重心放在家里,放在妻子身上,就完全是可以体谅的。

就像……就像鸠山家的男人一样……

况且……
鸠山理惠抬眼看了看那车门口等着自己开口的男人,那个一身英挺贴身竖纹深色西服的俊逸男人,这个掌握着日本经济第一大集团的首脑,她的未婚夫,马上就会成为她丈夫的男人……

真的是很优秀……
他,真的非常优秀。

正因为很优秀,所以,将来,情妇什么的,也是难免的吧。
尽管……自己还未正式入樱井的户籍。

如果他,早就有心仪的女人,那自己该如何是好?
如果能让他半途抛开订婚典礼的话,那个他的“她”,难道在他心里的份量很重吗?!

想着想着,理惠装饰漂亮的指甲掐进了那已经缠绕在自己手指上的绒球……

那天宴会刚进行到一半,他只不过接了个电话就不顾那满场名流商贾冲了出去,什么话也没说,扔下了她这个不明就里的未婚妻。怀揣着那份担心和犹疑还要在父亲面前替他隐瞒,替他圆场……

他那失踪的近两个小时;
他回来后那一身的凌乱;
那失魂落魄的样子;
那种不同以往的神情、态度……

还有……

他半夜睡梦中的呓语……

“咔。”

半截白色亮片从掐在白色绒球的食指指甲上断裂了下来。

“啊!”理惠轻呼一声,举起右手一看,“指甲断了!”

“我看看。”樱井翔探进后车箱拉起鸠山理惠的手,“你也太不小心了,还好断的不深,没有嵌出血……”边说着,樱井翔抬着理惠的手指仔细端详着……

鸠山理惠看着这个正在自己观察自己手的男人,看着他微微皱起的眉峰。
这个人,这个她深爱的人啊,曾经说过也爱她的人啊……

理惠猛然上前搂住了樱井翔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樱井翔先是一惊,没想到理惠会突然作出这样的举动,不过,惊讶须臾,樱井翔很快平复,捧住了理惠的脸,回应她的吻……

“翔……我爱你。只爱你一个人。”鸠山理惠带着喘息,离开樱井翔的唇时,眼圈微微泛红,紧紧地反握住翔的手。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这些?”樱井笑笑地看着她,拍了拍她有些红彤彤的脸,“你刚才要问什么问题?你等会儿不是还有个派对么?别耽误时间了。”说完,便准备退出了后车厢……

樱井翔的手,随着身体的撤离,也从理惠的手中退了出来;刚想再说什么的时候,门已经被关上了。理惠不由自主地捏紧了自己的手心,也许是为了保留刚才的那点手温,也许是填充失落的空虚感……

“翔!我想问你……想问你……”理惠另一手抚上半开的车窗,欲言又止。

“理惠?”

“总裁!下午一点半的运输机械工业产业合并新闻发布会马上要开始了。”伊藤匆匆忙忙地赶到了集团大厦门口。

樱井翔瞥了一眼匆忙赶来的伊藤,转而微笑着对理惠说道:“我还有工作要忙,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晚上等我回家再说吧,好吗。”随即便对着车后镜示意司机开车。

“翔……”理惠在听到发动机的声音,抿了抿嘴,眼神闪烁了几下,“我只是想问,你今天几点回家,爸爸叫我们过去一起用餐,他有事跟你商量。大概……大概是竞选的事情……”

“就这件事情么?我晚上会早点回去的,大概七点左右吧。回去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你。嗯,就这样吧。”樱井翔尾音一落,马上就边看表边转身,行色匆匆地走进了大厦,没有再回头。


车慢慢启动了,鸠山理惠双手扶着半开的车窗,带着疑虑望定着樱井翔步履匆忙的挺拔身影,直到因为渐行渐远而无法看见为止……

“翔……”

理惠又提起自己的手指,看着断落的那半截指甲,被剥落的油彩,将它包在了掌心,然后慢慢放在了心口……



翔……
你,那天半夜说不会放手什么的……
到底,你到底不会放过谁?

谁……
谁能让你带着那样的表情说出那样的话;
如此挣扎的表情。


有些手忙脚乱的从皮包里取出手机,掀开翻盖,在联系人中搜索了好一会儿,然后定格。理惠看着手机上的那个名字,似乎又觉得不妥。合拢翻盖,紧紧捏住手机有些不知所措。没一会儿,又掀开翻盖,再一次找到这个名字,再犹豫片刻,再合拢翻盖,反反复复好几次……

这个人,只有这个人能让她知道她想知道的事情,应该,是这样吧……
父亲确实很器重他,可是,那个人总令人有些害怕,令人怯惧,那双咄咄逼人的眼神总让人打心底里感到不安!
可若是问起父亲,父亲决然不会对她谈起的,尤其是在这样的关系中,也许父亲看重的,并不是她这个女儿,而是翔君和樱井集团的雄厚财势罢了……

如果不是那天订婚宴上无意间听到他跟父亲私下的对谈,还有前几日在父亲的书房刻意伏门所闻……
越是知道一星半点,越是不明真相,越是难以心安……


忐忑良久,终究还是按了拨出键……

对面铃响的那一刹那,鸠山理惠的心颤了一颤,捏紧电话的手有些松动,在这等待的片刻,仿佛久远到让自己有些难以为继,直到对面传来了男性低沉的应答声……

『喂。』

“松……松冈先生……是吗……”

『是……鸠山小姐?』

“请问……您是否有时间……”

……

冬日的午阳晒着懒懒的光线挂在了慢慢划上的车窗,隐去了车中那位身着华服的小姐,还有那握着手机的偶然反光的、依然装饰美丽的断甲……






……

“樱井总裁,请问您所构建的运输工业产业链何时进行汽工最终的并购计划?有没有预定最后的日期?”
“樱井总裁,是否在并购计划之后有新的举措推出,下一个目标是否已经确立?而总裁您的最终期望和目的到底是什么?”
“请问樱井总裁,对于目前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怎么看待?您的并购计划会怎么处理目前已经失业或将来会失业的职工?”
“贵集团是否对新实行的产业制度有详细的说明呢?是否会对日本的经济泡沫产生进一步的冲击?”
“樱井总裁,对于数月前某社长在樱井大厦坠楼身亡一事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重演,是否有仔细考虑过呢?”
“樱井总裁,对于目前社会的不稳定您是否感到有一定的责任呢?”
“总裁,这样棘突猛进的行为甚至给日经带来这么大压力,您是否早有预见?”
“政府出台了救市行为,樱井总裁是否有参与救市经济支援?您的激进会不会将日本造成第二个‘迪拜’呢?”
……

底楼对外会议大堂的众多记者扛着长枪短炮对准台上那个站在高台前的樱井翔不停的发出毫不客气的质问。显然气氛也有些紧张。

樱井翔不慌不忙的噙着有礼的笑容,仰着头,眼睛也不眨地注视着眼前这数目众多、阵势庞大的人群和仪器,就着刺目的闪光灯和此起彼伏的犀利提问而冷静优雅的微抬右手,示意安静。

“我已经重申过了。汽工并购案会在今年的年底、也就是明年的一月一日前完成。最迟,会在圣诞节后。”

樱井翔扬了扬嘴角,不慌不忙……

“另外,樱井集团的下一个目标会在并购案之后连续进行,至于详情,会在计划制定出台之后以公开记者会的方式发布,一直是很明确的努力建立经济联合统一链,将日本带出泡沫经济所带来的持续低迷。”

“另外对于社会不稳定事宜种种,我想,这只是暂时的。一旦产业链建立,这不仅大大节省了社会资源,也阻断了冗重的产业负担,形成新的一体化流程,从根本上改变整个大型产业,从而改变日本经济常年难以割断的弊害。而最终,带动的是整个日本经济的腾飞。”

“如果,只是局限于眼前的蝇头小利,或者眼前的阻弊要害,势必束手束脚,难以目光长远。”

“至于政府行为,实在不好意思,我只是个商人,不参与政治,所以,无法给予更多的回答。”

樱井翔驾轻就熟的回答着,可这些回答绕了个道,跟没答差不多……

“樱井总裁!虽然您说您不参与政治。但是您与民主党党魁鸠山纪夫的女儿订婚一事已经是众所周知,请问,这样的强强联姻,在明年的众议院选举新内阁是不是一种暗示呢?”

这问题尖锐敏感,直指要害,攸关民生,众人屏息着听樱井翔怎样回答……

樱井翔倒是面不改色,弯了弯嘴角,神情淡然答道:“鸠山阁下作为民主党党首,在安全及外交事务的政绩相当出色,而且鸠山阁下致力于构筑全党一致的体制与我的经济大统不谋而合,我相信,在鸠山阁下的羽翼下,日本将会在经济政治上拥有更出色面貌来站上国际舞台。”

这一番话说的圆滑机敏,顺带捧了鸠山纪夫,还顺道暗提了樱井翔向来执着的经济大统政策,而且从大着眼于未来构想图,有意回避了联姻一事的各种话题。

日本这衰退的近十年间,人人都希望着日本能回复当初的繁荣。樱井翔几番激励人心的鼓动话语倒是成功了七八分。可这并不能解决眼下的失业问题。就这个问题还是有不少记者纷纷质疑。但是对于樱井翔,这本就不是重点,当然也不会太过花费唇舌讨论。另一方面,樱井翔承诺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将实行更多的岗位政策,减少失业人口。

就在这话题讨论的当口,忽然一个记者站了起来,抛出了一个与会场极度违和的话题出来……

“樱井总裁,据消息称,您的私人直升机曾经在未经国会提前许可的情况下擅自飞入他国领空,这一件事似乎当晚造成了国会相当大的麻烦,同时也令别国一度不理解我国的冒犯行为。请问此事是否属实?”

樱井翔收了笑容,定视着那个提问的记者。

该来的还要来。
这次公开的访问是订婚宴之后首次举行,想来也绝逃不过如此辛辣直接的问题。即便这几个月做足了工作。

一旁的助理伊藤首先发话:“对不起。这次公开记者会不论与会无关的话题。请这位记者自重。”

“……樱井总裁,听说那天您半途离开订婚宴去了樱井医院,将一个神秘人物送上您的私人直升机,而且,目的地是英国。是否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呢?”

樱井翔微微蹙了眉……
这个人,若是鸠山纪夫或者一些有心人士的话,自然不能避免……
但是,这个人作为一个记者而言,未免知道的太多了,而且在这样的公开场合当众发表!

果不出所料,现场一阵诧异,四处交头接耳,发出一堆堆不敢置信的声音……

伊藤有些急了:“这位先生,请不要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禁止与会无关的话题!”


樱井翔不动声色的打量了此人一番……
一个不出众的中年男人而已,而且,笑得很令人厌恶……
哼,应该是有人指使吧。

“这位先生,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诉你。确实有这件事。”樱井翔没有躲避,他把玩着自己袖口的金色袖扣,挑了一边的眉,十分镇定地兜自回答了。

可这一承认,与会的记者更加吃惊……

“这件事确实是我唐突了,还好各国领事馆给予了我最大的体谅,我也做了最郑重的道歉。那个人,是樱井医院的一个重症患者,而我知道,只有英国的医疗研究才能给这名患者予以最好的治疗。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医疗机构,而我作为医院的全权董事,没有理由见死不救的,不是吗?”

“樱井总裁,您这样的回答,未免也太不周正了吧。如此一说,您的医院需要您费心救死扶伤的患者也太多了,您能一一展现您的善心吗?”这个中年记者露出了有些滑头的笑容。

“……说到这个。这位先生,您大概不知道吧。樱井医院每年都有一定名额的重症患者会被樱井慈善基金救助,而每次都是全额免单,而且可以免费送去国外救助。很不巧的是,那位患者正好是名单中的一名,而且那时,已经到了病危时刻,并且需要国外医疗机构的帮助,既然有机会活下来,我又怎么会见死不救呢!既然我有能力,当然会全力以赴!那可是一条人命啊,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樱井翔这番话说的声色俱佳,极为技巧,甚至令人动容。


本来屏息的众人全都放松下来了,纷纷作出“原来如此”的姿态。
确实,“樱井慈善基金”早年前就有这么一项规定,可是,由于樱井翔的着眼放在了经济改革上,让大家都忽略了樱井翔在其他领域作出的贡献和慈善,这么一提,反而凸现出来了……

也是,作为经济领域的首脑,作为改革的先驱,通常给众人留下的印象都是一些冷酷犀利的形象,又是这么一个手段猛狠的角色,自然不会注意他那些“不起眼”的慈善行为,无论投资多大,无论布施多广。
而这个看上去来者不善的记者,恰巧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樱井翔笑了,微笑着,早料到了,也早就防备了……


樱井翔笑眯眯地看着那个脸色有些僵硬的记者:“请问这位先生,您还有别的什么问题么?我想大家的时间都不多了。”

“说什么‘见死不救’!”那中年记者有些毛了,用力指着樱井,“当初岩崎株式会社的岩崎社长从你的顶楼一跃而下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有这般‘仁慈’!”

“哎,这件事我也是觉得很惋惜……”樱井翔扶着身前的高台作悲痛状,“可是送进医院的时候已经回天乏术了,我就是叫来宇宙飞船也没办法啊?!”

这话说的尤其讽刺。那记者按捺不住几乎暴跳走上前:“你!你说什么!要不是你……”

还不等他说完,几个黑衣保镖便上前掐住了他,动作迅猛地将他掐出会场……

“对不起,今天的会议已经到时间了,请需要详细了解的与樱井集团对外事务部联系访问时间。”伊藤带着一头的汗涔涔在看到时针指在下午两点半的时候立即开了口。

樱井翔十分有礼地对着众人微微欠身,然后离开会场,经过伊藤的时候,轻轻嘱咐了一句:“替我查查那记者的底细。”之后便扬长而去。

……

樱井翔离开会场之后,那总是微扬的嘴角塌平了下来,神色恢复了冷硬,紧抿着唇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理惠还留在办公室桌上的保温提锅还在,还有那勉强地吃了一半的七草粥……

是食之无味吧。
肯定的。

踱到那吧台,按了自动键,一小瓶威士忌就从干净整洁的吧台上升了出来……
为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啜着……
胃依然有些弱弱地刺痛……
有时,很难分清这刺痛的来源……

大概,因为离心脏过近……

……

“总裁!有加急专线进来!”

一声急切的呼喊从电话的另一侧特制的免提语音机传来。

樱井翔脸色一变,快步走向办公桌:“快转进来!”

“是!”


……
……

半分钟过后,樱井翔办公室里传来了连隔音门都难以隔住的玻璃碎裂,杂物落地、以及砸烂办公桌椅的声音,将门外的文员助理吓了一大跳,同时也吓呆了刚刚送完记者准备前来报告的伊藤秀一 ……

“总裁……他怎么了?”伊藤颤巍巍地问着门口的文员小姐……

“不不不……不知道……我……我也不知道……”那小姐吓的像筛子一般颤抖着,“……我只是……只是转了一个英国的越洋电话……”

……
……

伊藤秀一慢慢地靠近门……

门那头,渐渐变得安静,伊藤踌躇半晌,还是因为担心而旋转了门把……

……
……

“彭嚓……”一个免提语音机擦过了伊藤的腮边……然后撞在墙上分裂成了碎片,碎片的哀嚎相当凄惨……



“手术为什么会失败!为什么!为什么!!”



那断裂凄恸的声音不仅是语音机的,还有那个本应该是山崩地裂依然不动声色的樱井总裁的吼叫……

他正在崩溃地支撑着自己,然后,慢慢滑下……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