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手之余

富贵荣华,一盘黄沙

醉却红颜,断尽琴弦

无花无酒,烟雨楼前

卿卿凡苦,如饮甘泉

癫狂嗔笑,区区等闲



——无外,但求逍遥不记年。



想写些情绪,多半觉得矫情,只好搬门一番,打打油,唱唱句子,若要得了一字半句的纾解,便是了。





多年前的同学,多是已经各奔东西,再得彼此消息,不期的倒是烦苦起来。

也是我这人多半自怨自艾了些是。比如成就,比如名利,比如幸福。

当年那些个娃娃,包括了自己,都已成人,面目竟也无二,这是值得笑的。

忽然招呼也不打的,回忆径自拥挤了进来。

好像看见了他们当年的模样,见着了那赌气的模样,见着了那初恋的羞涩,见着了那不安的惴惴……

还有那似是幸似是哀的命运。

最多的,还是惹得眼眶发热的快乐,人生中最铭记的青葱时代。


再见,总要再见。


忍不住躲了起来,不见。

在阴影中,看着那些个熟悉的让人欣慰的笑容,渐渐陌生。

说了是自怨自艾,何尝又不是自卑自厌呢?

甚是想象了他们的幸福由端至底,倒是把自己放在他们的对面,该称什么?不幸福么?

没了发自内心的笑容,没了足以逍遥的财富,没了光华夺目的外表,那该算不幸福吧。


该躲起来。


想来,由外及里,输的不只是生活。

连心志及尊严,也输了去。

终究还是看不穿。



如今。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