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昔之男:第二节

大概是清晨十点吧,樱井翔抄起闹钟看了眼又扔了开去。
一手握拳砸在了自己胀痛的脑门上,捶了又捶。
昨天晚上,又喝醉了。
浑浑噩噩的日子多了,也就习惯了。也就理所当然了。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
来来回回,反反复复。

脱了昨夜那个人帮自己换上的睡衣,有些无奈。
不是没有过愧疚,只是,在他冷淡的表情下,
包括这窄小简陋的房间,那些靠在墙上的画作。
还有令人无法忍受的丙烯味儿。
全部都化为了乌有。

开喷淋头的那刻,冰凉的水从头顶心侵略至脚底,
樱井想清醒些,想考虑清楚。
他看着手掌心,慢慢延展五指;
冰冷剔透的水落入了掌心又向指缝中溜走。
握紧,一场空。

他确实有些清醒了。
冰冷富有冲击的水花就像是某种当头棒喝,
砸出了某些记忆,砸出了某些权衡。
砸出了自己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

可有些事情,
被蒙蔽的那刻,是无法诠释的。
比如,初遇。

樱井挤了些泡沫,缓缓地涂在了下巴上。
看着镜子颓败的眼神,一个糟透了的男人。
而糟透了的男人,只能像个陀螺般活着。
盘盘旋旋的,与家人切断了联系,绝了亲情。

为什么。
十年后才开始觉得不值得。
该说,是现在才认真开始觉得不值得。

忽然,门外缓慢开锁的声音,以及不急不缓的脚步声。
被打乱了思绪的樱井擦了脸上的泡沫,扯了毛巾围在腰上。
他走到浴室门前,刚握紧了手柄,却没有很快地出去。
大约片刻,将手中的毛巾扔在一旁,慢慢开了门。

你没上班么。
那个人站在房间内,不痛不痒的随意问道,然后看向了樱井。

你到哪里去了?
回应,只有质问。

有些阳光从蒙着厚重灰尘的窗户穿行而来。
将那人小麦色的轮廓照亮了一隅。
那一束,也将空气中的游走灰尘照个无所遁形。
衬得那双柔和却空洞的眸子异常绝望。

他很糟。
他从头到尾都很糟。
死气的神情,满身的黯淡,苍黄的面色,颓废的一切。
樱井是忽然发现这一点的。
是自己没去特别注意他的变化么。
抑或是这变化就像是绵绵细雨不察,洪水决堤。

屋子的味道很是怪诞。
有他讨厌的酒味。
有他讨厌的丙烯。
全是残留。

翔,你又被解雇了么。
男人的语气不急不缓,似乎明知故问。
大抵是说不出什么安慰话,也不是第一次了。
生活是有些颠沛的,如果受到常年的打压。
一个庆应生,事至如此,什么也磨光了。
多是,无可奈何的。

不过,没有关系。
男人掏出口袋中一张皱巴巴的纸片,在樱井面前甩了甩。
反正有你父亲的支票。
咧开嘴笑了。眯着眼笑的。
笑得很是婉转美好。

樱井慢慢踱向他,一手掐住他的下颚。
掐住那个没有活力的人,让自己有些难以遏制。

你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灾难。
我的一切,
都是你所摧毁!

阳光下的男人退了一步,挣脱了对方的手。
立在阴影,陷入寂然。

第一次……
男人忽然开口,这是你第一次清醒的对我说这句话。
……摧毁什么的。

年少有些激情的岁月,
就像是沸腾炸裂过的清油一般变成了泔脚。
钻石般鲜活珍贵剔透的爱情,渐渐磨砺成了形状丑陋的石头。
就像他们当年被断定的那样……
绝不会有好下场。

我们,还是,结束吧。
暗处的男人说着奇怪的断句。
说出了心底深处埋藏已久的话。
他相信,对方也是一样。

樱井一直保持着沉默。
抬起手,在空中犹豫少许,终是落在了那柔软的头发上。
抚摸着,缓慢的,
说不上是眷恋还是告别。

好。
很好。

我放了你。
也放过我自己。

智。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果然是爱情抵不住现实么 = = 于是爽快的说放手了,之后呢? 那放开的手还要牵回去么。。。 。。。

No title

恭喜你终于成功的虐到了我。

我要变成圣母。。
救赎这两个银。。(特别是XXX,表打脸,表打胸。)
。。。。。。。。。。。

PS,我看到了你赤果果的表白,羞 ><。

No title

>s

哼!虐你是我毕生的追求!
那个看到啦!我以为你会比较迟钝。。羞跑……

No title

>泪

嘿嘿。还没想好后面呢=。=。

No title

皮埃斯,我发现你两章写到摸头的时候
气氛都会一下子缓和起来。T T
我爱摸头。。 T T

No title

摩西,来,给俺踹两脚。

No title

>阿猫

呀大~

No title

要面包还是要爱情。。。。我突然想到了这个。。。
翔会那么落魄。。。该不会是他家里人干了什么吧。。。心疼satoshi。。。真的,这娃看着云淡风轻的,内里不知有多挣扎啊。。。。。

No title

>全麦君:
这世上的童话,多是破灭的。内牛~(拍飞至火星……)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