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智]昔之男:第五节(完结)

大概是下午两点吧,表参道上的街钟映着层叠的人群安静的走。
齐人高的立幅海报站在熙攘的行道一侧,显得低调而沉默。
海报的后侧,有扇厚重的门,进出一些来往有序的人。
定在海报前的男人,犹豫片刻,随着人流,进了门。
当邀请函被工作人员收回时,眼神对上卡上那几个字,
捏了片刻,这才递出。

明亮简洁的室内,沉稳静谧的环境,
熟悉的画,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知。
男人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模仿着那些欣赏者的姿态。
他只是想起了他现在的书房,
然后想起他们曾经的那间破陋的公寓。

他知道那个人很有才华,一直的。
旁人小声的惊赞中,他有些欣慰。
是替他高兴还是别的,
身体里面,苦涩却不断地蔓延渗透。
尝了片刻,他微微笑了。

展览厅内的格局宛如迷宫,错综复杂。
他不熟悉规律的欣赏走向,随意而行,有些迷失。
他从来没去过画展,这是第一次。
有些东西放下了,脚步便提得起来了。
他觉得。





昨夜的宿醉未醒,捏着额角的男人脸色极差。
经纪人的絮絮叨叨加重了头痛的剧烈,让人烦躁。
一会儿的记者会,是他极度厌恶的惯例。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浪费毫无内容的笑脸,
回答着不怀好意的提问,面对一堆莫名其妙的嘴脸。

很多曾经执着的东西,逐渐失去意义。
是现在的他始料未及的,比如梦想。
穿上人模人样的外衣。
身体里面,内脏却不断地腐烂败坏。
想到这里,他微微笑了。

展览厅那些刺眼闪光灯惊炸,杂乱无章。
他从未熟悉过这样冷酷的穿刺,眯起了眼,有些放空。
他最多也只是对着话筒寒暄了几句,随即抽身离去。
有些东西压得喘不过气,便迫不及待逃离出门。
他应该。




展览厅的曲折似乎让他还是迷路了。
茫然不知所措中,进入某个冷僻的死角。
没有好好打灯的墙壁昏暗异常。
某种毫无来由的引领,让靠近的他瞬间僵冷。
刺入脑髓的锐痛,毫无预兆地袭击了他。

那墙壁上有幅画。
画上是个男人的肖像。
那个男人笑得很是温柔,漾出幸福。
无比熟悉的表情、五官,几乎让他有些错位。

……我,只是想画画,然后给我自己喜欢的人看,仅此而已。

不轻、不重、不缓、不急的,他一贯的声调,
带着扩音器的杂质,带着飘渺虚幻的回音,
如同一把利剑,一头扎入他的大脑,贯穿他轰杂的大脑……

智!
是他!

耳边炸得轰隆嘈杂,思绪回忆纷飞……

比如,他第一次抱他时,彼此说了半宿对未来的希冀。
比如,他找到第一份工作时,以为幸福的新生活就此开始。
比如,他卖掉第一幅作品时,为数不多的钱变成首顿烛光晚餐。

可快乐来的突然,去的也快。
对他拥有寄望的家族又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丑事。
不惜绝了他们的生路,不惜毁了他们的前程。

他一天一天的绝望。
他没日没夜的堕落。
什么生活,什么将来,
都被摧毁得粉粉碎,粉粉碎……

一个男人不顾一切地边嘶吼边寻找着那个昔日之人的名字……
跌跌撞撞地游走在迷宫似的展览厅,怎么也找不着出口……





行尸走肉般地跟随经纪人坐上车,将身体靠在一侧。
他忽然觉得,自己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沉,都无力。
不消停的,经纪人依然嘀嘀咕咕地埋怨声。
他只是想尽快回家,尽快喝醉。

大野君。你的老主顾在场,你这样的态度那可是会得罪人的。
……比如那个樱井家的少东,还有……

没有支点的,瘫软的身体;
伴随着快速往后倒退的风景的,空白的大脑;
夹杂着经纪人啰啰嗦嗦的,变得翁鸣的抱怨;
猛然,平白无故刺入许久未听的姓氏。

哪个……樱井……
他用力捏住经纪人的手腕。

还能哪个!你还能不知道么。
经纪人暧昧的笑容,化作了刀。

停、停车!
男人失魂落魄地冲下了车,向着反方向奔去。

是他!
翔!

耳边蜂鸣的风声万箭穿心,思绪回忆纷飞……

比如,他第一次躺在他身旁,彼此说了半宿对生活的描绘。
比如,他得到第一次绘画赏时,彼此拥抱蹦跳的像两个孩子。
比如,他拿到第一次薪水时,以为斑斓的新人生就此出发。

可幸福来的突然,去的也快。
对他拥有寄望的家族又怎么能容许这样的丑事。
不惜绝了他们的生路,不惜毁了他们的前程。

他没日没夜的堕落。
他一天一天的绝望。
什么将来,什么生活,
都被摧毁得粉粉碎,粉粉碎……

一个男人不顾一切地边狂奔着边念叨着那昔日之人的名字……
拼尽全力地寻找来时迂回的道路,怎么也望不到尽头……






他们谁都没有想好,如今的他们该怎么互相面对。

在没有成熟的时候,拥有了爱情。
在沧海桑田了以后,又失去了爱情。
寻寻觅觅,兜兜转转,大抵也就这样了吧。
从左到右,从西到东,不过一个转身的距离。

其实,爱情这东西,
也许留点回忆,想想便够了。






三天后,又有一幅画送去了樱井家。


那幅画。

它的名字,

叫做《昔の男》。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这个结局,难道是he了?。。。。我承认我笨,俺没看懂。。。。
再次抽打lz,不准写这么晦涩的文。。。一根筋的人看不懂。。。
ps:你的BGM到底是泽野哪张专辑里的,超好听的!!!
ps的ps:我恨验证码!!!!

Re: Re: No title

> 宵夜酱=v=

结尾开放式,你希望他们见面了便见了,你觉得他们还是错过便错过了=v=
见面了也未必是HE,错过也未必是BE。。生活本来就是残酷奇妙物语=v=
重要的不是结局,是他们彼此的心情(装毛个深沉= =。)
PS:昔之男,又叫做“旧情人”这样。

没看懂T T。。。桑心T T。。。

泽野的全部听了一遍,我也不知都是哪里的,挑了几首放BMG。。嘿嘿

只限管理员阅览

此留言只限管理员阅览

Re: No title

>不想写成普通的类型啦!嗯。

我没想这么多啊,很自由来的,本来想走散体小品,后来趋于骈体文,加了些对仗,但是格律又不是那么严格,还是随性了,一开始没想修饰这么多,到最后又忍不住多了。

但是我觉得即便规格结构没那么严密规整,但是我还是很好的把一些我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了哦。

嘛,也只是我自己这么觉得啦。


No title

摩西,俺难受~TAT
为毛为毛为毛。
为毛儿子要娶老婆为毛媳妇要堕落
555~~~你个后妈~~~
俺要媳妇儿子啊~~~满地打滚ing~~~
虐死俺了~~~QAQ

No title

那啥。。指!对,说的就是你!鸡血美少女
你娃不厚道!不过六边形也真那啥。。受不了他那指责
凭什么把罪责推到洒脱系身上,当年是自己决定要在一起的吧
又没谁拿刀子逼着你
生活真现实= =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叫做爱情的东西,更多的,是生活,生存下来,活在世上。。。(圣女状)

No title

摩西,好吧,我承认看到你说这是生贺就开始期待起码不要太虐的我错了。
想想你的十代二十代也能知道了,就算是生贺也不应该指望你让他们开开心心的过活的orz
是滴,我个少爷妈不平衡了,为啥人家别的娃生贺都高高兴兴滴,我家那个表脸就得这么凄惨啊TAT
于是越发期待摩西你写不虐的文是啥样了,甜文已经不敢想了,只不虐就知足了,超好奇啊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