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谢友人鼓励T T

刘禹锡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这首诗表达的是作者常年怀才不遇遭到政敌打压的郁郁寡欢和愤慨不平,但是在友人远寄而来的关怀而重新振作了精神,从新以乐观豁达的精神泰然处之。



我觉得最近虽然情绪相同却也大不一样,大概太看重什么了,大概又太看轻什么了,老说初心什么的,反而束缚了。不如换个角度,瞬间豁然开朗起来。

写文章什么的。抛开那些无可避免的限制来说,抛开那些需要时间积淀的才学文笔文化来说,难道剩下的不就是激情和感情了么?!如果连这个都没有了,那才叫真正的悲催。与其反而将自己圈捁在所谓的文笔上,那真是画皮了。况且,文笔什么的,还真不是一蹴而就的。想试图拔苗助长什么的,失望只能是自己。

至于别的,那都是我的小心眼在作怪。

写文什么的,就像是一个热爱舞蹈的舞者,即便台下一个观众也没有,但是只要她站在舞台上,她就可以欢快曼妙的跳舞,这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自己,让自己高兴。

人,往往是到了某一种难以逾越的阶段,或瓶颈,或抵抗,或反感,常常固步自封,愈演愈烈。
但也往往因为这个时候,才认识到,那些真心与自己为友的,关心自己的,才是最珍贵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忽然从一群人中脱颖而出,或常见之人,或匿名之人,或认识,或陌生,或半生半熟。

其实我遇到的绝不是什么大事,既不是世界末日,也不是宇宙爆炸。就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罢了,连微不足道也不能形容,但是我觉得很高兴,也很感激。

如果我还有一点可以报答那些关心过我的人,或者帮过我的人,大概就是继续更我的让我自己哈子噶系的文章了吧,我确实很想写的很有水准很有文笔,但是基于我个人的局限性和浅薄的文学造诣,如果你们还能继续认同这个几乎完全架空的东西,并且还能带来一点乐趣的话,我想我会很高兴的继续填土,除此之外,我也不知该回报什么了。

想法什么的总是变化发展的,如果哪天我途中又要精分了,大抵是因为又缺乏各位和蔼慈祥的谆谆开导和鼓励=v=。



嗯,所以总结两个字:填坑。

此坑不填完,从此封印同人文。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鼓掌,做的好。
说我们雷的,雷回去。说我们矫情的,蔑视回去。说我们小白的,顶回去,写自己的文,让别人JW去吧!

No title

就该这样,摩西加油!
啥话咱回QQ慢慢谈,这里俺说感性的话感觉也挺哈字卡系。

No title

说的好!
无视那些个喜欢找事的!
咱们自己偷着写心里的小激情咋了~
虽然我还有些嫩。。。。
写文码字都是辛苦的!无视某些XXXXXXXXXXXXX
自己快乐不犯法~让自己快乐,让XXXXXXXXXXXX懊恼去吧~
加油↖(^ω^)↗~~~~~~~~~~

你说了多少次”什么的”呀…去隔壁笑。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