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昔之男:第一节

1、少爷庆生。
2、速战速决。
3、会拖T T
4、其实没想好= =




大概是凌晨两点吧,大野智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
将手中的画笔扔进了洗笔格,扑通一声,溅起了一些水花。
画的这幅画,已经画了很久,铺上去的有机颜料,一层又一层。
厚厚的,蒙在了画布上。
也蒙在了心上。

脱了身上满是颜料的袍子,有些疲惫。
若是懒惰一下,直接睡觉也是可以的吧。
大野定了一会儿,还是走进了浴室。
要是那个人回来了,肯定受不了自己身上的丙烯味儿……

开喷淋头的那刻,瑟缩了下,过了会儿,水又烫的让人受不了。
添了点凉了,又添了点热了,总也是不舒服。
淅淅沥沥的声响,似乎周围的气雾也会鸣叫……
仰着头闭上眼,任凭着;
似乎能带来什么,似乎能带走什么……

直到一片门外的猛响的乱七八糟的跌撞声,将水声打乱。

缓缓睁开眼,垂下了头,然后关上了喷淋头。
大野没有很快的出去,在失去鸣响的浴室内,站着。
大约片刻,扯了毛巾,围在腰上,慢慢地走了出去。

开门时,那个男人半横趴在门上的身体滑了下来,
一只手拍在了大野的脚上。

一个烂醉如泥的男人。

那男人嘴里悉悉索索地不知说了些什么。
兴许是大野没有仔细听,他只是俯身从背后架起这个男人。
在架起这个男人的时候,大野忽然觉得,这个人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沉。
前所未有的沉重。

他很糟。
他从头到尾都很糟。
凌乱的衣衫,满身的酒气,胡渣的下巴,颓废的一切。
大野是忽然发现这一点的。
是自己没去特别注意他的变化么。
抑或是这变化就像是温水里的青蛙,慢慢迷失。

才走了几步。
那男人的鼻翼倏地翕动几下,有了些挣扎。
大约嗅到湿气,嗅到香气,嗅到熟悉的味道。
他猛然睁开了眼,那布满了血丝的眼,看向身旁的人。

大野对他的挣扎无可奈何。
一个大脑中枢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人,是不能太过于计较的。
他只是希冀尽力多走几步,将这个男人扔到床上,然后解脱。

酒劲上来了,脑子也说不出到底是清醒还是糊涂。
在清晰地看到架着自己的那个比自己矮小的男人竟皱起了眉头。
后来,只能确信,自己酒劲的确上来了。
因为,下一秒,他将那个架着自己的人狠狠地压在了地上。

身体大面积的摔在地上的感觉,
跟看到这个烂醉如泥的男人感觉一样,很糟。
在摔下来的同时,大脑有些空白,瞬间划过了一些让自己有些疼痛的东西。
大野知道,这痛,不是来源于刚才。


扯掉腰上的束缚。
扯掉身下那个人围在腰上的毛巾,
劈开双腿,挺身刺了进去。
那人不声不响的样子,令人厌恶。
那人只是皱着眉头,一如既往的。

我被你毁了!
我十年前就被你毁了!

男人冲刺的时候,咆哮着。
对着身下的人咆哮着。

大野静静地听着。
这话,大抵是听麻木了。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总是伴随着这句话做爱。
仿佛像听某种伴奏一样,或许,是RAP。

忽然笑了。
笑到岔气。
不知是为了“RAP”而笑,还是为了自己还能自嘲而笑。

在周而复始,毫无创意的冲撞、摇摆、起伏中。
有些滚烫炙热的粘稠液体撒在了大野裸露的身体上。
那酒醉的男人就着这液体,匍匐在了大野身上。
那具自始至终的、寂然未动的,早已冷却的身体。

你,后悔了么。

柔软的声音从冷却的身体传来。
大野抚摸着身上这个毛茸茸的脑袋。
鼻腔不得不呼吸着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酒味和糜味。

如果你后悔了。
只要你一句话。

我随时放了你。
也放过我自己。

翔。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请表放过彼此,请永远纠结在一起~
泪ing~
摩西你这是庆生文么?
捶打ing~

No title

你这个家伙。
讨厌史了。

No title

=A=bbbbbbbbb......
莫西过来让偶pia你orz......
个生日冒个囧文TVT|||||||||||

好吧orz.,,,,,,
乃继续=-=
过了今夜虐文啥的最高<-----喂你个木节操的pia

No title

不带这么庆生的。。。 。。。不带这么虐人的。。。 。。。为虾米俺们小大是被毁的那个。。。 。。。(虽然某人说他才是被毁的那个=-=)

No title

>民那

爱的深,越是要折磨的狠……拍飞。。

No title

深个毛。

哎呀,你也弄个之前BO里那种可以说话的box吧,具体名字我不知道OTZ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