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子

与中聊天的时候,这次惊讶发现,她居然是陈逸飞的徒弟,她倒是从来没提的。陈逸飞作为现代的艺术家和商人,在上海,应该没有不知道的吧。


作为一直自诩美术圈的我,实在是要自惭形秽一番的,在中的面前。

契机也是偶然,只是因为一套另类婚纱摄影。

乍一看,多是像极了如今所谓的“非主流”,再一看,这鄙夷的情绪倒是灭了,油然憧憬起来。

比起非主流的意表乏善,这套婚纱摄影则多了一份真实和暗喻,这几十张照片,蕴藏着作者的喜怒哀乐,还有恶搞。

中说着照片中主角的爱情故事,或是多了些催化,更是栩栩如生起来,那眉那眼,那房那树,那桥那水,都如上了色一般鲜活了起来,全然不同于现今那些个僵硬传统毫无创意和灵魂的批量婚纱照。因为,摄影师是鲜活的,他不为了工作而摄影,而是将自己的精神,将主角的感情注入进去,让看者感动。

中说,你喜欢,要不介绍那个摄影师让你认识。

我有些错愕:真的么?可以么?

中笑笑说:为啥不可以的呢?

那时,我心中有种很微妙的情感,有点复杂,又有点感动,虽然中是我的上级,但是这样一个女生可以为我引路,忽然受宠若惊了。

也是我自卑惯了吧。在于画,在于美,在于灵气,在于能力。

中说了很多,关于考试,关于当初,关于大学,关于艺术,还有关于导师与学生之间的情,性,和堕落。

那是我所不认识的,但是又似乎熟悉的人间。

也许是有什么在冥冥中引路吧,比如像《呼啸山庄》中一开头所标注的事件纪年一样,很多事情是那称之为上帝的谁安排好的吧,比如在几几年被迫考高中而禁止考工艺美校,比如在几几年义无反顾的学设计行业,比如在几几年依然在低层徘徊直到遇见某个不知是不是自己贵人的贵人。

谁真的知道呢。

只是时间过后,才发现,哦,那段时间我确实碌碌无为了啊,随即也是叹气罢了。

迷惘是一定的。迷惘也不是光属于少年人的,人的一生直到死前,估计也是迷惘的。

当然,相对而言。若是无欲无望行尸走肉,或是向着目标义无反顾,也许能活的明白。

谁又真的知道呢。


中这样的女人,到底算不算成功,也是难说。

我常说,成功的人,多是聪明机智的卑鄙小人;失败者,多是里方外方的率真正直之人。

中不以为然,她问:如何定义成功与失败呢?名利还是地位?

这世道,难道不就是这样么……

中说:不快乐,钱是没意义的。学艺术是喜欢,并非赚钱。即便在这世道只是少数。


我也只是笑笑。


中这个女人啊,的确是少数了。

极少数。




想着,我突然发自内心的庆幸起来。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最新留言